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二十五章 谁敢阻拦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轰炸机2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惨淡的月光下,一道白衣人影默默穿行在无人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他拎着酒坛子,边走边饮,脚下却是落地无声,一双剑眉下,依旧苍白的脸色显得漠然无情。

    远处黑暗重重,近处街景朦胧,偶尔一条野狗夹着尾巴悄悄闪现,继而又惶惶而去。

    一坛酒见底,酒坛飞出。“啪”的一声,酒坛摔碎的脆响在寂静的街道上悠悠回荡。接着又是一坛酒“咕咕”灌下,再次一饮而尽。像是要将五年来的恩怨情仇,尽数浓缩于这初秋的夜色中,在寒风中涤荡,在火烧与凛冽中尽情释放。

    几声更鼓传来,恰是午夜时分。

    须臾,一片古木环绕的府邸出现在前方。只见高墙大院,门楼肃穆,灯笼明亮,气象非凡。门前还有持械的兵士巡弋,更添几分森严而令人敬畏。

    无咎脚下不停,直奔那座高大的府邸走去。

    尚在十余丈外,四、五个精壮的汉子围了上来,“唰”的一声钢刀出鞘,厉声喝道:“王侯府邸,闲人勿近,滚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缓缓停下脚步,低头看着手中的酒坛。

    一路上接连饮下了十数坛老酒,竟再也找不回曾经的醉意与癫狂。而炽烈的杀机却在心头震荡,并随时都将喷涌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无咎眼光一抬,直接掠过面前的几位兵士。他冲着那紧闭的门楼凝神打量,才将看清门匾上“姬府”二字,突然往前一步,“喀嚓”砸下了手中的酒坛。一个大好头颅,顿时血红迸溅。而他犹不作罢,抬起一脚,尸身横飞,顺势抢刀在手,寒光呼啸。

    耀武扬威的兵士根本不及提防,几颗头颅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稍稍落后,暂且躲过一劫,吓得转身便跑,惊恐失声:“敌袭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才将出声,便在寒风中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五位守门的兵士,眨眼间变成了一地的死尸。

    无咎深深吸了口气,浓重的血腥直冲脑门。随着手臂一振,刀锋抖落一串血滴,他看也不看满地的狼藉,抬脚往前,未走几步,纵身而起,人在半空,再次一脚踢去。一道无形的力道去若奔雷,狠狠击在院门之上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那硬木打造的院门,顿然炸开倒塌。震动之下,门楣上的横匾“砰”的一声落在地上,随即又被从空落下的两只脚给碾成粉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院内火把摇晃,数十兵士挥舞刀枪,大呼小叫着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浑若未见,“啪”的一声背起左手,抬脚踏入院门,右手的钢刀却是卷起一片腥风血雨。但有近身者,瞬间连同兵器绞碎而一一倒飞出去。而院子四周的人影越来越多,依然前仆后继喊杀震天。他去势如旧,踏着钢铁肉糜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人过前院。

    二进院子更为宽敞,楼台亭阁美不胜收,只是亮如白昼的灯火中,围过来的兵士更加众多,片片刀剑的寒光耀人眼目。还有女眷、下人在尖叫嚎叫,狂乱的杀机在夜色下暴虐不休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乃公孙无咎,专杀姬魃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府重地,岂容放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扬眉冷哼,顺着院中的石径稳步往前。突然弓弦大响,箭如飞蝗。他周身上下黑光闪动,径自穿过箭雨而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修士?快快禀报殿下,传召供奉,拦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刀剑一拥而上,喊杀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无咎只管左劈右砍,收割着一条又一条性命。他的两眼渐渐血红,手中的三尺钢刀随之“嗡嗡”炸鸣。刀锋所向,血光迸溅,残肢遍地,污血横流。

    他在二院转了一圈,似乎没有发现,接着继续往前,转眼间到了三院。

    四周尽是混乱的人影,惨呼嚎叫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一个婢女慌不择路,低着头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挥刀劈下,恰见一张惊恐的脸。他眼角抽搐,刀锋偏转,“扑哧”一声,将身后追来的兵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那十五、六岁的女子躲过一劫,却吓得魂不附体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无咎漠然无视越身而过,走到三院的台阶上昂首站立,顺手抬起钢刀,而刀锋上已是布满了缺口,粘稠的血迹犹自淅沥不止。他散开神识,扬声喝道:“姬魃,还不给我滚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回应,只有愈来愈多的兵士从各个角落中涌现出来。所谓的姬魃,始终不见身影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凝神,脚下加快,刀锋开路,直奔后院,再“砰”的一声踢碎后花园的院门,面前出现一片更为开阔的园林。

    大群兵士随后而至,却是没人再敢轻易近前,只在十余丈外摆出阵势,将那道白衣人影紧紧困在当间。

    园林占地不下百亩,水榭楼台、池塘河柳、回廊凉亭应有尽有。而正前方的土山上则是耸立着一座高大的殿宇,匾额上书“紫气阁”。四周灯龛通明,持械甲士林立。众星捧月之中,一位身着玄袍的中年男子背手而立。其头束金冠,面色微黄,颌下三绺黑须,整个人显得颇为阴沉而又威势不凡!

    “姬魃?原来躲在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看得清楚,两眼中黑气一闪,随即横着带血的残刀,一步一步往前。

    四周的兵士跟着移动,围攻的阵势森然有序。而更多的兵士从远处涌来,宽阔的园林顿时刀枪如林而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正是此间的正主,姬魃,常年居住在紫气阁的地下静室之中,行踪诡秘,常人难以接近半步。他为府中的动静所惊扰,获悉原委之后,便带着诸多随从,在此处以逸待劳。

    “公孙无咎?”

    姬魃手扶黑须,眼光如鹫,沉声道:“你……就是公孙郑那个整日游手好闲的浪荡儿子,公孙无咎?当初没能杀了你,如今长本事了,竟敢送上门来,呵呵……”他在冷笑,而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笑意。

    无咎继续往前,手上的钢刀依旧在滴血。他面对重围以及仇家的藐视,浑然不觉,只顾死死盯着那道人影,寒声道:“姬魃,你杀我全家,连我那年幼的妹子都不肯放过,我若不将你千刀万剐、挫骨扬灰,枉为人子……”

    姬魃微微摇头,讥讽道:“此乃都城,本王的府邸,岂容一丧家之犬随意放肆!”

    无咎剑眉斜挑,猛地掷出手中的残刀。呼啸声中,一道寒光急袭而去。

    姬魃不以为然地哼了声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两个修士模样的中年一左一右冒了出来,双双大袖挥动而剑光闪现,“砰”的一声,已将袭来的残刀绞得粉碎。

    而无咎飞刀出手之际,猛然腾空蹿起,瞬间越过重围,人在半空抬手一指。一道银色的剑光快若电闪,直取数十丈外人群中的姬魃。

    两位修士不敢怠慢,一人催动飞剑阻拦,一人趁势扑向无咎,并扬声示警:“殿下退后,此人修为不凡!”

    无咎得势不饶人,怒声吼道:“姬魃,纳命来……”

    其势若疯狂,魔剑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霎时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夜空,“砰”的一声便将扑来的修士给劈成两段,接着盘旋而起,带着猎猎风雷之势轰然而下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修士措手不及,紫气阁下一阵混乱。

    姬魃的身边常年伴随着修士高手,故而有恃无恐,却不料当年的浪荡子,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且势不可挡。他脸色微变,转身躲闪,急急唤道:“紫真道长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于此刹那,又一道剑光突如其来,随即“砰、砰”两声闷响,竟是将一银一黑两道势在必得的剑光给双双震飞出去。继而一道御剑人影从天而降,凛然喝道:“何方小辈,竟敢在此撒野!”

    无咎去势已尽,不及错愕,被迫两脚落地,眨眼又被众多的兵士给重重围住。他收起那把无锋无刃的飞剑,魔剑在手,扬眉出声:“你又是何人,岂敢为虎作伥?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相貌清癯,三绺长须,神色倨傲,竟是一位筑基修为的高手。他在紫气阁前落下飞剑,冲着姬魃欠了欠身子,转而抚须道:“我乃紫定山的紫真道长,有熊国的王庭供奉。而你身为修士,竟敢在凡俗都城滥开杀戒,已然坏了仙门的规矩,本道今日必不容你!”

    姬魃适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,举手道:“不过半个时辰,他已连杀数十人,还请道长主持公道,那小子乃是乱臣余孽,死不足惜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盯着姬魃,转而又打量着那个中年人,哼道:“且不论本人是否修士,闯入府中至今,仅凭一把钢刀夺命索魂,若非不然,又何止死伤数十人。而姬魃的身边既然暗藏修士,我又何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”

    他懂得世俗的不易,也领教过仙门中的良莠不齐。故而,在他变得强大之后,始终秉持着一个法则,那便是以世俗的手段杀凡人,以修士的手段去惩治仙道中的败类。

    无咎下巴一抬,凛然又道:“而你身为仙门弟子,却勾结权贵,颠倒黑白,信口雌黄。想那姬魃害我全家,便是我年幼的妹子都不肯放过。此仇不共戴天,谁敢阻拦……”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手中的魔剑光芒吞吐。

    紫真道长眉头轻皱,随即呵呵冷笑了一声,居高临下道:“既然你不自量力,那彼此不妨便以修士的身份来辩个是非黑白!”其话音未落,抬手祭出一道剑光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无咎见到筑基高手便要转身逃命,而今夜此时,却不会后退半步。他狠咬牙关,双手紧握魔剑,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腾空跃起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