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十章 龙珠串串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胖胖糊涂、吥啦、qq302714859、砸锅卖铁人、o老吉o、water海潮、勤奋的一棵树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转瞬之间,情形突变。

    十四、五个古剑山的弟子,已从泉水中、篝火旁,不约而同蹿起身形。不管是光着身子的,嘴里叼着肉块的,皆飞剑在手而杀气腾腾,眨眼的工夫已在十余丈外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为首的壮汉,则是站在泉边,浑身冒着热气。其胸口下肢的毛发乱蓬蓬、黑黝黝,扎人眼睛。而他脸上的神情,更是凶狠狰狞。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错愕莫名。

    还以为遇上一群好人,谁料闯入了狼窝。适才还一个个和气友善呢,这又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他低头看向身上,似有猜测,却依然有些弄不明白。

    服饰或有尊卑之分,竟然还有门派之别?即便如此,又怎能看出我的底细呢?而所谓的姜峰师弟,又从何而来?

    “你身着姜峰师弟的衣衫,我等还以为是他本人到来,却不料竟是冒名顶替者,真是好大胆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竟敢杀我百剑峰的弟子,活腻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现出真相,看看你小子又是何方神圣……”

    “揭开面罩,跪地受死……”

    嚣张的叫嚷声此起彼伏,狂躁的杀机在狭窄的山谷中激荡不休。

    无咎连忙摆手,却欲说无言。

    我乃是黄龙谷的何天成,并非百剑峰的姜峰。而不管是谁,冒名顶替的罪名是跑不掉了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在龙箕滩所杀的那四个修士,必是这伙人的同门无疑啊!而百剑峰的弟子,也好像是古剑山最为强悍蛮横的存在,且不论又是如何识破了本人的破绽,终究还是处境不妙。唉,本该是天道有包容,人间有大爱,非要打打杀杀,又何苦来哉!

    他看了眼身后的来路,无奈地叹了一声。倘若此行断绝,势必要困在苍龙谷中。到时候别说逃出古剑山,只怕再也难见天日!

    此时,为首的赤身壮汉已穿好衣衫,见无咎依然愣在原地而神色躲闪,他抬手一挥,厉声喝道:“獐头鼠目,惶措左右,不是小人,便是奸贼!诸位师兄弟,莫要放过他……”

    十余道剑光骤然飞起,山谷中的雾气顿时一阵冲突凌乱。

    无咎见机不对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单打独斗,他不怕,而以寡敌众太吃亏,他绝对不干。且好汉难敌四手,更何况遇到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呢!

    而壮汉又岂肯作罢,带着众人随后紧追,各自气势汹汹而大呼小叫,十足一个群鹰逐兔的架势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全力狂奔,一步十三、四丈,掠地疾飞,去势惊人。

    古剑山的这群弟子修为各异,脚力也是强弱有别,转眼之间,只有以壮汉为首的四、五人尚在紧追不舍,余下的众人则被渐渐甩开。而不管前后,十余道剑光却没闲着,恰似乱箭齐发,又如群星飞坠,凶猛的杀机浩浩荡荡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无咎尚未逃出三五百丈,便已被剑光追上。他头也不回,摸出一把符箓便扔向身后。阵阵电闪雷鸣之中,他又跑出去数百丈。而剑光再次急袭而至,他只得故技重施。符箓虽然不堪大用,好歹挣来片刻的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须臾,谷口在望。

    而山谷的前方,乃百丈峭壁。峭壁过去,则是来时的龙鳞川。

    无咎不由得身形放缓,去意踌躇。而身后又是剑光呼啸,根本不容迟疑。他急忙挥臂,却手中空空,随即猛往前窜,顺势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再多的符箓也经不起如此折腾,眼下已然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,若不想踏上回头路,只能狠下心来拼杀一场!

    四、五道人影已追到了数十丈外,各自驱使着飞剑而气焰嚣张。余下的众人则是相继赶来,显然是不肯错过围攻猎杀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为首的壮汉见无咎不再逃跑,顿时威风凛凛:“揭开面罩,跪地求饶,念在同门的情面上,或能留你一命。胆敢不从,杀无赦……”

    他抬手一指,所驱使的剑光骤然大盛。

    众人不甘落后,齐声叫嚣:“百剑峰威武!杀无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犹在离地倒飞,根本无动于衷。而他的身影突然闪动了下,瞬息间已在风中消逝无踪。

    壮汉势头正盛,却没了对手,急忙与几位同伴停了下来,神识横扫,一道微弱的气机正在飞快而又鬼鬼祟祟奔着山谷潜行而去。他暗暗一惊,扬声示意:“隐身术!各自小心,谨防偷袭,那人已逃回龙珠泉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这边提醒,那边已是状况频频。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

    血光迸溅,人首异处。

    “诸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惊呼声才起,接着“砰砰”闷响,两个古剑山的弟子猝不及防,被一道诡异的黑色剑光劈成了四段。

    余下的同伴再顾不得追赶,各自忙乱一团。而一个倒霉的弟子尚自晕头转向,再次被剑光拦腰斩断,连声惨叫都不及发出,便已身陨道消。

    许是阻挡的缘故,抑或是有意为之,一道人影凭空闪现,竟是披着满身的血污,金罩上的两眼中寒光奕奕,手中魔剑更是散发着丈余长的黑色锋芒。他冲着满地的狼藉冷啐一口,凌厉的杀气从体内横溢而出。身上附着的血污尽被震落,四周炸开一团淡淡的血雾,转而人去如风,直奔山谷的尽头而去。

    为首的壮汉匆匆赶回,地上已多了四具死尸。他冲着惊慌失措的众人大吼一声,带着四位修为高强的师兄弟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一串人影奔逐正忙。

    无咎不再隐身,亦无之前的慌张,一步踏出去十余丈,手持的魔剑在身后拖曳出一道长长的黑色光芒。山谷中弥漫的雾霭才将临近,便被撞得粉碎。而他依旧是衣袂飘飘,气势飞扬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到了山谷的尽头。

    越过一眼眼泉水,山涧就在前方。而山涧的不远处燃着篝火,还守着一位中年男子、与一位老者,见有强敌逼近,各自持剑以待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依旧,直接从泉水上疾掠而过。

    而一道剑光迎面袭来,威势煞是惊人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的那两个古剑山弟子,竟然抢先发难。

    无咎想都不想,挥起魔剑奋力劈出。“轰”的一声,袭来的飞剑翻滚倒卷。他趁机往前,便要强行夺路而去。谁料一道无形的剑气突然而至,仓促之际根本躲避不及。他只觉得胸口被狠狠撞了一下,护体灵力“喀喇”破碎,衣衫炸开,锋锐侵体,剧痛难挨,顿时惨哼了声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人在半空,这才发觉对手祭出的竟然是两把飞剑,一明一暗,一虚一实。也就是说,方才遭到了隐形飞剑的暗算。且偷袭之人的修为颇为强横,显然是位羽士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七八道人影已追到了数十丈外。为首的壮汉早已是气急败坏,怒吼道:“师兄,拦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为师兄的,应该是那位老者,却不应声,只将飞剑再次祭起。他身旁的中年人则是横移几步,恰好挡住了山涧之前。

    无咎在半空中四肢乱舞,急急止住身形,却依然收势不住,仓皇中“扑通”跌入泉眼。胸口的剧痛再加上泉水的滚烫,顿时令他忍耐不住,猛然大叫了声急急蹿起。七八道剑光已从四面八方急袭而至,眼看着已是身陷重围而在劫难逃。他却咬牙切齿哼了声,猛然前纵,去势之快,顿失人影,只在原地留下一团炸开的水花。

    闪念之间,十余丈外传来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山涧前的那位老者尚自蓄势以待,不料一股强悍的力道突如其来,便如凭空飞来一块石头,无声无息,却又突然、迅猛、蛮横、凶残,猝然之际根本不容躲避,他顿时被撞向身后的石壁,灵力溃散,筋骨断折,差点昏死过去。而尚未应变,一记黑色的剑光快如鬼魅,呼啸而下,“扑”的一声,他人已变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原地闪出无咎的身影,兀自手持魔剑而杀气依然。其金色的面罩,疯狂的眼神,飞舞的衣袂,飘扬的乱发,以及环绕上下的彪悍气势,浑如一个魔刹邪神降人间。而他一剑劈死了老者,并未作罢,再又手腕轻抖,青丝网倏然而去。

    山涧之前,还有一位中年男子。他大惊失色,催动飞剑便硬拼,还不忘回头大喊:“诸位师兄,合力擒凶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才有动作,一片青光当头罩下,整个人离地而起,紧接着便如天地塌陷,肆虐的力道从四面八方碾轧而至,浑如大山压顶而无从躲避,他顿时筋骨碎裂,血肉崩溃,战栗的神魂瞬间沉沦不复!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挥臂甩动,青光狠狠撞上石壁,再又顿然散开,随即跌落一道人影。正是那个看守山涧的男子,却已血肉模糊而成了死人。青丝网才将显形,又青光闪动,来去如电,瞬间已将几丈外篝火堆上烧烤的肉块掠走无影。

    他接连除去两个强劲的对手,只在电光石火之间,迅若雷霆,杀伐凌厉,却又如行云流水一般而片尘不惊。去路无碍,山涧就在眼前。他这才猛然转过身来,挥剑指向四方。魔剑犹然光芒吞吐,杀机森然。锋锐之势漫卷而去,好像随时都将展开一场疯狂的血腥杀戮!

    二、三十丈外,七八个道人影怔怔而立。

    为首的壮汉正想着趁势围攻,谁料瞬间情形逆转。他看向山涧前那个肃然独立的男子,禁不住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那人的修为应该与自己相仿,所施展的神通法门亦属寻常,而他手中的黑剑却是极为罕见,且威不可挡。尤其他金色的面罩,冷冷的眼光,更是透着一种邪狂的凶狠,与萧杀天地的无情……

    无咎却没耽搁,眼光睥睨,转身踏入山涧,瞬间没了身影。

    壮汉愣怔片刻,猛然醒转,急忙大喝:“追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