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十三章 贪嘴惹祸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姑苏石、o老吉o、云中图、三年三年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洞穴内,重归寂静。

    在这与世隔绝的地下深处,黑暗之外,便是千丈幽寒,还有潭水沉沉,孤寂无边。

    当然,角落的石堆上,多了一男一女两道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面对潭水盘膝而坐,一手攥着灵石,一手支腮,独自默默养神。

    服了一瓶丹药,又往身上贴了几张驱邪符,歇息了片刻,背后剑伤的阵痛终于舒缓了许多。而王弼与黄奇尚未追来,或许正在数十个洞口之间忙碌呢。

    而这般困守下去绝非长久之计,何时才能脱身……

    柳儿兀自倚在角落里,悄悄打量着不远处的那个背影。

    那人给自己约法三章,只要不再欺诈,或是暗中作祟,他便饶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他还说了,他不杀女人!至于他口中的紫烟是谁,他则是闭口不提。

    而他一个外人,竟敢闯入古剑山,并混入苍龙谷,真是胆大妄为!或许何师兄早已被他杀了,这才让他诡计得逞。如此卑劣龌蹉的行径,绝不会有好下场。尤为甚者,白白看了我的身子不说,明明垂涎三尺,却偏偏摆出正人君子的模样。究竟是谁在羞辱谁?哼……

    柳儿抬手梳理下凌乱的发梢,顾影自怜般地暗叹了声,她虚弱的神情中,透着一丝隐隐的绝望。

    先被生擒活捉,受够了辛苦;再被飞剑击中,又添惨状。虽然隔着法器,还是难以消受啊!如今伤势在身,举止受困。且守着一个举止怪异的男子,简直与虎狼为伍没甚两样。黄奇师兄,你为何还不前来搭救师妹呢……

    柳儿迟疑了片刻,出声道:“俗语有云,十年修得同船渡。你我困守于此,谁说又不是一场缘分呢!尚不知师兄来自何方,如何称呼呀?”

    与其想来,想要活下去,便不能得罪这个男子。且将他稳住了,或许才有转机。

    闻声,无咎回过头来,想了想道:“嗯,或有缘分……”他才要答话,忽又呲牙咧嘴:“至于我来自何方……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哼,自以为是!

    柳儿暗中腹诽着,却不忘讨好道:“大哥,如你这般年轻才俊,世间罕见,定是名门弟子无疑呢!”

    无咎两眼一眨巴,点头道:“嗯!你倒是眼力不俗。想我玄玉在灵霞山,那也是千里挑一的人物……咳咳,恕我失言……”

    柳儿心头一动,媚然含笑,不失时机奉承道:“呀,原来是灵霞山的玄玉师兄,失敬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无咎眼光一瞥,怪笑了声,转而神色微凝,伸手便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儿心头一懔,双手护住胸前,却又不躲不避,反而双眸微闭,吐气如兰,带着软软的身子迎了过去。谁想一股力道蛮横扫来,顿时将其推个趔趄,并“砰”的一声撞在石壁上。

    这女子慌忙睁眼,这才发觉对方从自己的身后抓过去一块圆圆的石头。她失落之下,神情幽怨。

    洞穴之中,除了潭水,只剩下这块落脚歇息的地方。而挨着角落里,有块黑石头看起来稍显异常,尺余大小,圆滚光滑,浑若天成,像个巨大的鸟卵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将石头抓过来,只觉得入手沉甸甸的,且其中透着躁动莫名的气机,而神识所及,又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此物若非鸟卵,又能是啥?总之不是一块石头,其中必有蹊跷!

    他想到此处,抬眼看向黑沉沉的潭水,以及弥漫四周的淡淡腥气,心头隐有猜测,却又不以为然。管它是什么卵物,烤熟了应该很香!再者说了,两三个月来,始终以辟谷丹赖以生存,虽然饿不死,嘴巴里却是寡淡无味。何不乘机打打牙祭,待养足了精神之后,接着寻找出路,到时候再与王弼较量不迟!

    吃货的意志,总是给人无穷的胆量!

    无咎将石头放在潭水边,自己往后挪动少许,接着手中多了一张烈焰符,随即丢了出去而火焰大作。

    黑暗的洞穴内,顿时亮如白昼。而潭水之上,更是火光倒影相映,转瞬之间,四周灼热逼人。

    柳儿不明所以,神色惊慌。

    之前无暇留意,如今看来,那石头并非凡物,他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无咎同样是手脚忙乱,急忙掐动法诀加以操纵。眨眼之间,凌乱的火焰终于渐渐收敛,转而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,并化作一束火光轰然落在石头之上。

    他也曾施展过符箓,都是扔出去不管,想要再行操纵驱使,则全凭神识法力。随心所欲,并不容易。石头近在咫尺,烧烤简单,而稍不留意,势必殃及自身。好在尝试之下,勉强而为。纵然不济,也多了几分体悟!

    一束数尺长的火光,瞬间落下,不过少顷,已然法力耗尽而烈焰消散。而圆滚滚的石头或许已被烧烤熟透,犹自散发着灼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无咎挽着袖子,搓着双手,正待敲碎石头,并想象着焦香美味。而不过刹那,他猛然瞪圆了双眼。

    只见面前的石头突然滚动了下,差点落入潭水,又微微摇晃,接着“喀喇”碎裂,浑如卵壳破裂般的动静,随即有更为灼热的气息从中喷涌而出。与之瞬间,石片尽数炸开,一条三尺多长的黑色怪物盘踞着,并慢慢伸起了脑袋。其分明就是一条遍体鳞甲的黑蛇,却脑门凸起,生有四肢,双睛如豆、且闪闪发亮!

    “黑蛟……此处竟是黑蛟的巢穴……而你……你竟然要烤食黑蛟的幼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儿兀自卷缩在角落里,却将眼前的一切看得清楚。而她惊呼声未落,那盘踞的小蛇突然闻声蹿起,张口喷出一道黑雾。其躲避不及,嘤咛一声,软软委顿在地,竟是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只想打打牙祭而已,并不敢与黑蛟为敌啊!

    那女子在说什么,误入黑蛟的巢穴?

    我的天呐,才有猜测,转眼成真,这不是找死吗!我错了,都是贪嘴惹的祸!

    无咎顿时一惊,抬手抓出魔剑便要劈过去。

    《百灵经》有载,蛟龙乃巨毒之物,性烈嗜杀,且有兴风作浪之莫测神通。而其中的黑蛟,凶很残暴尤甚三分!

    而剑光才起,那小蛇竟然来去如电,瞬间折返,直接蹿到了他的身上,并左右盘旋环绕。他手持魔剑,却无从下手,急忙催动灵力护体,却还是顿觉通体阴寒,不由得心神大乱,嘴里连连惨呼:“哎呦,我不吃你,你也别咬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蛇,或是幼蛟,并未趁机咬人,而是盘旋过后,转而落在地上,接着昂着小脑袋,嘴巴张着,“咻咻”吐着黑雾,两只豆粒般的眼珠子竟是透着一种莫名的亲昵神色。

    无咎自顾着僵直腰身,眼光斜睨。

    你认得我?我不认识你。你为何不咬我?我有灵力护体。你喷的黑雾明明含有剧毒,我为何就安然无恙呢?

    寂静的洞穴内,人蛟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无咎稍稍后退,幼蛟也跟着移动。他往左边躲闪,幼蛟随即呼应。再往右躲,情形亦然。

    怪了个哉的!

    我不就是想要吃你吗,何至于如此紧逼不放!再敢纠缠,信不信我将你一剑劈成两段?

    无咎猛然跳起,而四周不是石壁,便是潭水,根本无处可去。他尚自为难,一道黑影倏然而至,竟环绕着他的左臂,旋即又钻入袖中,接着蜷成一团,竟摆出一个酣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沉甸甸的袖口,依旧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小东西,你是成心赖上我了。而我并非善人哦,回头便将你剥皮红烧,且尝尝蛟肉的味道,哼哼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潭水对面突然传来一声闷响,石块崩碎,曾经封堵的洞口顿时显现出来,并随着剑光的开凿,而愈来愈大。

    无咎又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是王弼与黄奇追来了。既然无处可逃,只能背水一战!

    他忙蓄势以待,又觉着沉甸甸的袖口碍事,情急之下,神识催动,瞬间已将幼蛟收入夔骨指环之中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潭水对面的洞口中冒出一个人影,正是带着面罩的黄奇,手持飞剑,气势汹汹。而其身后还隐约跟着一道老者的人影,必是王弼无疑。

    无咎背倚着石壁,两眼中杀机闪动。

    “王师兄,那小子果然在此!”

    黄奇已然将洞穴内的情形看在眼里,颇为振奋,却又大怒:“你杀我师妹……”他吼声未止,猛地扑了过来。随后的王弼趁势蹿出洞口,两人一左一右来势惊人。

    无咎才要应变,心头一动,抓起角落中的柳儿,便给顺手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黄奇猝不及防,慌忙收起剑光伸臂去接。

    而无咎则是紧紧盯着王弼,掌心中一道魔剑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洞穴之中,瞬间已被浓重的杀机所笼罩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原本沉寂无波的潭水忽而一阵翻涌,似曾相识的情景突如其来,紧接着一个数尺粗细的头颅霍然出水,并狠狠张开大口而血腥冲天。

    黄奇已将柳儿接在怀中,却人在半空而无从着地。王弼也是才将越过潭水,祭出的飞剑尚未显威。两人突遭异变,一时进退不得而惊惶无措。

    无咎正在寻觅杀机,以便全力以赴。而当他见到那破水而出的黑蛟,顿时瞠目无语。

    这水潭竟与九重渊相连,果然是黑蛟的巢穴。而才将欺负了小的,转眼间又惹来了老的。再加上那两个家伙凑热闹,今儿的运气简直逆天了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这不是咆哮,也不是怒吼,乃是黑蛟破水而出的动静,竟如地动山摇,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王弼尚在半空,未及躲闪,便已被黑蛟的头颅给撞飞了出去。黄奇抱着柳儿直接坠落,却又不顾一切踏着潭水,直奔着来时的洞口拼命逃蹿。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整个人已被潭水浇透。而眼看着那凶狠的黑蛟转眼间就要冲着自己而来,他吓得无处躲避,一头栽入水中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