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三十六章 海风扑面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、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感谢各位的订阅红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独自坐在一大块寒冰上,盘着双膝,抄着双手,默默打量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几里之外,便是小舟靠岸的冰岛,四周布满了浮冰,白晃晃的光芒耀人眼目。他所面对的正前方,三道人影在百丈远处的浮冰之间来回跳跃,并甩下一面面阵旗,显然是在布置阵法。

    随着神识的悄然散去,百里海域一清二楚。隐约可见两条小舟的踪影,而祈散人与贡金等人还是不知去向。也就是说,那两伙人都跑远了,远在百里之外,远到难以找寻!

    可恶的老道,我为了你又是易容,又是辛苦陪伴,而你事到临头将我抛开,真的有失忠厚为人之道啊!我懒得与你计较,且看你能否得偿所愿!

    而余下的四把神剑,皆无着落。短时之内,休想返回灵霞山。紫烟啊,且安心闭关,早日筑基,等我回去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海水撞破的动静传来,紧接着远近的浮冰阵阵晃动。

    无咎坐稳了,昂首张望。

    身下的寒冰又冷又滑,稍不留神便会闪个趔趄。好在有灵力护体,倒不虞摔倒、或是冻屁股。

    “海鲨入网,两位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循声看去,只见安銘与彭锦、董石分别站在三块浮冰之上,彼此相距二三十丈,各自同时掐动法诀。原本平静的海面上,突然水花四溅,紧接着一道黑影高高跃起,尚在摇头摆尾,忽被层层的光芒禁锢其中。

    “并非海鲨,乃是蛟鲨——”

    安銘惊呼了一声,适时祭出一道剑光。彭锦与董石不敢怠慢,又是两道剑光出手。

    那蛟鲨不及躲避,已被三道剑光透体而过,禁不住疯狂扭动,海水顿时为之沸腾起来。而三位修士继续催动杀招,接着双手齐挥,齐声大喊:“起——”

    与之瞬间,阵法光芒倏然收缩至十余丈,继而裹着一团尚在蠕动的黑影破水而出。三位修士趁势踏空而起,双手扯动,竟是带着阵法与其中的蛟鲨横越海面,直奔数百丈外的一块巨大的浮冰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阵法消失,一条七八丈长的大鱼凭空坠落,稍稍挣扎了几下,便再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安銘与两位同伴落下身形,相视呵呵一笑,又是剑光纷飞,眨眼之间已将偌大的蛟鲨给剥皮剔骨。鲜红的血水染透了浮冰,再顺着波浪漂流而去。四周的海水渐渐黑红,浓重的血腥凝聚不散。半个时辰之后,三人收拾妥当,只留下鲨皮等少数的有用之物,骨骸血肉则是被直接扔入海中。而三人并未歇息,急急返回之前的海域。

    须臾,海面上波涛滚滚,大群的海鲨、蛟鲨蜂拥而至……

    无咎始终在默默袖手旁观,全无参与的兴致。

    一连三日,杀戮不断。

    安銘与两位伙伴接连斩杀了十数头海鲨,收获颇丰,而更多的海兽为血腥所吸引,依然源源不断涌来。三人则是无意久留,歇息了几个时辰之后,声称是要赶往更远的地方,猎取更为凶猛的海兽。

    无咎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,跟着匆匆跳上小舟。

    安銘驾着小舟驶离冰岛,继续往北而行。他见某人默不吭声守在船头,与两位伙伴换了个眼色,笑道:“无道友真是有趣,你既不狩猎,又何必出海呢,如此岂不白跑了一趟?”

    董石不屑哼道:“他见到血腥便已手脚瘫软,又何谈狩猎!”

    彭锦拈须摇头:“只怕他尚未经历杀戮,情有可原!”

    安銘笑容如旧:“或许无道友另有所图,犹未可知!”

    无咎坐在船头,吹着海风,他好像忍受不住身后三人的唠叨,扭头辩解道:“人不杀我,我不杀人。此番出海,开开眼界,足矣!”

    董石哈哈大笑了两声,嘲讽道:“此去倍加凶险,倘若不测,没人救你,你不妨去海底大开眼界!”

    彭锦似有怜悯,叹道:“无道友若非仙道的高手,万万不该如此的莽撞啊!”

    安銘却是不以为然:“无道友既有孤身远行的胆量,必有过人的本事。你我无须为他担忧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有心争执两句,嘴角咧了咧,送上一个尴尬丑陋的笑脸,转而继续默不作声,却又伸手摸着面颊上的疙瘩,并暗中留意着身后的动静。

    安銘三人应该心情不错,始终在说笑不停,并断断续续透露出北陵海的大致情形,除了北玄岛之外,还不经意间提到一个叫作北武岛的地方。只是才将提及北武岛,便避而不谈。而此番出海的修士,乃有备而来,每人的手上都有一枚玉简,拓印着北陵海的上千小岛的方位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海面上浮冰渐稀。放眼望去,海天一线,却黑白分明,彷如到了阴阳的尽头而又乾坤迥然!

    便于此刻,一条小舟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那是此前离去的小舟,记得同乘者共有三人,如今却只剩下一位中年的汉子,好像还带着伤势。

    董石看得清楚,冲着安銘摆手示意:“迎上去、迎上去——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两条小舟相遇,各自打了个回旋,慢慢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董石与彭锦、安銘换了个诧异的眼色,转而询问:“章赖道友,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那独自驾舟而来的男子,三四十岁,裹着皮袍,羽士七层的修为,名叫章赖。只见他一手攥着船桨,一手捂着胸口,嘴角还带着血迹,喘着粗气道:“差点丢了性命,所幸遇上了几位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董石三人催促:“速速讲来——”

    章赖又缓了口气,这才心有余悸道出了原委。

    且说,四小一大,五条鲨皮舟离开了北陵岛之后,便相继散开而各行其是。章赖与两位好友在途中猎取了几头海兽,又匆匆北行,抵达另外一片海域,北玄岛。

    三人的想法,很简单。北玄岛乃是此行最终的去处,也是最为期待的地方。且夏季短暂,还须抢占先机,方能有所收获,也就是赶早不赶晚的意思。

    章赖与两位同伴抵达北玄岛的海域之后,设下阵法,捕杀海兽,一切倒还顺利。而一日过后,便见到另外一条小舟从不远处经过。彼此相熟,难免问候几声。而对方的四位修士却语焉不详,却又神色振奋。三人好奇之下,有所猜疑,忍耐不住,索性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这片海域最北端的一个冰岛之上,发现了一处神秘的所在,据称乃是古修士的洞府遗址。谁料早已不知去向的贡金、桑魁等人突然现身,显然要独占好处。

    章赖与两位伙伴不敢争执,又不甘离去,便在岛上继续寻觅,还真的又发现了一处洞口。谁想贡金等人再次出面阻拦,并意外触动禁制。两位伙伴因而双双遭难,而他本人则是侥幸逃脱一劫。他人单势孤,见势不妙,只得含恨离去,恰好遇上了安銘、董石、彭锦与无咎一行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章赖收声不语。

    董石很是不忿,怒道:“贡金、桑魁等几位道友,真是岂有此理,有我几人在此,还怕他怎地!章道友,敢否带路?”

    彭锦摇了摇头,不无怜悯地叹道:“唉,出门只为机缘,不该伤了和气啊!”

    安銘抬手扔过去一瓶丹药,附和道:“章道友,你只须带路便可,但有好处,不分彼此!”

    章赖接过丹药,稍稍迟疑,却见三人颇为仗义,随即啐了一口:“带路而已,有何不敢?”

    他死了两个伙伴,很是郁闷,如今有人相助,顿时胆气大涨。

    而他话音未落,小舟之中多了两道人影,其中的董石伸手抢过船桨,彭锦则是温和安慰道:“道友疗伤要紧,凡事自有我二人应付!”

    他倒是没作多想,连连拱手致谢。

    “启程——”

    安銘催促之后,忽又轻声笑道:“呵呵,无道友,你我二人同舟共济,也算是难得的缘分呀!”

    无咎始终在默默旁观,置身事外。闻声,他没有忙着理会,直待董石驾舟而去,这才回头报以丑丑一笑:“荣幸之至也!”

    安銘手持船桨,左右挥动。浪花飞溅之中,小舟去势如飞。他见某人坐得稳稳当当,且怡然自得,禁不住再次调侃道:“此番出海,是否大开眼界而如愿以偿啊?”

    一人船头,一人船尾,相隔咫尺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无咎咂巴下嘴,摇头道:“甚为无趣,只想早日返回!”

    他话语坦诚,好像在袒露心声。

    此行只为陪伴祁散人而来,而老道早跑没影了。如今与几个陌生、且难以捉摸的修士同行,着实让他兴致索然!

    无咎说到此处,又不无抱怨道:“北陵岛也好,北玄岛也罢,均为酷寒偏远之地,全无半点儿的风景可言呢!”他顿了一顿,话语一转:“尚不知北武岛又在何处,安兄能否指教一二?”

    安銘“哦”了一声,反问道:“你意在北武岛?”他仿佛很是意外,两眼中精光一闪:“呵呵!北武岛乃是岳华山的一处海外禁地,非筑基的高手,而难以抵达。倘若无道友有意前往,我不妨给你打听、打听!”

    这人看似随和,却极难相处,尤其听他说话,很让人费神啊!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神色自嘲:“随口一问罢了,却叫安兄取笑了。我尚有自知之明,嘿嘿!”

    他挪着屁股,转身面向船头。

    海风扑面,仿佛嗅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