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零七章 藏剑地宫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小猪乖乖猫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光芒消失,洞穴摇晃。

    石柱剑鞘的阵法之中,平地塌陷了一个两丈粗细的洞口,浓郁的灵气从中喷涌而出,莫测的气机令人心神一懔。

    “地宫已开,下去!”

    藏剑阁的地宫,终于被打开了。而四位长老振奋之余,却脚步迟疑。其中的妙山干脆出声叱呵,显然要某人带路。

    无咎无奈地摇摇头,慢慢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他起初以为妙闵与妙尹两位长老的为人还算不错,或有关照,而此时此刻,他谁都不敢指望。人与人之间的财富地位,或修为境界,若相差太远,彼此根本不能平等相处,更无法相互取信!如此说来,祁散人倒是一个例外呢!

    两丈大小的洞口内,有石头阶梯延伸而下,却被雾气笼罩,一时难辨端倪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大意,暗中催动灵力护体,这才抬脚踏进洞口。石梯为紫色的玉石凿就,五尺宽,高低间隔一尺,人行其上,好像并无异状。他稍稍定神,慢慢往下走去。眨眼之间,人影消失在氤氲的雾气之中。

    妙源关注着洞口的情形,点了点头,伸手示意,待妙山、妙闵与妙尹相继踏上石梯,他这才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须臾,无咎脚下一顿。

    所在的石梯足有百丈长,悬空直下,顿显狭窄,使人望而却步。而四周或许是禁制的缘故,竟是无边无际,夹杂着灵气的云雾在飘来荡去,还有火红气机上下乱窜,如同星星点点的萤火,并透着炙热的气息,煞是诡异莫名。

    而石梯的尽头,则是一道封禁的门户。

    无咎正在俯瞰四方,身后有人出声——

    “此乃地火灵气,地元之精髓,用来吐纳修炼,当不无裨益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妙闵,接着感慨道:“很多年前,我曾跟随家师来到此处,奈何禁地森严,只得匆匆离去!”

    “嗯,你我身为灵霞山的长老,均有一次深入地宫修炼的机缘!奈何运气不够,难以识破其中的玄妙啊!”

    妙尹随声附和了一句,好像是触动了妙源的心事,他忍不住哼道:“哼!我灵霞山门规,非门主而不得随意出入地宫。而放眼整个灵霞山,唯有此处才是修炼的最佳所在。怎奈当年的妙祁师兄偏执独行,致使我等的修为迟迟不见起色!”

    妙闵笑道:“呵呵,妙祁师兄他或有苦衷呢……”

    三位长老的对话看似轻描淡写,却还是不免牵扯到了当年的恩恩怨怨,许是有所顾忌,各自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妙山催促道:“小子,不得耽搁!”

    无咎继续往下走去,一步一步很是沉稳,却不忘留意着四周的动静,并默默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祁散人、祈老道啊,也难怪你被赶出了灵山,原来几位长老都不服你,身为仙门门主,你也真够窝囊的!

    不过,这地宫颇为诡异。才将踏入洞口,便好像惊动了体内的两把神剑,此时的气海之中,两道细微的剑光犹在盘旋,分明欢快了几分!

    无咎走到了石梯的尽头,停了下来,左右张望,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面前的三丈之外,挡着一道过人高的石门,并有禁制覆盖,恰好挡住了去路。上下左右,则是一片虚无。两侧远近,同样是雾气缥缈而神秘莫测。身后的石梯,则如一道悬空的天桥,陡峭笔直上下,依然让人心惊胆战。而四位长老相继而来,倒是一个个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掐动法诀,紧闭的石门轰然而开。

    祈老道留下的禁制法诀,除了最初的九道之外,余下的悉数无误,否则不知又将怎样!

    无咎抬头踏入石门,没走几步,只觉得热浪扑面而窒息难耐,急忙加持护体灵力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四周景物一变。

    石门过后,是块二、三十丈大小的紫色岩石,两侧的石壁上分别排列着八九个石龛,各自刻着浮雕,均为盘坐的修士形状,相貌年纪不一。再往前去,应该是处巨大的地穴,为禁制所阻挡,一时情形不明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便是藏剑阁的地宫!”

    四位老者相继而至,左右散开,冲着石龛中的浮雕石像一一举手施礼,很是恭敬的模样。其中的妙闵则是看着满脸诧异的无咎,笑着分说道:“这九座神龛之中,葬着我灵霞山道陨的九位历任门主,你既为灵山弟子,理该前来拜见一番!”

    藏剑阁的地宫,竟是灵霞山门主的埋骨之地,且有九位之多,岂不是说仙门已存在了万年之久?而既为仙门,那些神仙去了哪里,总不会都死了吧,难道长生不老只是一个传说?

    如此说来,修士也够可怜的,不过是多活了几年,最终活腻歪了,两腿一蹬便没了!还不如凡人来得的痛快,但有百年,只要过得充实自在而无怨无悔,足矣!

    无咎来不及打量地宫的情形,转身走向神龛,装模作样躬身施礼,两眼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神龛之中的石像,应该是按照各位门主生前的模样所刻,并各有名讳,且栩栩如生,而又威严肃穆。只是人死如灯灭,又何必这般守在地下再受凄苦呢?修仙修到这步田地,很不洒脱!

    无咎从左至右,冲着神龛挨个行礼。几位长老也不阻挡,只管在一旁默默观望。而他才将草草了事,便听妙山又在催促:“地宫之下,乃灵脉所在,也是神剑所在,尚有最后两道禁制,速速打开——”

    “既为灵脉,缘何炙热难耐呀?”

    “哼,天地化万物,灵脉分五行。不然哪有灵气聚三峰,云天落彩霞之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说法,头回听到呢!哦,想必这地下便是火灵脉了?”

    “休得啰嗦!”

    无咎还想多问两句,奈何所问非人,被妙山挥袖打断,他只得撇撇嘴转身往前。

    在紫色岩石的尽头,设有一层禁制。右侧挨着石壁的地方,则是一个凹陷的洞口,有个石梯盘旋而下,或是通往地宫的深处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洞口前,祭出法诀。而尚未动身,便觉着一股灼人的气息扑面而来。他暗暗戒备,继续催动灵力护体,然后抬脚踏入洞口,顺着石梯逐级而下。

    石梯横穿石壁而去,十余丈后,前方左转,又是一道禁制封堵的洞口。

    四位长老鱼贯而至,神态各异。

    妙山面带凶相,气势逼人;妙闵手扶长须,笑容如旧;妙尹神情凝重,似有好奇;妙源依然耷拉着眼皮,而两眼中不时闪过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无咎回头看向身后的几位长老,暗暗舒了口气,双手一阵翻飞,几道法诀接踵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动,洞口的禁制消失。

    无咎才要往前,一股强劲的威势扑面而来。他闷哼了一声,便直直往后飞去。而才将离地飞去,又是一道法力从背后轰然而至。他暗叫不好,却又无处躲避。而两股力道相撞之后,顿然抵消。他“扑通”坐在地上,“哎呦”一声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就凭你这般微末的修为,还敢胡作非为,真是不知所谓,滚起来——”

    妙山拍出凌空一掌,瞬间化解了某人的窘境,却又出声叱呵,话语中充满了不屑与厌恶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狼狈爬起,禁不住捂着胸口一阵呲牙咧嘴,随后扭头瞪了一眼,这才带着满肚子的腹诽,揉着屁股慢慢往前。

    所幸灵力护体,尚不至于伤到自己,却浑身酸痛,气息浮躁。前后夹击的滋味,着实不好受!

    一道洞口之隔,天地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无咎没走两步,灵力透体而出,犹自窒息难耐,忍不住满眼的诧异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百丈穹顶所覆盖的巨大洞穴,蒸腾的热浪从地下汹涌而出,无数地火灵气便如篝火的火苗在凌空乱窜,浑如天地颠倒了一般。

    哦,想起来了,此前曾潜入紫霞峰的地下,被禁制阻挡,显然就是灵脉所在的地宫!

    而这又哪里是什么地宫啊,分明就是一个地下的大熔炉。即使身旁的岩石,都带着火热。脚下则是一道窄窄的石径,顺着石壁盘旋而下。透过火红的雾气看去,似有岩浆在沸腾不止。还有那四处飘荡的地火灵气,分明就是可怕的烈焰。若非灵力护体,只怕片刻也承受不住。此情此景,倒是与苍龙谷的九重渊有得一比。只是一个阴寒彻骨,一个烧死人不偿命!

    无咎尚自战战兢兢,突然几道身影越顶而过。他又是蓦然一惊,急忙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原来是四位长老踏着飞剑到了半空之中,并缓缓往下,片刻之后,各自落在石壁之间凸出的几块石台之上。而石台下方的数十丈,则是一池烈焰火浆。

    浅而易见,此处固然凶险,却没有任何禁制,应该施展法术自如。奈何自己不会飞,否则掉下去就被烧成渣渣。不过,自己的冥行术,有穿越万物之能,眼下又岂敢尝试!

    无咎站在狭窄的石径上,一时进退不定,却又暗暗讶异,随即硬着头皮往下走去。

    体内的气海之中,两道细微的剑光犹在盘旋,只是愈发的欢快,且多了几分躁动不安。便如当年魔剑遇到了狼剑时的情景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