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零一章 稀里哗啦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小猪乖乖猫、社保yuango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有关九星剑的传说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而随着年代的久远,便是古剑山的后人们也渐渐糊涂起来。

    古剑仙门之中,究竟有没有那么一把镇山的神剑,可以称霸九国,可以傲啸天下?

    若是有,为何不见踪影?

    若是没有,这苍龙剑潭,以及潭中的剑石,又从何而来?

    故而,权文重与申匕的疑惑也在常理之中。

    姜元子回过头来端坐着,默默打量着眼前的两位长老,片刻之后,才缓缓出声问道:“两位老弟等候至今,莫非意在九星剑?”

    权文重面皮抽搐,急忙摆手道:“小弟绝不敢有窥觊之心,无非关切心重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申匕也忙挤出笑容,分说道:“师兄多虑了!只因事关仙门的安危,我二人这才有此一问……”

    姜元子像是看透了两人的心思,说道:“一旦修为到了人仙境界,有谁不想得到九星剑呢?”

    权文重与申匕尴尬不语。

    “据悉,我古剑山的那位前辈在陨落之际,以毕生的修为,铸成神剑传向四方,只为惠及后人,或是传承志愿。而他念及袍泽之情,同样在古剑山留下一块剑石。至于其中有无神剑,还须机缘所致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姜元子自言自语说到此处,缓了一缓,接着又道:“不过,苍起前辈乃剑修至尊,以九星剑扬名天下,而传给后人的只有七把神剑。除了我古剑山之外,南陵的灵霞山、有熊的紫定山、伯服的万灵山、青丘的黄元山、始州的太昊山、牛黎的岳华山,皆有神剑问世的相关传说,却又各自遗失不明。为此,每当神洲使上任之初,便四处搜寻,总是不得而返!”

    权文重插话道:“我古剑山虽有剑石幸存至今,却依然不见神剑的真容。如此处境,与各家仙门何异?”

    申匕附和道:“权师兄所言极是!而倘若知晓苍起前辈留下的剑法口诀,或能窥破剑石中的玄妙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与权文重眼光一碰,转而双双看向姜元子,歉然又道:“若有冒昧,还请师兄多多担待!”

    姜元子常年隐居在剑潭之中,不理俗事,且性情随和,却并非昏聩胡涂,见两位师弟话里有话,他似有无奈,索性坦然道:“毋容置疑,九星剑令人神往。而得到了九星剑又意味着什么,两位比我清楚。或有前辈知晓九星剑的口诀,却早已在那场劫难中陨落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声愈来愈沉,便是神色中也显得郑重了许多,才要继续说教,却又长眉耸动,转而扬声问道:“尔等小辈聒噪不休,所为何来?”随其抬手一指,半空中竟然有光芒闪过,而原本幽静的千丈剑潭,顿时掠过一阵清风。接着山脚下有门扇开启的动静,一个老者模样的修士匆匆而入,尚未站定,躬身举手:“黄龙谷执事郑宿,有事禀报!”

    姜元子神色如旧,安坐不动。

    权文重却是与申匕面面相觑,猛地一甩大袖站起身来:“何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苍龙谷地下。

    无咎周身闪动着黄色的光芒,在地下竭力穿行。而他才将抵达数十丈的深处,便已难以支撑,只得停下来,摸出一块灵石攥在手心,尚未缓口气,又禁不住肉疼般地哼了声。

    所得的灵石大都扔在了龙角峰上,身上只剩下二十多块。如此倒也罢了,却依然被追得走投无路。如今遁入地下,势必要错过苍龙谷开启的时辰。而保命已属不易,再想逃出去又是何其难也!

    唉,祸不单行!

    无咎尚在叫苦不迭,忽而又抬起头来神色一怔。

    土行术倒也神奇,却非独门秘技。神识之中,分明有人追来。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掐动法诀,周身光芒一盛,猛然往下疾遁。百余丈眨眼即过,却不停歇,再次强驱灵力,又去百多丈。四周忽而冰寒异常,竟有暗流涌动。他就要穿流而过,奈何有心无力,随即手脚乱划,顺流直下。

    而愈是往下,暗流愈发湍急,彷如要就此沉向九冥深渊,直至地核的深处。且莫名的重负从四面八方倾轧而来,叫人恐慌难耐而又挣扎不得。

    无咎身不由己,阵阵绝望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死便死了,却沉沦不复而永诀天日。而我从来与人为善,隐忍退让,洗心革面,痛改前非,何至于落得如此一个惨绝人寰的下场,不公平啊……

    足足半个时辰,暗流忽而一缓。前方好像有光芒闪动,接着去势陡然上升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不明所以,去势悠悠一缓。

    但见寒水笼罩,四周幽暗莫测。抬头看去,似有天光斑驳。好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湖泊中,却又一时难辨端倪。

    此处是何所在?

    无咎便要往上浮起,而迟疑了片刻还是不敢大意。他双脚踩着水底,这才发现四周暗泉遍布,奈何神识难以及远,只得慢慢寻觅往前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一根粗大的石柱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诧异,徘徊张望。

    石柱足有丈余粗细,拔地而起,上不见顶,很是突兀,却又瞧不出名堂。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便想着从一旁绕过去,忽而身子乏力,气息不畅,便是心神也跟着一阵恍惚。他强撑着一步一荡,缓缓靠近石柱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体内的灵力已所剩无几,且伤势在身,待在阴寒的水底,着实难以消受。倘若命不该绝,敢问出路又在何方呀?

    无咎攥着手里的灵石,拼命吸纳着灵气。少顷,心神稍缓,依然疲惫难耐,他索性原地坐下,只想着借机歇息一番。

    而水下威势莫名,竟然使人身形飘荡而难以落地。

    无咎没作多想,召出一把短剑信手扎向石柱,以便稳住身形,却是哧溜一滑,竟是将他闪了个趔趄。他顿时两眼一瞪,剑眉竖起。

    一根石柱而已,竟敢如此的坚硬?

    这位愈是倒霉,火气愈大,随即收起那把无锋无柄的短剑,抬手召出魔剑,冲着身后的石柱便狠狠扎了下去。而不过刹那,他又是蓦然一怔,随即抬起手掌,却是掌心空空。

    锋利无双的魔剑,没了踪影。而那透着紫色的石柱上,也是毫无痕迹。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,一切犹如梦中!

    噫!我的魔剑呢?

    人到绝境,便是魔剑也弃之而去!没良心的东西,欺负人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冲着石柱直瞪眼,愤恨不过,抬脚便踢。而才将作势,三尺外的石柱突然微微摇晃。他未及错愕,忽而心神悸动。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

    水中突然一声沉闷的巨响突然炸开,只见那粗大而又坚硬的石柱竟然从中爆裂,无数碎石缓缓飞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无咎连连后退,目瞪口呆。随随便便一脚而已,竟有如此威力?他正要抽身躲避,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透过飞溅的碎石与震荡的水流看去,隐约一道黑影在盘旋回绕。

    魔剑!那正是不告而别的魔剑!没良心的,还不回来……

    无咎抬手急招,却无动静,忍不住脚下用力,身形猛然蹿起。

    石柱犹在碎裂,像是一道山峰在水中崩塌、解体,却显得极为缓慢,似乎有无形的威势在渐渐凝聚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冲着魔剑扑去。

    有了魔剑,才今非昔比。如今身陷绝境,说什么都不能丢了那件赖以生存的宝贝!

    转瞬之间,黑影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停,伸手抓去。魔剑尚在盘旋,却很是听话,黑光一闪,已然乖乖回归体内。而他未及庆幸,又是一惊。伴随着魔剑的回归,尚在崩塌的石柱中突然飞出另外一柄短剑冲向自己。猝然刹那,根本不容躲避。紧接着“砰”的一声剑光崩溃,一道紫芒循着掌心经脉飞入而眨眼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眼花了?

    缘何多了一把飞剑……

    无咎错愕难耐,急忙连连甩手。

    恰于此际,再又一声闷响炸开。那诡异的石柱终于崩碎殆尽,而蓄势已久的威势突然爆发,碎石迸溅,平缓的水流顿作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无咎接连遇变,根本回不过神来,百忙之中才要躲避,便已被狂怒的激流狠狠卷起。他正自惶惶无措,忽而隆隆轰鸣炸响,随即水花漫天,接着整个人凌空飞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剑潭水边有位老者正在说话:“有贼人混入苍龙谷,杀我弟子无数,如今潜入苍龙谷的龙涎湾,暂且下落不明。晚辈郑宿特来禀报,还请门主与两位长老定夺!”

    半山腰的石亭中,三位前辈高人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门主姜元子端坐不动,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权文重却勃然大怒:“苍龙谷开启至今,缘何迟迟不报……”

    申匕则是手拈短须,意外道:“贼人来自何方,有无着人缉拿……”

    而郑宿尚未答话,深潭之中突然传来一声震动。他忙与亭中的三位前辈循声看去,均是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只见千丈深潭涟漪阵阵,当间的剑石更是在震动中剧烈摇晃。

    须臾,那已矗立数千年的紫色剑石,竟然从中缓缓裂开。而无风无波的深潭,突然沸腾起来。与之瞬间,剑石轰然崩塌,潭水咆哮,一道人影破水而出,手舞足蹈着凌空坠落,直直撞向山脚下的屋舍回廊,随即“扑通”、“稀里哗啦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