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十一章 潜龙亢扬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老马的天空、981nanhai、o老吉o、qianfanver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老马的天空成为天刑纪的新盟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道人影破空而出,尚未落地,抬脚虚踏,顺着山脊往前飞奔。

    两侧山林成片,前后郁郁葱葱,远近群山重叠,四方莽莽苍苍。间或雾霭淡淡,野花摇曳,依稀几声虫鸣兽音,浑似春回大地而景色无边。

    乍然看去,此处与寻常的山岭密林极为相仿,只是那不分昼夜的蒙白天光,显得有些异样。而这便是苍龙谷的第六层地界,龙亢岭。

    人影继续飞奔,越过山脊,到了谷底,再又疾行不止。直至半个时辰之后,他才慢慢收住去势,回头一瞥,转而一头扎入近旁的古木丛中。像是倦鸟归林,瞬间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而挨着丛林的山壁脚下,却多出了一个洞口。忙碌的人影再次消失,狭小的洞口随之紧闭。

    须臾,幽静的山洞内亮起明珠的光芒。

    无咎匆匆坐下,伸手揭开面罩扔向一旁,尚未来得及缓口气,便捂着胸口而一阵惨哼哼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已然恢复了往日的常态。那个嗜血杀戮、而又残酷无情的人,好像与他无关。他还是饿了要吃、困了要睡、疼了要喊、苦了要哼哼的一个凡人,并为了再次死里逃生而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又躲过必杀的一击,运气还不算太差!

    无咎掀开破碎的衣衫,露出胸口的一道血痕。血迹犹在,并阵阵作痛。累及之下,脏腑之间也是气息迟滞而难以忍受。当时若被围攻而难以脱身,最终的下场还真的无从预料。

    那个老者的修为强大,且手段歹毒。尤其他的御剑之法,想一想都觉得吓人。

    在龙珠泉遇上一群百剑峰的弟子,并被识破身份而遭到群攻。节外生枝,着实有些意外。而虽然仓促应变,也只能全力以赴。先是虚晃一枪而声东击西,颇具兵法之妙。再以隐身术杀开一条血路,便可趁机夺路而逃。谁料那老者所祭出的飞剑,同样是虚实兼顾而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飞剑还能隐形?

    根本没见过啊!

    好在危急关头,本人以闪遁术与青丝网强攻得手。

    太惊险了!

    此时回想起来,还是叫人骇然窒息啊!

    无咎后知后觉般地长舒了口气,摸出疗伤的丹药扔进嘴里。待伤痛稍缓,他又微微一怔,伸手将身上的衣衫给褪个干净,接着抓在手中凝神查看。少顷,又将随身携带的衣衫尽数取出摊开在地。

    先后得到十余套衣衫,质地式样相仿,却颜色不一。只管替换,没有留意。如今细瞧,才发觉各自的袖口、领口绣着几根金线图样,虽不起眼,却分明另有用处。而自己根本不懂仙门规矩,露出破绽也在情理之中!

    无咎弄清了原委,双手齐飞,将所有衣衫上的金线拆了干净,这才选取一件青袍套在身上。待收拾妥当,面前多了一大块烤肉。他搓着双手,两眼放光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片开阔的山坡上,聚集着二、三十个古剑山的弟子。几个没戴面罩的男子,显得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一个壮汉在说话:“我乃百剑峰的孟虎,特此转告,有人杀我多名师兄弟之后,逃到了龙亢岭。其性情狡诈,手段残暴,为我仙门所不容,务必要加以严惩而以绝后患。还请各位携手相助,剪除祸害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惊讶道:“如此高手,倒也罕见啊!”

    有人愤然道:“恶行种种,不容放纵!”

    有人庆幸道:“只怕与我青龙谷无关,尚不知那人是何来历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附和道:“还请孟师兄详细说明,以便甄别,若是当面不识,难免遗祸无穷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苍龙谷中的古剑山弟子,足有好几百呢,彼此之间偶有争执,也是在所难免。而一个人竟然接连斩杀多位百剑峰的高手,着实耸人听闻。尤其那人还冲出重围,逃到了龙亢岭,便如一头嗜血成性的野狼被放逐到了宽阔的草原之上,势必要再起杀戮,又怎么能不叫人提心吊胆呢!

    孟虎道:“那人金罩遮面,瞧不出来历,却身着百剑峰的服饰,修为莫测,驱使一把黑剑,并擅长隐身、飞遁之术。诸位若有知晓,切勿隐瞒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孟虎有些无奈,恨恨又道:“定要将那厮碎尸万段,他逃不掉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有两人从远处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其中的男子扬声喊道:“在下黄龙谷黄奇,知道那驱使黑剑的小子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随行的绿裙女子则是随声附和:“小妹柳儿,见过诸位师兄!”她没戴面罩,容貌俏丽,身姿妩媚,尚在数十丈外,便急急又道:“小妹知道那人来历,他冒名顶替混入苍龙谷,居心叵测,且速速散出消息通传四方,合力擒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谷静谧依然,草木郁郁如新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人影从树林里悄悄冒了出来。其身着青袍,面带金罩,左右张望着不见异常,慢慢直起腰身,却又抬手挠着下巴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每回与人拼杀消耗之后,总是累得要睡觉,若再遭受创伤,非旬日半月而不能痊愈醒来。

    那日吃饱了烤肉之后,一觉睡过去了几多时辰?

    二十多日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已在苍龙谷中游荡了将近九个月。而三个月之后,苍龙谷将再次开启。只须穿过眼前的龙亢岭,抵达龙角峰,便可趁机逃出古剑山而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得罪了那群古剑山的弟子,难免又添变数。余下的路程,还真的叫人忐忑不安呢!

    而这位动辄睡觉睡过头的不是别人,正是无咎。

    他逃出龙珠泉之后又是故技重施,在龙亢岭的僻静处掘洞藏了起来。虽说他已渐渐习惯了连日的奔波,且动作举止也更像是一位真正的修士,而历经一场拼杀之后,还是耗去了不少的灵力,且胸口挨了一剑,亟待歇息将养一番。而他歇息疗伤的法子并无二致,就是手里攥着灵石睡觉,却也屡有奇效,有了魔剑护体着实不一般。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驻足片刻,脚下一点,身形飘起十余丈,轻轻落在古木的枝杈间。见枝叶丛中结着青果子,顺手摘了一个扔进嘴里,才将咀嚼几下,又忙啐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子没熟,苦!

    正如男女之情,还须讲究个缘法。自自然然,水到渠成才好呢!嗯,又想紫烟了……

    登高远望,四周依然不见异常。

    而由此往前的万里之外,应该便是龙溪的方向。舆图所示,龙亢岭又分两层地界:龙溪,七寸峡。逐次前行,最终抵达龙角峰。各处的地名颇为古怪,尚不知此去又是否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无咎远眺片刻,伸展双臂跃下树梢,尚未落地,两脚连踏,疾掠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愈是往前,树木丛林愈发茂盛。穿行其间,遮天蔽日一般。

    无咎行到此处,停下歇息。他在一株数丈高的树干之上盘膝而坐,依旧带着面罩,而膝头却堆着十余枚果子,嘴巴“吧唧吧唧”吃个不停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果子没了。

    他吐出一枚果核,意犹未尽般地伸个懒腰。林间灵气充溢,结出的果子也是香甜可口。只可惜没有肉食解馋,稍显不美!

    传说中的仙人,都是餐风饮露的存在,看似超凡脱俗,却颇为无趣。即使长生不老又能怎样呢,比得过山间一颗石头的亘古久远,最终还不是冰冷寂寞,想想都叫人绝望。有吃有喝才好呢,再有紫烟比翼双飞,给个神仙都不换……

    无咎抱起双臂倚着树干,伸直了腿,摇晃着脚尖,整个透着慵懒与随意。

    他虽然魔剑在体,今非昔比,而一旦闲下来,没了生死安危,顿时又成了胸无大志的俗人一个。而他原本生性如此,还是无奈为之,或许只有天知晓,反正他是不愿回到从前,回想那诸多的往事!

    在龙亢岭中,已接连行了十日,至今没有遇到古剑山的弟子。或许此前的担忧,过于谨慎。而本人有面罩掩饰,且换了服饰,即便遇上那群家伙,未必不能蒙混过关!

    嗯,就是个道理!

    无咎养足了精神,飘然下树,又前后张望片刻,这才不慌不忙动身赶路。

    又是十日过去,丛林渐稀,地势开阔,一道峡谷往前延伸。

    无咎从远处而来,一步数丈,身形飘逸,很是悠闲自在的模样。而他面罩上的两眼却是光芒闪动,还时不时冲着手中的玉简凝神端详。

    舆图所示,前方便是龙溪。

    有云:一水万丈,虬转九折;云出其中,风雨无常;仙凡不度,潜龙亢扬。是谓,龙溪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阵隐隐的轰鸣声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无咎神色一动,缓缓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峡谷左右十余里宽,四周壁立千仞。宽阔的谷地间,野草丛生而碎石遍地。前方则是看不到尽头,那轰鸣声应该远在二、三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出了何事,莫非那群古剑山的弟子正在等着自己?

    而前方乃是唯一的途径,总不能就此止步半途而废吧!

    哼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!

    我倒是要看看,那帮家伙在干什么。若真强闯不得,到时候再行计较。

    无咎稍作迟疑,啐了一口,旋即带着义无反顾的架势,背着双手举步往前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