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章 惊吓不断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订阅成绩有些惨不忍睹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!一个月三块钱,便能帮着这本书写下去!!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弯月高悬,夜色静寂。

    一缕清风跃出地面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他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在赤霞峰的山脚下久久盘旋,直至小半个时辰过后,这才划过夜色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须臾,峰巅之上悄然落下一道踏着剑虹的人影,在四下里寻觅,转而带着几分疑惑的神色往西看去。少顷,他挥动双袖,几片微乎其微的法力禁制飘落在草丛、乱石之中,又迟疑了片刻,这才踏着剑光返回。当他再次坐在崖边,看着夜色下的那座独立的山峰,以及那寂寞的洞府,他阴郁的脸上多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一缕清风到了紫霞峰的山脚之下。他没作耽搁,循着昨晚的路径,紧贴着峭壁攀援而上,盏茶的时辰过后,便已抵达峰顶。

    朦胧的月光下,偌大的紫霞峰依然肃穆而又静谧。抬眼看去,忍不住使人心跳加快!

    他一路行来,不敢动用神识,此时此刻,更加小心,只得凭借目力张望,待辨清了方向之后,又与熟记的图简对照了一番,这才悠悠飘过宽阔的山坪。

    紫霞峰的空旷所在,并无禁制阻隔。

    清风掠地慢行,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他越过山坪,翻过山岗,跃过几株古木,又静静穿过一段狭长的栈桥。不管是途中遇到的石亭,还是楼阁房舍,他都是避而远之,不敢稍加窥觑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来到了又一片宽阔的山坡之上。

    山坡的左侧,乃是千丈悬崖,山坡的右侧,便是紫霞峰的主峰,前后十余里,拔地数百丈,颇具穿云破雾之势。而古松峰峦之间,则有楼台远近高低错落,在月光云影之中虚实疏影,更添几分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清风盘旋了片刻,继续往前,又去三五里,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陡峭壁立的主峰,在此处凹进去一块,当间有石梯直上直下,百丈的尽头则是伸出一块巨大的山崖,上面矗立着一座数丈高的圆顶木塔,在夜色中瞧不分明,却透着古朴浑重的气势而令人仰止。在石梯入口的石壁上,“藏剑阁”三个大字在夜色中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藏剑阁,灵霞山门主的洞府所在,也是传说中藏有镇山神剑的地方!

    清风认准了地方,奔着石梯而去。到了近处,又稍稍盘旋,然后拾阶而上,渐渐抵达石梯的尽头。

    石梯的尽头,有道石拱月门。

    清风在门前徘徊不定,颇为谨慎地祭出了几式法诀。

    依着祁散人的交代,打开禁制便能进入藏剑阁。也只有进入藏剑,方能最终寻到神剑的下落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,拱门以及拱门四周,乃至于两侧的山壁与通往山崖木塔的回廊,同时发出耀眼的光芒,并发出隆隆的轰鸣。

    这并非开启禁制的动静,而是触发禁制的情景!

    “老道,法诀怎会没用?你害我——”

    清风突遭异变,猛然现出了无咎的白衣身影。他啐了一口,慌忙隐去身形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声沉缓的话语声在紫霞峰上悠悠回响:“谁敢夜闯藏剑阁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刹那,远处有剑虹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吓得冷汗直流,抽身暴退,而他所化的清风才将越过石梯回到来处,十余道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剑虹已然划过夜空而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哎呀,此时返回赤霞峰,属于不打自招。强行逃离灵霞山,同样是功亏一篑。如何是好、如何是好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急得手足无措,原地盘旋。

    而远处的剑光愈来愈近,转眼之间便要身陷重围而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罢了,只怪你老道料事不周,我也不要神剑了,更休提救人,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!

    无咎被迫无奈之下,便要逃出紫霞峰,逃出灵霞山,而危急关头,一声传音在耳畔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往东千丈,霞飞阁!”

    这一声传音突如其来,煞是意外,却如深夜中的一线曙光,叫人在绝望之中又看到了转机。

    无咎又是蓦然一惊,不及多想,奔着来路疾遁而去,瞬间便已见到左侧的峭壁上坐落着一座楼阁,横匾之上的“霞飞阁”三个大字很是赏心悦目。他闪身直上,畅通无阻,顺着大开的门户便一头扎入阁中,却乌黑一片而不见人影,只有传音在继续想起:“里间静室地下,有离开紫霞峰的捷径,速去——”

    楼阁大堂的尽头有个角门,去向不明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停留,穿门而过。眼前出现一条廊道,十余丈的尽头则是另有门洞。踏入其中,果然是间静室,有蒲团、案几等物,而案几之上还丢着一枚玉简。他散开神识,看向脚下。四周禁制遍布,而一条窄窄的缝隙直通深处。他欣喜若狂,全力以赴往下遁去,却又心思一动,顺手拿走了案几上的那枚玉简。离去之际,隐约之中有话语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长老,有人夜闯藏剑阁,逃至此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惊慌,方才是老夫出去了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想不到竟然惊动了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事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数十里外的山谷之中,一缕清风跃出树丛而倏然腾空。四周寂静依然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他再不敢大意,又一头扎向地面,直至赤霞峰的山脚,再离地而起辨别方向,接着遁入山石一阵疾行,转瞬间便已回到了洞府之中。

    “扑通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一头躺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犹然心有余悸,伸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不无庆幸般的呲牙一乐,随即又慢慢抬起手中的玉简而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救了自己的那人,是谁?

    倘若所记无误,应该便是妙闵长老。那个面色红润的老头,挺和气的一个人,应该不错,此番真要多谢他的出手相助!

    不过,他为何要救自己?既然相助,又为何要隐身回避呢?

    嗯,今夜真是凶险万分!

    忙活了数月,只想着怎样躲避与破解紫霞峰的禁制。而禁制固然可怕,而峰上的几位长老才是更为恐怖的存在。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神识之下,稍有不慎便是自寻死路啊!

    且不提几位长老怎样,那群驻守的弟子又如何,破解不了禁制,一切都将前功尽弃!

    祁散人,祈老道,我可是为了救你,这才自投火坑,而你留下的禁制口诀全然无用,真是吓死我了。啊不,应该是气死我了!

    无咎猛然坐起,便想着发泄一通,而眼光一瞥,又不禁抬起手来。

    左手还拿着一样东西,正是来自于妙闵长老静室的玉简。当时看着古怪,再加上不知暗中相助的是谁,便临时起意,来了一个顺手牵羊。或者说,叫作贼不走空。而玉简之中……

    无咎举起玉简,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玉简之内,竟是拓印着紫霞峰各处的禁制图示。而比起祁散人留下的图简,又有不同。其中不仅多了此前离开时的途径,还有通往别处的暗道。尤其是前往藏剑阁的捷径,以及四周的各道门户禁制,无不标示清楚,还配上了开启关闭的手诀、法诀,并有文字注解。大概的意思说:在百年之前,藏剑阁外围九层门禁尽遭毁坏,并被重新设置,而前往藏剑阁地下的禁制,却至今无从破解。藏剑阁因故难见天日,甚为遗憾,等等。

    无咎惊愕之余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错怪了祈老道!

    原来在老道离开灵山之后,便有人进入他所居住的藏剑阁,在连破了九道禁制之后,最终还是徒劳无功。而老道本人,根本不知道身后所发生的一切。自己拿着早已无用的手诀与法诀前来闯关,若不惹出麻烦才叫怪事呢!

    而妙闵长老竟然也在琢磨藏剑阁的禁制,并将玉简留在静室之中,又恰好落在自己的手中,无异于瞌睡送枕头的好事儿啊!只是如此的凑巧,太叫人匪夷所思!

    他是有意如此,还是疏忽所致?

    而今夜若非他的相助,一切都将难以收场!如此看来,他倒是一番好心!应不应该相信他,或者是说,能否依照他所留下的手诀与法诀,再次前往紫霞峰,并得以潜入藏剑阁呢?

    无咎端详着手中的玉简,迟迟拿不定主意。少顷,他缓缓躺了下去,头枕手臂,架起只脚,继续忖思不已。

    倘若有了妙闵长老的里应外合,潜入藏剑阁便容易了许多。即使不测,再次躲到他的洞府之中也就是了。总不能半途而废,还须寻到神剑,成功筑基,才是自己这个掌门弟子的使命所在啊!

    嗯,这个法子倒也使得!

    而尚不知是否泄露了行踪,更不知道玉简中的手诀、法诀的真伪。为今之计,不妨静观两日而再行计较!

    无咎惊吓不断,又是连番逃窜,再有心事烦扰,早已疲惫难耐,不由得眼皮打架,轻轻扯起鼾声。而他似睡非睡之际,洞府门外传来“砰、砰”的动静,随即响起不还好意的话语声:“府中有人吗?”

    又是该死的玄玉,洞府内怎会没人呢?

    无咎很是气急败坏,翻身爬起,便要发怒,却又眼珠一转,长舒了口气,待心绪平缓下来,这才带着如常的神态,打开洞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四周晦暗朦胧,远处则是霞光万道。不知不觉间,又是一日来临!

    栈道之上,有人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无咎眼光一凝,愕然道:“您是……”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