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七十五章 灾祸由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零如雨、书友15951092、阿猫小二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叶家来了仙长?

    不止一人,还是三位!

    莫说叶家,便是对于整个西塘集来说,也是难得一见的盛况呀!

    院内的宾客们,纷纷起身举手见礼,争睹仙人的风采。

    而回廊角落的一张桌子前,却有几人坐着没动。尤其是朱老大与台虎一阵心虚,不由得看向那位来自于红岭山的高人无先生。

    无咎则是低着头,把玩着手中的酒杯,好像是在斟酌,又或是有所顾虑,嘴里轻声道:“叶家不简单啊,我看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台虎与石生等五人没了主张,彼此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朱老大凑近了压低嗓门:“叶家虽然交游广阔,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认识仙道中人啊。无先生,你莫非不是那三位仙长的对手?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举着酒杯遮面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朱老大两眼眨巴,急切又道:“既然先生修为高强,只须趁机拿下叶家主,叶家必然投鼠忌器,此番大事可成也!”他是怕无先生胆怯畏缩,竟挑唆对方要来个孤注一掷。

    而不待无咎出声,庭前有人笑道:“呵呵,田某与叶桥叶公子的交情不错,便带着华师兄、孔师兄前来讨杯喜酒,诸位乡邻不必拘礼,且请自便!”

    那位出声的仙长虽然其貌不扬,还有点胖,甚至于有点猥琐,而说起话来却是神气十足。四周的宾客依然是翘首观望,无不带着谦卑与敬慕之色。而他自顾背着双手,昂着下巴,眼光睥睨,嘴巴轻动。

    叶家主才要伸手相邀,近旁的叶桥叶公子却是微微一怔,随即与他大哥叶桢附耳几句,随即父子三人换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而自称田某的仙长则是愈发得意,众目睽睽之下语出惊人:“早便听说南陵与西周交界一带匪患不断,我便受叶公子之邀前来查看。果不其然,今晚竟然有人暗藏兵器前来赴宴。那老者与五个汉子还不束手就擒,不然后悔晚矣!”

    叶家的大院中藏着贼人,着实有点耸人听闻。

    不过,仙长无戏言啊!

    田姓仙长的话音未落,院内顿时便如炸开了锅般。男女老幼离席逃窜,正等着上菜的几个厨子也被撞翻了托盘,尖叫声、哭泣声,以及杯碗摔碎与桌凳倒翻的动静顿时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坐在回廊角的一桌人呈现在大庭广众之下。

    台虎、石生五人愣在当场,一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朱老大也是目瞪口呆,禁不住伸手摸了摸怀中暗藏的一把短刃。本以为行事隐秘,这么快就露馅了?

    而同桌的无先生犹在举着杯子低着头,不知是怕了还是想要躲避。

    朱老大看向无咎,有心讨个计较,奈何没人理会,他正焦急之时,便听有人失声道:“朱老弟?叶某待你不薄,你为何勾结贼人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叶家主认出了朱老大,很是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朱老大眼珠急转,慌忙摆手笑道:“叶兄所言差矣!我与几位掌柜的远行归来,不及歇息,便匆匆前来道贺,却是忘了收起防身的利器,恕罪啊、恕罪!”他转而悄悄递着眼色,起身又道:“容我给叶兄引荐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台虎与石生等汉子跟着起身,相继离席,这才发觉同桌的无先生坐着没动,五人禁不住神色迟疑。那位仙长乃是此行的最大倚仗,他为何迟迟不出头呢?

    朱老大已走到庭中,回头一看,眼角抽搐,却又暗暗咬牙,伸手摸出一把短刃“当啷”丢在地上,歉然笑道:“小老儿一时大意,给诸位乡邻带来惊吓着实不该啊!几位掌柜还请过来拜见叶家主,这是我打小交好的兄长!”

    他神态从容,话语真诚。况且出门在外的商贩带着防身利器,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台虎五人被迫往前挪动脚步,各自磨磨蹭蹭伸手摸向怀中。

    叶家主以为自己错怪了朱老大,哈哈释怀一笑。

    而之前发话的田姓仙长,却是眼光狐疑。本想炫耀手段来以显示自家的不凡,难道是弄错了?

    另外两位仙长袖手旁观,神态矜持。

    叶家的叶桥公子唯恐惹来仙长的不快,示意道:“田兄……”

    田姓仙长猛地推开叶公子往前两步,接着抬手一指:“我认得你——”

    借着明亮的灯火看去,院子里的宾客早已远远躲开,凳子、杯箸扔了一地,而回廊下还坐着一位白衣男子,始终低着头而让人看不清模样,却在此时慢慢放下手中的酒杯,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庞。只见他嘴角一咧,似笑非笑道:“小胖子,我也认得你!”

    田姓的修士瞪大双眼,倒抽一口冷气,如同见了鬼一般,禁不住后退两步,随即脑袋一缩,突然在原地失去了身影。而余下的两位仙长,同样的满脸惊愕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坐在桌前,稍稍意外,眼光一转,又道:“幸会呀……”

    两道身影拔地而起,一前一后消失在夜色之中。惊弓之鸟,莫过于此!

    无咎像是遭遇了冷落,不满道:“打个招呼而已,何故不告而别呢,别人倒也罢了,那个小胖子不是个好东西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周身闪过一道光芒,随即倏然扎入地下,转瞬之间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事发突然,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那个白衣男子究竟是谁,为何三位仙长见了他就跑呢?

    庭院中的叶家父子以及四周的宾客,均是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而正自进退不得的朱老大却是跳脚大喜,弯腰抓起地上短刃,猛然跃起,厉声叫喊:“无先生大显神威,兄弟们动手!”

    别人不明究竟,而朱老大却看得明白。还是无先生厉害啊,稍一露面便吓退了三位仙长,如今他追杀而去,正是动手的时机。

    台虎等人会意,顺势抽出兵器扑向叶家父子。

    叶家主骇然失色,而他的两个儿子却是毫不含糊,一个挺身阻拦,一个怒声大喊:“几个蟊贼焉敢嚣张,取我刀来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群中突然冲出十余个劲装汉子,各自刀棒在手,还有人扬手一抛:“公子接刀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之中,一道人影蹿出地面,随即又像鸟儿般轻轻跃上树梢临风远望。少顷,他又一头栽向地下遁形而去。

    如此几次三番,已到了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当无咎从一座土山顶上冒出身影,暗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呸,又让那个姓田的家伙给跑了。而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。那家伙的修为虽然一般,而土遁逃命的法门却是颇为高明。即便自己懂得多种遁法,还是没能追上那个小胖子。

    小胖子并非别人,乃坡下村遇到的两个鬼修之一,记得叫作田奇,是个死不足惜的坏东西。而叶家出现的另外两位仙长也不陌生,曾为如意坊的嫖客,一个叫作华如仙,一个叫作孔滨。而无论彼此,都先后打过交道,如今异地重逢,二话没说便跑个干净。

    而三位来历不同的修士,竟然携手出现在西塘集的叶家,并与叶家公子称兄道弟,这其中有何古怪?

    无咎在山顶歇息片刻,返身折回。

    一心想杀小胖子,却不得如愿。而经此耽搁,也让另外两个家伙借机跑远了。且返回叶家,寻个究竟。

    他施展御风术一步十余丈,在夜色中扯起一道白色风影,随着冥行术的加持,愈来愈快的身影渐渐消失,最后只有一道隐隐的风声穿过山野丛林……

    须臾,叶家的宅院就在前方。院中依然灯火通明,却人影稀疏。

    无咎越过一片竹林,猛然止住去势,随即隐去身影,双脚缓缓落地。

    这片竹林位于叶家宅院的背后,山坳的尽头,本来很僻静的地方,如今却是另一番情景。

    只见竹林的空地上,十余个手持刀剑、挑着灯笼的壮汉簇拥着叶家父子三人。众人环绕之中,横躺着五具死尸,分明就是台虎与他的几个兄弟,应该是寡不敌众而丢掉了性命。此外,还有一位老者被捆缚双臂昂首站立:“要杀便杀,自会有人为我报仇!无先生回转之际,便是你叶家大难临头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叶桥上前一步,挥动钢刀:“朱老大,你找死——”

    老者就是朱老大,本想着趁乱偷袭,谁料才将动手,便被叶家兄弟与一群壮汉围住,结果台虎五人当场被杀,他则是被带到此地审问。

    不过,朱老大却是有恃无恐,冷笑道:“你年幼习武,外号叶一刀,杀我不难,却不知能否挡得住仙长的雷霆之怒,只怕到时候你娇滴滴的新娘子都保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叶桥狂怒:“该死的老东西,我一刀剁了你!”

    叶家主有所顾虑,急忙伸手阻拦:“朱老弟,你我相交多年,想我并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啊,缘何如此加害?”

    朱老大脖子一伸,振振有词道:“怎么没有?我八岁那年,你打过我一回。我十二岁那年,你讥笑我个头矮;我二十岁那年娶妻,你背地说我夫人龅牙难看;三十岁那年,你嘲讽我没有儿子。如此种种,均为奇耻大辱,倘若不报,枉为人子。我要你的儿女双全,变成家破人亡;我要让你的富甲一方,变成一贫如洗;我要让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嗓门愈说愈高,整个人似疯似癫,还不忘冲着地上啐口唾沫,再狠狠踏上一只脚用力踩碾,嘴里犹自咀咒不停。

    叶家主终于明白了灾祸的由来,顿时瞠目错愕,却又摊着双手,欲说无言。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