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二十九章 后知后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茫茫的森林@百度、gavriil、半杯醉、老吉o、多情的话语、蜘蛛弥勒佛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抓着锦囊,有些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血琼花是好东西,谁都想将其占为己有。而岳家戒备森严,根本无机可乘。哪怕是躲在一旁窥觑多时,也只能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谁料异变横起,竟然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抢夺,并瞒过了岳玄、岳城主,将所有的血琼花给摘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是不是匪夷所思,是不是出人意料?

    不,真正叫人难以置信的还在后头。抢走血琼花的竟然是个银须银发的老者,就是之前在面前来回晃悠的那个老头,他只有羽士的修为,却如此的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是不是很离奇,是不是很惊人?

    而尤为甚者,那老头竟然早有预谋般地将血琼花装在锦囊之内,并将锦囊扔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要干什么?

    他说了,他是受人之托、忠人之事?真是好大的一盆污水,“呼啦”浇在自己的头上。他倒是摆脱了干系,而本人岂非成了众矢之的?

    那可恶的老头,他是……

    “狗贼,你果然居心不良——”

    山顶之上,笼罩四周的阵法尚在微微摇晃,时不时还有一两头血蝠坠下,发出“砰砰”的闷响,彷如巨石的敲击听得清楚,又似遥远的雷声而恍如幻觉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、以及岳家的子弟,再也顾不得头顶的动静,只管将一双双愤怒的眼光投向山顶角落的那道青衣人影,并死死盯着他手中的锦囊。相信在喘息之间,一腔腔沸腾的怒火便将焚灭一切。

    那小子竟敢抢走所有的血琼花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岳琼率先发作。

    只见那女子脚尖点地,横飞而起,并抬手祭出了手中的飞剑,势必要将贼人置于死地而后快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几位岳家子弟奔向山顶的另外一处角落。浅而易见,那个老头想要抽身事外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修士们同仇敌忾,各自飞剑在手。眨眼的工夫,山顶之上一片剑光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面对汹汹之势,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,“砰”的撞在身后的栏杆上,已然是退无可退。他身影虚实一闪,而尚未沉入地下又被迫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唉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

    如今阵法禁锢,重重围攻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啊!且血琼花在手,百口莫辩。此时的自己不是贼,也是贼!

    闪念之间,一道凌厉的剑光到了三丈之外。

    随后一道俏丽的人影俏目圆睁,娇声叱喝:“交出血琼花——”

    四周剑光如林,吼声阵阵:“交出血琼花——”

    我交出血琼花,便能善了?既然事到临头,再忍气吞声也是无趣!

    无咎剑眉斜挑,两眼中寒光闪动,法力威势透体而出,抬手祭出一道黑色的剑光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记闷响震耳欲聋,袭来的剑光顿时崩溃。随后而至的岳琼猝不及防,惨哼着倒飞了出去。而反噬的法力余威不减,狂涛横卷。几丈之外的众多修士还在等着捡便宜,瞬间便被掀翻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无咎再不迟疑,顺势又是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那把才将得胜的魔剑猛然盘旋,冲天而起,狠狠劈在了阵法之上,随之轰鸣炸响而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他要破阵,他要冲出去!

    岳琼人在半空,身形狼狈。眼看着就要摔落下去,一道柔和的法力突如其来。她借势再去十数丈,踉跄落在坍台之上,忍不住脸色一紧,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。

    熟悉的话语声响起:“琼儿啊,你不是那人的对手,且守在此处,让爹爹来对付他——”

    岳琼不及应声,兀自手捂胸口而气喘吁吁。一把飞剑嘡啷落在身前,光芒尽失而法力不再。她余悸难消,转而抬眼张望却又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那个畏畏缩缩、鬼鬼祟祟的青衣男子,竟然是位深藏不露的筑基高手?只怕他的岁数比起自己还要年轻,为何他的修为如此高强?而爹爹说自己并非他的对手,倒也未必,哼……

    岳玄始终没有离开过原地半步,而此时此刻,他再也沉不住气。倘若任由那个年轻人击破阵法逃脱而去,丢了血琼花尚在其次,此前的苦心亦将付之东流,而岳家的颜面更是丢失殆尽!

    他救下了岳琼,纵身而起,剑光出手,随即袍袖抖动,又是一道剑光接踵而去。

    一道剑光直取数十丈外的青衣人影,一道剑光击向半空中的黑色飞剑。

    他要阻挡对方破阵,同时他还要还以颜色。

    而那劈砍阵法的那道黑色剑光陡然翻转,竟是奔着他呼啸而来。与之瞬间,又是一道紫色的剑光越过众人的头顶急袭而至。

    “轰、轰——”

    攻势对撞,法力轰鸣。

    岳玄只觉得两道强劲的威势扑面而来,竟是难以招架。他人半空,被迫止住了去势,急忙双手掐诀,强行驱使两把飞剑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的修为,分明与自己不相上下,而动手较量之际,却又高出一筹。记得他自称公孙先生,他究竟是何来历?

    而那一黑一紫两道剑光却是倏然合二为一,顿然间光芒暴涨。凌厉的威势之下,方才还是齐心戮力的众人纷纷退向四周。筑基高手对阵,谁也不肯遭受池鱼之殃!

    岳玄双脚连踏,稳住身形,剑光盘旋,便欲再次发动全力一击。而他忽有察觉,心头怦怦大跳,急忙转过身去,神识横扫四方。那个银须银发的老者消失了,几个岳家的子弟正在面面相觑……

    恰于此际,只听得岳琼在失声高呼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岳玄猛然回头,倒抽了口寒气。

    一道女子的身影从混乱的人群中蹿起,竟是直接冲向石亭并挥动手中的飞剑。霎时“砰砰”闷响,土石迸溅。紧接着血琼树竟被连根拔起,随即被她收入囊中而不见了踪影。她得偿所愿,苍白的脸上露出诡秘一笑,继而抽身退出石亭,反手抛出飞剑劈向阵法。对于岳琼与四周的修士,她根本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岳玄两眼一缩,寒声道:“孙舞娘,你果然来了,还有一位桀正呢,他人在何处——”

    那被称作孙舞娘的女子白眼一翻,讥讽道:“你岳家又奈我何……”她好像无意久留,扬声叱道:“还不破阵离去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飞剑在轰鸣,法力在闪烁,阵法在摇晃,人影在奔窜。

    而便在这混乱之时,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壮汉拔地而起,双手持剑狠狠奔着头顶的阵法劈去,却又不忘冲着脚下笑道:“公孙,倒是小瞧了你啊,有空不妨来我敖家堡做客,以便答谢你今日的相助之情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依然站在山顶的角落处,手中抓着黑紫闪烁的剑光,看着那熟悉的一男一女,他不由得咧起嘴角而神情怪异。

    郑戒?桀正。武森?孙舞娘。名讳颠倒而已,不外乎混淆耳目。曾经的修为也是假的,实则一对筑基的高手。

    我小瞧了那位岳琼,而那女子又看低了我,如今我尚在糊涂,又被一对道侣给弄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还有那位银须银发的老头呢,他又躲在哪里?

    如上种种,事先一点儿都不知情,却又参与其中,谁来告诉我,这都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早已不堪重负的阵法终于被劈开了一道豁口,清朗的天光与阵阵的寒风倾泻而下。又是剑光急袭,破裂的阵法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一两百位修士僵立在山顶上,各自惶惶无措。

    岳玄、岳琼,以及十余位岳家子弟,好像也对连连迭起的突变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叫作桀正的壮汉与叫作孙舞娘的女子则是双双踏起飞剑离地而起,其中的孙舞娘还啐了一口:“哼,倒是让那人捡了便宜……”

    是谁捡了便宜?

    我为何有着一种吃亏上当的后知后觉呢!

    而有句话说的不假,此时不走更待何时!

    无咎才要动身,半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,他忙凝神张望,禁不住暗暗惊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见孙舞娘踏着剑光尚未远去,竟口吐鲜血栽落下来,随即被桀正一把抄在怀中,两人同时止住了去势。而与其瞬间,夜空之中缓缓浮现出一位老者的身影,冷声笑道:“敖家堡的桀正与孙舞娘,今夜你二人毁我血琼树,罪大恶极,莫怪老夫翻脸无情!岳玄,给我将其同伙一并严惩!”

    桀正搂着孙舞娘,疼惜不已,随即两眼闪动着凶光,怒道:“岳相子,你即便设下了圈套又能如何,还不是被我抢走了血琼树。就凭你人仙初期的修为,还能拦住我的去路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岳玄得到了吩咐,一改之前的迟疑不决,带着岳琼踏起剑光,厉声命道:“诸位同道助我岳家拿住贼人,事成之后必有重赏。动手——”

    山顶上的众人尚在观望,闻声精神一振,各自纷纷祭出飞剑,显然要来个群起攻之。

    原来今夜的一切,都是岳家的设计。既然老城主现身了,大局已定。恰是立功的好时候,岂能不奋勇争先。

    无咎见到半空中冒出一位人仙的高手,正自错愕,忽然剑光如雨,肆虐的杀气铺天盖地。即便施展遁法,也是四周受阻而无路可去。他情急之下,灵机一动,从锦囊中抓出一把血琼花便撒了出去,霎时间血红片片而浓香阵阵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清楚,疾风骤雨般的剑光顿然一乱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怠慢,随即化作风行趁机冲出了重围。而岳相子与桀正、孙舞娘犹在前方对峙,岳玄与岳琼一左一右追来。他百忙之际,去向不定,突然有隐约的话语声从远处传来:风华烟雨柳始青,一骑绝尘出州城,呵呵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