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一十七章 春秀大姐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ourbox、jiasujueqi、阿猫小二、湖北雷哥1、砸锅卖铁人、书友25991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房大很郁闷。

    自己在山上摔坏了双腿之后,便躺在榻上难以动弹。而春秀则是扭动着腰肢来来去去,整个人透着轻松欢快,还时常借口溜出家门,显然是弃守妇道而不肯安分。被打骂了几回,那婆娘有所收敛,谁料她又救回来一个讨饭的男子,竟安置在院门外的窝棚里,并隔三差五前去探望。痴男怨女眉来眼去,无耻行径昭然若揭啊!

    气死人了!

    一个讨饭的家伙,即使换了身行头,终究还是居无定所的流浪之徒,勾引婆娘的野汉子。瞧见没有,他才将大病初愈,春秀便已欣喜若狂。不用多想啊,那对狗男女必然要干出杀夫私奔的勾当!

    哼,当我房大何在?既然腿脚利索了,再不能任凭贼人猖狂!

    不过,春秀那个臭娘们竟然将汤碗摔了?且罢,一不做,二不休,我房大亲自动手,权当杀鸡宰羊!

    而尚未动手,那个看似柔弱不堪的白脸小子,竟然离地飞起,一脚将自己踹出去几丈远,随即“喀嚓”踩在腿上,疼啊,踩断了呢!尤为甚者,他挥袖一招,竟隔空抓起了汤碗,很神奇啊。而他不为别的,而是要让自己喝下碗中的残汤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怎会知晓其中的名堂……

    房大躺在屋檐下的地上,脑袋嗡嗡直响,却又腿疼难耐,整个人动弹不得。恰是心念百转之时,一个沾满积雪并挂着残羹的汤碗到了嘴边。他急忙摇头,拼命大喝:“不……有毒……有蛇毒……”

    一张冷峭的面孔,带着逼人的威势缓缓凑到近前:“你在汤中下毒,无非要置我于死地。一计不成,又穷凶极恶。既然你不识好歹,我便送你投胎做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也是颇为气恼!

    自从恢复了神识之后,远近的风吹草动一清二楚。房大的暗中下毒,交换汤碗,纯属儿戏,根本不值一哂。无非是念及春秀的恩情,便也忍气吞声佯作不知。而房大却是变本加厉,不仅殴打春秀,还要持刀行凶,倒不如除去这个祸害,权当是给那可怜的女子留条活路!

    无咎伸手捏开房大的嘴巴,便要将碗中的残汤灌进去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活该他自作自受!

    房大无力挣扎,“呜呜”直叫,却又叫不出声,绝望惊恐之下,只能在内心狂吼:要杀人了,野汉子要杀人,我必死无疑啊,我死不瞑目……

    而恰于此时,一道身影穿过院子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怔,松开房大。

    来的并非别人,竟是春秀。

    那女子浑身的积雪,满脸的泪痕,披头撒发,竟是直奔自己而来?

    “大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退后躲闪,谁料那女子还是不依不饶扑来,并挥舞双手疯狂哭喊:“你敢杀我男人,我与你拼命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目瞪口呆,随手扔了汤碗,继而脚尖点地,腾空而起,霎时越过树梢,直达二十余丈之高。

    春秀扑空,踉跄倒地,不及爬起,惊讶不已:“他……他怎会飞呢……”

    房大趁机逃脱一劫,趴在台阶上,探头张望,暗暗惊嘘,低声骂道:“臭娘们没见识,那是传说中的仙人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人在半空,并未远去,稍稍悬停,便缓缓落下。他转眼之间回到院中,四周片尘不惊,却又脚不沾地,飘飘欲飞之势浑然天成。不过,他依然满脸的错愕:“大姐!你缘何寻我拼命……”

    春秀好像是回过神来,不顾地上的泥泞,匆匆爬起,她原本俊俏的面容上竟然带着莫名的愤怒,抬手顿足,尖声叱呵:“我真是瞎了眼,竟然救了你这样一个忘恩负义之人。仙人又能如何,你敢杀我男人,我便与你拼命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张口结舌:“大姐,我……我在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想帮着春秀摆脱厄运,至少摆脱她男人的欺凌与羞辱。与其看来,那是一个貌美善良,且又勤劳贤惠的可怜女子,应该找个更好的男人,难道不是吗?

    春秀撩起鬓角的乱发,秀美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讥笑,而好看的秀眸中却是泛着泪花,随即带着令人心碎的神情嘲讽道:“你在帮我,还是害我?你打断他的腿,谁来服侍?你杀了他,谁来守寡?而我成为寡妇,以后的日子又如何过活?莫非你不嫌弃一个山野粗鄙的女人,愿意带着我远走高飞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面对叱责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千想万想,也没有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还有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。而她的每句话都像是打在脸上的巴掌,抽得“啪啪”响,且又无从躲避,叫人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是啊,仙人又能怎样,你改变不了既定的命运,改变不了伦理世俗,甚至于改变不了一个山村女子所遭遇的困境。不然便会弄巧成拙,被扇耳光。

    唉,里外不是人啊!

    春秀抹了把泪水,忍不住又是一阵抽泣:“嫁鸡随鸡、嫁狗随狗,嫁了扁担抱着走,这便是女人的命,纵然再苦再累,只能忍着受着,不然还能怎地……”她耸动着肩头,连连摆手:“走吧、走吧,我可不敢与仙人称兄道弟,只求你放过我夫妇二人,我回头给你烧高香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撇撇嘴角,面带苦涩,稍稍斟酌,拂袖一挥。院中的空地上顿时多了十几块金锭,闪闪的金光耀人眼目。他躬身郑重一礼,出声道:“春秀大姐,多谢您搭救之恩。些许薄礼,不成敬意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想多说两句,默然片刻之后,只是留下一声叹息,转身腾空跃起而瞬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小院里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四周白雪皑皑,景色如旧。院门外的窝棚前以及河水的岸边,还留着几串脚印。而除了淡淡氤氲的雾气,再不见半个人影。只是偶尔几声狗吠传来,使得沉寂的山村渐渐多了几分世俗的喧嚣。

    夫妇俩一个坐在台阶上,一个站在院中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坐着的,两眼直勾勾盯着金锭,满是胡茬的脸上,尽是贪婪垂涎的神情。

    站着的,兀自翘首眺望天边。

    一度异常凶悍的她,又成了那个温顺娴熟的女子,只是她的一双秀眸中,仿佛多了几分曾经的憧憬与岁月的怅惘。记得孩提时候,听过仙人的传说。于是乎,睡梦中也是彩云飘飘。而真的有日见到了仙人,却与梦境相差甚远。一个落魄讨饭的……仙人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腿——”

    院子里响起了房大的惨叫声,他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断腿。

    春秀慌忙转身,又忍不住回首一瞥。

    天色湛蓝,白云飘飘,再不见了那随风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房大却是怒道:“臭婆娘,还不将金子收起来!”

    春秀小跑几步,又返身折回,将地上的金锭捡起交给了房大,已是忙碌的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而房大搂着十几块金锭,喜不自禁:“老子有钱啦,再不用上山狩猎啦,我要高宅大院,我要妻妾成群,我要休了你这个不下崽的臭婆娘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春秀摸出布帕,擦拭着眼角,默默低头走向灶房,一如往日的逆来顺受。灶房门前的积雪中,插着一把猎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咎离开了向夏村,一路往北。

    在向夏谷的千里之外,为南陵、西周与有熊三国的交界处,有个地名,叫作三界原。顾名思义,乃大山高原汇聚之地。穿过了三界原,再从西北边疆,横跨有熊的两万里河山,便能最终抵达紫定山仙门。

    记得祈老道被抓,还是在初春的三月;眼下此时,已然到了寒冬腊月的下旬。距离老道约定的日子,只剩下了短短的两个多月。搁在往日不免匆忙,眼下却也着急不得……

    一道淡淡的身影,在山谷雪地之间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他从前御风而行,一去十余丈,此时抬脚便是二十余丈远,可谓去势极快。远远看去,那挥舞的双袖,飘逸的身姿,俨如苍鹰翱翔,又似惊鸿飞掠,可谓难得的自由自在,期待已久的纵情洒脱!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人已到了两三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无咎慢慢止住了去势,在一块白雪覆盖的山坡上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但见雪域茫茫,四方空远。极目远舒,万物无尘,霎时天地入怀,心神为之一荡!

    无咎看向来路,摇了摇头,将向夏村所遭遇的不快尽数抛开,转而仰天呵呵一乐,又倏然收声而惕然四顾。少顷,他咧了咧嘴,抬手摸出一块褥子铺在雪地上,继而盘膝坐下又是神色自嘲!

    接连遭难,已如惊弓之鸟!

    想自己逃出了灵霞山,至今已过去两个月,况且向夏谷地处偏远,倒不虞有人追来。既然劫后逢生,伤势痊愈,表明霉运远去,从今往后万事大吉!

    他很懂得宽慰自己,翻手摸出两块灵石攥在手里,随即散开神识看向四周,不由得眉梢斜挑而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百里方圆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筑基之后的神识威力,竟然提升了足足三倍有余。而法力修为,也必然随之大涨。是否意味着御剑飞行的水到渠成呢,还有那把火红的神剑又能否收为己用?

    此外,九星神剑各有一句口诀。尚不知灵霞山的这把镇山神剑,又有何蹊跷。不过,眼下虽已筑基,奈何重伤初愈而气海欠缺,且法力不济,并非养足精神再行计较!

    无咎催动护体灵力罩在四周,心神内敛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