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六十章 梦醒岁月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下雪了后天@百度、o老吉o、木叶清茶、我有一天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、贺卡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翌日,有熊的残军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当初出征的时候,王旗招展,马踏飞雪,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。如今归乡的路上只剩下了三万多人,一个个丢盔卸甲而神色惶惶。

    残雪尽了,天地间愈发荒凉。

    阵阵风沙掠过荒原山丘,再狠狠抽打在身上、脸上,使人倍添几分凄楚与狼狈,也使得仓惶的脚步更加匆匆。

    破阵营的百十来号老兄弟,跟随在残军的行列中一路往南。

    好在兄弟们都骑着马,少了几分辛苦。

    而无咎再次破了酒戒之后,便沉默不语。不管是宝锋等老兄弟与他说话,或是祈老道途中找茬,他都是一概不予理会,只管低着头独自发呆。即便晚间歇息,他也是不吃不喝,躺在篝火边埋头就睡,与之前的那个智珠在胸而临危不乱的将军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祁散人却安慰着众人,说是公孙将军不忍杀戮太重,正在自我忏悔救赎,只待挣脱魔障,来日必然远离红尘喧嚣,而成为一位与人为善普度众生的贤者,等等。

    闻得此言,原本还在担忧的兄弟们顿作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公孙公子出身于纨绔,成名于青楼瓦舍,原本一个附庸风雅的文弱书生,虽然有了一身强大莫名的本事,如今却要杀伐无情,当机立断,并要担负起兄弟们的安危,还要在凶险万变的沙场上力挽狂澜,也着实难为了他。

    晓行夜宿,又过五日。

    篝火燃尽,天将破晓。

    山坡下躺着一个个酣睡的身影,马儿在晨风中轻轻打着响鼻。

    无咎掀开蒙头的雨布,慢慢坐起,怔怔出了会儿神,接着轻轻吹了一口,篝火的灰烬中燃起一缕火苗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破烂锦袍与满身的污迹,摇了摇头,伸出双手,试图借助篝火取暖。此时的情形,好像与当年逃亡时的狼狈没有什么不同。虽然早已寒暑不侵,却还是觉着心头发冷。靠近光明与温暖,谁说又不是人性使然呢!

    一阵窸窣的动静,接着有人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想那二十余万亡魂犹未远去,直叫人唏嘘不已啊!之所谓尘缘有时尽,梦醒岁月长。尚不知无先生你连日苦思冥想,是否已踏破心障而境界有成?”

    无咎眼光一瞥,神色木然。

    祁散人在篝火边盘膝而坐,微微一笑,接着传音:“呵呵,你小子莫非真的傻了?”

    他适才还是高深莫测,转眼间故态萌生:“难得你不声不响,本道我乐得几日清闲。瞧瞧……”其手中多出一枚玉简,示意道:“你虽然懂得数套遁术,却无一精通。而《九星诀》来历不俗,如此很是不该啊。于是本道将你的法诀拿来揣摩几日,终于弄清了原委。”

    老道的话语很诱人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接过玉简,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“《九星诀》中仅存的几套遁术看似完整,却唯独少了行功之法。犹如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,任凭如何施展,终究只得其形而难有真正的威力!”

    祁散人手扶长须,不无得意又道:“本道揣摩数日,察觉端倪,寻得诀窍,便给你配上所熟知的行功之法。虽不足以呈现《九星诀》之全貌,五六成的威力也该有的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抬起头来,神色疑惑。此前纠缠不过,便将《九星诀》给了老道,谁想人家一直没有闲着,竟然被他琢磨出了门道?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着我,阴森森吓人!”

    祁散人瞪了一眼,传音道:“依我之见,数套遁术之中,唯冥行术最为神速,全力施展之下,一去数百里并非难事。你不妨专修其一,再融会贯通。我总不能手把手传授,你又不是我的徒弟!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吭声,再次凝神于玉简之中。

    祁散人见他郁郁之色稍缓,又是微微一笑,分说道:“你小子自以为是,却聪明反被聪明误,放着最快的遁术不用,偏偏要修炼最为吃力不讨好的土行术。须知穿行于阴阳,畅游于万物,不为五行阻碍,方为冥行之精髓所在。你呀,捡到大便宜哩!”

    无咎眉梢耸动,神色如旧。

    号角响起,一缕晨光漫过大地。熟睡中的身影纷纷爬起,继续踏上回家的路程……

    又是十余日,距离都城只有百里之遥。

    而行军的队伍却停了下来,要在途中休整两日。原因无他,都城早已获悉出征的战况,派出王族权贵们带着金银美酒等物前来劳军,说是要让将士们洗去征尘养足精神。到时候都城将有数十万男女老幼夹道相迎,一睹王师凯旋的盛况。

    于是乎,破阵营的兄弟们只得就地歇息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寒意料峭,而肆虐的风沙已然远去。明媚的天光下,远近欣欣然一片嫩绿,清澈的溪水缓缓流淌,几声鸟儿啼鸣悠扬,不知不觉已是临近三月初春的时节。

    山谷间的溪流中,一大群兵汉们在水中嬉戏着。

    无咎从溪水中走到岸边,一身亵衣湿漉漉挂着水迹,随着灵力微微一震,浑身上下闪出一层水雾。他从夔骨指环中寻出干净的衣靴换上,随后盘膝而坐,就手梳理着满头的乱发,白皙而瘦刮的面颊上神色淡淡。

    破阵营的兄弟们归家在即,终于露出久违的笑脸,一个个裸露着身子,在水中尽情洗刷着。不管怎样,总算是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祁散人坐在一旁,拈着长须,双目微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宝锋狠狠揉搓了几下身子,“哗啦”出水,一瘸一拐上了岸,古铜色的肌肤上尽是新旧的伤痕。他走到一堆崭新的衣物前,拣出一身合体的穿戴妥当,回头招呼道:“天寒水凉,莫要冻着,此处有都城送来的军服甲胄,兄弟们人人有份!”

    有人不以为然,啐道:“娘的,新服新甲虽也光鲜,却叫人问心有愧啊!”

    有人愤愤道:“那二十多万战死的兄弟却无人惦记,难不成都被大风吹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不解道:“你我明明大败而归,为何谎称凯旋?”

    有人哼道:“姬魃殿下全军覆没,大势已去。而少典殿下好歹留下三万精锐,如今风头正盛,眼看着王位到手,当然要大肆庆贺一番。名利之争,不外如此,只是苦了平民百姓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叹道:“你我回家之后,又该如何面对父老乡亲?此番不求功勋,但愿死者有抚恤,妻儿有活路……”

    宝锋见兄弟们牢骚满腹,且越说越丧气,忍不住出声叱道:“都他娘的给我闭嘴!凡事有公子呢,定然会给死去的兄弟们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看向岸边那道静坐的身影,随即老老实实闭上嘴巴,不仅如此,一个个的眼光中还带着敬畏的神情。

    破阵营还能幸存百十来号兄弟,全赖于公孙公子的智勇双全,而若非他死守虎尾峡而力挽狂澜,只怕有熊的三十万大军都要葬身边关。跟随如此一个将军,兄弟们敬佩之余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众人洗涮完毕,换了袍服盔甲,顿时焕然一新,颓丧之气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有披甲侍卫骑马奔来,出声大喝:“少典殿下请公孙将军前去王帐赴宴庆功——”话音才落,那人调转马头挥鞭而去。

    宝锋带着兄弟们举手道贺,一个个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默默坐着,不慌不忙束好乱发。当他拿起身旁的玉冠才要戴上,不禁举在眼前稍稍打量,随即又顺手丢下,换了一根玉簪插入发髻。

    祁散人则是适时睁开双眼,并拍打着屁股站起来,催促道:“难得赴宴一回,切莫耽误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施施然起身,还是不出声,冲着宝锋等人摆了摆手,转身离开溪水岸边。其一身青色丝袍,挺拔飘逸,俨然又成了当年的那个教书先生,只是他稳健的步履以及淡漠忧郁的神色中,多了几分深沉而又莫名的气度。

    岸边的不远处,百余匹战马、驽马聚在一起啃食着地上的嫩草。山谷四方散落着成群的大小营帐,还有一面面旌旗在风中招展。

    此刻天光明媚,恰是正午时分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一匹挂着黑剑的战马前,翻身骑了上去,不待祁散人跟来,两脚一夹马腹往前行去。

    “赴宴的好事儿,怎能抛下本道呢——”

    祁散人骑马跟了上来,出声埋怨之际,已然并辔而行,接着问道:“你这半个月来始终郁郁寡欢,便是有人说话也不理睬,是否修炼《九星诀》啊,又进境如何?”依然无人理会,他忍不住斜眼打量:“小子,少给我装聋作哑!”

    无咎神色淡远,轻声回道:“我心口痛,不想说话!”

    祁散人微愕:“哦……莫非你心脉内的魔煞尚在?以凡人之躯,强行收纳两把神剑,难免后患无穷,待本道帮你慢慢调理!”

    无咎道:“我并非腠理之疾,只怕丹药难以根除。”

    祁散人有些糊涂,诧然道:“你小子何时变得如此高深莫测,且给我讲清楚!”

    无咎不再言语,眼光中似乎透着一丝哀伤与无奈。

    十余里外,一排高大的营帐出现在前方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