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九十六章 将计就计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木叶清茶、事业赚翻、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事不妙啊!

    我还顶着何天成的名号在苍龙谷中逍遥自在,谁料早已泄露了身家底细。百剑峰的那几个家伙真会折腾,竟然召集了三四百人来对付我。

    兴师动众,何至于如此呀!

    我又不是成心要混入仙门、混入苍龙谷,即使冒名顶替,连杀多人,还不都是迫于无奈而身不由己!

    要知道我也曾君子彬彬,也曾温文尔雅与人为善!如今却双手沾满鲜血,且不得不参与一场场尔虞我诈的生死较量。我该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唉,事已至此,说啥都没用!

    躲在苍龙谷之中,绝非长久之计!如今只能想方设法逃出去,除此别无他途!

    不过,数百人在前方等着,想一想都叫人头晕!

    倒霉催的!

    人这辈子最大的不幸,并非厄运连连,亦非一脚踩上狗屎,而是明明知道前方有个坑,有个大坑,还要义无反顾地跳下去!

    无咎愣在原地,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这无常的命运,犹如头顶的七寸峡、一线天,狭窄、晦暗、窘迫,令人窒息,而又没可奈何!便好像每一片艳阳天的背后,总有着一片乌云陪伴左右。而如今尚未寻到光明呢,浓重的黑夜已然降临,叫人迷茫,令人绝望!

    古师兄见某人已吓得失魂落魄,禁不住笑道:“呵呵!你不妨束手就擒,认罪伏法!有我与本门的长老说情,或能饶你一条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没有动静,直至片刻之后,才长舒了口气,终于回过神来,转而看向阵法中古师兄,似乎心动,咧嘴笑道:“古师兄竟然攀得上古剑山的长老,失敬了!”

    他好像已恢复了常态,却又似乎与往日判若两人。尤其他的眼光中多了一抹冷澈的寒意,整个人也多了一种决绝的释然!

    古师兄的身影在飘渺的雾气中晃动着,显得很是得意,炫耀道:“我与权文重长老算是族亲,而他老人家主持仙门已久,便是申比长老与姜原子门主也是礼让有加呢,呵呵……”他笑了笑,理所当然又道:“且由我将你擒下,谁还敢与我争功不成。你看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容古师兄将话说完,手上突然多出一道吞吐不定的黑色光芒,他下巴一抬,昂然道:“我这辈子生死由命,绝不乞求施舍!从前如是,眼下亦然!”

    他单臂一震,魔剑凝实,双手横握,猛然跃起。一道黑色闪电霍然而下,狠狠劈向那道尚在摇晃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轰鸣炸响,光芒爆闪。原本飘渺的雾气骤然激荡,强劲的力道随之横卷逆袭。凌厉的魔剑才将显威,便被反弹回来。随之余威反噬,窄窄的峡谷之中顿时狂风呼啸。

    无咎人在半空,被迫倒飞,却两脚连连虚踏,稍稍止住身形,旋即奋力蹿起而逆风往前,并再次高高举起魔剑狠狠劈下。其疯狂的架势,显然是不肯放过那个古师兄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接连遭到欺负,又被设下陷阱算计,换成是谁也要忍无可忍。姑且不提前途凶险,且将怒火发泄个痛快。

    魔剑所向,阵阵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轰、轰、轰……

    而古师兄已在阵法中隐去了身影,却是安然无恙,只管双手挥舞,法诀不停。随着阵法催动,一团二十多丈的白色光芒充斥峡谷,且威势愈来愈强,浑然坚不可摧!

    无咎跃起落下,再纵身腾空,一次次扑向阵法,手中的魔剑狂劈乱砍。而不消片刻,他突然踉跄落地,连连后退,并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闪动的光芒渐渐消停,阵法中缓缓现出古师兄的身影。他看着疲惫不堪的无咎,早有所料般地冷笑道:“既然要强行破阵,我便奉陪到底,呵呵……”他笑声未落,得意又道:“此乃五符阵,生、杀、困、禁、死而威力非凡,只须法力加持,阵法显威,便是前辈高人也要敬而远之。你蚍蜉撼树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无咎又是急喘了几下,愤愤道:“依托阵法之利,不过尔尔。我自去龙角峰,你还敢拦我不成!”他收起魔剑,甩打着袍袖,回头啐了一口,竟是迈开脚步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古师兄没有料到无咎说走就走,微微一怔,却只是迟疑了片刻,急忙掐动法诀。尚在闪动的光芒瞬间消失,五面小旗离地飞起落入手中。对手分明已是法力不支,这才借口逃去。而以逸待劳,恰如此时。他不作耽搁,动身便追,厉声喝道:“休走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走,而是停转下来,却突然身影闪动,魔剑横出。而五面小旗从天而降,四周气机骤变。他暗暗一惊,急忙返身闪遁躲避。

    而古师兄的冷笑声随后响起:“呵呵,你敢欲擒故纵,我便将计就计!”

    无咎在狭窄的峡谷中瞬间挪移的数十丈,却也只是堪堪躲过阵法的困禁。而一块玉符随后袭来,轰然炸开。数十道凌厉的剑芒凭空闪现,疾风骤雨般呼啸而下。他才要接着闪遁,为时已晚,惊慌中猛然扑倒,竟霎时没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道剑光倾泻而下,十余丈长的一段峡谷中顿时烟尘滚滚、碎石飞溅。

    而古师兄却是连连后退,五面小旗环绕盘旋四周,手里还拎着一把飞剑,犹自惕然四顾而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烟尘散尽。一连串的石坑触目惊心,唯独不见了那个身着破烂青衣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依然不敢大意,竭力施展神识查看四周。峡谷前后,乃至于岩壁、地下的数十丈深处,再无任何动静。他又凝神片刻,这才悻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五符阵、与剑符的重重打击之下,任何一个羽士高手都难以应付而不得不束手待毙。谁料还是被那个诡计多端的对手给逃掉了,着实有些出人所料。

    而他是原路逃回,还是潜往龙角峰?

    若是原路逃回,只能是自讨苦吃。到时候苍龙谷关闭三十年,万物归隐,天地混沌,还没听说过有人侥幸生还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他只有潜往龙角峰。虽然必将遭到围攻,而绝路中或有变数也犹未可知。

    不成!

    绝不能让百剑峰的孟虎等人占了便宜!

    我要亲手抓住那个混入仙门的贼人,以换取门主、长老的青睐与重赏……

    古师兄有了计较,并未忙着动手,而是继续留在原地小心戒备,直至又过去了片刻,这才慢慢穿过地上的一串石坑,再又满眼狐疑四下张望。少顷,他收起环绕身前的五面小旗,召出飞剑在手,随即迈开脚步,循着峡谷大步往前。

    须臾,人去数十丈。前后左右,依然不见异常。

    古师兄终于放下心来,离地三尺,便要全力疾行。恰于此时,地下突然冒出一道青光。其蓦然一惊,急纵而起,飞剑往下阻挡,同时不忘伸手摸出五面小旗。而他应变极快,经验老道,却还是是晚了一步,才将动作,四周已被青光笼罩。霎时间无数道青丝铺天盖地而来,叫人挣不破、逃不脱,顿时黑暗降临乾坤颠倒……

    与之刹那,有人从地下跳了出来,想都不想便挥手猛抓,尚在跳动挣扎的青光猛然收缩,“喀喇”闷响,随即跌落出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。他无暇多顾,收起青丝网,袍袖一卷,地上的五面小旗到了手中,这才摇晃着疲惫的身子,禁不住长舒了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还将计就计?

    笑到最后,方为赢家!

    这小旗子很厉害的样子,从今往后归我了!

    所谓的五符阵,坚不可摧,变化多端,且攻防兼备而威力莫测。即便接连躲过几次偷袭,还是叫人吃尽了苦头!

    无咎终于反败为胜,迫不及待便要琢磨一下抢来的五面小旗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不远处的地上突然闪过一道光芒。眨眼之间,原本已经成为死尸的古师兄竟然活转过来,而不仅活了,还随着光芒倏然消失。

    无咎才将察觉,腕子上的青丝网便已飞了出去。而原地什么都没有,那个古师兄早已无影无踪。他喜悦顿消,两眼圆睁,嘴巴半张,愣怔着好一阵子,才颇为无奈地哼哼了两声。

    但凡修士,无不心智超群。与其较量,稍有轻忽便会吃亏。

    而今日便遇到一位对手!

    先是欲擒故纵之术,结果反遭暗算。最终只能藏于地下,方才堪堪躲过一劫。而本想着已经大获全胜,谁料那位古师兄竟在青丝网的禁锢中活了下来,关键时候的一招金蝉脱壳,根本就叫人猝不及防!

    回头想来,那家伙的修为或许不够强大,而他的机智狡诈,与多变的手段,都要高人一筹。而自己若是没有魔剑,没有土行术,没有青丝网,说不定已死了好几回了……

    无咎错愕之余,忽而觉着自己很是没用。好像与任何一位修士相比,哪怕是与木申那样的坏蛋相比,自己都多有不如,无非是凭借着一点点莫名其妙的运气,才莫名其妙走到今日,犹自跌跌撞撞而无所适从!

    嗯,只要狗屎运尚在,便是天不绝我。本乃凡人,又何必妄自菲薄呢!

    无咎沮丧了片刻,又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头。他看着手中的小旗,抬脚往前,没走多远,身子慢慢隐入地下。

    几百人在龙角峰等着呢,想必很热闹。且容我筹备一番,再隆重登场。是杀出一条血路,还是就此终结,就看狗屎运的造化了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