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八十九章 花开花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姑苏石、书友14730555、萧瑟xsir、o老吉o、一个潜水艇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上个月月票榜第九,感谢各位亲的一起努力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冰天雪地。

    远处万山苍茫,近处雪花飘飘。

    一片冰雪覆盖的山谷之中,静静站着一道人影。其两脚埋在齐膝深的雪中,土黄的长衫略显单薄。寒风吹来,衣袂随着寒风微微飘动。而他颀长的身板挺立笔直,犹如荒芜中的一截树干,虽迎风傲雪,却又倍显寂寥孤单。

    他面对着无边的空旷与沉寂,怔怔然良久,还是禁不住回头看向来路,看向那更为虚无的尽头。他所戴的面罩,在雪花中金光闪动。他的两眼之中,少了以往的慵懒随意,多了淡淡的苦涩,与淡淡的落寞!

    元灵耗尽寿元,死了。

    一位陌路邂逅的老者,一位寻常的仙门弟子。他穷其一生,参悟仙道,或也境界超凡入圣,奈何荒废了修为,最终带着欣慰、带着遗憾、带着最后的虔诚,跪倒在通天祭台之前,伏尸于岁月的凋零之中。

    他临终之前,要自己送他一程。无非一张符箓罢了,送他前往归宿的终点……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,转而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自己并非真正的修士,与元灵也是非亲非故,而面对他的生死困惑,还是难免感同身受。尤其那位老者生于执着,归于执着。即便临终顿悟,依然无怨无悔。回想自己的这几年,固然逃避、苟全,而途中的迷茫与惶恐,又何尝不是一样的呢!

    正如所云:有无之间,便是仙道人生;寂落刹那,便是天地轮回。既然风过无痕,又何必在意身后的花开花落。

    仙道或许只有一条,走法却有千种万种。殊途同归,精彩不同吧……

    无咎举起手来,冲着所持的玉简默默端详。

    玉简为元灵所留,拓印着不下数万字符,大致分为四部,分别为心篇、知篇、学篇,与游记。其中天文地理,宇宙万物,红尘凡俗,鬼怪陆离,仙道感悟,等等,林林总总均有涉及。两百年的心血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却非好学之人,如此鸿篇巨著,还是留待他日的有缘人吧!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又默然片刻,这才收回心绪,转而抬眼四望。

    这便是龙氐川?

    冰封万里啊!

    所幸有了灵力护体,不然要被冻死的。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随着一片雪花飘飘荡荡,转而落在身上。

    雪花尚未跌落,便在身外寸余远处悄然滑去。而体内犹自气机涌动,浑然寒暑不侵。

    他摔打了下袍袖,长舒了口气,再稍加辨别方向,两脚缓缓浮起,随即往前踏去。转眼之间,茫茫雪原之上多了一道人影。疾行如风,身后无痕……

    龙氐川,方圆不下数万里。由此先后穿过雪原、万鳞川,最经龙珠泉,即可抵达下一地界,龙亢岭。而苍龙谷的舆图描述简单,行走其间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风雪更甚。

    大片的雪花随着肆虐的寒风狂舞不止,远近四方茫茫无际。浑如天塌了,只有迷失的绝望在尽情释放!

    无咎犹在疾行不止,孤单的身影在风雪中时而显现、时而朦胧。当他跃上一片山坡,趁势停下而极目远眺。

    四周的情景,依然如故。随着寒风掠过,卷起的白色雪雾层层叠叠、滚滚不尽,如同一道道银色的蛟龙蛰伏而起,再又碾过雪原而肆虐不休。一时之间,使人无所适从而又不知所向。

    无咎摸出一粒辟谷丹扔进嘴里,再又拿出一块灵石攥在手心,稍稍歇息之后,再次一头冲向风雪的深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舆图也没了用处。若想闯出这片雪原,只能照直了走下去……

    又是七日过去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从雪堆中飞跃而起,瞬间震落了满身的雪花,随即脚不沾地,在平坦的雪原全力奔驰。

    当风雪渐渐消隐,前方有冰山起伏。

    那高低不一的山川,尽被冰雪覆盖。远远看去,峰峦层叠,形同片片银色的龙鳞,在天地之间起伏延绵。又如群龙横卧,而气象万千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减,直至跃上一道山岗,从半空中飘然而落,就势“啪”的一甩大袖,便想来个昂首挺胸傲然远眺的架势,却不料脚下打滑而猛地闪个趔趄。他堪堪站稳,狼狈之余,这才看清脚下的情形。

    山岗亦非寻常的山岗,而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寒冰,坚硬而光滑,根本就难以立足。而由此前去,更是冰川重叠,远近浑然一色,犹如天地冻结,彻骨的冰冷弥漫四方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此处便是龙鳞川。

    无咎运转灵力,才有的寒意顿时消散殆尽。他又抬脚轻迈,慢慢滑下山岗,稍加张望,随即掠地疾行。

    如此又是半个月过去,冰川地势渐高。没过几日,冰山也跟着多了起来。当四周冰峰林立,渐渐已去路难寻。

    无咎行到此处,只得停下。

    他在冰山脚下徘徊了片刻,依然无路可去,只得拿出那把无柄的钝剑,奋力跃向就近的一块冰壁,接着手臂疾挥,剑刃荡起一串冰屑,随即借势纵身直上。几次三番之后,人已到了数百丈的冰山之巅。他落下身形,才发觉冰山过后,还是冰山,层层叠叠,竟看不到尽头……

    当再无冰山挡路,已是踏入龙氐川的两个月之后。

    一片诺大的山谷出现在前方,虽残雪未消,两侧却有古木成群,还有氤氲的雾气在山谷中悠悠飘荡。沉寂已久的荒凉之中,顿添几分难得的生动景象。

    在临近山谷的冰峰之上,静静坐着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他带着金罩的脸上,原本灵动的眼光中透着疲惫与寂寞的神色。哪怕是前方出路在即,他也好像提不起精神,只管以手支腮,独自冲着空旷的天地而默默发呆。

    无咎赶到此处,并未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除了他自己之外,再不见半个人影。那种独自跋涉的煎熬,并非只是疲惫,还有孤独的恐慌,像是被天地抛弃,常常令其不知所措!

    好在想着逃出古剑山,想着见到祁散人,想着回家看看,当然,还想着紫烟,于是便有了执着的方向,有了信念的支撑。怎奈路途之中,又总是存在着太多的意外,叫人惶恐狼狈而措手不及!

    缘何那些修士明明了悟,却依然乐道其中呢?譬如云圣子,元灵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心绪有些烦乱,随即直起腰身,舒展双臂,张开嘴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,很累人。

    他很想睡上一觉,又恐睁眼醒来再次忘记了时辰。记得功法典籍之中,有神念离体的小法门,若是修炼娴熟,等于睡觉的时候睁着眼睛。以后闲暇之余,倒不妨尝试一二。

    而据舆图所示,下方的山谷便该是龙氐川的最后一关,龙珠泉……

    无咎低头俯瞰,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十余里外的山谷深处,似有动静。而想要看个明白,却又朦胧不清。

    唉,如今的神识已达千五百丈,还以为挺厉害,比起天地之阔,犹如云泥之别啊!

    他无奈地摇摇头,长身而起,抬脚离开山顶,坠落之际,信手摸出飞剑划向峭壁。冰雪石屑飞溅,人影倏然直落。须臾,人到谷底,左右张望片刻,随即往前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若说之前还是冰冻天地的酷寒季节,眼前的山谷则是多了几分春雪消融的景象。残雪之中,雾气蔼蔼,古木吐翠,还有湿润的山风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愈是往前,春意愈浓。

    再去二、三十里,谷地间竟然多了一眼眼泉水,尺余、或是丈余粗细不等,皆雾气缭绕。远远看去,颇有明珠散落般的神奇。龙珠泉,倒也恰如其是。而临的近了,顿有暖意弥漫、灵气阵阵。

    无咎在一处泉眼前落下身形,才要低头打量,忽又神色微动,转而抬眼观望。

    山谷到了此处,渐渐狭窄,却在前方拐了个弯,形成了一片千丈左右的空地。四周峭壁耸立,当间则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泉眼,还有十余位男修士聚在一起,要么架起篝火烧烤食物,要么褪去衣衫躺在泉水之中。便如城郭郊外游玩的情景,却并非来自都城的才子佳人,而是灵山修士,古剑山的弟子。且大都除去了面罩,一个个有恃无恐的模样,许是见到有陌生者闯入,众人皆凝神看来……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要想前往下一地界龙亢岭,此处的龙珠泉则是必经之地。至于又该如何穿行而去,尚且不明究竟,反而遇上一群古剑山的弟子,谁说又会不会节外生枝呢!

    无咎有些心虚,伸手扶了把脸上的面罩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有人扬声唤道:“师弟何必藏头露尾,且就此消遣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出声的是位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,光着身子躺在一眼泉水之中,并伸着双臂,神情惬意。他话音未落,不远处有人笑道:“呵呵,正是此理!龙珠泉不仅滚烫如沸,且富于灵气,浸泡其中,最为舒络筋骨而养神健体。师兄既然不是外人,且自便就是。稍待几日,离去不迟。瞧见没有,出路近在咫尺呢……”

    随声附和者,是位年轻的男子,一边分说,还一边伸手指向身后。透过泉水雾气,可见一道山涧穿过峭壁而去。

    噫,竟然遇到一群随和好客的古剑山弟子。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!

    无咎放下心来,举手寒暄道:“嘿嘿,见过诸位师兄,小弟有事在身,先行别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绕过泉水,便欲寻路往前。

    而那位壮汉却从水中直起身子,神色疑惑道:“这位师兄莫非不是百剑峰的弟子?”

    无咎没作多想,随声应道:“啊……小弟来自黄龙谷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才出口,顿时引来一通叱呵:“你既为黄龙谷弟子,缘何穿着我百剑峰的服饰,姜峰师弟何在,是不是你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道道人影蹿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