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三十章 狗屎运气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茫茫的森林@百度、zhaolin_8998、小猪乖乖猫、o老吉o、老子不要昵称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祁散人,道号妙祁,乃灵霞山门主,因遭到暗算而失去了修为,在祁家村祠堂隐居疗伤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遭到暗算,他暂且不愿多提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于风华谷所发生过的一切却是毫无隐瞒。

    据说,在无咎离开风华谷的半年后的一个冬夜里,有几位修士寻到了祁家祠堂,声称要找一位贼人,并在祠堂前后肆意搜寻,俨然便是掘地三尺的架势。

    祁散人受到惊扰,便欲劝阻,谁料那几位修士搜寻不得,竟冲着他大发雷霆,最终双方发生争执。殃及之下,祁家祠堂也在一场大火中化成了废墟。他因无法面对祁家村的父老乡亲,不得不借机遁去,却又循着一丝线索,前往有熊都城。

    从那几个修士的口中得悉,一位落难的公孙公子,所随身携带的短剑,乃是一罕见的仙家至宝。为此,有熊王庭以及紫定山仙门,始终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那位公孙公子,则为将门之后,原名公孙无咎,乃都城有名的纨绔子弟,却逃脱追杀,至今不见下落。

    祁散人到了有熊都城,走街串巷,明察暗访,心头的疑惑渐渐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公孙无咎,还能有谁?正是那位祁家祠堂的邻居,学堂的无先生。当初便有察觉,奈何伤势在身而无暇深究。而他的那把短剑,还真的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紫定山仙门,曾有一把神剑,因年代久远而屡遭变故,致使宝物下落不明。而有熊国的一位将军却在无意间得到一把短剑,被姬魃府中的修士获悉,猜测与那件神物有关,便由姬魃本人上门索要。而性情耿直且脾气火爆的将军不肯屈从,结果惹来灭门之祸。

    此后,国君驾崩,诸王争位,神剑的下落便也无人顾及。

    祁散人却对那把神剑上了心思,并为失之交臂而有些后悔,于是便在都城逗留不去,更是借机混入姬少典的府中打探虚实。他算定某人早晚要回来,并等候良久……

    后花园的池塘边,残存的石桌石凳被扶了起来,一老一少分坐两旁,继续着彼此之间的对话。

    依着祁散人之见,阵法固然不错,却还是太过于招摇,倒不如闲坐池塘水边来的轻松自然。再摆上糕点,呷口小酒,趁着天高气爽,要多惬意有多惬意。

    祁散人说到此处,摸起桌上的一块糕点尝了尝,点头道:“嗯,如意坊的手艺就是不错……别这么瞪着眼,老朽不喜女色,无非偏好各地风俗风貌罢了!”他又抓起酒坛子呷了口酒,撮着牙花:“嗯,铁牛镇的老烧酒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架起脚坐在一旁,抄着双手,翻着双眼,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的祁家祠堂,面对着一位指手画脚而又神神叨叨的老道士。而他本人只能忍着敬着,时不时还要聆听两句管教。

    祁散人放下酒坛子,拈着胡须,昂起头来,微微沉吟着又道: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纯正自然,方合天道!你夜闯姬魃王府,虽暴怒莽撞,却又临机转圜而进退有余,果然是今非昔比啊!且给老朽说说,你这两年多来的遭遇,以及那把神剑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眼光一斜:“你不是早已知晓?”

    祁散人摇了摇头:“或有耳闻,不尽不实也!”

    无咎想了想,一五一十道来……

    正午时分,日头暖晒。

    残破的后花园,也难得多了几分融融的暖意。

    不过,石桌旁的两人却是神色迥异。

    无咎开口说起两年多来的往事,免不了要提及风华谷的那个雨夜。

    祁散人原本气定神闲,急忙抬手掐动几下,四周顿时多了一道无形的法力,竟是将两人所在屏蔽在内。

    当无咎说到了灵霞山的种种奇遇,祁散人已是揪着胡须而两眼一霎不霎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去,无咎终于收住话头。

    他从风华谷的那个雨夜开始,到天水镇的上官家;从穿越大漠,直至灵山脚下;从玉井峰的地下坑道,再至天地晶石的诡异;从逃出灵霞山,又到古剑山,以及魔剑入体,苍龙谷奇遇,还有剑潭的那把紫剑与诡异的口诀,皆坦诚相告而全无隐瞒。

    祁散人却是再也坐不住了,猛然起身,来回踱步,并连连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无咎将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,有种虚脱般的疲惫,他拿起一块糕点丢进嘴里,眼光随着祁散人的脚步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选择相信这个祈老道,并非意气用事,而是由于灵霞山的乱象,联想到两年多来的仙门见闻,并在斟酌许久之后的一个决断。

    而如今返回都城,身陷无奈,彷徨之际,真的亟须有人指点迷津!

    片刻之后,祁散人突然站住,面对着池塘,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:“据传,古剑山苍起修炼的九星剑,并未圆满,故而九星剑只有七把,分别是一剑天枢,二剑天璇,三剑天玑,四剑天权,五剑玉衡,六剑开阳,七剑瑶光。令尊留下的那把神剑,正是七剑之一,由口诀推测,为七剑瑶光无疑!七剑之中,其杀气最重,但有凶险,必将逆袭,恰巧帮你在风华谷那个雨夜除掉了强敌!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来,神色思索:“在万魂谷的山洞内,七剑、或是魔剑,再次显威,又救了你一回,看似法宝护主,实则全无关系,无非灵性所致,只能说你小子命大。而你既然不懂符箓之术,缘何不肯虚心请教呢?我只当你外出躲避几日,且阻拦不住,心有恻隐,且尽人事。好歹那两张符箓有点用处,你却反倒怪我骗你,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低头吃着糕点,很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身无灵根,也敢混入灵霞山的玉井峰。而玉井中的那块乾坤晶石,凡人触之即亡。你却意外凭借着魔剑的吞噬之力,不断伐毛洗髓,固本培元,使得肉身之强,早已远远超出寻常的修士,并因此有了与魔剑气机贯通的机缘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说到此处,又踱起了步子,接着又道:“在玉井峰下,你惨遭重创,竟是将精血滴入魔剑,恰恰暗合法宝祭炼之法。而魔剑在玄玉的凌厉攻势之下,终于显出真容,并与你融为一体,再也自然不过。种种看似巧合,却也步步惊心。稍有差错,你必死无疑。机缘如此,难以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老道果然厉害,仅凭叙述,便如亲眼目睹,且前因后果不无清楚。

    无咎丢下糕点,老老实实听着解答。

    “你逃出了灵霞山之后,耗尽了魔剑的法力,于是沉睡沙中,长达半年之久。换成旁人,也该变成干尸了。而你却借着魔气淬体,得以脱胎换骨,与魔剑浑然一体,并以悟出的口诀,将魔剑收为己用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脚下一顿,不可思议道:“你还真是魔剑在手,浑天不怕,竟只身闯入古剑山,并混入苍龙谷之中?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满脸的无辜。

    祁散人走到了石桌前坐下,却叹了口气:“唉,如此倒也罢了!你却形迹败露,遭致数百人的追杀,又是何等壮观、何等的热闹!而你尚未逃脱重围,反而又误打误撞潜入剑潭。七把神剑,同出一源。只要你祭出魔剑,那苍龙剑石岂有不塌之理?莫说古剑山的姜元子不肯饶你,任谁也要暴跳如雷啊!而你再次全身而退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不清是羡慕,还是妒忌,伸出两根手指,又道:“古剑山的那把神剑,便是天枢剑。而七把神剑,被你稀里糊涂之下独占其二。所谓物华天宝,有德者居之。而你是德乎、仁乎,抑或智乎、义乎?”他摇了摇头,拈着胡须:“依我之见,无非四个字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咧咧嘴,谦逊答道:“狗屎运气!”

    他像个学堂里的孩子,很有自知之明。德仁智义,似乎与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祁散人神情一僵,差点揪下一根胡须:“我说的是天命所归,而非狗屎运气!你一个凡夫俗子,纵有运气,也不能接连得到两把神剑,更不能得到神剑所含的法力与修为……”他将手指敲击着石桌,很是郑重地又道:“苍起又称苍帝,绝非虚名,所铸的九星剑,自问世伊始,便被当成逆天改运之物,关乎着神洲九国以及万千生灵的运数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有些不以为然,伸手抓向桌上的糕点。

    此前早已听说过古剑山苍起的大名,而那人或为剑修至尊,却关乎天运命数,未免有些奇谈怪论!

    祁散人挥袖阻挡,恼怒道:“本道正经说话,你且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无咎只得缩回手来,埋怨道:“老道啊,你好大的脾气!苍起人已不在,无非留下七把飞剑而已,缘何危言耸听,当我三岁小儿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顿时吹胡子瞪眼,连连点着手指。

    无咎眼光一斜,神色挑衅。

    祁散人一拍桌子,教训道:“你少来激将法,我还不知你的德行?事关数千年的一桩秘辛,今日不妨说给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露出笑容,静待下文。

    而祁散人却是哼了声,拂袖而起:“公孙公子,你有客来访……”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