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零三章 从天而降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曾饮沧海、o老吉o、天中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苍龙剑潭所在的山谷之中,数百古剑山的弟子,无不仰首远望,而又一个个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那个潜入古剑山、混入苍龙谷、擅闯剑潭禁地、毁去镇山剑石,并最终抢走神剑的贼人,在力抗门主与两位长老之后,于众目睽睽之下逃走了……

    姜元子冲着空荡荡的天空默然良久,长吁了下,自言自语道:“又是人仙的剑符,又是人仙的遁符,想必是有备而来,他究竟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郑宿迟疑了下,应声道:“那是个四处游历的散修,名无咎……”

    姜元子回过头来:“无咎?他若是无咎,谁人有过……”

    郑宿不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远处的人群中挤出一个绿裙女子,躬身道:“禀门主知晓,那人自称灵霞山玄玉……”

    姜元子稍稍意外,沉吟道:“来自灵霞山便好……”他无意多说,转而沉声命道:“人仙遁符,一遁五百里。两位长老,未必追得上贼人。各峰的筑基弟子悉数下山巡查,不得放过方圆两千里内的一草一木。但有所见,生死勿论!”

    众人领命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姜元子返回剑潭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空荡荡的水面,又是痛惜,又是无奈,又是疑惑,禁不住长舒了一口闷气。

    守护了数百年的剑石,就这么没了?那个年轻的小子,是否已得到了九星神剑?

    起初还以为他与神洲使有关,顾忌之余便要留下活口。谁料他竟然来自灵霞山,着实大出所料。不管真假如何,都不能就此罢休。妙源、妙山两位道友,若是你灵霞山真敢惹到我古剑山的头上,就莫怪我姜元子翻脸无情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南陵国与火沙国交界的地方,有片莽原。

    此处草木茂盛,溪流纵横,更有平坦的大道四通八达,乃是两国来往的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这日的午后,大道旁的树荫下,三辆马车正在歇息。赶车的车把式,加上货主,共有六七人,有的躺在草地上假寐,有的给牲口喂食着清水,有的收拾行囊准备赶路,还有人蹲在草丛里撅着屁股。

    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,一个年纪半百的老汉从树荫下站起身来,招呼道:“此处距丽水村尚有三十里,切莫错过宿头,动身赶路啦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吆喝,众人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老汉拾起一条兽皮褡裢拴在腰间,挥手拍了拍,脚尖一勾,地上跳起一把带鞘的短刀,被他伸手抓起插在背后。他又冲着掌心啐了一口,抹了把灰白参半的络腮胡子,摇晃着走向就近的大车,忽而又两眼一瞪,张口骂道:“宁二,你狗日的一泡屎尿要拉到天黑不成,还不滚回来驾车……”

    他骂声未落,四周响起嬉笑声。

    一个长脸、黑瘦的中年汉子坐在车前,将手中的鞭子甩了一声脆响,笑道:“那小子昨晚吃生鱼吃坏了肚子,今儿就没消停过!”

    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汉子放好了饮水的皮囊,抬脚跳上了大车,矮敦的身子颇为灵活,跟着笑道:“马爷,你不妨给他一脚,省得他拉脱了力提不起裤腰……”

    叫作马爷的老汉哼哼着,满脸威严的样子。

    几丈外的草丛里适时伸出一个脑袋,讨饶道:“马爷休要动怒!容我擦下屁股……”

    那拉屎的汉子,便是宁二,二三十岁的年纪,塌鼻子、红眼圈,笑嘻嘻的没个正经。他就手扯下几片草叶,便要擦拭一番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半空中忽而响起一阵隐隐的隆隆声,听着极为遥远,却似乎又近在耳边。

    他抬头好奇道:“青天白日的,何来雷声……”

    马爷与随行的几个汉子也抬头看去,但见晴空万里,和风习习,根本不是打雷的时节。

    不过刹那,一道闪光从天而降,随即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竟直直砸落在宁二的不远处,顿时草屑泥土飞溅,方圆数十丈内一阵晃动。便是拉车的驽马也被惊得连声嘶鸣,马蹄踢踏不停。

    宁二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脸色苍白,浑身僵硬,动也不敢动,嘴里喃喃道:“我没干坏事呀,缘何要挨雷劈……爹娘抱怨……劈歪了……”他两眼翻白,斜斜着歪倒下去。

    马爷与一众汉子也是惊得目瞪口呆,一个个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只见数丈外的大道旁,多了一个老大的土坑。而土坑中,竟然倒竖着两条人腿……

    约莫过了半晌的工夫,众人才慢慢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马爷看向同行的几位伙伴,伸手将短刀抽出鞘,又冲着地上啐了一口浓痰,再狠狠踩上一脚,这才壮着胆子慢慢往前。而几位伙伴也纷纷下车,操鞭子的,拎木棍的,一个个小心翼翼而有满眼的疑惑。

    晴天落雷不稀罕,稀罕的是落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好一会儿过去,那两条人腿兀自刺拉拉冲天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走近土坑,看得清楚。竟是个身着青衣的男子,半截身子没入土里,只剩下两条腿,显得颇为怪异。

    马爷站在土坑边,瞪大双眼。少顷,他伸出短刀便要试探。

    瘦脸汉子失声道:“哎哟,莫非是天上的神仙,一失脚摔个倒栽葱……”

    马爷吓得手一哆嗦,气得回头瞪眼,悄声骂道:“你个该死的大郎,有见过神仙这般杵在地上?”

    瘦脸汉子叫作大郎,后退一步,心虚赔笑,又煞有其事道:“若非神仙,怎会从天而降呢?牛夯,你说是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身材矮敦的男子叫作牛夯,两手横着木棍,脑袋直晃,说不出个所以然。他旁边站着一个另外一个老汉,一身的破旧布衣,须发凌乱,常年风雨在外的模样,手里还拎着一把菜刀,颇有见识道:“且看是死是活!若是死人,或为五鬼搬运所致。若是活人,或为神仙失脚跌落也犹未可知!”

    牛夯惊奇道:“洪老爹,你连五鬼搬运都懂得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被称作洪老爹的汉子抽动着鼻子,胡须颤抖着,哼道:“岂止五鬼搬运?赶尸请仙、点石成金、缩地成寸、洒豆成兵、起死回生、飞天遁地等诸多神通,老爹我无一不晓!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呵斥,土坑边的众人收声不语。只见马爷再次以短刀碰了碰,接着又伸出手轻轻推了推,那两条人腿依然不见知觉,他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,收刀还鞘,抬手一挥:“管他是死是活、是鬼是神,且拽上来瞧瞧!”

    四周没人动弹,只管一个个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马爷哼了一声,抬脚下了土坑,尚未动手,扭头唤道:“大郎、牛夯……”

    大郎与牛夯见躲不过,只得收起鞭子、放下木棍,双双踏入土坑。

    洪老爹却是急忙挥动手中的菜刀,冲着另外两个汉子示意道:“且闪开了,莫要被血光冲着魂魄,否则了不得,神仙难救……”

    大郎与牛夯脸色一僵,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马爷恼道:“洪夫子,莫要添乱!”

    原来洪老爹的本名叫作洪夫子,他讪讪一笑,却不忘继续握紧了菜刀,摆出一个斩妖除魔的架势。

    马爷伸手抓住一条人腿,大郎与牛夯不敢怠慢,上前抱着另外一条人腿,彼此一起使力,随即又急忙撒手,各自趔趄着闪坐在地。

    紧接着“扑通”一声,一个年轻男子直直摔在道上。

    洪老爹“哎呀”一声,扭头便跑,菜刀扔了也不顾,直至五、六丈远才惶惶扭头回望。另外两个围观的汉子也吓得脚步踉跄,其中一人更是被直接绊倒。随即有人惨叫道:“哎呦……我不就是拉泡屎尿吗,何至于又是雷劈,又被脚踩……常把式,我日你先人……”

    被绊倒的汉子叫作常把式,中年光景,身材稍胖,张口骂道:“你个狗日的宁二,臭死人了!”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四周又是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众人的眼光皆落在一处,各自慢慢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道上躺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,面色苍白,两眼紧闭,前胸的衣衫破开一个大洞,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土与血迹,直挺挺的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马爷走到近前,小心蹲下身子,一手捋着袖口,一手伸出两指在地上之人的鼻端试探。少顷,又将指头贴在对方的脖颈上。片刻之后,他站起身来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众人皆闭息凝神,期待着有个说法。

    马爷稍作沉吟,这才出声道:“此人浑身冰冷僵硬,且毫无气息,与死人无异,却似有脉动,或能还魂也犹未可知!”

    原来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鬼神,而是一个半死之人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松了口气,却还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洪老爹捡起菜刀,肯定道:“正如所料,此人乃五鬼搬运至此,或因阳气未绝,这才遭致遗弃!”虽为胡言乱语,倒也使得众人深以为然。若非如此,根本无从解释。至于五鬼搬运又是个什么东西,天晓得。他又自作主张道:“马爷,天色不早了,赶路要紧呐!”

    马爷却指着地上的男子,犯难道:“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有人拎着裤子走了过来:“就地埋了岂不省事!”

    牛夯、大郎急忙躲闪,洪老爹捂着鼻子埋怨道:“你这孩子,拉泡屎尿不要紧,何故弄得满身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来的是宁二,哭丧着脸道:“我也不想啊,恰好坐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马爷挥手叱道:“蛮子,给他寻身衣裳换上!”

    在场的还有一位十七八岁的男子,低头笑着了声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马爷又道:“此人虽然来路蹊跷,却尚未死透哩,若给埋了,很是缺德,弃在路边,更不仁义。且将他放在大车上查看几日,若能还魂最好,若是不能,再行计较!牛夯、大郎,别愣着……”

    牛夯与大郎只得上前,谁料地上的男子浑身冰冷不说,还异样的沉重,三、五人一起动手,才将其搬到了最后一辆大车上。

    众人惊慌过后,收拾妥当。

    脆鞭甩响,马蹄踢踏,车轮滚动,一行继续往前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