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四十二章 踏破云霄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勤奋的一棵树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的与投票!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几张矮几拼凑一起,杯盏、茶点、美酒、菜肴相继呈现。

    而陪酒的姑娘们没来,据说正在隔壁忙碌。

    众人顾不得许多,大吃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祁散人一口酒“哧溜”下肚,放下玉杯,示意道:“斟满、斟满……”他一手伸出玉箸夹起菜肴送到嘴里,一手端起玉杯再次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吕三从炭火烹煮的酒瓮中抓起酒匙给众人斟酒有些忙乱,干脆丢了酒匙,招呼伙计上大碗,接着扔了玉箸,直接动起了双手。

    常言道,食不厌精脍不厌细。

    云霄楼的菜肴绝非街道巷尾的大鱼大肉可比,不仅菜式精美,且色香味俱全。老兄弟几个难得打回牙祭,只管放开肚皮吃喝。

    祁散人早已没了矜持,即便胡须上沾满汤汁也是浑然不顾。

    这老道称得上是一位久经风雨的高人,见惯了大场面,想必人前总是端着架子而有所顾忌,如今总算是恣意纵情一回。

    无咎见众人狼吞虎咽,只得伸手从狼藉之中抢过一盘糕点慢慢品尝。少顷,宝锋四人敬酒。他端茶回敬,使得兄弟几个大为扫兴,便嚷嚷着有酒同饮。他却不为所动,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楼阁内依然是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而无咎也是诚心要大伙儿尽兴,吩咐不醉不归,于是一桌酒席撤下,又一桌酒席摆了上来。

    暖榻下烧着炭火地龙,楼阁雅间内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宝锋四兄弟酒至半酣,各自扯开皮甲敞着怀继续推杯换盏。祁散人身为长者,连遭敬酒,来者不拒,直呼同饮。几人兴奋之际没了顾忌,嚷嚷着要听仙道之中的逸闻趣事。而祈老道却是闭口不提,反倒是对于几人家中的情形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人在饮酒的时候,兴致越高,酒量愈大,说笑逗趣,或是撒泼打闹,同样可以醒酒提神。于是乎,兄弟几个借着酒意而敞开了心扉。

    无咎虽然与这四位老哥相熟,对于各自的家境却是所知不多。他半倚半躺着,含笑听着闲话。

    从宝锋口中得知,他父母双亡,如今已在都城安了家。家中有个婆娘,还有一儿一女,日子虽不富裕,却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刀旗来自于部落,妻儿家小都在乡下。

    马战铁的老娘尚在,与他的婆娘带着一个幼子住在城东。

    而吕三家住城外,至今光棍一条,如今他爹成为了公子府上的管家,他更是无忧无虑。

    祁散人听完了几人的讲述,又招呼饮酒,似乎意犹未尽,扭头催促道:“公孙公子!且去看看本道要的姑娘为何迟迟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予理会,只管端着杯茶享受着安逸。

    祁散人瞪眼道:“你既然滴酒不沾,闲着也是闲着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眼光示意,吕三嘿嘿笑着开门去唤伙计。

    祁散人颇为不满,直接点破某人的忌讳:“我说你戒的不是酒,而是心障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道管得倒宽,我戒不戒酒干你何事?

    无咎懒得纠缠,忽而心头一动,随声问道:“老道常常出入富贵门庭,是否听说过都城有位玉公子……”他想了想,又说:“那是一位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侧着身子稍稍倾听,连连摇头:“又是公子,又是女子,不男不女之流,真乃恶趣味也!”他又眼光一瞥,很是惋惜的模样。

    无咎将老道的神情看在眼里,只得打消问话的念头。

    吕三返回,随后的伙计连连陪着不是,接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,怀里抱着一个小巧圆圆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今冬瑞雪初降,饮酒赏雪的客人彻夜不归,姑娘们实在是忙活不过来,且让蔡娘给大伙儿唱段曲儿助兴!”

    “小女蔡娘,见过诸位尊客!”

    伙计分说之后又告了声罪,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女子二十五六岁的光景,布衣布裙,肤色白皙,眉目清秀,且头顶结髻,余发垂腰,很是温顺柔美的模样。她自报家门之后,在暖榻的角落里盘膝趺坐。

    “本道喜欢听曲儿,却不知你兄弟几个是否乐意呀?”

    有酒有肉足矣,宝锋四人并无奢望。至于陪酒的姑娘,乃是老道的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祁散人放下酒杯,拈须微笑:“蔡娘啊,你是哪里人氏,怀中是何乐器,所唱的曲儿又是何名……”他便如一个寻常的老者在拉家常,却又摆出主人的派头。

    “蔡娘西山人氏,自幼闯荡四方,家中男人病亡,寄身此间卖唱!”

    自称蔡娘的女子竟是一个寡妇,却举止大方,话语清脆:“此乃鱼皮手鼓,且为诸位奉上一段南吕小调!”

    她举起手鼓,五指轮弹,“叮叮咚咚”顿挫有声,继而轻启朱唇:“风雪阻断万重山,千军战正酣,或也是金戈铁马誓不还,老父妻儿倚门盼,晓梦烟,故乡远……”

    这女子见到宝锋四人乃是兵士的装扮,开口唱的便是征战沙场的曲儿,顿时惹动了兄弟几个的心弦,禁不住抚掌叫好!

    尤其是腔调优美,声若吐翠,时而顿挫,时而昂扬,或是直上九霄碎空裂帛,或是低低徘徊缠绵悱恻,叫人听在耳中,感在心头,并随之起伏婉转而情难自禁,再又痴痴然而浑然忘我!

    “热血绽放天地春,几多丧家魂,眼见得孤泪酿成酒一樽,柳岸兰亭燕未归,暮色迟,风影乱……”

    蔡娘唱到此处,手鼓轻弹,旋即又垂首吁叹,使得一曲小调更添几分动人的意境。

    兄弟四人情绪难耐,抓起酒杯一阵痛饮。

    吕三从怀中摸出两个铜板扔了过去,红着眼圈道:“就像是在唱咱家一样,唱得真好!”

    宝锋、刀旗与马战铁也忙掏出赏钱,一个个粗莽的汉子倒也实在。

    蔡娘微微愕然,欠身致谢,却好像有些羞涩,并未捡起丢在身前的铜板。

    吕三急了,抓起铜板再次双手奉上:“姑娘,这是我吕三与几位哥哥诚心赏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蔡娘还是低着头,似乎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关闭的门扇“砰”的一声撞开:“本将军正在兴头上,谁在哭丧?”

    一个男子出现在门口,三十多岁,玉冠锦袍,神色乖戾。

    此人一手搂着个女子,一手端着酒杯,依然是摇摇晃晃,竟是抛下怀中的女子,踉跄踏入门内。他斜眼打量着阁内雅间的众人,好像是发觉走错了地方,哼了一声,转身便走,恰好看见角落里的蔡娘,张口骂道:“你这贱女子不识好歹!本将军想听一曲春宫调不得如愿,你却在此处陪着几位又穷又破的夯货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同时,又是几个衣着华丽的男子出现在门口,皆是酒气熏天,各自浪笑不止。

    伙计从人缝中挤了进来,打躬作揖:“这位是铁骑营的仓卫、仓将军,外出赏雪回来认错了门。仓将军,这边请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便被抓着脖颈一把推搡出去。门外又是一阵大笑,接着几个脑袋伸着叫嚷:“我兄弟要听春宫曲,将那女子带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蔡娘低着头瑟瑟发抖,颇为可怜无助。

    而被称作卫将军的男子则是狞笑了一声,伸手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宝锋四兄弟对于不速之客的到来很是茫然,而转瞬之间便已明白过来。这是隔壁的客人走错了地方,却毫无歉意,反而借机大发淫威,分明没将兄弟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祁散人也跟着皱起眉头,回首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坐着不动,默默看着水晶的窗户。窗外蒙着一层厚厚的雪花,冰晶剔透,却隔断了夜色,留住了喧嚣……

    吕三蹲在蔡娘的身前,双手还捧着一把铜板,忽见那位仓将军就要欺辱一个弱女子,忍不住挥臂阻挡。其身躯健壮,再加上几分酒劲,出手势大力沉,轻而易举便将对方推了出去。而所抓的铜板也是撒手而出,在暖榻上滚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仓卫倒退两步,“砰”的一声撞在身后的墙壁上。他勉强站定,摇了摇头,似乎酒醒,上下打量,怒极生笑:“呵呵!云霄楼从来只收金银,何时改了规矩?尔等几个夯货穷得只剩下铜板也就罢了,还敢以下犯上……”他眼光中厉色一闪,扬声喝道:“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见势不妙,与另外两位兄弟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吕三则是低头看着唱曲儿的蔡娘,竟是满脸的尴尬与苦涩。或许正如所说,云霄楼只收金银。

    人家不要铜板的缘故只有一个,嫌钱少……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“咚咚”传来,门口多出一群五大三粗的人影。

    祁散人终于忍耐不住,沉声叱道:“本道与破阵营的公孙将军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而他话才出口,便被仓卫打断:“哼,云霄楼乃是我仓家王族长辈的产业,便是姬魃与少典两位殿下也要礼让三分,又岂是你一个破阵营的将军与一个年迈的供奉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祁散人不想惹事,这才报上自家的来历,谁料却是自取屈辱,他的老脸顿时有些挂不住,伸手“啪”的一拍矮几,瞪眼道:“又待怎样,还敢打架逞强不成!”

    宝锋四人精神一振,暗暗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仓卫吐了口酒气,得意狞笑道:“我待怎样?惹了我仓某人,挨顿痛打都是便宜。我要将尔等从云霄楼上一一扔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吹了吹胡子,点了点头,好像是气得说不出话来,伸手摸出一块银子丢给那个唱曲儿的蔡娘,翻眼瞪着宝锋四人,不无挑衅地嚷嚷道: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还不给我揍他!”

    宝锋与三位老兄弟,早已懂得先下手为强而后下手遭殃的大道理,如今既被欺上门来,且连遭羞辱,根本不用多想,猛吼一声便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仓卫突遭围攻,难以招架,且左右施展不开,急忙随着同伴窜出门外。

    四兄弟趁势而上,拳脚交加。

    祁散人则是一把掀翻矮几并顺手抄起,神采飞扬: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踏破云霄擒虎狼,呵呵,想不到饮酒打架竟是这般痛快。”他才要跟着冲出去,却不忘回头呼唤:“愣着作甚,随本道冲杀出去!”

    无咎始终在一旁目睹着状况的发生与突变,好像有些眼花缭乱。尤其是举止迥异的祈老道,着实叫人叹为观止。而事已至此,无须多虑。他咧嘴苦笑了下,伸手抓起沉重的酒樽站了起来。而他动身之际,眼光一瞥。

    那个唱曲儿的女子,早已吓得花容失色而蜷缩一堆,手里却是牢牢抓着一锭银子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