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六十三章 调虎离山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事业赚翻、我有一天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与贺卡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祁散人酗酒撒泼,并与紫定山的修士动了手。

    而老道撒了酒疯之后,好像是清醒过来,或许害怕,转身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所祭出的那团火光虽然没伤人,却在熊熊燃烧,且愈来愈盛,眼看着不可收拾。几位修士急忙施法加以抑制,余下的修士则是冲出帐篷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恰逢混乱之际,又是一声惊呼吓得众人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只见姬少典往后躲闪,而原本坐在姬魃身旁的鉴真道长,竟然召出飞剑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呐,紫定山的修士要杀姬少典。而少典殿下成为有熊国君已是十拿九稳,缘何又得罪了仙门呢?不、不,姬魃才是主谋。他要趁乱剪除对手,夺取王位!

    而便在鉴真动手之际,守在姬少典身旁的紫鉴不肯相让,怒叱一声,挥剑阻挡。

    谁料这对同门的师兄弟才将翻脸,尚自站在原地惨笑的无咎猛然抬起手臂。一道黑色的剑光脱手而去,直奔近在咫尺的姬魃。一旁的紫全道长早有防备,抓住姬魃往后躲闪,却不忘手指一点,凌厉的杀气骤然逆袭。而三位师兄弟均已动手,紫元又岂肯作罢,趁机召出飞剑就近猛攻,竟与紫全联手一处全力对付无咎。

    乱了!

    那边的祈老道突发酒疯,已让在场的众人眼花缭乱,而不过闪念之间,这边的六人又是混战一团。

    适才还是和睦融融的情景,瞬间杀机爆发惊涛骇浪!

    岂止乱了,简直是大乱!

    六人相距如此之近,猝然间相互发难,竟分不清敌我,只见剑光闪烁而杀气肆虐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紫鉴挡住了紫真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黑色的剑光,快如闪电。即使紫全及时应变也没能有所幸免,而倒霉的另有其人。姬魃惨叫着离地飞了出去,“喀喇”撞断了大帐角落里的木桩,随即“扑通”坠地而周身光芒闪烁,虽然口吐鲜血,竟逃脱一死。浅而易见,有护身玉符救他一命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连声闷响之中,两道剑光齐齐击中无咎的胸口,他闷哼一声,同样是倒飞出去,而随着胸口衣袍炸开,一道紫色剑光透体而出,堪堪为他挡住了致命一击。他人在半空,眼光瞥向姬魃,含血啐了一口,接着抬手一招,两道剑光瞬间合二为一并倏然回转,“唰”的一声劈开了牛皮大帐而趁势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刹那,紫鉴、紫元与紫全、紫真好像是心有灵犀,彼此不再相拼,转而联手冲出帐外。余下的修士则是蜂拥而出,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而之前跑出大帐外的祁散人与追赶他的几位修士,皆不见了身影。此时此刻,根本无人顾及太多。

    异变横起,只在电光石火之间。

    无咎从大帐的豁口中纵身而出,面对四周一个个目瞪口呆的侍卫不予理会。他人未落地,双手掐诀,随即裹着一道白色光芒瞬间遁去百丈远,身形稍缓,又接二连三,便如一只惊弓之鸟穿过山谷逃向远方。

    而除了追赶祁散人的五六位修士,大帐内还有二十多位羽士高手,一个个施展御风术,群犬逐兔般紧追不舍。而为首的四位筑基前辈,更是脚踏剑光而去势惊人。

    无咎的闪遁术倒也不慢,转眼间越过山岗,又越过一道道丘陵,接着冲向前方十余里外的一片山谷。

    四位御剑的筑基修士抛开身后的小辈,风驰电掣般横空而过。

    须臾,山谷到了脚下。

    那裹着白色光芒的身影尚在一窜一窜挣扎不停,却像是迷失路途的萤火虫,俨然已是穷途末路,只待死亡的那一刻才能回归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四位筑基高手看得清楚,争先恐后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无咎一口气遁出去三、四十里,根本来不及缓口气,却发觉四道凌厉的杀机到了背后,他不敢迟疑,身上的光芒微微闪烁,随即一头扎入地下。

    紫全与三位师兄弟岂肯罢休,想都不想便收起飞剑扑向地面。而尚未触地,四周光芒闪烁,一道阵法突如其来,紧接着熟悉的话语声响起:“收网啦、收网啦,本道抓住四条大鱼……”

    是祁散人!他竟然甩开追赶,早到一步结网以待?

    阴谋诡计!

    此前的一切,都是精心策划的圈套!

    紫全四人才将明白过来,已被困在阵法之中,岂肯就范,急忙召出飞剑疯狂乱攻。山谷间顿时轰鸣大作,而那十余丈方圆的阵法却是极为坚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不远处的地上冒出无咎的身影。他看着那光芒闪动的阵法以及其中四道隐约挣扎的身影,松了口气:“老道,我欠你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祁散人早已没了醉酒的模样,一边掐动手诀操持阵法,一边不满道:“你欠我的人情多了……”他不及多说,催促道:“哎呀,我这阵法擅长防御,却不利于禁锢,只怕难以耐久,且速去速回!”

    无咎点头会意,整个人的身影忽而一淡,竟如同鬼魅般飘忽,随即划过半空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咦,那小子的冥行术倒也使得!”

    祁散人惊咦了一声,好像很是意外,而他看着那团光芒闪动的阵法,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修士手持飞剑翻过山岗,正待扑向前方的山谷。一阵疾风骤然而至,随之剑光呼啸。为首的两人不及躲闪,“砰、砰”尸横当场。紧接着一道模糊的身影倏然远去,并留下一声令人畏惧的断喝:“不想死的,都给我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那是公孙公子、或是公孙将军,终于显露他羽士高手的身份,果然是心狠手辣,种种传言一点都不虚假。而他竟然摆脱了四位前辈的追杀,又该是怎样的强大?

    紫定山的弟子们看着地上的死尸,顿时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帐内,同样是僵持的场面。

    原本欢愉和睦的情形早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双方的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大火已然熄灭,而烧残的案几与泼洒的酒肉却是一地狼藉。一缕天光从帐篷的裂口中投下,使得一道道身影显得有些阴暗。摇曳的烛火映照着在场的一张张人脸与手中的兵器,莫名的杀气在缓缓弥漫。

    “姬魃,放开几位王叔!”

    姬少典的身边,环绕着大批持械甲士,应该潜伏多时,只待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几丈之外,姬魃的身旁也是簇拥着十余位持刀的壮汉。不容多想,他也是有备而来。所不同的是,还有四、五位王族的老者被挟持着站在一起。他揉着胸口,犹自面带痛苦。虽有护身符而免于一死,怎奈那一剑太过于疯狂凌厉。他缓了口气,冲着姬少典冷笑一声,转而看向几位王族中的长辈,带着苦涩与无奈的神情说道:“我又何曾想过谋害诸位王叔?他少典信口雌黄,只想嫁祸于我!”

    一位老者面色愠怒:“同室操戈,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姬魃趁机又道:“若非他姬少典临阵逃脱,我二十万将士又何至于全军覆没。如今他不以为耻,反倒沾沾自喜,又摆下庆功宴,只为铲除异己。我既然难逃一死,又岂肯受他摆布。还请几位王叔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姬少典不容姬魃将话说完,张口打断:“姬魃,任你如何巧言令色,都不该裹挟王叔而以下犯上!”他往前一步,凛然喝道:“命你的随从丢下兵器放开王叔,我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不外如此,呵呵!”

    姬魃感慨之余,又是一声苦笑:“倘若几位王叔出了意外,非我之过,乃是少典他借刀杀人,还请在场的诸位做个明证!”他透过人群看向四周,而在场的数十位王亲贵胄皆不敢出声。他摇了摇头,不以为然道:“我只想带着几位王叔返回都城而已,且闪开去路!”

    十余位壮汉簇拥着姬魃与几位老者便想走出帐外,而姬少典所带领的数十位甲士却是不肯让步。只要让姬魃返回都城,他必定强行篡权。到那时候,王位旁落,所有的一切都将付之流水,姬少典又岂肯答应。彼此刀剑相向,令人窒息的杀机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大帐的顶端,“刺啦”破开一个豁口,破风声从天而降。随即一片青光倏然罩住了正在昂首观望的姬魃,并将他离地带起,紧接着现出无咎的身影,转而掠过众人的头顶飞出帐外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大惊,相继往外涌去。

    无咎到了帐外尚未远去,便被姬魃挣脱青光而“扑通”坠地。他跟着飘然落下身形,不由得冲着手腕上的一线青丝摇了摇头。破损的青丝网,渐渐已威力不再。

    而姬魃落地之后,急忙起身逃窜。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一寒,上去便是一脚,不待姬魃扑倒,又是一脚用力踏下,“喀喇”一声踏碎了护身符,再踏碎脊骨穿透腰腹。而姬魃才将张口惨叫,便两眼翻白死了过去。他却一脚接一脚,将整个人的筋骨、四肢踏得粉碎,最后留下一个头颅,又是“扑哧”一脚爆开。他这才后退两步,甩了甩脚上的血肉,依旧是脸色铁青而犹不解恨,抓出一张纸符丢了下去。早已成了一堆烂肉的姬魃,瞬间在火光中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破损的大帐前,近百人怔怔而立。见过杀人,却没有见过这般血腥残虐。将人一脚踩死,再碾成肉泥,又一把火烧了,渣都没剩!

    姬少典很是惊骇的模样,出声道:“公孙无咎,你……你竟然杀了姬魃王兄?”

    无咎看着地上的灰烬,脸色一阵变幻,片刻之后,慢慢转过身来:“姬魃虽为主凶,而王庭的昏庸无道才是我灭门之难的祸根所在!”

    姬少典脸色一僵,左右的众人也是一阵慌乱,尤其是几位王族的长辈,面面相觑又惊又怕。此处没有一个修士,显然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。倘若那个公孙无咎大开杀戒,只怕没人拦得住他。而君君臣臣之间的恩怨,又如何讲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杀了姬魃,不也正是你少典的心愿吗?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抛开往事不再多提,逼问了一句,带着玩味的口吻,冲着姬少典又道:“你将我留在都城,只为离间紫定山的几位仙门高手;你设下庆功宴,言语激怒,无非逼我出手,以便让我与姬魃火拼而有隙可乘。而你见我无动于衷,又故作惊吓,再次诱我出手,不料姬魃早有鱼死网破之心,使得你差点弄巧成拙。若非你今日的运气不错,你与姬魃之间谁输谁赢还犹未可知!”

    姬少典神情尴尬,举手道:“兄长,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长舒了口气,漠然道:“愿你少动刀兵,体恤万民,还一方安宁,成为一代明君。如非不然,便是仙门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他留下淡淡一瞥,转身凌空踏去十余丈,身影在风中微微闪动,转眼之间消失无踪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