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二十四章 痛彻脏腑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0130617、小黄的爸爸、云中图、seyingwujia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犹还记得,爹爹在战场得到那把短剑,当时并未放在心上,只是见他偶尔拿出来把玩,却被有心人获悉。

    爹爹性情火爆,岂肯受人威逼。最终遭到暗算,或也命运使然。

    不过,他老人家一旦恼怒,宁折不弯,危机关头,命亲军冒死冲出都城,只想让他的独子逃出虎口,并带出了那把惹祸的短剑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形以及数年来的风风雨雨,暂且不提。原来真正的仇人,竟然是姬魃。

    记得那人如今有四十多岁,强壮异常,凶悍跋扈,暴虐成性,且出身王族,权高位重,乃是嚣张一时的人物。

    而仇人并非一个。

    除了姬魃之外,还有那个昏聩无道的有熊国主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落在宝锋手中的酒碗上,听着对方继续说道:“去岁此时,大王驾崩,身后无子,致使国柄空悬,各地诸侯窥觊心动,有熊都城一时风起云涌。姬魃企图强行登位,奈何威不服众,于是各家推举族中的姬少典成为王储,以便与其抗衡。彼此相互誓约,以战功论输赢,最终定下继任国君……”

    酒水淋漓,又是一大碗酒下了肚。

    宝锋长舒着酒气,吃了两口卤肉,忽而想起了什么:“我来的路上,恰见少典一行,公子本该与他相熟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盯着面前的空酒碗,苍白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酡红。好像饮酒的不是宝锋,而是他本人灌下了三大碗火烧的烈酒。他点了点头,道:“当年常在一起玩耍作乐,只是他方才已不愿认我!”

    “他深知公子与姬魃的恩怨,唯恐避之不及,又岂会相认,唉——”

    宝锋两眼一瞪,又叹了声,抓起了酒坛子,嘲讽道:“如今的姬少典,真是不得了。门下高手如云,能人异士无数!”

    无咎不愿去想那个姬少典,突然问道:“我爹娘埋在何处?”

    宝锋抱着酒坛子微微一愣,接着倒酒入碗。酒水“哗啦”四溅,也彷如撞碎了难耐的沉寂。而他只顾低着头,像在躲避什么,即使酒碗满溢,也恍然不觉。

    无咎拂袖一甩,酒坛易手,“咄”的一声落下,震得整个木榻一阵摇晃。他神色如旧,嘴角挤出一字:“说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看着空空的双手,有些茫然。少顷,他脸上的刀疤透着一抹狰狞的血色,重重喘了口粗气:“连同将军、夫人,以及府上阖家一百一十八口,尽数埋在城南的槐树坡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撩起衣摆,抬脚下榻:“既然埋在城内,带我去看!”

    宝锋迟疑了下,应道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走到门前,忽而回头:“你不曾提及我的妹子,是为何故?”

    宝锋“啊”了声,随口道:“府上受难那日,燕子姑娘幸免一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知道公子有个妹子,名叫公孙燕。不过,他话才出口便禁不住抽自己一嘴巴。

    无咎犹如雷击,身躯一震,怔怔片刻,猛然返身抓起酒坛便狠狠灌了一口,随即又“啪”的一声将酒坛摔得粉碎。他带着抑制不住的惊喜,伸手抓过粗壮的宝锋便给“砰”的抵在墙壁上,低低吼道:“再说一遍,我妹子她是死是活,人在何处……?”

    戒了五年的酒,破戒了。而只要他的妹子还活着,他已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宝锋也是彪悍过人,冲锋陷阵更是不在话下,此时此刻想要挣扎,却根本挣扎不得,像被一头猛虎死死掐住,疯狂的威势竟然令人窒息。曾经的文弱公子,何以变得如此强悍?而他顾不得多想,艰难道:“且将我放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察觉失态,退后一步,脸上犹自带着抑制不住的惊喜,转身冲出房门:“也罢!稍后再说不迟!”

    宝锋还是惊魂未定,却是悔意渐浓,抬手一巴掌抽在脸上,暗啐道:嘴贱!

    而他才将走出房门,胳膊便被抓住,接着腾空而起,竟是接着越过了院墙。待其落在地上,急急冲出两步,失声道:“公子……缘何有这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白衣人影飘然往前,不以为然的话语声随风响起:“轻身之术,不足道哉!”

    公子变得力大无穷,且懂得轻身之术,想必有番奇遇,难道他此番是有备而来?而此处乃是都城,龙潭虎穴之地!

    宝锋又是惊讶,又是振奋;又是后悔,又是忐忑。而事已至此,想什么都已无用。他提起精神,随后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南,有一片长满槐树的土坡。

    土坡的数里方圆人迹罕至,白日黑夜都显得阴森荒凉。城中百姓但有夭折的、溺毙的无主尸骸,或是问斩的罪囚,尽数埋在此处,名为槐树坡,实则乱葬岗!

    无咎率先到了此处,渐渐脚步迟缓。

    朦胧的夜色下,一个个土丘相挨着,竟是密密麻麻而数不胜数,寒风呜咽,尘烟盘旋,像是无数冤魂在哀嚎挣扎,顿时叫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无咎神色惶急,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爹娘埋在何处?

    宝锋随后而至,抬手示意了下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在槐树林的尽头,另有一群土丘。

    宝锋走到一个稍大的土丘前,指着一截光秃秃的木头,他想要分说几句,随即又长叹了一声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那两尺多高的木头,竟是一块墓碑,上面歪歪斜斜刻着公孙郑与夫人月娥的字样。

    公孙郑,是爹爹的名讳!月娥,是娘亲的名讳!

    无咎的脚步沉重起来,他慢慢走向墓碑,撩起衣摆,双膝“扑通”杵在地上,低沉的嗓门嘶哑道:“爹、娘,孩儿不孝……”他以头抢地,“砰砰”有声,最后伏在地上,久久不动,只有双肩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不再是那个放浪形骸的公子哥,不再是那个贪吃贪睡而又没心没肺的穷书生,他只是一个没了爹娘的孩子,在痛苦、忏悔,在哭泣、倾诉!

    不远处的宝锋兀自背身站着,却仰着头张着嘴,胸口急剧起伏,抬手用力擦拭着脸颊。

    仅有的一丝月光隐入云后,四下里黑沉沉而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直至一炷香的时辰过去,无咎终于从地上抬起了头,却又软软瘫坐在地,凭空抓出几坛酒与香烛糕点等物,无力道:“宝大哥,且点上香烛,摆上果品,洒下祭酒,我要祭奠我爹娘,还有府上的百多位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满门尽灭,众多随从也跟着遭了秧,遑论贵贱,那都是家人!

    宝锋看着满地的东西有些疑惑,定了定心神,无暇多想,随后忙碌起来。他抓着酒坛子绕着坟堆撒了一圈,返回墓碑前也跪地磕了几个头。尚未作罢,烛火的亮光下,只见某人坐在地上泪痕犹在,满脑门子灰尘,幽幽说道:“宝大哥,我妹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抬起手又想抽自己的嘴巴,叹了声,抓起酒坛子猛灌了两口,恳求道:“改日再说,成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一双眼光怔怔看来,话语声中透着寒意:“不成!”

    宝锋想要躲避,却又觉着整个人被笼罩在一层无形的萧杀之中,竟然无所适从,他迟疑了片刻,一拳头砸在地上,这才硬着头皮,低声道:“姬魃带人攻陷将军府,见燕子貌美,便强行掳走……我与众兄弟前去打探得悉,燕子不甘屈辱,撞墙而死,而姬魃对此矢口否认,竟是将燕子扔了喂狗……尸骨无存……”他说到最后,已是语不成声,深深低下头去,愤怒与羞愧难以自持!

    他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滚爬出来的汉子,纵然面对千军万马,从未胆怯半分,哪怕是折戟沉舟,依然所向无前。而面对将军府上的灾难,他束手无策,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子遭致凌辱,他同样是无能为力!

    而半晌过后,四周竟是死一样的寂静。即便是那盘旋的阴风,也悄然远去。只有一个石头般的身影僵在原地,却又嘴巴翕张,像是痛彻脏腑,又如同陷入癔症而难以自拔!

    宝锋忙道:“公子,节哀顺变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两眼发直,脸色苍白,喉头“咕噜噜”响动着,嘴巴里终于传出了声:“燕子……只有十四岁啊……她……还是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从来受到爹爹的打骂,只有燕子始终不渝相信着的她的大哥,崇拜着他的大哥,并竭力维护着她的大哥。而当爹娘被杀,阖家遭难,凌辱突降,她一定惊恐无助,一定在哭喊求救,她一直信赖、并依靠的大哥,又在何方……

    宝锋才想劝慰,又愕然当场。

    只见无咎的面容扭曲着,两眼怒凸着,嘴巴一张,热血飙出,旋即手捂胸口,依然心疼欲裂。他又疼又恨,又悔又怒,好像是难以承受,禁不住挥拳砸地,而整个人犹在剧烈颤抖,颗颗热泪夺眶而出……

    宝锋慌忙搀扶,而原地突然无声炸开一道旋风,坟头前的烛火瞬间熄灭,紧接着阵阵烟尘横卷四方,凌厉的寒意势不可挡。他吃禁不住,猛地离地倒飞了出去,直至三、四丈外“扑通”落地,恰听某人牙齿直响,森然道:“宝大哥且回,容我独自待上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从地上狼狈爬起,惊魂未定,猛一跺脚,脸上刀疤更加狰狞:“也罢,公子保重!”他不再啰嗦,挽起了袖子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半跪着趴在坟前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直至一抹月光透过乌云的缝隙缓缓笼罩着坟头,他这才慢慢抬起头来,带着泪痕的苍白脸色便像是那月光,清寒,冷幽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