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一十章 无从回避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o老吉o、飞飞_我爱、路人唐、墨竹赤莲、草鱼禾川、萧瑟xsir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从天栽落,狠狠砸在紫霞峰的峰巅之上,烟熏火燎的岩石,竟被他砸出一个浅坑。他挣扎翻身,两眼发黑,惨哼一声,飙出一口热血。而一道凌厉的剑芒呼啸而至,根本不容躲避。他心神迷乱,只觉得浓重的死意弥漫而来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轰鸣在半空之中炸响,势在必得的剑光随之崩溃殆尽。

    有人怒喝:“妙闵师兄,你为何杀他?”

    有人辩解:“关乎神器,岂容有失!”

    无咎本已绝望,却意外躲过一劫。他稍稍神智一清,抬眼看向半空。五道御剑的人影直扑而下,还有两人在争吵不休。他眉梢斜挑,眼光生寒,双手掐诀,周身光芒闪动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又是“砰砰”连声闷响,草木横飞,石屑迸溅。而原先坐在石坑中的人影,已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五位长老踏剑而至,转而悬空数丈四处盘旋。

    妙源愕然:“那小子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妙山也是颇为意外:“不仅没死,尚能施展遁术!”

    妙尹难以置信道:“便是筑基的道人,也躲不过妙闵师兄的致命一击!”

    妙严兀自面带怒容:“难道诸位真要将他置于死地?”

    妙闵还是温和的模样:“师弟某要是非不分,以免伤了同门的和气!”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妙严与妙闵的交情不错,而他此时却是看不透对方的心思,叱道:“事关妙祁师兄,尔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妙闵笑容如旧,而话语声却是渐渐变得生硬起来:“只有留住那个小子,得到他身上的神剑,方能逼出妙祁师兄的下落,获悉他真正的来历。严师弟,你还是回府养伤要紧!”

    此番话语,算是道出了众人隐藏已久的心声。不管妙祁门主生死如何,也不管那个无咎潜入灵霞山的用意如何,一个随身携带两把神剑的羽士小辈,若是背后没有靠山,没有倚仗,没有来历,任谁都不会相信!

    妙源不容多说,挥手命道:“那小子伤重,难以远遁。妙闵、妙山随我前去追赶,玄水、玄玉带人巡查千里,妙尹、妙严留下善后。事不宜迟,动身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身影消失。妙闵与妙山不甘落后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紫霞峰上下,一阵混乱。

    而妙严却是动身拦住了妙尹,责问道:“尹师弟,你为何瞒我,又为何要参与其中……?”

    妙尹被迫落在峰顶的一块石头上,冲着满目的狼藉连连摇头。见妙严落到近前,他苦笑着说道:“妙源、妙山与妙闵三位师兄唯恐那小子的背后有高人主谋,便设下陷阱。我也怕神洲仙门害我灵霞山,便暗中答应下来,却因师兄闭关养伤,这才没有转告。至于是否为了神剑,三位师兄应该心知肚明。谁料想竟是这般情景……”他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地宫豁口,带着无奈的神情示意道:“你我还是想方设法封住地宫要紧,以免毁了灵脉!”

    他还是那样的面面俱到,说起话来从不得罪人。

    妙严无言以对,重重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,灵霞山正西五百里外的山谷中冒出三道人影,随即御剑腾空,转而翘首四望。

    其中的妙源稍稍沉吟,出声道:“那小子土遁之时,往西而行。随后追来,却不见人影。不用多想,他已途中转向。为免疏漏,你我兵分三路,再由玄水、玄玉另行一路,务必要搜遍万里之内,不,两万里之内,活要见人、死要见尸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行术,一去数十里;冥行术,一去两百余里。

    这是无咎跑得最快的路程。

    而他遁入紫霞峰,顺着震裂的禁制缝隙沉入地下,全力疾遁,竟瞬间百余里。几次三番之后,已然抵达灵霞山的五六百里之外。他蹿出地下,跃到半空,周身肌肤破裂,浑如一个血人。尤其他褴褛的衣衫,血红的双眸,疯狂的神情,浑如虎尾峡的那个所向披靡勇而无畏的将军。只是前方没有敌兵,没有千军万马,而所遭遇的困境更加艰难,更加的凶险万分。与其说他在逃命,不如说他在挑战自己,挑战厄运,挑战生命的束缚!

    一句话,人逼急了,总要拼命的!

    此时的他,周身肌肤破裂,经脉刺痛难耐,而强劲雄浑的灵力,却从暴涨的气海之中破堤而出,穿越脏腑,顺着四肢百骸,浩浩荡荡涌向全身,再以冥行术的法门狂泻而出。

    他稍稍辨别方向,隐去身影,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,直奔北方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再次现身,人已到了四百余里之外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虽然伤势惨重,而他的遁法,却是威力倍增。而支撑他如此疯狂的,只有一个缘由,便是吸纳入体的那道火红剑光,以及随之而来的强横法力。

    他无暇多顾,继续飞遁。

    灵霞山的几位长老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想要活着,唯有不断地跑下去。至于能否摆脱追杀,无从知晓。他只能竭尽全力,听天由命!

    一道淡淡的身影在半空之中匆匆一闪,没了。下一刻,他倏忽现身又再次消失。如此落魄狂奔的情景,与当年又是何其相同。便如他逃出有熊都城,逃出玉井峰,逃出古剑山,再逃出有熊的军营。不过他跑得更快了,但愿供他驰骋的天地也会更加的广阔!

    至于还要跑到何时,跑向何处,他来不及多想。如今只要能跑到没人的地方,睡上一觉,对他来说,足矣!

    他便这么疾遁不停,体内的法力在飞快流逝。

    不知跑出去了多远,也忘记过去了多久。

    曾经充盈暴涨的气海,渐渐干涸;奔腾不休的法力,慢慢衰减。

    当他体内变得空空荡荡的时候,没了护体的灵力,再也隐不去身形,即使继续往前,都难以如愿。他的衣衫被劲风撕得粉碎,胸口的创伤血迹迸溅。随着疾驰的余威不再,他便如同一块沉重的石头,带着呼啸的风声,从半空之中斜斜着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这是一条山溪,两侧山石嶙峋,层林霜染,恰是风寒秋浓的景色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竟然直接砸入溪水之中。霎时轰鸣震响,一团好大的水花冲天而起。而随着一群惊鸟“扑啦啦”穿过山林渐渐远去,突如其来的喧嚣声慢慢平息下来,只有湍急的溪流在奔腾不休,“哗哗”的水声清脆如旧。

    须臾,一个半裸的身子浮上水面,双手划动,随即露出无咎那张裹在乱发中的苍白面孔。而不待靠岸,他身不由己顺着溪流往下冲去,“砰”的撞在水中的岩石之上,顿时身子横斜,翻转下沉,接着扑腾几下,继续随波浮沉。谁料溪水之中,碎石遍布。又是“砰砰”连撞,倍加摧残。而他却已无力躲避,只能勉强抱着脑袋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他像是一根枯朽的树枝,在溪水中漂流,挣扎不得,也无从摆脱,只能随波逐流,直至粉身碎骨!

    随着气海的枯竭,经脉的断绝,灵力耗尽,终于失去了所有的修为,哪怕是神识也荡然无存,浑如一个遍体鳞伤的凡人,想要爬上浅浅的岸边都无能为力。如此凄惨的境地,堪称绝无仅有。只是依然没有昏死过去,或许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而头晕脑胀,神魂恍惚,接连呛水,再被水中的石头不断撞击,难耐的疲惫与非人的痛苦简直就是难以忍受啊!

    生不如死,莫过于此!

    而一个极为虚弱,且毫无防备之躯,再这般蹂躏下去,或是遭遇不测,只怕真的活不成了!

    再大的痛苦也要忍着……

    无咎顺流而下,本来已是浑浑噩噩,几近昏死过去,而连呛了几口水,又被不断撞击,反倒使他渐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须臾,溪流变阔、变深,也变得更为迅猛,却不知流向何处。

    无咎在水中沉浮不定,难以自已,忽而往下一沉,竟然顺着一道十余丈的峭壁瀑布急坠而下。他暗暗叫苦,又无可奈何,只得趁机喘了口粗气,随即两眼一闭而横空翻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的水声如同奔雷阵阵,顿然间浪花咆哮而奔流浩荡。

    无咎尚自不知所措,已被惊涛骇浪砸入水底。他筋骨欲裂,疼痛难忍,才要惨哼,“咕嘟咕嘟”灌了几口河水。随即身形翻滚着再次浮起,昂起脑袋便是喷出一道水柱。眼光所及,乃是一条十余丈宽的大河沸腾着汹涌而去。前方远处则是天光齐岸,犹如顿失滔滔。

    唉,又是一道瀑布……

    他扑腾着双手双脚,试图躲过前方的断崖激流,彷如到了濒死的边缘,全凭着仅有的一口气要挣扎到底。

    前方的断崖愈来愈近,犹如注定的劫难而无从回避。

    他依旧在扑打着四肢,却又那么的无力。

    而残酷的厄运,总是喜欢趁人之危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道细细的黑影疾射而至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