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二十八章 血琼花开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失业专干、南部项目、gavrii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虽有阵法的阻隔,却还是难挡血琼花绽放之浓香。再有南风吹荡,香去百里、数百里亦为寻常。届时必将引来草原的血蝠,还望诸位莫要慌乱……”

    岳玄的意思是说,血琼花的浓香将会招来成群结队的异兽,也就是血蝠,故而提起予以说明,唯恐在场的修士到时候自乱阵脚,等等。

    血蝠?好像见过,应该是一种会飞的家伙,不对,记得几年前在赶往灵霞山的途中,所见的异兽叫作嗜血灵蝠,很吓人的样子。或许彼此不同,却不知又有何名堂。

    无咎听着好奇,悄悄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立足所在,位于山顶的东南侧。数尺远处,便是一排玉石栏杆,分明是嵌入了阵法的阵脚,有微弱的光芒闪动着漫天而起,并与四周的栏杆相互连接,形成了一个数丈高的,透明的,形同碗底状的阵法屏障。随着法力的加持,层层水浪般的波纹来回幻动,使得天上的弯月与星辰变得清晰而又朦胧,浑如天地之间蒙了一道透明的细纱,使得梦幻般的瑰丽中多了几分的神秘与诡异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多修士,只等着血琼绽放,等着血琼玉液,一个个翘首以盼。而浓烈的异香愈来愈盛,尚不知血琼花盛开之时又是怎样的一番情景!

    不过,那阵法既然挡不住血琼的异香,或许徒有其表,不知道能否击破……

    无咎对于阵法、禁制,有着足够的忌惮。他不喜欢禁锢,他向往自由自在。他默默想着心事,转而看向石亭的方向。而人影晃动,恰好挡住了视线。他挪开几步,而对方也是跟着挪动,全然不顾身后,并踮起脚尖很是全神贯注。

    这人好没道理,你挡住我干什么?

    无咎见到左侧的人群稍显稀疏,径自走了过去,而挡住他的人影却是往后退了两步,差点撞到他的身上,不待他躲避,那人已有察觉,慌忙转身歉然一笑。

    竟然是位银须银发的老者,面色红润,眉目和善,仙风道骨的架势,看上去就给人一种莫名的亲切,只是周身透出的威势,不过一个羽士七层的高手罢了!

    无咎无心计较,挪步走向人少的山顶北侧。

    而不知为何,他忽而心头一动,慢慢转过头去,又是微微一怔。那个陌生的老头呢……

    与之同时,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叹。紧接着便听岳玄扬声道:“亥时三刻,血琼花开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不及多想,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石亭之中,那绿树的枝杈间竟然长着数十拇指大小的紫青色的花蕾。随着时辰将近,其中的一朵花蕾悄然绽放。只见一片花瓣缓缓舒展,接着又是一片片花瓣次第而起。那红红的花瓣,艳的像血,烈的像火。恍惚之中,似有花开的喘息在寂静中响起。而不过瞬间,一朵三寸大小的花蓬业已尽数绽开。浑如美人醒来,慵懒妩媚,却在刹那妖娆万分而又惊艳无双。随之更为浓烈的异香弥漫四方,醉人心脾!

    正当众人沉浸在血琼花的娇艳与浓香之中而难以自拔之际,又一朵血琼花绽放……

    便于此刻,似有风声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有人扬声示警:“血蝠来了——”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顾不得血琼花,急忙昂首观望。

    透过阵法看去,朦胧的夜色之中有一道道黑影从北方由远而近,成群结队,不下数十数百之多。转瞬之间,一道黑影疾冲而下,“砰”的一声撞在阵法之上,随即扇动双翅倒飞了出去,犹然嘶鸣不已而凶悍难挡。而那血蝠的面目,尽显无疑,竟是长着兽头、红睛、尖嘴、利齿,并双足如钩,伸展翅膀足有两丈之巨的怪物!

    什么血蝠,那不就是嗜血灵蝠吗,叫法不同,凶狠与残暴是一样一样的,只是它除了嗜血之外,还贪恋血琼的异香……

    “加持阵法——”

    一清脆的叱呵声响起,紧接着五、六道人影越过修士们的头顶落在山顶的北侧。

    无咎正自惊诧于血蝠的凶悍,一道婀娜的身影到了面前,竟是手持飞剑的岳琼,颇为英姿飒爽,却又回首一瞥,厌恶道:“又是你,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什么叫又是我?你不过是一个才将筑基的修士而已,不知天高地厚!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往后躲开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猛烈的撞击,十余头血蝠在阵法之上翻滚扑腾。而更多的黑影接踵而至,竟是将阵法给撞得摇摇晃晃。那前仆后继的疯狂气势,着实令人震骇。

    岳琼抬手掐动法诀,阵法似乎闪开一道缝隙。她再又信手一指,剑光脱手:“以攻代守,格杀血蝠——”

    随其吩咐,五六道剑光飞出阵法,左右盘旋,狠狠攻向血蝠。血蝠固然凶猛,却挡不住飞剑之利,一头接着一头血蝠被剑光透体而过,再被阵法弹开,相继坠下山崖。

    怎奈血蝠太多,还是有数不胜数的血蝠避开剑光撞向阵法。整个山顶所在,随之微微摇晃。霎时黑影乱坠,污血倾洒,剑光闪烁,轰鸣阵阵,浑如浩劫降临而动静非凡。

    余下的岳家弟子不敢怠慢,先后冲到了山顶的四周,加持阵法之际,各自祭出飞剑格杀血蝠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有些不知所措,竟是忘了绽放的血琼花,只管仰头观望,一个个瞠目难耐。那数百疯狂的血蝠,堪比羽士高手,若无阵法的阻挡,天晓得将会出现什么状况!

    无咎躲在山顶的角落处,眼光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所有的岳家子弟,均在对付来袭的血蝠。而石亭前的坍台之上还站着一人,便是少城主岳玄。浅而易见,他在守护着血琼花。石亭之中,已然绽开了十余朵血琼花,像是一朵朵血红的焰火在夜色中燃烧,并散发着更为浓烈醉人的异香。

    血蝠虽然疯狂如旧,终究抵不过飞剑的锋利。侥幸逃脱的血蝠盛怒难抑,不甘作罢,转而往东,竟是奔着十余里外的山城扑去。而山顶上的岳家子弟,好像是早有预料,并未在意,各自催动飞剑继续击杀着冲撞阵法的血蝠。

    哦,怪不得石头城的房屋厚实,且门窗狭窄,原来是早有防备,只为抵挡血蝠的侵袭……

    直至半个时辰之后,阵法之上的黑影渐渐稀落。

    十余位岳家子弟终于缓了口气,却还是不敢大意,在岳琼的带领下,依然催动飞剑在阵法之外巡弋。

    有人惊呼:“血琼花尽数绽放,如此之多——”

    石亭中的那株绿树的枝杈间,四、五十朵血琼花煞是惊艳夺目。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们回过神来,纷纷往前涌去。那血琼花有提升修为之能,还有突破境界的神奇,若能采摘一朵到手,以后的修炼必将事半功倍啊!机缘难得……

    岳玄既然独自守护着血琼花,便是有所料及。他冲着群情激奋的众人微微含笑,拂袖一甩:“诸位,止步!”

    一道水红的身影横掠而过,娇声叱道:“谁敢放肆!”

    那是岳琼,虽为女子,年轻貌美,却修为不凡,且处事果断而又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稍显混乱的场面,顿时安稳下来。

    岳玄点了点头,扬声又道:“我岳家既然有言在先,便不会慢待了诸位。将酒搬来——”

    两个中年男子随声而至,抬手抛出了二十个酒坛子摆在地上,并打开泥封,淡淡的酒香顿时与血琼花的异香混杂一起,使人闻之欲醉而又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岳玄走到酒坛前,反手一招,一朵血琼花离开了枝头,悠悠落在掌心。他稍加端详,神色陶醉,随即五指合拢,法诀催动,血琼花消失不见,一道血红的菁华飞向酒坛。少顷,他两手一拍,呵呵笑道:“一坛血琼玉液,足以惠及十人。我岳家将拿出二十朵血琼花,以飨同道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的修士无不神色感激,一个个举手致谢。

    岳玄笑容熙和,眼光缓缓掠过众人,而尚不待他继续炼制血琼玉液,忽而微微一怔,急忙转过身去,已是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只见几丈之外的石亭之中,那株血琼树绿莹莹的并无异状,而枝头上悬挂的花朵,却是一朵接着一朵消失。不用多想,有人正在动手采摘,无非是隐去了身影罢了,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偷窃?

    “大胆——”

    岳玄惊愕难耐,怒火中烧,抬手抓出一道剑光,忍不住再次喝道:“琼儿给我守住左右,死活不论——”

    他真的气坏了,他要亲手抓住大胆包天的贼人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岳琼与十余位岳家子弟尽数扑向石亭。恰于此时,石亭之中的血琼花已被采摘殆尽,紧接着一道疾风逆袭而出,竟瞬间穿过了封堵的阵势。

    岳玄抬手一指,剑光呼啸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攻势受阻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霍然出现,竟是位银须银发、仙风道骨的老者。他在半空之中收势不住,哎呀呀叫道:“我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想不到如此凶险,罢了、罢了——”

    他突然扬手疾抛,一个小巧的锦囊倏然越过人群,直接飞向一个青衣长衫的年轻男子的怀中。而对方抓着浓香四溢的锦囊,目瞪口呆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