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君子小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萧瑟xsir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叶家主与朱老大乃是幼年交好的玩伴,数十年的老交情。

    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他当年曾经的一句戏言、或是笑话,竟让心胸狭窄的朱老大,为之念念不忘,耿耿于怀至今,再又累积成莫名的仇恨,并为叶家带来了滔天大祸。

    狭隘,让人性扭曲;仇恨,让人性疯狂。而狭隘与仇恨交织在一起,足以毁灭一切!

    叶家主禁不住打了个寒颤,举手道:“朱老弟,我过去年幼莽撞,乃无心之过。冤家宜解不宜结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他怕了!并非怕死,而是唯恐殃及家人。

    倒是应了那句话:不怕君子,就怕小人。

    叶家的两位公子急道——

    “爹,我要杀了这个老东西!”

    “爹,莫要纵虎为患!”

    叶家主抬手止住兄弟俩,再次往前一步,躬身又道:“朱老弟,我愿奉上一半的家产给您赔罪,只求两家讲和,从此相安无事。却不知那位仙长又来自何方,容我带着家小当面赔罪!”

    还是仙长的名头厉害,搬出来没有人不害怕。即使高傲自负的叶金锁,也不得不低头认输!

    朱老大只觉得胸口一阵舒畅,好像是数十年的郁积都要一下子宣泄出来,禁不住昂首呵呵大笑,得意道:“那位无先生,不过是顺道帮忙而已。如今叶家杀了五位好汉,已然是在劫难逃,若被另外几位仙长获悉此事,盛怒之下岂肯罢休,说不得要血洗了西塘集……”

    叶家主骇然色变,脸上的冷汗流了出来,随即低头打量着地上的五具死尸,禁不住顿足长叹了一声,急忙挥手道:“快快为我朱老弟松绑……”

    朱老大愈发得意,继续恐吓:“大祸酿成,后悔晚矣。要知道那五位好汉并非常人,乃是来自于红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说出红岭山,却只吐出一个红字,神情一僵,空张着嘴巴,竟是再也出不了声。

    叶桥叶公子拗不过他爹,只得恨恨叹了口气。而他才将挪步,又不禁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只见朱老大的胸口毫无征兆地多了一个血洞,犹在汩汩流着污血。而他本人,则是怔怔看着竹林一侧的无人处。

    而原本无人的角落里,竟缓缓现出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随着朱老大软软倒在地上,那人咂嘴道:“人活着,总要有个由头。而为了仇恨活着,倒是罕见啊!尤其是因妒生恨,最终害人害己,又是何苦呢!”

    竹林之中,叶家父子与十余个壮汉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那位白衣男子,正是朱老大口中的无先生。果然是位仙长,来无影去无踪。而他既是朱老大的同伙,又为何出手杀了朱老大?

    叶家主瞠目结舌,失声道:“你……你待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叶桥急忙后退两步,钢刀一横。四周的十余个汉子也是刀棒在手,一个个神色戒备。

    无咎现身之后,便在自言自语,抬眼看见叶家摆出的阵势,他似乎有些茫然:“我待怎样?我并不想怎样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转而又道:“叶家是如何结识的仙道中人,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叶桥手挽刀花,扬声叱道:“我叶家光明磊落,绝不连累三位仙长!”

    无咎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桥慨然有声:“我乃叶桥,擅使长刀,人称‘叶一刀’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连连摇头:“我才不管你是谁,我只想说你好歹不分、黑白不明……”

    叶桥昂首冷笑:“呵呵,这位仙长带人害我叶家,与贼首无异,还敢混淆是非,真乃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无咎皱皱眉头,突然没了耐性:“叶公子口中称呼的三位仙长之中,姓华的与姓孔的我暂且不管,而那个田奇却是个滥杀无辜的坏家伙,我定然饶不了他。你叶家若敢包庇纵容,便是一丘之貉,不要怪我翻脸无情!”他说话之间,体内的法力缓缓散出。随其威势所致,竹林的空地间顿时旋起一阵威风。树叶飘飞,灯笼摇晃。莫名的杀机突如其来,再又带着彻骨的寒意充斥四方,

    叶家众人均是一惊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而叶桥、叶公子的血气之勇尚在,硬着头皮叱问:“仅仅一面之词,我如何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只觉得周身一紧,面前突然多了一张英气逼人的脸。尤其那两道剑眉下,目光如电,随即又嘴角轻撇,不容置疑道:“你不用信我,只须道出实情便可!”他正窒息难耐,猛然一松,面前的人影没了,而那位无先生依然站在原地,好像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只是他的手上多了一物,正是自己的那把钢刀。

    还是叶家主见多识广,惊愕过后,一把推开叶桥,拱起双手长施一礼:“小儿无状,还请仙长大人大量!”未及起身,他又怒声叱道:“孽畜,还不将你结识那三位仙长的前前后后,如实禀报。敢有半句隐瞒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    叶桥还想辩驳,被他大哥叶桢暗中推搡一把,他回头看向众人,迟疑了片刻,这才勉强往前一步躬下身子:“仙长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站在原地,默默打量着手上的一把刀。

    刀长四尺,重十余斤,镔铁锻就,通体银色,把柄镶金,刃口锋利。在凡俗间,这显然是把造价不菲的宝刀!

    无咎抓着宝刀,手臂一振。刀身“嗡嗡”似有光芒闪动,继而“砰”的一声炸开。他挥袖一卷,法力回旋,再又信手一抛,一团铁屑落下。他这才眼光一斜,淡淡道:“唤我无先生!”

    “我的刀……”

    叶桥失声惊讶,眼光落在草丛中的钢铁碎屑上,额头上青筋直冒,后脊背窜起一股寒气。那是自己赖以扬名的宝刀,无坚不摧啊,如今却变成了朽木一根,根本禁不住人家的随手一抖。他诧然片刻,慢慢举手道:“无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抬起下巴,讥讽道:“你以为钢刀锋利,交游广阔,认识几个修士,便自以为很了不得?无知者,无畏也!没有嚣张的本钱,就要夹着尾巴做人!须知天外有天,想我当年……”他难得教训一回人,忍不住多说了两句,又自觉无趣,话语一转摆手道:“我没闲工夫啰嗦,速速回话!”

    叶桥再不敢迟疑,忙将三位仙长的来历如实说出。

    他交游广阔,免不了四处游历,途中结识一位仙长,便是田奇。他钦羡有加,恭敬备至。而田奇见到叶公子出手阔绰,且性情豪爽,乐得结伴同游。之后途经一个叫作西岚镇的地方,又遇到另外两位仙长,分别是华云镇的华如仙与宏镇的孔滨,从对方口中获悉,所途经的小镇竟然遭到贼人的洗劫,镇上的数百男女老幼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三位仙长义愤填膺,便要查个水落石出而替天行道。尤为是田奇,更是要住在死尸遍布的镇子上,立志抓住凶手,以匡扶正义。又是法力高强,又是仁怀天下秉持道义,如此高人,真是可遇不可求。再者说了,奇书不可不读,奇人不可不交!

    叶桥对于三位仙长的敬仰之情,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恰好家中传话让他返回料理婚事,他便盛情相邀同行,又许诺重金,以及西塘集匪患滋生的借口,终于请来三位仙长的大驾光临。谁料婚宴当晚,叶家来了一位无先生,不过眨眼之间,三位高人跑了一对半……

    当无咎从叶桥叶公子的口中获悉了前后原委,什么都没说,咧嘴笑了笑,纵身飞过竹林,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。而他并未远去,一个站在寂静的街道上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那三个家伙出现在叶家,只是一个意外。正如自己出现在西塘集,同样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所幸红岭山的贼人无一落网,此行倒还算是圆满。

    而回头想来,朱老大结交强人的真正用意并不简单。他与叶家素有仇隙,一心想着报复,奈何对方家大业大,难以对付。于是他便想着借助红岭山,来铲除仇家。而两地相距不远,使得万峰颇有顾忌,要知道干坏事也有规矩,那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,便丢下几个汉子敷衍了事,权当打探各路的消息。恰逢叶家这个月要为叶公子娶亲,正是动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于是乎,朱老大搬取援兵来了。而他最终的下场,只能是自食其果。红岭山那个地方,便让它消失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家院后的竹林中,众人犹在惶惶不安,直至确定那位无先生再不回来,这才各自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叶桥则是紧走几步,低头看向地上的宝刀碎屑,又是心疼又是无奈,他禁不住抬腿踢出一脚。

    不过刹那,有人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桥与在场的众人均是一惊,急忙举起灯笼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死了的朱老大,竟伸出手来挣扎着:“无先生,你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叶桥脾气火爆,爱憎分明,不及多想,反手夺了一把钢刀,“唰”的一声劈了出去。地上顿时尸首分离,血水四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咎有些心虚般地耸耸肩头。他回首瞥了眼,随即身形如风,默默穿过无人的街道,直奔镇东的小院而去。他踢开院门,取了马匹,再又悄悄离开了西塘集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