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一十四章 梦里水乡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pa*k431、o老吉o、liotta、书友19408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船顺着易水继续往北。

    船头只剩下了无咎一人,手里拿着木杖,时不时伸出去敲击着水花,很是悠闲自在的模样。

    桃花生怕掉进河里,躲进了船篷。王贵乐得与他的掌柜挨得近些,趁机讨好百般呵护。船家何老大并不知晓三位客人之间的恩怨,只管将小船摇得飞快。

    这世间的事儿,就是巧合。

    无咎本来还盘算着途径铁牛镇的时候,要不要去如意坊逛上一逛。当初一怒之下烧了库房,拼了性命才侥幸逃脱。不然的话,那晚免不了挨顿痛打与凌辱。如今回想起来,依然耿耿于怀。常言道,君子襟怀皎皎。本人的度量是大,不过也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说法呢。

    而若非那晚的遭遇,或许之后便也没了灵霞山之行。凡事祸福相依,难说孰是孰非!

    不过,半道儿竟然遇上了如意坊的掌柜。冤家路窄,一点都不假啊!据说桃花是走娘家的,而她娘家早没人,无非去收些放债的利钱,再去坟头烧几张纸钱罢了。

    而这女子认出了仇家之后,并未不依不饶。她明白船行水中的诸多忌讳,于是便隐忍相让。身为如意坊的掌柜,倒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于是乎,小船上的恩怨双方相安无事,偶尔还说上两句笑话,俨然一个和睦共处的场面!

    天色渐晚,倦鸟归林。

    小船错过了宿头,停靠在一处僻静的岸边。

    何老大点燃炭炉,烹煮晚饭,一番相让过后,依然无人领情。王贵从包裹里拿出糕点,与他的桃花掌柜一起分享。而无咎吃腻了果子,喝了瓢水,便独自躺在船头,头枕着双臂,一个人看着天上的星。

    孤舟野渡,夜色静谧。凉爽的晚风,顺着河面徐徐吹来,间或几条鱼儿嬉戏出水,霎时片片波光涟漪。再有那星辰漫天,琼宇深邃,不由使人心境坦荡,万物入怀,恍惚间忘却自我,悠悠然直去九霄云外!

    便于此时,有人亲切出声:“无先生啊,要不要尝尝我如意坊的糕点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犹自仰望夜空,翘起的脚尖晃动了下:“免了!”

    此处前不着村后不挨店,身为掌柜的桃花也只得因陋就简。她从舱内斜倚着探出半个身子,摇着手中的一把绢扇。灯笼的亮光下,其一张粉面稍显朦胧,却也倍添几分妖娆,接着又带有惯常的媚笑说道:“转眼就是两年多不见,着实叫人挂念呢!尚不知先生去了何处,如今又要前往何方呀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嘴角一咧,答道:“本人遇见了一位老神仙,便随着他去天上游玩了两年。孰料天宇清寒,寂寞无边,无奈动了凡心,于是便重归人间!”

    桃花咬了咬嘴唇,随即又含笑啐道:“呸!枉你还是读书人,好不正经,即便风月场的老手,也没这般满嘴的瞎话……”

    再扯下去,变成了打情骂俏了!

    无咎不再搭腔,而片刻之后,忽又问道:“木申有没有回来过?”

    “木申?”

    桃花想了想,恍然道:“你说的是那个木先生吧,去岁此时,还真的来过,却是个没良心的,仅仅打个照面,再无踪影,骗了老娘多少金银啊……”她说到此处,狐疑道:“好像你是搭着他的小船逃离了铁牛镇,缘何动问?哦……什么老神仙,你不会与他臭味相投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哼哼了声,道:“本人好奇而已,却是高攀不起!”

    桃花打消了疑虑,嘲讽道:“你倒有自知之明!那位木先生颇有手段,且神秘莫测,绝非你一个穷书生可以攀比结交……”她摇着扇子,忍不住又讥笑道:“你以为穿身白衣,就成了公子了?隔着老远,都能闻着你身上的穷酸味。倒不如乖巧些,或许你桃花姐能给你半辈子的富贵安逸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了说话的兴致,慢慢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适才不过随口一问罢了,却不想还问出了名堂!

    木申返回铁牛镇作甚?

    十有八*九,是为了本人,也是为了他鬼师父的宝物而来。而他师父留下的东西,不外乎几块灵石,一枚玉简与一张兽皮。兽皮早没了,如今本人的身上只有那拓在玉简中的《四洲盖舆》,看起来并无稀奇之处,缘何木申那家伙始终不肯罢休呢?

    莫非木申真正在意的宝物,乃是兽皮上的那篇《天刑符经》?而经文早随着兽皮给烧没了,还要多亏了灵霞山一个叫作常先的筑基前辈干的好事。那家伙也不是一个善类,摆明了欺负自己。而彼时彼景,又能如何呢!

    上非天刑,下非地德。之所谓,上合天道,下合地利,方能四季应序,法度常在。而观天之道,执天之行,天无不覆,地无不载,妙也……

    咦?这不是天刑符经的经文吗?当时只是将经文通读了几遍,如今竟然记得清清楚楚。想必是有了神识之后,过目不忘啊!

    而不管木申是否罢休,本人与灵霞山的恩怨都还远远没有了结!

    无咎想着心事,渐渐入睡……

    夜半时分,小船随着波浪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何老大睡在船尾,呼噜声起伏有致。船篷舱内的两端,分别是桃花与王贵歇息的地方。而船头则是躺着无咎,同样在扯着轻轻的鼾声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熟睡中的桃花忽而伸脚踢了踢。

    王贵猛一激灵,擦了把口水,稍稍定神,随即慢慢爬向船头,有意无意装着糊涂而双手乱摸,却被桃花伸出尖指甲狠狠一掐,他顿时呲牙咧嘴连连告饶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桃花悄悄直起身子而抬眼观望。

    那位无先生酣睡如旧,浑似不晓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王贵爬到了船头,悄无声息站起身来,低头打量,狰狞一笑,转而上岸,少顷抱着一块二三十斤的石头蹑手蹑脚回到原处。见梦中人酣睡如旧,他猛地举起手中的石头便狠狠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桃花看得清楚,竟是颇为期待般地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而无先生许是睡得累了,恰好翻身。即便如此,也不该躲过暗算。石头却在砸到脑袋的瞬间,直接偏了出去,顿时“轰”的一声,平静的河面上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王贵没想到会失手,微微一怔,随即再也顾不得小心,抬起脚来用力猛踢:“给老子滚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当初被人从身后下黑脚,接着又挨了一记撩阴腿,可谓记忆尤深,至今想起来还恨得直咬牙。既然石头没砸中,好歹要将你踢下河去。

    不料意外再次发生,无先生好像是被水声惊动,竟忽而坐起身来,恰好躲过了那势大力沉的一脚。

    王贵的一脚用力太猛,突然落空,根本收势不住,随即蹿了出去,接着“扑通”一声栽入河中。他急忙扑腾着,又是一阵水花飞溅。

    “噫,大半夜的闹啥名堂,嬉水呢,还是摸鱼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好像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惊奇了一声,转而看向船舱:“桃花姐,你家王贵是否想不开而成心要寻短见啊?”不待应声,他好整以暇坐好:“梦里水乡几多回,恰逢活人变水鬼……”

    桃花兀自紧握拳头,目瞪口呆,随即又胸口起伏,扬声尖叫:“船家还不救人!”

    何老大早已惊醒,却不明究竟:“又出了何事……”待他看清有人落水,急忙捡起船篙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船篙就是一截竹竿,两丈多长,鹅卵粗细,乃行船必备之物。

    王贵的水性还算不差,抓住船篙爬上了船尾,却水淋淋傻站着,满脑门子的糊涂。石头砸不着,抬脚踢不准,倒也未见异常,为何反倒是自己坠入水中呢?莫非是摸了掌柜的一把,才这般晦气……

    无咎没了兴致,摇头叹道:“水鬼本是落汤鸡,热闹没了好无趣呀!”

    他耸耸肩头,躺下去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桃花尚未从眼花缭乱中明白过来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该死王贵,梦游呢,魔怔了,没淹死你,还不滚上岸去换身衣衫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的午后。

    小船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途中偶尔遇到来往的渔舟,或是小船,要么擦肩而过,要么同流争渡。再有几只水鸟“扑啦啦”越过水面,浮光掠影宛然如画。使得原本枯燥的行程,也为此平添了几分生趣!

    而自从船上多了桃花掌柜,途中一点都不寂寞。

    无咎还是守着船头,享受着迎风的凉爽与惬意。

    桃花则是移出船舱,陪坐船头,似乎已然忘却了昨夜的意外,只管说笑不停而卖弄着风情。王贵不离左右,从舱内伸出个头,一会儿狠狠瞪着某人,一会儿又带着贪婪之色端详着他家掌柜细嫩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无先生,你是何方人士呀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嘻嘻,不用多说,也知道你是乡下人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我桃花开的是四方店,迎的是八方客,若是没有几分眼力,又如何在铁牛镇站稳脚跟呢!瞧瞧你的德行,虽也小脸清秀,白衣长衫,却在胸口打着补丁,从里到外透着土气,还敢装模作样,真真是笑死个人哩!”

    一阵放肆的笑声在船头响起,便是王贵也颇为解恨的跟着哼哼。

    无咎呲牙皱眉,抬手挠了挠耳朵,片刻之后,不无诚恳道:“你是先入之见,只记得我当初逼签卖身契的窘境啊!你眼力或也不差,而错了一回便足以后悔终身!”

    桃花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扭头啐了一口:“呸!读书人就是嘴巴讨巧,老娘我见得多了!”她转而远望,顿作欣喜:“天色未晚,便已赶到了铁牛镇。船家有功,回头多赏一钱银子!”

    几里之外,铁牛镇的渡口码头清晰可见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