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是谁呀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乌拉哈哈哈、书友2599126、无仙粉丝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那是五位披甲持械的兵士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三十多岁,个头壮实,留着短须,面带刀痕,神情凶狠。随他一声断喝,几位手下“刷”的一声抽出了腰间的钢刀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地上的汉子依然是满身血迹,惨嚎不已。余下的三个汉子则是后退几步,躬身拜见,随即又讨好般地唤了声“宝爷”,接着恶人先告状,口称有人当街行凶,须严惩不贷等等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原地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宝爷看着地上的惨状,脸色阴沉,当他的眼光落在无咎的身上,似乎微微一怔,随即不容置疑道:“这位公子,随我去城防营走一趟!”

    几个汉子忙道:“我大哥咋办……”

    宝爷冲着地上的汉子便狠狠踢出一脚,又是一阵惨叫。他面带杀气,骂道:“四锭金子,足以买的下你四人的狗命,滚——”

    三个汉子不敢忤逆,连连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宝爷抬脚走向无咎,擦肩而过的瞬间,嘴巴冷冷吐出两字:“跟我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还是不言不语,随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宝爷带着手下,押着一人一马继续往前。拐进下一个街道,店铺、行人愈发稀少。他行到此处,慢慢停下,摆手道:“你四人回营……”待四位兵士转身走远,他忽然转过身来,竟是双手抱拳,冲着无咎深施一礼:“公子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马前,一手背在身后,一手抚摸着马鬃,依然是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宝爷躬身片刻,缓缓直起身来,曾经的凶狠威严已是荡然无存,竟是满脸的愧疚,沉声道:“公子府上遭难,在下人微言轻,纵然有心相助,却无力回天。将军身陨之后,麾下的破阵营尽遭遣散,而我等为了养活家小,只得充当巡街的勾当,唉……”他叹息一声,又道:“公子活着便好,但有差遣,刀山火海,肝脑涂地!”

    其话音未落,竟是当街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无咎身子一颤,咬了咬牙,转身搀扶:“宝锋大哥,我并没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早已认出这位宝爷,却直到此时才唤出对方的名讳。

    宝爷,本名宝锋。他抓着无咎的手臂,缓缓起身,两眼中泛起血丝,带有刀疤的脸色更显狰狞,却说不出话来,重重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无咎转而看向远处的街景,轻声又道:“我想回家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松开手,抬起了头。他看向无咎的一身白衣,与旁边的骏马:“自从都城出了变故之后,已无人顾及那桩往事。公子此番回转,应该没有大碍。只是将军荒废至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变故?”

    无咎沉吟了一句,自语道:“荒废了,也还是家啊!”他抬脚就走,头也不回道:“宝锋大哥,有空来府上坐坐!”

    宝锋已然恢复常态,且神情中多了几分莫名的轻松: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脚下不停,脑袋一昂:“哦……?”

    宝锋大声道:“那个无法无天的公孙公子,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抛出一块金锭,带着身后的枣红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都城的西北方,有几座单独的院落。

    此处曾为富家权贵聚集之地,因远离闹市而颇为僻静。只是其中一座院落很是破败不堪,且四周少见人迹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一人一马从远处而来。

    老树歪斜,野草丛生,落叶满地,满眼尽是荒凉。院门上方,门匾斜挂,残存的公孙两字,罩着厚厚的灰尘。

    公孙府,便是离开五年的家。

    不错,本人原名公孙无咎。为了避开追杀,不得不隐去姓氏而只留下名讳。

    无咎将马儿拴在门前的石桩上,踏着石阶走到了门前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吹来,落叶盘旋不止。

    院门紧闭,门环上拴着锈迹斑驳的铁链。而院门两侧,各有一间门房,其中铺着干草,摆着锅灶等物,却是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门房,未作留意,而是低头看向脚边的落叶,恍惚间听到了风声的呜咽。他失神片刻,抬手挥出一道剑光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铁链崩碎,院门“吱呀呀”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无咎深深缓了口气,撩起衣摆,抬脚迈过门槛,他的脸色显得异常苍白。

    院落四周的院墙尚算完好,而院中的房舍却是倒塌了大半,且树木横斜,野草萋萋,根本不是想象中家园的模样。倒像是一所鬼宅,幽暗森森且又寒意逼人。

    这便是自己的家,承载了无数记忆的地方。而曾经十九年的岁月,尽已化作了荒芜!

    无咎愣怔片刻,在废墟中慢慢穿行。

    越过了前院,来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东侧的房屋,只剩下了断壁残垣。记得那是爹娘的住所……

    临近后花园的一排房屋,同样是破损不堪。左侧是自己的住所,右侧是妹子的闺房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爹娘的住所前默默伫立,久久之后才抽搐着眼角挪开脚步。

    迎面一株歪脖子树,悬着的秋千垂下半边。

    蓦然之间,好像有个女孩子在荡着秋千,还不停唤着“大哥”,银铃般的笑声响彻云天。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伸手抓去,草绳断裂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僵,再难承受,霎时眼光朦胧,滚烫的浊泪顺着脸颊无声流淌。

    曾玩世不恭,放浪形骸;亦曾忍辱偷生,尝遍了折磨与苦痛,并去疯、去傻,在风雨中癫狂,在惊涛中挣扎,只当是血泪的释放,生死的惩罚,灵魂的救赎,命运的鞭挞。而不管何时何地,何种的情形,都不曾委屈、抱怨,更不曾沉沦、堕落!

    谁料回到家中,始终坚忍的一切忽而崩塌。

    便如这布满青苔的绳,经不起牵扯;暮然回首,一把岁月的沙!

    恰于此时,有笑声突如其来:“男人流泪,不多见哦,嘿嘿!”

    无咎正自黯然伤神,猛然惊醒:“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四下张望之际,秋千对面不知何时多出一道人影。他又是蓦然一惊,两眼中杀气闪现。谁料对方却是绕过秋千,偏着脑袋好奇问道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!这位兄台,缘何如此的悲伤?”

    突然现身的是位年轻的男子,十六、七岁的光景,个子不高,身材偏瘦,锦衣玉冠,气度不凡,却又浑身上下毫无修为法力,俨然一位富家公子。只是他面带笑容,神色好奇,眼光和善,倒是看不出有何恶意或是不良的企图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戒备,忙又扭头躲避,恼怒道:“风大眯眼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恍然,却又伸出一根手指在左右找寻:“哦……好大的风耶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隐去泪痕,神色尴尬。

    谁料那人又道:“咦……风去哪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闷哼了声,叱道:“你究竟是谁,缘何擅闯私宅?”

    “唤我玉公子即可!”

    男子自称玉公子,嘿嘿笑了声,顺手拨弄着秋千,转而在院子里信步乱逛,接着说道:“四处破败,大门洞开,以为有鬼,闯了进来,鬼没见着,倒是有个大男人在暗自伤怀,只道是秋风恼人哦……”

    其话语清脆,宛如童声,而句句调侃,叫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无咎本想发作,却又顾忌重重。他盯着那道乱逛的身影,疑惑道:“你是仙道高手?”

    玉公子随声道:“高手不敢当,无非修炼过几日,譬如烧纸画符,念咒超度,略略粗通一二……”他如此解说,倒也符合身份。富家公子,少有仙道中人,烧纸画符倒是屡见不鲜,图个长生求个心安罢了。

    无咎疑惑难消,又问:“你家住何方……”

    玉公子忽然没了兴致,转身便走,嘴里说着:“你这人倒也有趣,改日寻你玩耍……”其脚步轻盈,三拐两拐,眨眼间穿过院落走远了,继而慢慢失去了身影。

    无咎凝神片刻,忖思不已。

    自从入城之后,从不轻易动用神识。而面对那个玉公子,便是神识之中也难辨深浅。他若是凡人,缘何如此诡异?他若是高手,又来自何方?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有熊都城乃藏龙卧虎之地!

    不过,倒也并非没有觉察……

    无咎被平白无故扰乱心神,或也气恼,却悲伤减缓,随即长叹了一声,转身走向自己曾经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既然回到都城,又何须在乎许多。纷乱的一切,还须从头慢慢收拾!

    住所尚存,却门窗尽毁,灰尘遍布,满地狼藉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门前,双袖挥动,灵力所致,顿时卷起阵阵劲风。少顷,灰尘散去,他走进屋子,看着尚算清爽的床榻,点了点头,扶起倾倒的桌凳,稍稍收拾一番,又默然片刻,转身奔着来处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已暗。

    无咎顺手扯了几把野草抓在手中,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一个破衣烂衫的人影走来,手中拿着木棍敲敲打打:“天惶惶、地惶惶,谁家孩儿没了娘,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,蓬头垢面,赤着双脚,疯疯傻傻的模样!

    无咎看了一眼,走到马前丢下野草,待马儿吃了几口,就手松开马的肚带,卸下行囊,便要走回院门,却见那傻傻的男子竟然坐在台阶上不走了,还从怀中摸出一块面食啃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呀,缘何挡在门前?”

    “嘿嘿、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傻傻的笑声与一张傻傻的笑脸,没有吐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径自踏入院门。枣红马跟在身后,随同一起到了院中。他拍了拍马脖子,道:“到家了……”马儿回了个响鼻,他抱着行囊便要走向后院,却又转过身来:“又是谁呀……”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