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九十章 掌门弟子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姑苏石、痴傻愚顽、轰炸机20、多情的话语、981nanhai、百里渡、夜长流、思念爱迪、书友2297290、缄口、jour波x、木叶清茶、草鱼禾川、981nanhai、0旖芳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同时感谢各位的订阅,里面有很多熟悉的面孔,也有新朋友,也希望更多的书友前来,再次鞠躬拜谢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洞府之中,有人从沉睡中醒来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褥子上,打了个哈欠,伸了个懒腰,两眼中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一睡半个月,体内的伤势已然痊愈。这就是神剑护体的好处,省却了打坐吐纳的苦功。既然养足了精神,便不能闲着。我要寻找第三把神剑,我要去找紫烟!

    无咎看着依然攥在手中的门主令牌,有点儿不堪回首的感慨,悠悠舒了口气,转而收起令牌,默默打量着简陋的洞府,嘴角泛起一抹微笑。少顷,他的手上多出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祁散人遭难之际,给自己留下一个锦囊,装着两样东西,门主令牌之外,便是这枚玉简。

    玉简中绘着灵霞山的地理地貌,并详细标注着各个主峰的方位,门主、长老的住所,还有各处禁制与开启的口诀手诀。尤其是所标注的藏经阁,乃是最为关键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啊,要在灵霞山行走自如,直至取得那把传说中的镇山神剑,则要将玉简内的一切牢牢记住,这样方能有备无患!

    无咎挥袖一甩,面前多了一堆干果、肉脯。他抓起一块肉脯塞入口中,接着举起玉简凝神查看。当干果、肉脯没了,他收起了玉简而默默出神,自以为对于整个灵霞山已是了然于胸,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洞府颇为阴暗,浑然不分昼夜。

    无咎从夔骨指环中寻出十余颗明珠,信手抛起。明珠嵌入洞壁、洞顶的缝隙中,发出点点的光芒。简陋的洞室内,顿时变得明亮起来。他心思一动,面前的地上霍然多出一张大弓。

    那晶莹如玉的弓背,金黄的弓弦,碧绿的弓角,一如从前的老样子,便是其中散发出来的杀气,依然是那么的震魂摄魄。

    记得祁散人说过,大弓为人骨、龙筋炼制,或许法力驱使;而指环为夔骨炼制,当有射抉之用,或与大弓一体,不妨尝试祭炼一二。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慢慢取下手指上的夔骨指环放在地上,再又凝神查看大弓,而神识才将触及弓背,一种古朴而又狂野的杀伐之气从中汹涌而来。他不禁心神一懔,暗暗瞠目。

    这大弓之中所蕴含的诡异气势,比起那些人仙高手还要凶猛莫测,即便得以祭炼,只怕凭借自己的修为,也根本驾驭驱使不了。

    无咎心怀忌惮,便想作罢,似有不甘,眼光看向指环,伸出手指挤出一滴精血弹去。而精血尚未落下,被他一分两半,分别落在指环与弓背之上,随即慢慢消失无踪。不管许多,且当寻常之物一起收拾。他接着又掐动法诀,老神在在般地祭炼起来。

    当一套口诀、法诀过后,祭炼已成。

    而小小的指环与硕大的长弓还是静静躺在地上,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。

    无咎有些无奈,随即又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夔骨指环有纳物之能,足矣。至于大弓,留待以后再行琢磨。

    他伸手捡起指环套在左手的拇指上,不经意间转动了两圈,而与之瞬间,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瞪大双眼,惊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地上的大弓不见了?

    他急忙四处打量,转而看向左手,又是目瞪口呆,喃喃自语道:“怪了个哉的……”

    手上的指环也没了?

    无咎愣怔片刻,急忙左右张望,又挥动双手上下乱摸,瞬即僵住不动而满脸的错愕。

    腹下的气海之内,两把细微的神剑尚在静静盘旋。而两把神剑之间,却多了一个豆粒大小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不是指环,又是什么?

    它怎么跑到肚子里去了,我以后如何存取物品?

    无咎才将发现指环的去处,忍不住有些焦急。而随着他心念一动,左手的拇指上缓缓隆起一物而现出了真容。

    咦,气海中的指环又回来了。神识所及,内外没有异常!

    无咎竖起拇指的指环,咧嘴微笑,并翻转着手腕,感受着突如其来的惊喜。

    以后的宝贝可以随意收进体内,既掩人耳目,又不会丢失,如此倒也不错呦!

    不过,那把大弓呢?

    无咎转动手腕,心有所思。而不过眨眼之间,又是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蓦然一怔,这才发觉手中多了一把大弓。继而莫名的杀意滔天而起,竟是叫人难以自持,忍不住便要咆哮怒吼,便要挥洒热血怒战八方。他禁不住双眉斜挑,长身而起,气海沸腾,周身的法力汹涌而出,旋即一手紧紧抓住大弓,一手猛然抓住弓弦而吐气开声:“箭射日月,给我开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刹那,狂虐的气机充斥四方。

    只见无咎弓步而立,衣袂猎猎作响,手中的大弓,银白闪动,而金色的弓弦却如燃烧了一般,发出更为刺目的光芒,随即一道烈焰箭矢缓缓凝聚而出,雄浑无匹的杀气渐渐暴涨,疯狂的威势豁然浩荡,致使洞府随之震动,五符阵法喀喇作响。

    这一刻,浑然箭射日月而毁天灭地之势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已是面容扭曲,双目怒凸,脑门上青筋隆起,便是四肢肌肤也是绽开细细的血口,整个人好像即将炸开一般而难以抑制。恰逢危急关头,他的眉宇间突然黑气一闪。随即大弓颤抖,箭矢消失,而他本人则是张口喷出一道热血,“扑通”倒地昏死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或许过了很久,又或许只是梦中的一霎。

    无咎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,犹自趴在地上,脸色苍白,神情虚弱,很是狼狈不堪。又是半个时辰之后,他这才双手撑地坐起,喘了口粗气,依然心有余悸,禁不住嘴角一咧而摇了摇头。身上崩裂的血口,已荡然无存。曾经的一切,犹如幻觉!

    真吓人!

    曾经因为有弓无箭而感到困惑,原来大弓的箭矢竟然为法力所凝结。而大弓之中,带有杀气,附着魔性,叫人为之疯狂,并情不自禁驱动着全身的法力,直至燃烧整个人的热血性命,只为了拉开弓弦,射出毕生而又未知的一箭。若非体内的两把神剑为了自保而强行阻断气机,最终难免耗尽修为,直至力竭而爆体身亡。

    倘若真的射出那一箭,又将如何?

    不知道!

    那难以想象的一箭,或许灵霞山的五位长老加起来都难以抵挡!

    无咎看着空荡荡的洞府,转而举起左手。心念所致,拇指上缓缓隆起一截指环,其中依然装着自己的一堆杂物,角落里则是静静躺着那把大弓,好像并无异状,而古朴斑驳的指环上,却多了一道浅浅的印痕,像是弓影,或为标记。他才想辨别端倪,急忙又收起心思就此作罢。拇指上的指环随即消失,瞬间回归气海之中。

    还想多活几年呢,再不敢轻易触动那把魔弓!一句话,法力修为不够啊!

    无咎定了定神,伸手摸了摸腰腹。

    这肚子里又是指环、又是飞剑,装的东西真不少。嗯,君子胸怀,藏天纳地!

    他自我安慰着,站起身来,挥袖一甩,一包肉脯到手。指环虽然多了去处,依然使用自如。只是一番折腾,体力仅剩下五六成,且待慢慢痊愈,倒也不必着急。眼下应该出门走一走,有人等着我去救命呢!

    无咎掐动法诀,撤去了五符阵,手里托着肉脯,边吃边往外走去。转眼之间,出了洞府。他站在门前,打量着四周的情景。

    初来乍到,无暇顾及太多。此时此刻,这才看清所在的洞府位于一处独立的山峰之上,左右悬崖深不可测,四周云雾缭绕而变幻万端。门前则是一道悬空的铁链栈桥,连通着百丈之外的山壁,算是独来独往的唯一途径,倒有一番别样的景致。

    真是难为了妙源长老,竟然给自己寻了这么一处地方!

    无咎封住洞府门户,抬脚走向栈桥,晃晃悠悠,俨如行走在云雾之中。少顷,他到了对面的山崖之上,想了想所熟记的地理地貌,循着石梯奔着前山走去。

    赤霞峰足有百里方圆,与当初的玉井峰情形仿佛,如同一个石柱子冲天而起,前后左右均为悬崖峭壁。若想去往别处,只得借助传送阵。

    无咎吃着肉脯,悠悠然转过了一道山壁。

    再去数十丈,便是前山,远远可见松柏掩映下的房舍楼阁,再有烟云弥漫,日光普照,顿然令人心旷神怡!

    他尚自抬头张望,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一侧峭壁之上的石亭中,飘然落下一道人影,穿着黑衣,留着短须,长得还算不错的脸上带着冷笑。不是玄玉那个家伙,还能有谁?

    无咎暗暗一惊,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玄玉双脚着地,讥笑道:“你有门主令牌护身,又何必胆怯呢!”

    “只当是拦路抢劫的蟊贼!我会怕你?”

    无咎抬手扔了肉脯,挽起袖子嚷嚷道:“半道伏击掌门弟子,罪同欺师灭祖,既然你心存不轨,何妨较量较量,看看是你魔高三尺,还是我道高一丈!”

    他张口就给对方按了罪名,且义正辞严咄咄逼人,更是摆开了动手的架势,好像又回到了曾经的疯狂与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玄玉的笑脸一僵,恨恨背过身去,悻悻说道:“妙源长老深知掌门弟子的身份不比寻常,故而命我前来陪同守护,以免你出了意外,到时候无法与门主交代!”

    什么陪同守护,说白了就是监管软禁的意思!这个掌门弟子的身份,着实不一般!

    无咎颇为意外,皱着眉头自语道:“妙源长老用心良苦啊……”他愕然过后,又满不在乎地抬手一挥:“想不到在仙门之中,还有随从使唤。呵呵,头前带路!”

    玄玉翻着白眼,胸口起伏。

    费尽心机才讨来了这个差事,本想着有机可趁,而如今看来,更像是自讨苦吃!

    “哎呀,洞中日月长,今昔又何年?”

    “哼,六月下旬而已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我怎能睡得如此长久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我对不起老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ps:擦,新章节发到无仙去了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