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八十七章 心机手段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photolife、o老吉o、社保yuango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灵霞台上。

    无咎依旧是双脚踏着剑芒,天神下凡般当空傲立。

    在他的脚下,则是数十张神情各异的面孔。

    灵霞台的峭壁一侧,天水镇的众人只觉得眼花缭乱,又各自惶惶不安,或者说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那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逞强斗狠不说,又出言训斥四大长老与众多的前辈高手,接着拿出灵霞山的门主令牌,随即又匪夷所思般地御剑腾空。难怪他自称仙门鬼见愁,天晓得他还会折腾出什么名堂!

    悬崖的一侧,玄玉、玄水与十数位筑基高手同样是愣在当场;而妙源、妙山愕然之余,眼光狐疑;妙闵、妙尹则是面露喜色,又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那人手中的令牌,竟然与灵霞山的门主令牌一模一样。而随着妙祁门主的下落不明,令牌也早已不知去向。谁料百年之后,那块令牌再次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妙闵凝神片刻,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那正是妙祁师兄的令牌,他人在何方?”

    他身旁的妙尹长老像个书生,瘦弱文静,摇了摇头,幽幽笑道:“我的那位老师兄,他还活着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妙源与妙山换了个眼神,相互间有慌乱与惊诧在交替闪现。

    妙源稍作沉吟,转而昂首叱道:“无耻小辈,胆大妄为,竟以假冒的门主令牌行骗,老夫今日断然饶你不得!”他大袖一挥,灵霞台上顿时威势横卷而寒意弥漫。

    在场的玄玉、玄水等筑基高手唯恐殃及自身,四散而去,踏剑腾空,随即又在百丈之外摆开阵势,眨眼之间已将灵霞台的上上下下给围了一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妙闵猛然回头看向妙源,急忙阻拦道:“妙源师兄,还请三思而行!”

    妙尹拈着黑须,幽幽道:“依我看来,那位年轻人手中的令牌并无虚假,倘若不分青红皂白加以问罪,妙祁师兄归来之时又该如何交代?触犯门规倒也罢了,只怕我仙门就此大乱而不复存焉!”

    妙闵深以为然,不容置疑道:“此事莽撞不得,且查明真伪之后再行决断。否则的话,我决不答应!”他身旁的妙尹微微点头,往前一步并肩而立。浅而易见,两人同进同退。

    妙源神色迟疑,拈须沉吟。

    妙山却是吹胡子瞪眼,满脸戾气:“妙闵,你以为修至人仙的境界,便可为所欲为?”

    妙闵摆了摆手,正色道:“此话差矣!事关仙门的生死存亡,身为灵山弟子责无旁贷。即便修为不济,本人也未曾后退过半步。”

    妙尹微微一笑,不无嘲讽:“有人不愿看到门主师兄活着归来,恶意阻拦也是在所难免啊!”

    妙山脸色一僵:“你胡说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妙源默然片刻,忽而出声打断道:“便如妙闵所言,查明了缘由之后再行处置不迟!”他抬起头来,命道:“狂妄的小子,给老夫落地回话!”

    无咎犹自凌空而立,只是身形有些摇晃。他再次施展起不伦不类的御剑术,迫于情急无奈,虽然看起来很唬人,却依然难以持久。而他还是咬着牙高举令牌,颇有孤注一掷的架势。不消片刻,果然等来转机。他暗暗松了口气,直至坠下身形,双脚才将落地,一黑一紫两道剑光倏然回归体内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妙源的细长双眼猛然睁大,又随着剑光的消失而眯成了一线。他看了看左右的众人,出声道:“无咎,老夫问你话来,且如实作答,敢有半句欺瞒,必将遭到严惩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四周半空中的十余道人影各自踏着剑光落在灵霞台上,依旧远远围成了一圈,显然还是有所戒备。

    玄玉的脸色阴沉,颇显郁闷。既然长老们亲手接管此事,他也只能袖手旁观。而他很是错愕不解,仅仅短短的三年,那小子已是今非昔比,不仅有了一身强大的修为,还在仙门中闯下了好大的名声。尤为甚者,那块门主的令牌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无咎抓着令牌,冲着四周晃动了下,接着又看向手中,像是在端详着一块保命符,不无感慨地摇了摇头:“诸位长老但有所问,在下定当知无不言而言无不尽!”他抬眼一瞥,眼光在妙闵与妙尹的身上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妙源一手背后,一手拈须:“嗯,那老夫问你,你的令牌从何处而来?”

    无咎坦然道:“家师所赠!”

    妙源迟疑道:“令师何人?”

    无咎脱口而出:“还能有谁,祈散……祁老……啊不,家师乃灵霞山门主,妙祁老前辈!”

    他与祁散人没大没小,往日叫顺了口,如今差点口误,只想给自己一耳光。已然到了如此境地,还敢胡扯,只要说错半句话,必将自讨苦吃啊!

    妙源微微愕然,禁不住再次看向左右。

    妙山喘着粗气,神情凝重;妙闵与妙尹同样是屏息凝神,像是有所期待。

    妙源冷哼了一声,继续出声:“据我所知,门主师兄从不收徒,缘何又对你青睐有加,此事不合常理!”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委屈道:“在下也是懵懂啊!奈何家师逼迫太甚,只得屈从!”

    妙源又问:“门主他人在何方,为何不返回仙门?”

    无咎本想道出实情,而话到嘴边又改了口:“家师他……他闭关在即,难以脱身!”

    妙源继续问道:“门主既然伤重闭关,又是何时收你为徒?”

    无咎念头急转,很愤怒的样子:“谁说家师伤重?胡说八道呢!他老人家在三年之前收弟子为徒,便已是地仙后期的修为,如今亟待闭关修至天仙境界,来日成为九国第一人不作二想!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地仙后期?”

    妙源好像是难以置信,暗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妙山的脸上堆满了阴霾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妙闵两眼微闭,神色不明。妙尹低着头,笑意莫测。

    灵霞山的门主终于有了下落,竟是让人欢喜也让人忧愁。

    欢喜的缘由,不言自喻。妙祁门主依然活着,并成为一位地仙后期的高手,或许还将成为天仙境界的绝顶高手,灵霞山亦将随之水涨船高,领袖九国仙门指日可待。而忧愁的缘由,却无从揣测。

    “家师或曾伤重,却因祸得福,就此窥破机缘,修为突飞猛进。此乃家师亲口所说,他老人家从不妄言!”

    无咎将几位长老的神情看在眼中,信誓旦旦道:“家师思念仙门,放心不下,便让弟子率先返回,给诸位师叔道声平安!”

    他起初字字斟酌,吞吞吐吐,此时已是滔滔不绝,更是顺理成章喊出了师叔,随即理所当然又道:“在下虽是掌门弟子,终究属于晚辈,愿在诸位师叔的鞭策之下,为我灵霞山的日渐昌盛而奋发有为!”

    掌门弟子的身份,形同半个门主,地位堪比长老,乃是仙门之中举足轻重的存在。他的此番豪言壮语虽然有些投机献媚,却也合乎身份!

    妙源眼光闪烁,微微摇头:“你空口无凭,老夫又岂能信你!”

    妙山随声附和:“师兄所言有理!门主的下落与仙门的传承,非同小可,断然不能容他妖言惑众,当予以重惩!”

    无咎急忙抬手一举:“我有令牌在此,谁敢放肆?家师出关之后便将返回仙门,诸位便不怕他老人家雷霆大怒?”

    妙源呵呵冷笑了两声,不以为然道:“你的令牌真假未知,所言为时尚早。”他话音未落,双袖甩动,一道雄浑的法力霍然而出,转眼之间已将数十丈的方圆尽数笼罩。他又是抬手一抓,口中轻叱:“且将令牌交由老夫甄别一二,拿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察觉上当,为时已晚,只觉得周身上下骤然一紧,所持的令牌脱手而去。

    妙闵大为意外,急声道:“师兄,不得伤他……”

    妙尹也是颇为不满,轻声抱怨:“如此对待掌门弟子,很是不妥啊!”

    妙源抬手抓住令牌,凝神查看,似有诧异,随即拂袖一甩,竟是将令牌收了起来,这才眼光一斜,冲着妙闵与妙尹说道:“两位师弟稍安勿躁!他若真是掌门弟子,我又岂敢动他分毫。不过……”他话语一转,接着又道:“真假如何,唯有妙祁师兄返回灵山之后方能水落石出!”

    无咎挣扎了下,已是行动无碍,顿时怒道:“还我令牌……”

    妙源却是淡然一笑,慢条斯理道:“门主令牌并非玩物,且由老夫暂管。而你大闹古剑山,滥杀无算,恶名累累,为仙道所不容。请你交出抢来的神剑,以弥补你闯下的祸端!”

    妙闵有心说句公道话,却又冲着身旁的妙尹摇了摇头。妙尹报以苦笑,默默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妙源长老强横如斯,用意不言自喻,既然被他占了先机,别人难讨便宜。所幸他有所顾忌,倒还不至于伤了那个无咎。至于接下来又将怎样,只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而那块门主令牌,乃是无咎唯一的凭借,否则莫说立足仙门,想要保住性命都极为艰难。如今妙源不仅抢走他仅有的护身符,还逼迫他交出神剑。在对方的眼里,他除了接受摆布之外而再无出路。

    这才是心机手段,这才是老辣狡诈。即使强取豪夺,也是如此的冠冕堂皇!

    无咎愕然当场,禁不住后退了两步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