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分情怀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背伤失翼、草鱼禾川、要不要日我、o老吉o、醉死胜封侯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请大家订阅,本文首发网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当晨曦初现,霞光普照,四方云海茫茫,天地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无咎坐在崖边的岩石上,兀自托着腮帮子,默默眺望远方,眼光随着那天边的朝霞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的不远处,阖目静坐的一个男子,宗宝,乃是他当初来到玉井峰所结识的第一个好友。宗宝在昨日傍晚收工之后,见到故人,很是欣喜,于是便在一起畅谈了大半宿,直至黎明时分,这才各自歇息。

    十余丈外的山崖边,还坐着一道黑衣人影。

    那是玄玉,依旧是寸步不离,至于是守护,还是监管,抑或是另有企图,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无咎回到了玉井峰,有两个用意。

    一个是玉井地穴中的那根石柱,或者说是其中的乾坤晶石。正是因为那诡异的晶石,让他死里求生,并得以淬炼筋骨,最终吸纳魔剑入体。也就是说,所谓的乾坤晶石很可怕,同样也很神奇。他想再次亲临现场感受一番,或有收获也犹未可知。而那个洞穴被封死了,他不便莽撞,也只得就此放弃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用意,则是想见见几位老熟人。

    正如所说,他是个念旧的人。至少在玉井峰枯守的几个月里,有人陪着说笑度日,彼此间平等相处,对他来说很是难得。谁料玉井峰弟子的名录之中,只剩下宗宝一人。于是他便等着宗宝收工归来,这才从对方的口中获悉了原委。

    骆山,那个十七、八岁,且又志向颇高的年轻人,当年见到无咎突然有了一身修为,并逃出了灵霞山之后,再也不甘寂寞,竟趁机返回玉井地穴寻找缘由。玉井峰的管事受命封堵洞穴,这才发现他躺在地穴深处的石柱旁,早已耗尽了精血与生机,成为了一具枯尸。他根骨、才智俱佳,算得上是百里挑一的人物,只要潜心苦修,应该有番成就,却因一时的莽撞,或是精明,反而送了性命。过犹不及,当如是也!

    而田筱青,那个饱经磨难的女子,于去年此时,独自离开了仙门。她走的时候,什么也没说。宗宝相送的时候,她如释重负般的笑着自语:不如笑归红尘去,看谁飞花携满袖……

    此外,便是想要寻找木申。那家伙本来拜在玄玉的门下,却弄巧成拙,反而遭到了冷落,至今仍在玉井峰当他的管事。对于他来说,这无异于一种惩罚。而自己踢断他两根肋骨,权当是报了旧仇。不过,曾被自己忽略的《天刑符经》,竟然有着匪夷所思的来历,则不能不借机问个清楚!

    木申交代,他拜的那个死鬼师父,名叫上官天康,乃是天水镇上官家的一位筑基前辈,若是活到今日,也该是个数百、上千岁的怪物。

    据说,上官天康曾经得到过一篇功法,而这篇功法竟然与神洲的一位传奇人物有关,便是古剑山的苍起,人称苍帝。他得到功法之后,唯恐惹来族人的妒忌,便离家出走,发奋苦修,却一无所成,致使修为荒废,最终耗尽寿元,而不得不改为鬼修。谁料他夺舍失败,修为大跌,只得躲在万魂谷中潜修,迟迟不见起色。于是上官天康在无奈之下,收了木申这个弟子,而吸纳修士的精元用来修炼,才是他真正的用意。

    木申为了讨得上官天康的欢心,着实祸害了不少修士的性命。而上官天康为了让弟子更加的忠诚卖力,有意无意间道出了《天刑符经》的来历。木申暗暗惊喜,只想着获得无上的功法而一步登天。却不料一位来自于凡俗间的书生,坏了师徒俩的好事。于是乎,便有了后来的一切。木申在无计可施之下,索性便将藏在心底的这桩隐秘转告给了玄玉。

    玄玉获悉了《天刑符经》的存在之后,也是欣喜若狂,却又怕惹来灾祸,便嘱咐木申守口如瓶。而他本人,则是暗中寻到了常先,一来询问无咎的去向,二来寻找经文的下落。对方却是一问三不知,结果动起了手,好在两人均有顾忌,此事便也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那个陶子,当年便没有交集,如今更不用再去刻意结交,他是如何来到玉井峰,与自己全无干系!只有瞧不起自己的人,才会瞧不起别人!

    还有那篇《天刑符经》,不过是一篇晦涩难懂的经文罢了,又有何用处呢……

    “无……无道友!”

    宗宝从静坐中醒来,轻轻呼唤了一声。他看着不远处那道独自冲着远方眺望的背影,眼光中闪动着几分羡慕与几分释然。

    无咎回过头来,恍然道:“哎呀,昨夜只顾着说笑,却是忘了宗兄今晨还要下井。”他站起身来,歉意又道:“这便告辞,来日再会!”

    宗宝跟着站起身来,摆了摆手:“不用下井了,我回头便与几位管事禀报一声,即日起离开灵山,返回家园!”他冲着错愕不解的无咎微微一笑,转而冲着四周的云海悠悠远望:“昨夜畅谈,收获匪浅。老弟心性洒脱自如,行事不落窠臼,反而机缘有成,着实叫人自惭形秽啊。而愚兄却在此处执念不改,不过是虚度光阴罢了!”

    他摸着黄瘦的面颊以及稀疏的胡须,感慨又道:“想我相貌或也年轻,却已岁至不惑之年。既然仙道不成,不妨继续修我的人道与孝道。更何况家中老母尚在,朝思暮想着在外的游子。我……该回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冲着无咎释怀一笑。

    无咎打量着宗宝,见对方心志已决,也是颇感欣慰,跟着咧嘴一笑:“宗兄年逾四旬,真是想不到啊!回家之后不耽误娶妻生子,愿你儿孙满堂!”他随手摸出十来块灵石递了过去,分说道:“些许心意,以壮行色!”

    宗宝也不推辞,却只捡取了一块灵石收了起来:“灵石虽好,凡人无用,且留一分念想,一分情怀!”

    言罢,他退后两步躬身作别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笑容,郑重还礼。

    宗宝要去收拾行囊,禀报于管事知晓,并消去弟子名录,尚有一番忙碌。他不再多言,转身冲着玄玉又是一礼,回头摆了摆手,随即一身轻松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玄玉早已从静坐中睁开双眼,根本没有理会辞别的宗宝,而是冷冷一瞥,催促道:“你在玉井峰再无故旧好友,何不离去?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在冲着宗宝远去的背影出神,默默自语道:“我也想回家,却已无家可回啊!”他摇了摇头,抬手一挥:“玄玉啊,陪我前往红霞峰!”

    如此颐指气使的派头,与使唤随从下人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而玄玉算是领教了某人的手段,不再上当动怒,起身道:“你我有言在先,今日寻找常先对质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见紫烟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霞峰,方圆两百余里,峰峦俊秀,云雾飘渺,灵气浓郁,堪称修士的洞天福地。

    而此处不仅是众多弟子聚集的所在,关键还是紫烟仙子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某人历时三年,几经辗转,终于踏上了神往已久的红霞峰,他本该满腔的喜悦,此时的他却是一脸的忧色。

    红霞峰西侧的空地上,无咎匆匆走出八角石亭,根本无意四周的风景,只顾着低头疾行。而他没走几步,回头怒道:“还不头前带路……”

    玄玉随后而至,抬手一指:“由此前去三十里,转至后山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不等有人将话说完,一步十余丈去势如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远处峭壁上的一间洞府门前,有粉衣人影翘首俯瞰,随即蹦蹦跳跳跑了下来,并抢先拦在前方欢呼雀跃:“无兄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见是上官巧儿,放缓了去势,诧异道:“你这丫头何故挡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绕过一旁,便欲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谁料那娇小的身影不依不饶,慌忙冲着玄玉举手为礼道了声前辈,然后趁机凑近:“我在此处举目无亲,族兄们又都忙着修炼,一个人着实无趣也,便去寻找无兄玩耍,却被告知不得离开红霞峰,我只得每日守望,果然盼来了无兄。无兄前往何方,小妹陪你哦!”

    她一边分说,一边挥舞双手,精致如玉的小脸上带着惊喜的神色,转瞬间又是可怜兮兮并透着委屈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既入仙门,理当修炼,岂能这般无所事事!”

    无咎懒得纠缠,禁不住教训了几句,却见小丫头撅起嘴巴而神色哀怨,顿时心生恻隐,耐着性子边走边说:“你愿随行,不妨自便,莫要耽误我寻找紫烟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是紫烟……哦……我认得那位姐姐,两月前见过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说来听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呀!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见过一面,之后……没啦!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从上官巧儿的口中有所获悉,而小丫头却是稀里糊涂,他顾不得多说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玄玉看着前方那两道匆忙的身影,带着莫名的心绪冷笑道:“呵呵!我已道出了实情,你又缘何不肯相信呢?那个紫烟不再是仙子,而是一个将死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脚下不停,回头怒骂:“你再敢放屁,我揍你这个狗东西!”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