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五十九章 曲终人散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下雪了后天@百度、痴傻愚顽、草鱼禾川、yuanhuoxing、人族扛鼎@百度、百里渡、abcwangdada、zhaolin_8998、得得啊呃、书友21810252、书友17931332、我有一天、书友21891312、cheng5545178、apharmy、鱼鱼看的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、贺卡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下,大战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星星点点的火把,漫山遍野;成千上万的人影,在奔跑着、追逐着、拼杀着;阵阵的马嘶声、惨叫声、喊杀声,伴随着浓重的血腥,在寒风中交织着、对撞着,飘荡着,再又伴随着浓重的血腥在夜色中沸腾着、疯狂着,绝望着。

    姬少典终于带着残部来到了虎尾峡,直接冲过始州铁骑的阻挡,尚未与破阵营有所交集,便又匆匆穿过峡谷逃往远方。

    无咎与宝锋等二十余骑摆脱重围,并与祁散人以及百来个幸存的老兵汇为一处。所幸峡谷中那群拉车的驽马尚未散失,用来代步至少要比两只脚跑得快。众人狼狈之余无暇他顾,只得抛下兄弟们们的遗骸,与固守一日的虎尾峡,随着溃败的大军一路往南逃去。

    而始州国岂肯作罢,数十万大军随后追杀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白昼来临。

    始州国的铁骑依旧在追杀不止,众多有熊国的兵士侥幸逃出了始南谷,又相继倒在逃亡的途中。而兵败如山倒,一个个仓惶的身影在山野间奔跑着,只想往前再多跑一步,哪怕下一刻便死去,至少距离故国家园近些。也好让游荡的孤魂,记得家的方向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寒风悲号。

    一行百余骑夹杂在逃亡的败军中,相继穿过山谷间的土圩。

    土圩之上,悬着一面有熊国的王旗。此处已是有熊的地界,也是有熊边关的一道边塞,不仅建有营房、帐篷,还有上万的兵士驻守。始州铁骑接连追杀一日一夜之后,大胜而归。有熊的败军则是一口气跑出去三百里,终于摆脱了全军覆灭的厄运。而比起出征前的浩浩荡荡,曾经的三十大军只剩下了一群残兵败将……

    一块土坡上,歪斜插着一杆沾满污血的“破阵”战旗。土坡下则是横七竖八躺卧着百十来个兵汉,还有一群精疲力尽的马儿在不远处可怜的嘶鸣着。

    无咎斜躺在土坡上,头枕双臂而两眼看天。他的战袍与盔甲没了,凌乱的发髻上带着风干的血痂,破烂的玄色锦袍沾满了污血;他苍白的脸上则是罩着一层漠然,尤其是那空洞无神的眼光中,仿佛有漫天的风沙在盘旋。

    一旁的宝锋则是跪在地上,冲着北方磕头不起,并低声呜咽着,嘴里念叨着吕三、马战铁的名字。他舍不得丢下一个兄弟,而战况如此又能如何。他只能在逃亡的途中召唤一声,愿兄弟们的亡魂归去来兮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瘫坐在地,满是灰尘血迹的脸上带着两行泪痕,整个人犹在瑟瑟发抖,悲痛与哀伤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祁散人走到近前,慢慢蹲下。

    宝锋终于缓过神来,低头看向自身。他仅存的半截皮甲,七零八落;沾满油垢与污血的皮袍子则是扯开一个大口子,并露出血肉模糊的大腿。他被祁散人按着大腿,猛地抠出半截箭矢。疼痛之下,他带有刀疤的面孔扭曲着,禁不住昂头惨哼了一声,随即又含混不清地咒骂着。

    祁散人施展灵力封住了宝锋大腿上的创口,捏碎一粒丹药敷上,又给撕了一截布条裹扎紧了,拍了拍手转身坐下歇息。

    刀旗爬了过来,关切道:“宝哥……?”

    宝锋擦了把额头渗出的冷汗,摆手示意无妨。

    刀旗也是满身的血污,好在并无大碍。他挨着一旁坐下,疲惫的神色中带着莫名的沮丧,抄着袖子啐了一口:“娘的,我破阵营七百多兄弟,如今只剩下百十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将皮袍束扎妥当,擦了把脸上的泪痕,叹道:“姬魃殿下的二十万大军尽数葬身于始南城,只有一群供奉带着他与几位王族的长辈,以及麾下的部将逃了出来;而少典殿下的十万人马,如今也只剩下不足三成。我兄弟还能活下来,该知足了!”

    百十来个老兄弟躺卧四周,有的低声呻吟,有的打着瞌睡,有的怔怔发呆。而不管彼此,都是丢盔卸甲而失魂落魄般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刀旗默然片刻,点了点头:“想我破阵营独挡始州铁骑,死守虎尾峡不退,以数百兄弟的性命,换来少典殿下的突围。此番战后,我破阵营居功至伟,不知又能得到何等赏赐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抓起地上的皮帽戴在头上,抱着膀子又是一阵哆嗦,不无苦涩道:“再多的赏赐,也换不来兄弟们的性命。尚不知又该如何面对那些孤儿寡母,唉!”

    刀旗神色一黯,眼圈红了:“是啊……马战铁与诸位老兄弟,均为有家有小之人,而吕三却连个婆娘都没有,留下他爹一人咋过呢,他老吕家这回是要绝后了!”

    十几个兵士推着几架木车走了过来,车上装着大锅的肉汤,以及木柴、褥子等物,出声招呼道:“兄弟们辛苦啦!且用点饭食,生火取暖,还有褥子毛毡御寒……”

    刀旗不用吩咐,带着一群伤势较轻的兵士围上前去。

    少顷,几堆篝火点燃,众人围在一起喝着热汤。随着热汤下肚,火光蒸腾,寒冷渐去,各自僵硬疲惫的四肢暖和起来,呆滞的脸上也终于多了些许神采。

    祁散人盛了碗热汤,返身走了回来:“公孙将军,缘何不吃不喝?”

    无咎摆手谢绝了兄弟们的邀请,依旧是独自躺在土坡上,懒懒地应了一声:“吃不下……”

    祁散人双手捧碗,“吸溜”喝着肉汤,不以为然道:“你乃万夫难敌的将军,力拔山兮的勇士,如今一战功成而扬名四方,理该踌躇满志而放声大笑才是,岂能如同小女儿家般的愁眉不展?”

    天色已黑,寒星几点。

    时不时的一阵风沙卷过,恍惚之中,好像依然有浓重的血腥随风弥漫,令人闻之作呕,却又挥之不散。

    无咎翻身慢慢爬起,转而走到了土坡之上。

    祁散人端着汤碗随后跟着,低声埋怨道:“这肉汤虽也可口,却太过油腻……”

    边塞所在的山谷中,点燃了一堆堆篝火。篝火旁围坐着一个个劫后余生的兵士,没了往日的欢笑,更多的是带着满脸的哀伤,在默默感受着火光的温暖,以及生生死死的艰难。数百丈远处的王旗下,则是矗立着一排排的营帐,却依然灯火通明,并甲士拱卫而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“姬魃就在营帐之中,虽然全军覆没,而身边依然带着紫全、紫真等诸多修士中的高手。想要报仇?还是免了吧!”

    祁散人不仅擅长占卜之术,还颇为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吭声,默默看着一行人从远处走来。

    那为首之人是个年轻的男子,金盔金甲,外罩战袍,步履轻松,神态睥睨间带着微微笑容。随后则是跟着紫鉴、紫元两位修士,与十余位披甲的侍卫。他一行边走边嘘寒问暖,使得篝火边歇息的兵士感慨不尽,各自发出由衷的呼喊:少典殿下威武——

    在幸存的将士们看来,始南城久攻不下,敌我僵持之际,多亏了姬少典的临机决断,并下令强行突围。若非不然,必将重蹈姬魃殿下全军覆没的下场。如今感恩并传颂着少典殿下的英明神武,倒也在常理之中。

    须臾,一行人来到了土坡下。

    宝锋等人不敢逾矩,起身相迎,却一个个低着头不吭声,似乎少了该有的恭敬与礼数。

    姬少典显得颇为大度,吩咐众人自便,转而洒脱一笑,冲着土坡上出声唤道:“无咎兄长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走下土坡。

    祁散人好像是厌倦了应酬,冲着人群中的紫鉴与紫元瞥了一眼,干脆就地蹲下,低着头捧起汤碗。

    “兄长立下大功,本王来日必有重赏!”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随声答道:“都是兄弟们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兄长以八百强兵固守虎尾峡,果然不负重托,可喜可贺呀!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满面春风的姬少典上下打量,好像是没有听明白,疑惑道:“惨败如斯,何喜之有?”

    虎尾峡不仅偏僻,且远离战场,之所以分派给破阵营防守,无非是兵少将寡而遭到轻视的缘故,与所谓的重托毫无关系。此时从这位姬少典的口中说出来,那一切好像是他的格外恩宠而别具苦心。

    姬少典昂头挺胸,踌躇满志道:“胜败输赢,岂能以一城一地论得失?如今我有熊虽然出征不利,而本王麾下精兵尚在,呵呵!”他掩不住神色中的喜悦,却又矜持一笑:“兄长鞍马劳顿,不妨早早歇息,明日启程返回都城,到时候再举杯庆功不迟!”其转身离去,不忘冲着篝火旁的兵汉们拱手致意:“本王与诸位同在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皱眉,忍不住出声道:“我破阵营死伤甚重,还请殿下妥为抚恤!”

    姬少典脚下一顿,回首赞道:“兄长爱兵如子,颇具令尊当年的名将风范。而我有熊大军死伤不下二十余万众,当然要一一加以安抚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摆手又道:“兄长安心便是,本王心中有数!”

    一行人扬长而去,所到之处呼喊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哼!若非死守虎尾峡,岂能折去那么多兄弟,而他倒好,只管自家逃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不想活了,闭嘴!”

    有人不服不忿地嘀咕一声,随即便被宝锋给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祁散人走下土坡,敲打着手中的汤碗,叮叮当当声中,怪声怪调唱道:“风雪阻断万重山,千军战正酣,或也是金戈铁马誓不还,老父妻儿倚门盼;晓梦烟,故乡远。热血绽放天地春,几多丧家魂,眼见得孤泪酿成酒一樽,柳岸兰亭燕未归;暮色迟,风影乱。”

    许是曲儿悲凄婉转,又或是触景伤怀,在场的老兵们禁不住眼圈红了,还有人低声哽咽。

    老道却是浑然不觉,犹自疯疯癫癫道:“曲终人散酒尽酣,宝剑归鞘踏雪还,累累白骨王侯路,谁知亡魂二十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原地,身子微微颤抖,好像在左右彷徨而无所适从,抬手抓出十余坛老酒扔在地上。他径自打开一坛酒举起猛灌,随即“啪”的一声摔碎酒坛,禁不住面色酡红而脚步踉跄,带着满脸淋漓的酒水,嘶声自语道:“这一招,百万军中斩敌枭;这一招,铁枪横扫旌旗飘;这一招,猛虎下山震八方;这一招,猛龙过江动九霄;这一招,冲锋陷阵逞英豪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醉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流泪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