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锅炖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姑苏石、o老吉o、下雪了后天@百度、我有一天、心悦意飞扬、老子不要昵称、无仙粉丝、勤奋的一棵树的捧场、月票、红包、贺卡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红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晌午时分,车队歇息。

    无咎趁机跳下马车,便想着溜达溜达,而马彪等人却大声呵斥,显然是将他当成外人而有所防备。他好像真变成了当年的文弱书生,显得胆小怕事,随即坐回车上,独自一个人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自从带兵出征之后,便没有睡过囫囵觉,接着又被两位筑基高手联手攻击,再带着伤势拼命施展冥行术跑了数千里。几番折腾之下,身子的状况欠佳。而为了早日返回灵霞山,一时无暇安心调养。眼下跟着车队赶路,也算是权宜之计吧。

    此外,气海之中的两把神剑,虽然已能合二为一,而真正的威力并未因此倍增。尤其是狼剑,远远不如魔剑使得顺手。每回催动双剑御敌之后,无论胜负,都会引起心口的刺痛,可见祁散人的汤药只有抑制之能,而无根治之效。倘若再接纳第三把神剑,说不定魔煞之患还会加剧。如此下去,前景堪忧啊!

    看来以后还是要学着吐纳调息、行功修炼,以便尝试着解除隐疾。靠天、靠地、靠老道,都不如靠自己!

    不过,远离了都城,远离了世俗纷争,好像又找回了过去的那种无拘无束。天地悠然,随性自在,真好……

    “无先生,用些吃食呀!”

    花娘捧着一堆东西走了过来,又是屁股一甩坐在车上,亲热道:“这是肉脯,这是干果,别饿坏了身子,叫小妹心疼呢!”

    无咎睁开眼,稍稍迟疑,伸出两根手指,慢慢拈起一块肉脯,尚不待张口尝一尝,便听道:“啧啧,先生不仅长得俊俏,还举止文雅呢,柳河镇便没有你这般干净的人物,第一眼便让小妹我惊为天人,噗——”

    花娘满眼生辉,抑制不住又是噗嗤一乐,随即抓着酒囊灌了一口,顾不得擦拭嘴角的酒水,伸手示意道:“乖,这是桃花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摇头婉拒,声称不善饮酒,却还是禁不住伸手摸了摸脸,又上下打量着自身而神色莫名。

    我一俗人耳,怎堪异性女子当面仰慕,还惊为天人,何至于如此的谬赞?

    花娘继续相让:“饮酒助兴呢,何不与小妹同饮?”

    酒能助兴不假,酒还能乱情呢!

    无咎尝了口肉脯,味道不错,伸手挡住酒囊,随声问道:“尚不知姑娘芳龄几何?”

    是个男人,都受不得女人的奉承。他被两句好话哄着供着,厌恶之心顿减,竟也露出笑容,并随声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花娘急忙侧身坐好,胸前一阵哆嗦,接着一口酒、一口肉,含糊不清道:“妹子我年纪尚小,今岁不过二十八。先生贵庚几许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天呐,你一凡俗女子,二十八岁了还装嫩,你以为你是长生不老的仙子啊!

    无咎慢慢品尝着肉脯,低下头去:“本人不及姑娘年长,虚度年华二十五载……”

    其意外之意,别给我自称小妹了,听着不舒服,看着也腻歪。

    “哎呀,天赐良缘!”

    花娘振奋之下双手一拍,酒水溅得到处都是,她却浑不在意,丢下肉脯,伸着油腻的手掌抓向某人盘坐的膝头,上身斜偎过来,竭力呈现出一脸的风情:“花娘我打小儿心高气傲,根本瞧不上那些庸俗之辈;奈何柳河镇穷山恶水,良缘难配。而如今终于见到先生,可不是上天的缘分?更何况我爹娘在世的时候说过,女大三,赛金砖。先生,我要娶你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扭身躲过油腻的手掌,眼光落在花娘圆乎乎的脸蛋上,以及那嘴巴牙缝中的肉屑,禁不住就想远远逃开,而听到最后一句,惊得他差点一屁股摔下车去,急忙扔了肉脯双手阻拦:“姑娘自重!从来都是男婚女嫁,你要娶谁?”

    花娘早已是一见钟情,生怕吓着面前的文弱书生,只得勉强坐直身子,却又干脆道:“你娶我也成啊!此行回转之后,拜堂成亲,我再随你前去拜见公婆,却不知先生家住何方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二十八了,到了恨嫁的年纪。而如此急切,却是闻所闻问。

    无咎咧咧嘴,敷衍道:“多谢姑娘的厚爱,小生我已是名花有主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花娘微微茫然,随即明白过来,两眼一瞪,咬牙切齿道:“是哪个贱女子,看我不一刀宰了她!”

    “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何不敢!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哼,那是一位仙子,不得亵渎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白脸朝三暮四,果然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花娘恼了,跳下大车,一拍胸口,炫耀着丰腴而又结实的身子,接着卡腰伸手叱道:“本姑娘在柳河镇,那也是仙子样的人物,如今却遭你轻贱,真是不识抬举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草坡上,马彪与一群汉子歇息过罢,都在哈哈笑着瞧着热闹,显然对于花娘管教男人早已是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无咎撇着嘴,趁机抓起肉脯吃了两块。

    而花娘却是不依不饶,继续咆哮:“本姑娘先礼后兵,不要逼我动粗!”她好像是气急败坏,转身走到坐骑前,伸手抽出一把长剑,返身唰的一声剑光抖动:“速速回话,有没有看上本姑娘?”

    无咎吃了肉脯,又抓起几块干果,眼皮都不抬一下,淡淡道:“有本事你就动手,本人可杀不可辱!”

    花娘见自己的手段不好使,意外道:“你以为本姑娘在吓唬你?”

    无咎随声回道:“没有!”

    从来都是以为女子柔弱心软,或是温柔娴淑,而这个花娘不仅心狠手辣,还以杀人为乐。不用多想,只要激怒了她,她随时都会举起手中的剑,给你来个杀之后快。不过,自己却有为人的宗旨,那就是不杀女人!

    “启程!”

    便在花娘杀心大起之际,马彪吼了一嗓子算是给她解了围。她翻着眼白,似有计较,收起长剑,一屁股摔在大车上,哼哼道:“若非你细皮嫩肉瞧着稀罕,我早便一剑要你性命!暂且等着,我不信不将你炖成一锅熟肉!”

    在花娘看来,她遇到的这位书生根本逃不出她的手掌心,且慢慢消遣,或许更有趣味!

    而无咎虽然不以为意,却还是有些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本先生竟然成了一锅肉,只待人蒸煮享用?哼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降临的时候,车队在道旁就地露宿。

    无咎径自走到草地上,背倚着一株小树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马彪等人点燃篝火,凑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花娘照旧端吃端喝,殷勤备至。

    无咎是来者不拒,心安理得用罢晚饭,便闭上双眼,学着吐纳入定。

    而花娘则是在近旁铺着雨布,裹着褥子,侧身躺着,并将屁股隆起一堆,以呈现她诱惑的身躯。之后便稍显寂寞地喘着粗气,两眼紧紧盯着那静坐的身影,便如守着她的猎物,等待着下口的时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夜色已深。

    天上一轮弯月如钩,溶溶夜色中山林静谧。

    无咎背倚着树干,渐渐浑然忘我,却非入定,而是扯起鼾声,不由得慢慢往后仰躺。便在他将要陷入熟睡之际,忽又猛然惊醒跳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个身影饿虎下山般扑了下来,又“砰”的一声摔个实在,随即清脆悦耳的话语声低低响起:“你别躲啊,本姑娘疼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揉着睡眼,转身摇头甩袖就走:“唉,如此急色的女子,真是少有。而我乃是正人君子,岂能行这苟且之事?再者说了,倘若不躲,必有人伤,又是何苦呢……”他发着牢骚,没走多远,又猛然站住回头道:“我要撒尿,你跟着做甚?”

    夜色下,花娘摇晃跟来,揉着手腕子,满不在乎道:“又不是没见过,你且自便……”她眼光上下打量,虎视眈眈的架势。

    今晚幸亏是我,倘若换成真正的书生,所遭遇的下场,只怕无从想象。而这女子名为花娘,实则一头母狼!

    无咎只得作罢,返身走向原地,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,他轻声告诫道:“再敢无礼,我让你悔不当初!”

    花娘撩起耳边的乱发,抱起双臂,不以为然地啐了一口,悻悻道:“别装模作样了,待我将你炖了,你自然食髓知味,到时候不怕你寻死寻活……”

    与其看来,这个书生的告诫,更像是一种无力的哀求,愈发的叫人食指大动。且罢,好饭不怕晚,来日慢慢消遣他,还怕他逃出自己的手掌心不成!

    无咎回到原地,盘膝端坐,才要吐纳调息,随即又睁着双眼就此放弃。

    自从误入仙途以来,懂得了不少行功的法门,而每当吐纳调息的时候,最后总是不免呼呼大睡。好像全身的法力修为都依托于两把神剑的存在而存在,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。便是那种人剑合一的融洽,也随着狼剑的到来而少了几分自如。尤其是心头的刺疼,像是难以痊愈的顽疾,叫人烦乱不已,又无可奈何……

    花娘走到近前坐下,扯起褥子裹在身上,依旧是两眼不离某人,像是对待猎物般的虔诚。

    随着一抹晨曦撕开残夜,清晨来临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睁开惺忪的睡眼,一个个伸着懒腰从地上爬起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阵马蹄声从山野道上传来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