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八十六章 门主令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飘零wi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随着四五道人影从天而降,令人窒息的威势笼罩四方。紧接着又是十数道人影从楼阁、从远近的洞府中飞驰而来,相继落下身形执礼拜见。

    灵霞台上,顿然间一静。

    只见为首的乃是两位老者,身着朱衫,相貌清癯,须发灰白,威势莫测。所不同的是一个鹰钩鼻子而两眼细长,一个眉骨突出而神色乖戾。随后的三人,一位微胖的老者,面色红润,须发银白,精神矍铄;一位留着三绺青须的中年男子,身形消瘦,像个文弱的书生;这两位同样身着朱衫,应该与前者的辈分相同。最后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,一身黑衣,相貌英俊,却是喜怒交加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随之现身的十余位修士,年岁不同、衣着不同、相貌不同,却又一个个执礼甚恭,应该都是仙门中的筑基高手。

    玄水有些意外,躬身相迎。

    上官义以及天水镇的众人,早已远远躲在四周,一个个惴惴难安,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来的都是仙门中的前辈高手,却不知又是谁人,便是玄水执事都不敢有所怠慢。而如此众多的前辈突然现身,简直叫人无从想象。要知道天水镇的上官家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,莫非是为了某人的缘故?

    无咎依然独自站在原地,脸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而来人之中的黑衣男子已迫不及待出声叱呵:“无咎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他转而拱手致意,又顺手一指:“四位长老,此人正是无咎,他当年不听管教,叛出玉井峰,杀了勾俊、向荣两位管事,又借我玄玉之名,闯入古剑山滥杀无辜,并抢走了古剑山的镇山神剑,最终引来古剑山的几位长老登门问罪。弟子惨遭陷害,身负重伤!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愤慨莫名,咬牙切齿又道:“如今他竟敢再次混入仙门,必然是居心叵测而欲行不轨,待弟子将他拿下,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灵霞台上,远处围观的众人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田奇禁不住攥紧了拳头,矮胖的身子有些颤抖。哎呦,怪不得那人嚣张异常,原来竟是仙门的叛徒,真是上天有眼啊,竟给他自投罗网,快快杀了他,为那些遭受凌辱的可怜人伸张正义啊!

    上官剑惊愕之余,同样是感到一阵痛快!天道报应不爽,坏人就该遭殃!瞧见没有,这便是将我踢下河水的下场!

    上官巧儿毕竟是个没有经历风雨的女孩子,稍稍恐慌之后,忍不住好奇起来,竟是冲着那道白衣人影露出羡慕的眼神。他年纪轻轻,相貌好看,修为高强,举止不羁,言谈有趣。尤其他的经历,竟然如此的传奇!

    华如仙与孔滨面面相觑,悄悄长舒了口气。那位无先生还真的大有来头,仙门鬼见愁倒也恰如其名!

    牧羊暗暗摇头,叹服不已。无老弟,哥哥真是小瞧了你!

    而上官义则是抬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一时心绪莫名。

    此前家祖的担忧与猜测,并非没有道理。有人单挑古剑山,并于人仙前辈的手中抢走了镇山神剑,此事早已在仙道中传得沸沸扬扬,谁料胆大包天的并非别人,竟然真是那个小子。幸亏上官家谨慎小心,否则难免惹祸上门啊!

    玄玉话音才落,剑光高悬。而他才要出手,有人沉声道:“慢着——”

    一位鹰钩鼻子的朱衣老者往前一步,细长的双眼中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玄玉急道:“师叔,那小子断然轻饶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与之同时,又是几人异口同声:“问清缘由,再行处置不迟!”

    玄玉只得抬手抓住飞剑,而两眼中依旧是杀机闪动。那小子失踪至今,以为他死了,谁料突然现身,着实叫人意外不已。只是那小子的名头太响了,才被玄水认出来历,便已惊动了门中的几位长老,但愿能亲手杀了他。他身上的神剑只怕与自己无缘,而他身上的功法却是知者寥寥……

    朱衣老者再次往前一步,冲着十余丈外的那道白衣人影淡淡一瞥:“神剑何在?”

    无咎孤零零地站在灵霞台的当央,身后左右便是阵法封禁的峭壁,以及天水镇的修士,前方则是堵着六位仙道前辈以及众多的筑基高手,他俨然已是身陷重围而再无去路,与任人宰割没甚两样。或者说,这也是他三年来所遭遇的最为凶险的处境。稍有差池,十死无生。而此情此景,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,却又不远万里而来,再飞蛾扑火般一头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嗯,胆子不小!说白了,就是寻死呢!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掠过四周,鼓起嘴巴吹了口气,肩头一耸,整个人忽然轻松下来,随即两手一拱:“几位前辈如何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玄玉好像见不得某人的故作镇定,厉声叱道:“无咎,莫非不认得我了,问你神剑何在,还不速速回话!”

    无咎微微皱眉,淡然道:“我问的是四位前辈,你算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玄玉勃然大怒,禁不住挥动飞剑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与他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朱衣老者倒是颇有耐性,出声道:“老夫妙源,乃监院长老。”他伸手一指,又道:“这是法堂的妙山长老,经堂的妙闵长老,礼院的妙尹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很有规矩,一一拱手行礼,却根本没人理他,而他却好像发现了什么:“咦,五大长老少了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妙源手拈长须,沉声叱道:“你不过是一个小辈,却惊动了四位长老同时现身,足以感到荣幸。老夫再奉劝你一句,交出古剑山的那把神剑!”

    无咎似有不解,反问道:“在下来到灵山,只想拜入仙门而已,前辈却以古剑山为尊,并以神剑相要挟。且不论神剑真假如何,又是否与我有关,却与诸位前辈全无干系,如此逼迫很没道理!”

    妙源没有想到一个晚辈竟敢与他顶撞,并出言教训,不由得老脸一黑:“放肆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妙山忍耐不住,张口骂道:“你这小贼前往古剑山闹事,已然触犯门规,又栽赃嫁祸,更是罪加一等,再不交出神剑,老夫让你神魂俱销!”

    玄玉不失时机冷笑道:“呵呵!诸位师伯、师叔听见了没有?那小子以凡人之躯,便能逃出玉井峰,并杀了两位管事,奸诈狡猾可见一斑!且容弟子将他拿下,一切水落石出!”

    妙山闷哼了一声,算是应允。以他的身份,又怎会与一个小辈动手!

    妙源的脸色愈发黑沉,手拈长须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玄玉暗暗得意,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一道小巧的剑光倏然悬空,光芒大盛,稍稍一顿,随即带着凌厉的呼啸声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他出手之后,趁势纵身往前。

    小子就在十余丈外,根本不堪一击,此时此刻,他已是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而玄玉才将离地蹿起,不由得微微一怔。那道白衣身影分明站在原地,却突然消失。紧接着剑光落空,对方依然无影无踪。便于此时,右侧的数丈之外突然闪出一道黑色的剑光。他暗暗一惊,想要驱使飞剑防御已然不及,却又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示弱,急忙催动灵力护体,又抓出一张符箓拍在身上。

    于此刹那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炸开。

    玄玉尚在半空之中,符箓崩溃,护体灵力碎裂,顿时“扑通”坠地,又接连往后退了几步,这才踉跄着勉强站稳脚跟。他又惊又怒,抬手召回飞剑。

    那小子在三年前仅是一个凡人而已,如今竟然神通百变而法力高强,难道真是木申的那篇功法的缘故,不然他怎能变得如此凶悍?

    尤为甚者,他竟敢当众偷袭,虽然无功而返,却叫人颜面大失!

    不过,他终究不是自己的对手!

    玄玉当众遭到偷袭,羞愤难耐,忍不住杀心大起,便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使得在场的天水镇众人无不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那人疯子!

    他在上官家的地宫之中撒野也就罢了,如今又在灵霞山发狂。此处乃是仙门,莫说四大长老都在,随便一个人都能轻易捏死他,他究竟要弄哪样啊!

    四大长老也是颇感意外,而恍然之余又是一阵疑惑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小子胆敢独自闯入古剑山抢夺神剑,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物。而他的那把黑色飞剑颇为不凡,难道就是来自古剑山的神器?

    且不论胆量如何,无咎从来不会坐以待毙。那边玄玉出手,他这边立即还以颜色。而想要杀了一个筑基高手,又谈何容易。他见机不妙,收起魔剑回到了原地,双脚尚未站稳,抬手抓出一块玉牌扬声喝道:“灵霞山门主令牌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喝,应该很是突然。

    玄玉只想着挽回颜面,再趁机有所收获,忽见对方拿出一块令牌,只当虚张声势而根本不作多想,催动剑光往前扑去。

    无咎已是无意再战,脚底剑芒闪烁,旋即拔地而起,眨眼之间,凌空数十丈,洒脱飘逸的身姿俨如御空行风。而他手中依然高举着令牌,声震四方:“持令者,视同门主亲临,谁敢不敬,当以欺师灭祖重罪论处!”

    玄玉扑空,神色错愕,旋即踏起剑光,便要腾空追赶。

    在场的四位长老却看得真切,均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妙源与妙山面面相觑,双双诧然失声:

    “两把神剑——”

    “门主令牌——”

    而银发银须的妙闵更是急切,身形一闪,“砰”的一声将玄玉直接撞开,沉声喝道:“都给我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玄玉被撞得闪了个趔趄,蓦然惊醒。

    门主令牌?

    天呐,难道是灵霞山的妙祁门主回来了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