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世态炎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事业赚翻、寂寞与谁言、o老吉o、砸锅卖铁人、书友2599126、何事秋风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才将返回破败的家门,未及缓过神来,便接二连三遭到惊扰,换成是谁都难以忍受!

    无咎冷眼看去,一个男子走进门来。

    其三十出头的年纪,颌下短须,身材中等,相貌端正,一袭青袍干净利落,且头顶挽髻插簪,俨然修士的装扮。他低头打量着门环上的铁链,转而又抬头端详,愕然道:“莫非主人在此?冒昧惊扰,还望恕罪则个!本人禾川,有礼了!”

    无咎见来人温文尔雅,谈吐不俗,只得忍着火气,丢下行囊,举手敷衍道:“原来兄台是位修仙之人,来此何意?”

    自称禾川的男子谦逊一笑,摇头道:“一介散修而已,在富贵人家混口饭吃!”他抬手指向门外,接着分说:“只因故人之子沦落在此,便隔三差五前来查看!”

    无咎道:“你说那个傻儿?”

    禾川叹了声,走向门外:“他……原来不傻,也是富家出身,因屡遭变故,才成了这般模样!既然主人回府,还须禀明一声,倘若有所不便,且让他搬至别处也就是了!”

    无咎有些意外,抬脚到了门前:“本府破烂不堪,风雨进得,鸟兽住得,缘何又容不下一个傻儿!”

    禾川举手致谢,转而笑道:“风公子,还不多谢主人的收留!”

    那蓬头垢面的男子坐在台阶上,回头傻乐。

    禾川走向近旁的门房,从怀中摸出蜡烛点上,又简单收拾了下,转身走了出来,拿着一个油纸包放在台阶上,示意道:“我给公子买了几块卤肉,且尝尝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六层修为的修士,应该身份不凡,竟然如此耐心细致对待一个傻儿。若非亲眼所见,真是叫人难以置信!

    无咎有些好奇,索性坐在门槛上静静观看。

    此时,夜色降临。朦胧的月光下,偌大的都城显得异样的安谧。

    “公孙公子?”

    禾川忙碌过后,神色询问,接着走到门槛前席地而坐,又道:“是否远游在外,多年未曾回转?”

    “本人公孙无咎,唤我无咎便可!”

    无咎随声应了一句,接着反问:“兄台知晓我的来历,缘何不见惊诧?”

    禾川笑了笑,说道:“有关这所将军府的往事,倒也曾有耳闻,至于公子的来历,无非猜测而已。而兴衰轮回本也寻常,又何须大惊小怪!”其稍稍示意,接着说道:“便如这位风公子,亦曾锦衣玉食,奈何家中连遭变故,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人,悲恸难抑,竟成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傻儿。我曾受他家恩惠,于心不忍,尽些人事罢了,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了声,接着道:“富贵水中花,困苦云遮月,百岁皆虚幻,梦醒红烛残。如他这般无忧无虑、无悲无嗔,倒也适的其所!”

    无咎默默点了点头,出声又问:“为何不替他医治?”

    “心智迷失,神魂有损,非医药之功而可以回天啊!再者说了,驻足过去,自得其乐,又何必醒来呢!”

    禾川如此应答,笑着又道:“依着你我看来,他是傻儿一个。而在他的天地之间,又岂非独醒乎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的也是,在傻儿的眼中,你我又何尝不是傻子呢!”

    无咎似有感慨,说道:“兄台如此平等待人,且不乏恻隐之心,混迹于红尘之中,却又淡然物外,在修士之中可不多见啊!”

    禾川谦逊摆手:“公子谬赞了!凡俗也好,修士也罢,同样置身于天地之间,行走在阴阳轮回之中。唯风景不同,在乎于心境迥异。正如:千江月,总是一轮月光,会心宜当独赏;一瓢水,不具四海滋味,世法还须别尝。而你我尚自茫然,岂不知这傻儿已走在了前方!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嗯,这才是洒脱超然之士啊!

    只有经历过生死磨难,或是尝遍了悲欢离合,方能看淡得失,懂得人生的真谛。云圣子如是,元灵如是,而眼前的这位禾川,亦如是!

    无咎拱拱手,以示敬佩!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。只见十余匹马从城西奔驰而来,一把把松明子的火光将四周照得通明。须臾,马队到了十余丈外,才要横穿而去,却又慢慢了下来。为首的是个锦衣金冠的年轻男子,冲着破败的将军府好奇打量。

    无咎与禾川不再说话,同样抬眼观望。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公子认得那位殿下?”

    “岂止认得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惊讶了一声,慢慢站起身来。而他才要举手致意,那马上的男子好像无意理会,竟是一甩马鞭,带着随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禾川也跟着站起,却好像早有所料:“公子如今落魄,他又岂肯认你。所谓贫贱则父母不子,富贵则亲戚畏惧!”

    无咎微愕,疑惑道:“殿下?”

    禾川笑了笑,分说道:“去岁此时,有熊国主驾崩,却无子孙继位,便于王族中挑选了两位储君,又因彼此相争不下,故而至今不见新君登基。而那姬少典则是其中的一位储君,故而有了王子殿下的头衔!”其稍稍一顿,淡淡又道:“他不认你,乃情理之中。所谓富贵多士,贫贱寡友,事之固然也!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无意久留,留下几根蜡烛,又与傻儿交代几句,接着拱手告辞,人已消失在夜色之中,笑声还在悠悠回荡:“富贵水中花,困苦云遮月,百岁皆虚幻,梦醒红烛残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不仅洒脱超然,还是一位有情有义之士!

    无咎默默注视着禾川远去的背影,又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几根蜡烛,转而走向不远的门房,留下一盒糕点,提醒道:“早些安歇,小心火烛!”

    他以为说了没用,无非是图个心安,谁料傻儿一头钻了进门房,抱着糕点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!倒也同病相怜,且院里院外做个伴吧!”

    无咎自言自语走向院门,回头又道:“怎么称呼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傻儿懂得好歹,终于笑着吐出几个字:“风萧萧,雨萧萧……没娘的孩儿,没人要……路迢迢,水遥遥……没娘的孩儿,没人娇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唤你傻儿吧!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走进院门,尚未转身,便听有人喊道:“公子,宝锋来也!”

    随着一阵风声,一个粗壮的汉子冲进院子,怀里还抱着酒坛子与油纸包,气喘吁吁道:“交代完了差事,便匆匆赶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掩门,捡起地上的行囊,回头淡淡一笑,接着奔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来人是宝锋,城防营的小头目,原来却是他爹生前麾下的一名悍将,乃真正的铁血嫡系,奈何时过境迁而物是人非,即便当面重逢,他也不愿多提旧事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的禾川所言,富贵多士,贫贱寡友,世态炎凉,人心难测。

    所幸宝锋的为人还是一如从前,这才让无咎放下心来而稍感慰籍。且彼此原来就极为相熟,如今芥蒂已消,再无客套,并肩来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无咎走进自己原来的房间,在床榻上铺开行囊,插上蜡烛点燃,接着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宝锋则是撕开油纸包,露出香喷喷的卤菜,接着打开酒坛子,摸出两个陶碗,兴冲冲招呼道:“公子回府,便由在下为您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伸手制止道:“宝大哥且独饮,我戒酒了!”

    宝锋跟着上榻盘膝而坐,烛光下的刀疤脸依然有些吓人。他意外笑道:“哈哈!公子乃豪饮之人,自称酒中名士,缘何要戒掉呢……”他手下不停,“汩汩”满上两大碗酒。

    无咎也不多说,伸手抓起一根鸡腿。

    宝锋还想相劝,随即作罢,独自端起一碗烈酒一饮而尽,接着放下酒碗,手抚胡须,吐着酒气,带着感慨的神色道:“我见公子宛如当年模样,安心不少,或也磨难,回来便好。我过几日便去知会一声,兄弟们定当开怀不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破阵营尚在?”

    无咎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爹爹麾下有个破阵营,乃是当年有熊大军中最为强悍的一支劲旅。

    宝锋接着端起了第二碗酒,道:“将军遭难,麾下亲军又岂能幸免,近万兄弟解甲归田,破阵营已不复存在。不过,尚有近千的兄弟留了下来而自谋营生……”他端起酒碗又是一饮而尽,这才抓起卤肉大口吃着。

    无咎丢下鸡骨头,说道:“倒也不忙!我想知道五年前的那场劫难,是如何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今虽然回来,却对当年追杀的情形记忆犹新,在真相未明之前,一切都还没有真正的了结。

    宝锋神色一怔,接着斟满了第三碗酒,默然片刻,沉声道:“说来话长,且由我慢慢分解。众所周知,我有熊国与仙门素有往来,王庭之中,更是供奉着仙道高手。尤其是王族中的姬魃一脉,与仙门的交情极为深厚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接着说道:“据传,公孙将军在战场得到一把短剑,乃仙家至宝,不料被姬魃获悉,便强行索取。将军与他不和,便要献给大王。谁料姬魃恶人先告状,诬陷将军有谋反之心。而大王偏听谗言,下令问罪。于是姬魃趁机发难,将军羞愤之下,誓死抗争,奈何寡众悬殊,便命手下兄弟带着那把短剑出城寻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向不远处的烛光,眼光中火焰闪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有的龙套是我临时起意写的,有的龙套是书友提供的,本章就有两个,未必符合要求,权当留个纪念。大家的龙套我都会考虑的,名字简单好记,有古意的就成,别整网络名人啊,孤陋寡闻的我都已上了一回当了。还有贴吧的道友,也来踩踩增加一下点击。无咎姓公孙,大家想到了吗?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