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零二章 与你没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云中图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潭水犹在震荡,雾气弥漫不休。

    郑宿呆呆站在原地,浑身都被潭水浇透,却忘了灵力护体,犹自诧异不已。他看着不远处跌落的人影,难以置信地伸出手去: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半山腰的石亭中,权文重与申匕两位长老同样是瞠目错愕。

    那剑石乃镇山之宝,数千年来岿然不动,如今却突然崩塌,并从中蹿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宝物显灵,抑或是错觉?

    而姜元子只是怔怔片刻,再无之前的淡定自若,猛然起身,眉眼胡须一阵抽搐,失声惊呼:“九星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惊呼声才起,郑宿也从震愕中回过神来:“他……他就是混入苍龙谷的贼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喀喇——”

    已被撞烂的栏杆,被再次折断。无咎从碎木屑中的慢慢爬起,衣衫破碎,口鼻带着血迹,踉跄着冲出回廊,差点又一头栽入临近的潭水里。他猛然止步,带着疑惑的神情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重见天日了?

    此处何处呀?

    那半山腰的两个老头与一个中年人,又是谁呀?

    十余丈外还有一位老者,不正是黄龙谷的郑宿吗?四面峭壁,形同囚笼。折腾许久,竟然自投罗网?

    哎呦,天意弄人,不带这么乱来的!

    咦,就近却有门户大开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转了一圈,冲着郑宿与半山石亭拱拱手,咧着嘴道了声“叨扰”,后退两步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郑宿伸出去的手臂还没放下来,正想指认贼人,谁料那诡异的小子竟然大摇大摆逃走了,他忙看向门主与两位长老。有长辈在此,不容他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——”

    权文重与申匕根本不作迟疑,双双飞身出了石亭,脚踏剑光,倏然而上,随即又急急盘旋掠下,直奔回廊之间的门道冲去。

    姜元子则是长舒了口气,依然难以置信的模样。随其法诀掐动,山谷上方又是光芒闪动。此前防御剑潭的阵法只是开启了一道门户,如今终于全部敞开。或许从此以后,这阵法再也没了用处。他不慌不忙踏着剑光悠悠而起,转眼间越过山峰。

    只见下方的山谷的十余里外,早已聚集了数百弟子。权文重与申匕已抢先拦住了去路,那道仓惶的人影已然是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他左袖子一甩背在身后,抬起右手拈着长须,踏着剑光缓缓往前飞去,好像已恢复了往日的从容自若,而眼光中却依然是惊讶与疑惑的神色在交替闪现不停。

    无咎撒脚狂奔,却一步只有三五丈。不是不想跑快,而是灵力已所剩无几,俨然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,只是凭着求生的欲念在做最后的挣扎。即便如此,还是没能跑出多远。前方黑压压站着数百修士,一个个剑光闪烁而躁动不休。且两道御剑的人影贴着头皮掠过,瞬间一左一右拦在十余丈外。

    他踉跄着慢慢停下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环顾四周,禁不住昂首向天,深深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所在的山谷,分明就是苍龙谷的出口。费了那么大的周折,又回到了原地。且数百道神识伴随着杀气汹涌交错,直叫人惶恐至极而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唉!最为倒霉的人生,便是拼死拼活之后,依然在原地兜着圈子,任凭着命运的嘲笑与捉弄。若有下辈子,再不这样过了,真……真的不公平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山谷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权文重与申匕落下剑光,悬空数丈而立。两人的身后,是数百弟子。还有匆匆赶来的褚远,他在龙涎湾追踪无果,随即返回,恰见仇家从剑潭方向现身,禁不住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百丈之外,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踏剑悬空。他的脚下,则是摩拳擦掌的郑宿。

    当间的空地上则是孤单单的一道人影,已然是身陷重围而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权文重冲着远处的姜元子遥遥拱手,迫不及待道:“小子,你混入古剑山苍龙谷不说,还擅闯禁地,并毁去了镇山剑石,真是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    谁料姜元子更是没了耐心,张口打断道:“小辈,交出九星神剑!”

    权文重与申匕换了个眼色,转而厉声道:“交出神剑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身后顿时嗡嗡声一片,数百弟子群情激奋。

    神剑?

    传说中的镇山神剑竟然被人抢去了,天呐……

    无咎缓缓睁开双眼,绝望之后,反倒是一脸的坦然与轻松。他前后张望着,耸耸肩头,苦涩道:“我恰好路过而已,并无恶意,却屡遭追杀,直至难以收场,奈何……”

    权文重叱道:“休得啰嗦……”

    姜元子适时又道:“老夫再说一次,交出神剑!”他话语声不大,却暗含威势而响彻四方。

    山谷中顿时为之一静,便是权文重与申匕也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无咎转过身来,稍加端详,举手道:“前辈是……”

    姜元子脚下剑光闪烁,整个人悬在半空,衣袂飘飘,神色莫测。他淡淡瞥了无咎一眼,沉声道:“老夫姜元子,乃古剑山门主。不管你来自何方,又是如何窥破剑石的玄机,只要交出神剑,道出其中的原委,老夫答应不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老者的为人不错,他答应不杀自己。不过,我哪里知晓什么剑石的玄机。至于神剑?更说不清楚啊!

    无咎欠欠身子,无奈道:“在下尚且懵懂,不妨日后再与前辈一起探讨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他倒不是存心欺瞒,而是先想着保命,谁料人家早已将他视作刀俎下的鱼肉,根本不容半句的辩解。

    姜元子一甩长袖,不容置疑道:“拿下贼人!要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顿时一愣,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方才还好好的,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呢?

    而不等他出声求饶,一道剑光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人群中冲出一位中年修士,正是蓄势以待的褚远。与其看来,那小子已是山穷水尽,趁机拿下,既报了私仇,又能在门主门前立下一功,何乐而不为呢!

    无咎没有躲避,也无力躲避。而面对筑基道人的悍然一击,站着只能等死。他默默站在原地,满脸的悲哀与无奈,像是接受了既定的命运,等待着最后时刻的降临。与此同时,他还不忘抬眼掠向四周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人群中,有柳儿、黄奇,有何天成与褚方,还有两位御剑的长老,而无论彼此,均在冷眼旁观。或许在众人看来,褚远乃是筑基的前辈,有他出手对付贼人,必将手到擒来!

    不过,当凌厉的剑光到了三丈之外,无咎的两眼中忽而寒光闪动,抬手摸出一张兽皮临风拍去。

    与其瞬间,一道耀眼的剑光突然破空而出,威势之盛,竟发出一声震耳的风暴声。随着“轰”的一声,恰如晴空落下一道霹雳,一道十余丈的剑光奔雷而去。继而又是“砰”的巨响,袭来的飞剑顿时崩溃,首当其冲的褚远不及躲避,被直接横碾而过,霎时血肉迸溅……

    一个束手待毙的贼人,站都站不稳了,已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却在眨眼之间,杀了一个筑基修为的高手?

    在场的数百弟子,惊愕当场。

    权文重、申匕两人再顾不得长老的身份,一个抬手凌空便抓,与一个挥袖祭出剑光,俨然是大敌当前而全力以赴的架势。

    无咎被迫祭出剑符杀了褚远,没有任何的侥幸,反倒是脸色苍白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。他闷哼了声,法诀加持,单手一指。那所向披靡的剑光豁然回转,直奔权文重与申匕横劈而去。对方就在十余丈外,攻防瞬息相接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震彻四方,山谷中顿起狂飙。

    围观的弟子们“哗啦”往后躲闪,一个个唯恐遭致池鱼之殃。

    而权文重与申匕所祭出的法力与飞剑尚未显威,便在那道诡异而又强大的剑光下溃不成形。两人被迫后退,已是双双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无咎是得势不饶人,催动剑光随后左右横劈着碾压过去,只是他的身形在摇晃,脚步显得有些沉重。而空旷的山谷中,他独擎巨剑面对数百之众的场景,或也悲壮,倒也气冠云霄。

    姜元子犹在远处踏剑观望,目睹混乱的山谷,禁不住愕然失声:“剑符?堪比人仙后期的剑符……”他单手一托,掌心光芒盈动,旋即挥袖一甩,一道小巧的剑光倏然而去,竟是扯起阵阵刺耳的风裂声。才去刹那,霍然化作一道数丈的剑芒而杀气浩荡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驱动剑符往前,忽而察觉身后一寒,心知不妙,双手掐诀猛然转身。其所操持的剑光呼啸倒转,而尚未撞上来袭的剑芒,却凭空骤闪,竟化作一张兽皮而“砰”的炸成碎屑。他脚下一顿,愕然失神。

    祁散人,你害我啊!

    剑符偏偏在这个节骨眼耗尽了法力,若有相见之日,与你没完……

    不过闪念之间,那道数丈的剑光已轰然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无咎剑眉耸动,两眼中寒意更浓,手上再次抓出一张兽皮符箓,狠狠拍在身上。而剑光来势惊人,犹在数尺之外,凶猛的杀气,便已横扫而至。他惨哼了一声,直接横飞了出去,张口热血狂飙,却咬牙切齿抬手一指,周身霎时光芒闪动,随即化作一道流星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权文重与申匕随即御剑腾空,随后紧追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