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七十章 人兽仙魔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兄弟的捧场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石榻上,铺着柔软的褥子。

    无咎头枕着双臂斜躺在榻上,眼光透过洞口看向山谷的美色,随着一阵淡淡清风吹来,他一脸的惬意。

    而花娘则是坐在石榻的角落里,有些郁闷,却又不得不忍着,以免到嘴的嫩肉跳下山去。

    她虽然心狠手辣,却也并非不懂计谋。

    好饭不怕晚,且等夜里再收拾这个白脸书生。一旦得手,定然叫他生死不能。不过,为了安稳宽慰,且好言好语哄着劝着。他不是对于红岭山好奇嘛,且说与他听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红岭山有三位仙长,为首的叫作武德,高深莫测,最为厉害。他还有两位同伴分别叫作万峰、王昱,同样是仙法高强。据传,红岭山曾为武德仙长师父的修仙之地,他师父归天之后,他便立下心愿,要将此地打造成一方人间仙境。我马家以及诸多江湖汉子仰慕而来,着实消遣快活了三五年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听说万峰与王昱两位仙长不甘居下,为此三人争吵过一段时日。而我马家只管运送搬运,且半年一回,倒是不曾知晓其间的详细……”

    “红岭山地处隐秘,四季如春,洞天福地,逍遥绝世。无先生若非跟随本姑娘,岂能有此仙缘?你便乖乖从了吧,必然乐趣无穷也。人生苦短,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苦口婆心,百般诱惑。一个不为所动,刚烈异常。

    便在两人僵持之际,门外有人召唤,说是时辰到了,且去聚仙宫赴宴。

    花娘只得作罢,却要带着她的“夫婿”同行。而无咎竟也不再抗拒,跟着走出门外。

    回廊中相继冒出人影,正是马彪与他的手下。循道而行,到了一处旋转的石梯前。众人拾阶而上,穿过所谓聚仙宫的二层,又过了片刻,狭窄的坑道骤然一阔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颇为宽敞的洞穴,或是石厅,两丈上下,数十丈的方圆,并环列一圈石几,拱卫着居东一侧的尺余高的石台。石台上铺着兽皮,设置案几。而不论是石台,还是案几,都摆放着酒坛、杯盏与煮肉、干果等吃食,更有七、八十个汉子围坐四周,一个个举止放**荡恣意不羁。所在的向阳一方,则是凿出十余个丈余方圆的洞口,天光从中透进石厅,撒下一片明亮。

    在石厅右侧有排无人的石几,应该便是马家的席位。

    马彪冲着在场的众人抱拳行礼,然后带着众人入席。而无咎则是跟着花娘坐在席尾,两人理所当然共用一张石几。

    石厅的来往通道并非一个,另有几个洞口分别通往各处。

    须臾,有人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纷纷站起,举手相迎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丝袍的老者从石厅的另一端走来,大袖飘飘,神态慈和,颇具高人风范。他从石几当间走过,缓步踏上石台,大袖一拂,施然落座,神态睥睨间带着微微笑容:“世间多纷扰,红岭自逍遥,聚仙欢乐多,举酒向天笑!”他举起酒杯,温和又道:“诸位贤能,同饮杯中酒!”

    众人举杯附和,欢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无咎坐着没动,却瞠目莫名。

    马彪一伙既然与那群莽汉臭味相投,不用多说,都是残暴好杀的强人,没几个好东西,却被老者称之为贤能。莫非这世道变了,怎么看不懂呢?还有那四句话,透着轻狂浅薄。倘若祁散人在此,定要大骂俗不可耐!

    不过,据说红岭山有三位仙长,如今叫作武德的已然现身,还剩下两位去了何处?

    “仙长敬酒,不敢无礼,乖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跟随众人坐下,一只酒杯送到面前,还有花娘的低声劝说,像是在哄骗小孩子。

    他接过酒杯,又顺手放下。自从返回都城之后也曾数次饮酒,却均有缘故。如今他不愿随意破戒,就像过去的不再回来。

    花娘还想再劝,根本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无咎自顾拿着一枚干果端详了片刻,不慌不忙品尝着。

    而那位武德仙长饮了几杯酒,兴致盎然,手扶长须,感慨道:“灵山仙门怎样,富贵王庭又怎样,均不及我红岭仙宫的逍遥快活。人活百岁,纵情一回,才不负春秋时光。想老夫我也是修炼有年,终得看破仙道。今生得意须尽欢,莫让玉樽空寂寞。来、来、来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举杯痛饮,抓起肉食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花娘跟着酒肉不停,很是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狂欢的场面,嘴角泛起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今生得意须尽欢,莫让玉樽空寂寞。那个武德仙长说的好像没错,而花娘与在场的汉子们秉持着及时行乐的信条好像也没错。曾几何时,自己不也是如此的德行?而此时此刻,却是觉得索然无趣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变了,或是错了?

    无咎低着头,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当酒至半酣,石厅内已是一片混乱。吆三喝四的,推杯换盏的,喊爹骂娘的,袒胸露背的,丑态百出而无奇不有。

    即便花娘也是扯着衣襟领口,全无顾忌,恰见身旁的先生郁郁寡欢,抓着一大肉骨头递过来:“大口饮酒、大口吃肉,才是痛快,我疼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伸手阻挡,不由得使出些许力气。

    花娘坐不稳当,猛地往后倒去。她丢了肉骨头,头帕松了,发髻散了,顿时丑态毕露。她翻身坐起便要动怒,忽又拍着双手笑道:“咯咯,舞姬登场,我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石厅尽头的洞口中,竟然冒出二十余个女子,十几岁至二十几岁不等,均是轻纱裹体、袒胸露背并裸着双足,并有四、五个汉子推搡着踉跄步入场中。四周鼓噪大起,口哨喧哗不断。女子们好像忘却了羞臊,随即在叱呵声中一个个胡乱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无咎瞠目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那群女子虽然卖力扭动而尽其风骚,却神色木然而犹如行尸走肉一般。什么舞姬,分明就是一群良家的女子。

    无咎扭头观望,轻轻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只见独坐在石台上的武德一手举杯一手拈须,并微微颔首而神色迷离。浅而易见,那位仙长是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花娘抓起酒杯一饮而尽,双手撑着石几,嘴里咯咯直笑,两眼中透着野性的释放。

    有人酒性大发,冲着场上的女子吼叫道:“给爷脱一个啊,爷有赏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附和,放肆的喊叫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女子们不敢抗拒,片片丝缕飘落,便如一只只羔羊放弃了最后的挣扎,给这场仙宫盛宴送上最后的疯狂。

    武德仙长呵呵一笑,扬声道:“花压枝头正当春,欢度一曲上九天。既然马彪有功,老夫赏你与你的兄弟们尽兴一番!”

    那老者名叫武德,并且慈眉善目,却有名无实,空有一架皮囊,根本就是一个无德无情之辈。

    马彪与他手下的汉子们早已按捺不住,各自急忙蹿了起来,匆匆宽衣解带,随即纷纷扑向那群女子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场面不堪入目。所谓的聚仙宫,充斥着人世间最为粗俗无耻的勾当……

    无咎慢慢低下头,深深叹口气。他的心头好像有着莫名的愤怒与悲哀,却又无从排解。当年在青楼瓦舍之中,虽不如这般无耻,却也放浪形骸而恣意纵情。如今想来,曾经的一切竟然是那么的丑恶。

    而身旁的花娘却对场上的情景痴迷不已,禁不住扭动着屁股,嘴里咯咯笑着,间或两声呻吟,俨然已是感同身受而难以自持。不消片刻,她竟瘫倒下来,带着满脸的酡红,滴着口水,低声道:“人家要死了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恰于此时,又有大群人影步入石厅。

    无咎抬起头来,脸色有些发青。他伸手端起酒杯,顺势将花娘给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来的是二、三十个持械的壮汉,与两个中年男子。随行的还有十余个捆绑了手臂的女子,个个面带泪痕、披头撒发且衣衫不整。而那为首的两个中年男子,竟是分别有着六层、七层修为的羽士高手。

    红岭山的另外两位仙长到了?

    那群女子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马彪一伙依然趴在地上不肯起来,拼命宣泄着兽性。

    突然现身的一行人好像早已见惯了淫**乱的场面,径自走向石台。石台上的武德仙长颔首示意,笑着出声:“万峰、王昱两位老弟,此番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被称作万峰的中年人到了石台前一挥手,随行的汉子们将十余个女子推搡出来。他拖过一个十五、六岁的女孩子,哈哈笑道:“我与王老弟带人突袭八百里,将南陵的边陲小镇血洗一空,掠获金银无算,还带来十余个年幼貌美的处子送给武道兄!”他手上用力,“嘣嘣”扯断了绳索,抓着女孩子的头发,顺手捏着脸庞示意道:“此女如何,是否使得?哈哈,道兄尝尝鲜,此物最为养身……”

    武德连连点头,慈眉善目的脸上透着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而那女孩子不甘受辱,张口猛咬,并挥动双手双脚猛打猛踢,竟是如疯如狂般地拼命。

    万峰稍稍意外,似有恼怒,抓起女孩子便拎了起来,随即猛地往下一掼。“砰”的一声,血水四溅。好好的一个女孩子,竟被活活摔死。余下的十余个女子吓得瑟瑟发抖,一个个神色绝望。

    武德微微摇头,咂巴下嘴:“哎呀,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万峰并未作罢,再次伸手抓过一个女子直接带到了石台上,狞笑着又道:“哈哈,武兄且看看这个如何!”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静静坐在原地,铁青的脸色布满了阴霾。他的身子同样在微微颤抖,却非恐惧与绝望,而是如同绷紧的弓弦,已然抵达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花娘再次依偎过来,好像是断了四肢的母狼在蠕动着,而挣脱牢笼的兽欲却在继续膨胀,随时都将吞噬撕碎连同她本人在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无咎的眉梢跳动着,猛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。而不等他发作,神色一怔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