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五十八章 北风凛冽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photolife、seyingwujia、醉死胜封侯、meisfei、friend123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、贺卡的支持!

    大年初一,给各位拜年,春节快乐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昏深沉,北风凛冽。

    虎尾峡中,激战正酣。

    无咎一剑劈翻冲到近前的战马,剑锋一转,返身再次扑向另一匹铁骑,“喀嚓”血肉横飞。而几杆长枪急刺而来,猛然扯落他身上的战袍;又是几把钢刀破风而至,将他的盔甲砍碎了半边。随即箭矢呼啸,“当”的击飞了头盔。而他浑然不觉,只管将手中的玄铁长剑左劈右砍。剑气所致,“砰砰”又是两骑在血光中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在他前后左右的十余丈内,堆满了数十具人马的尸骸。而任凭他如何悍勇,还是挡不住那数百上千的铁骑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扣人心弦,土墙终于被撞塌了数丈宽的豁口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抽身后退,一把玄铁长剑挥舞不停。劈翻一骑,又是一骑。疯狂的攻势,依然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宝锋召集兄弟们奋力阻挡,而血肉之躯又怎能挡住那凶猛的铁骑。

    无咎应接不暇,口中突然发出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一声嘶鸣遥相呼应。紧接着一匹枣红马穿过峡谷,四蹄腾空,直奔土墙的豁口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守在此处,待本将军退敌。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大喝一声,离地蹿起,恰好落在奔来的枣红马的马背上,随即两脚一夹马腹,猛地越过了土墙,并伸手抓过一杆长枪横扫出去。而他右手的长剑就势挥动,一道凌厉的剑气破风呼啸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才将冲入土墙豁口的数匹铁骑,像是撞上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,顿时血肉四溅,相继被长枪与剑气给狠狠掀翻而凌空倒卷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停,枪中夹剑,左右开弓,所到之处人仰马翻,竟在铁骑战阵之中,生生闯出了一道血路。

    始州一方突遭逆袭,不免混乱,一时进退迟疑,使得土墙豁口的险情稍稍缓解。

    宝锋见状,手指塞入口中呼哨。刀旗等人不敢怠慢,急忙返身召集战马。少顷,四五十骑挥舞刀枪直奔峡谷外冲去。余下的兵士则是堆砌土石,趁机堵塞豁口。

    要知道始州铁骑不仅如狼似虎,且为数众多。小小的破阵营,实在是寡不敌众。眼看着虎尾峡就要失守,冲杀出去或也迫不得已。最好的防御,永远都是进攻!

    无咎才将冲出数百丈,便被成群的铁骑围在当间。即使一个个杀过去,远处还有两万多铁骑蓄势以待。他左冲右突,手中的黑剑与长枪掀起阵阵血雨。忽见宝锋带人冲了过来,其中的吕三还高高擎着那面战旗,他怒道:“滚回去——”

    他不愿看到破阵营再添死伤,他想以一己之力为兄弟们挣来最后的转机。

    这边怒声未落,那边一阵大吼声响起:“破阵威武,所向披靡!”

    数十个兵汉的吼声,竟然有气震山河的雄壮。而那不仅仅是高亢洪亮的嘶吼,还是破阵营的誓言,更是男儿的气概,与一往无前的豪情壮志。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计较,调转马头迎了过去,待彼此汇至一处,凛然大喝:“兄弟们,杀——”

    宝锋等人挥刀舞枪,齐声响应: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破阵营虽然只剩下了老弱病残,却从来没有孬种。既然主将勇往直前,兄弟们又何憾一死乎!

    而始州一方,见到有熊的守军负隅顽抗,竟以仅有的数十披甲骑兵前来送死,索性不再忙着攻打峡谷,而是以数千铁骑加以围困。随即战马盘旋,杀气沸腾。

    无咎左手长枪横扫,“呜呜”声犹如鬼嚎。长枪砸翻一人,接着又将一人拦腰横扫出去。对方惨叫之中,挥斧乱砍,虽“喀嚓”砍断了大枪,还是被掀落马下。他顺势一甩,半截枪杆去势如箭,直接将几丈外一个扑向吕三的敌兵给扎个通透,再带离马背**飞起,狠狠摔在混乱的铁蹄之下。

    而又一骑迎面而来,马上的壮汉竟借势纵身跃起,一边挥舞手中的双斧,一边哇哇大叫着而凶悍异常。此人早已看出无咎的主将身份,他要擒贼先擒王。其同伴趁机相助,十余骑一涌而上。

    无咎灵力暗吐,右手的玄铁长剑扯起一道黑色的劲风。刀枪触之尽折,才将扑到身前的人影被当空劈为两段。而对方的战马则被他座下的枣红马扬起前蹄一阵怒踢,接着又是疯狂撕咬逼得落荒而逃。他借势冲过钢铁的碎屑与瓢泼的血肉,奋力冲出堵截,整个人如同血洗,便是身下的枣红马都披了一层淋漓的血迹。

    数千铁骑犹在前后左右跳动不止,森寒的刀枪与咆哮的杀机逼得人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宝锋等人稍稍停顿,顿时被挤压成了一团。骑兵若是困在原地,最终只能坐守待毙。而四周的围困则是一层又一层,数十位兄弟眼看着就要被湮没在铁蹄洪流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调转马头,便要冲上去解围。而他两脚一夹马腹,枣红马突然踉跄几步跪在地上。他凌空翻下马背,这才发觉枣红马的臀部以及腰腹插满了箭矢。

    枣红马又挣扎了一下,“轰”的一声躺倒在血水之中,随即四蹄抽搐而两眼怔怔,口中吐着白沫,发出微弱的嘶鸣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扑到近前双膝跪地,伸手抱起马首,却又惶惶无措,禁不住慢慢低下头去。不知为何,他没有感受到马儿的痛苦,反倒是感到受了一种野性的释放与无悔。

    曾经的枣红马,很是胆小温顺。而这畜生的梦中,或许也有一方纵情飞驰的天地!

    无咎伸出手去,轻轻合拢枣红马的眼皮。而喘息渐低的马儿,兀自睁着双眼。他随之抬起头来,不由得心神一颤。

    只见黄昏之上,黑暗缓缓漫过天穹。空旷无垠的尽头,几颗寒星微微闪烁,便像是遥远的召唤,或是神秘的等待。

    而寒风袭来,铁蹄与刀枪齐下……

    无咎放下怀中的马首,伸手拍了拍,抓起身旁的玄铁长剑猛然离地蹿起,随即剑气呼啸,刀枪与断臂残肢横飞。他抬脚踢去半截尸身,顺势夺得对方的战马,尚未落鞍,禁不住伸手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而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数十丈远处,宝锋与一帮子老兄弟只剩下了二三十人,依旧在重重铁骑的围困中拼命挣扎,并不时有人落马。除了扑向自己的上百骑之外,余下的数千铁骑正在摆阵冲向虎尾峡。北边的山坡上,将近两万多铁骑也在山谷中散开。始州一方突然没了耐心,这是要毕其功于一役!

    无咎愕然之际,忽而又看到了转机,急忙调转马头腾空而起,“砰砰”两剑劈翻了挡路的铁骑,紧接着一阵疾驰,猛地冲入到了围困的阵势中,继续左劈右砍,杀出一条血路,转眼之间到了宝锋等人的近前,扬声大喝:“少典大军已到,随我杀出重围——”

    宝锋等老兄弟精神一振,不忘抬头四望。

    恰见几里远外的丘陵间,有火光跳动,继而星星点点愈来愈多,随之人马影影绰绰,并有喊杀声若有若无。而这边山坡上的两万多始州铁骑则是抛下了虎尾峡,转而急急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宝锋哈哈大笑,举起钢刀: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而其喊杀声尚未出口,禁不住惨哼了一声,伸手折断腿上的箭杆,再次出声大喊:“杀回虎尾峡——”

    杀出来简单,想要杀回去又谈何容易。远近四周的敌兵,依然不下五六千之众。且有上千骑已冲入峡谷,峡谷中的兄弟们看来已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宝锋与众位兄弟才要往前,便被层层叠叠的铁骑给挡住了去路。那数不清的箭矢与刀枪,犹如一道道钢铁壁垒而坚不可摧。

    无咎驱马赶了过去,凛然大喝:“挡我者死,杀——”

    随其一声断喝,一人一骑猛然冲向千军万马。长剑所向,断折的刀枪,连同马首、残骸横飞出去。所向披靡之势,悍不可挡。兄弟们抖擞精神,随后冲杀。

    始州铁骑已在此处鏖战一日,岂肯轻易作罢,五、六千之众尽数涌向峡谷,用意不言自喻。此举不仅要夺取要道,断绝有熊大军的退路,还要将围困中的二三十残兵绞杀、碾碎。

    无咎冲出去十余丈,接连砍翻数骑,正待继续发威,坐下战马四蹄折断扑倒在地。他挺身跃起挥剑如风,再次连杀数人。而他来不及往前,被迫返身折回。只不过稍稍耽搁,宝锋等人又一次陷入重重围困之中。待他强行杀开血路,便听到一声惨呼:“公子——”

    恰在突围之际,吕三的坐骑突然倒地,毫无防备之下,狠狠摔了出去,才将爬起来,已被数骑困在当间。他情急之下,出声呼救,却又连中数箭,急忙奋力掷出手中的战旗,随即已被几杆长枪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无咎闻声大惊,纵身掠起。而他才将接过战旗,吕三已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又是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老马——”

    一位老兵肚子中枪,近旁的马战铁挥刀去救,却被飞出的短斧劈断了手臂,他惨叫一声栽下马背,随即被铁蹄踏成肉泥。

    无咎人在半空,心头一阵颤抖,抽身倒卷飞回,随手丢下战旗而挥剑咆哮: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宝锋接过战旗,带着幸存的二十多位兄弟同时发出一声怒吼: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此时,成千上万的火把由远而近。夜色之中,一杆王旗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始州铁骑抵挡不住逃命的狂潮,纷纷往后溃散。

    虎尾峡的土山上,幸存的上百个衣衫褴褛的兵汉,有的在欢呼雀跃,有的在跪地痛哭。其中的一位老道,则是望天长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虽然每天的点击与红票都很惨淡,说明还有人在看书,也希望大家投票支持,大过年的给点动力啊!

    至于天刑纪在写什么,应该围绕天刑纪三个字在写,虽然有时候很荒唐,却不会缺少内涵。正如上本无仙在写什么,只有到了最后大家才会心一叹。而这本书我希望大家最后会心一笑。再祝各位猴年大吉!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