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四十章 异变又起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rayray1111、gavriil、用户5380507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安銘去势正急,孰料有人挡路。

    那黑丑的笑脸,黑色的长剑,太熟悉了!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放声冷笑:“呵呵,我早知你小子有诈,果然……”他去势不停,飞剑出手:“不自量力,找死!”

    挡住洞口的不是别人,正是无咎。在别人看来,他或有惊人之举,而他的修为,他的相貌,以及他的长剑,都是那么的平庸而又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是笑容如旧,唯有两眼中寒光闪动并隐隐带着怒意。

    原本一次寻常的海外探险,竟然如此曲折而又匪夷所思。董石与彭锦乃是隐匿修为的筑基道人,而安銘则是他二人的师兄。如此三位高手,潜伏在一群羽士之中要干什么?如今见势不妙便想一走了之,我答应了吗?

    闪念之间,一道凌厉的剑光到了三丈之外。

    无咎双手持剑,怒劈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攻守相撞,金戈交错,法力炸开,顿如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无咎一剑劈飞了来袭的剑光,却止不住连连后退两步,随即强行站稳,反手便将玄铁黑剑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銘去势受阻,身形稍稍一顿,霎时脸色微变,急忙催动飞剑便要全力以赴。他对那个丑陋的小子早有猜疑,而对方的修为却是出乎想象。不过凭着一把凡兵便敢逞强,真是不知所谓!

    董石与彭锦同样是奔着洞口而来,恰见无咎只身挡住了安銘。两人暗暗诧异,急忙催动飞剑予以相助。而在两人的身后,则是贡金等四位修士,犹自惊慌失措,谁料尚未摆脱困境,前方又是混战一片。几人不明所以,又不敢多作耽搁,各自掉头而去,又是连连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,那头冰螭乱冲乱撞,竟是将两个修士给堵在冰窟的一隅,再“吭哧”一口寒雾冻成冰块,又是乱踏乱踩,只管肆意发狂。两个可怜的修士顿然尸骸无存,惨不忍睹。而余下三位侥幸逃脱的修士,则是躲到了冰窟的另一端,纵身破开寒冰跳入海水……

    贡金与桑魁顿作恍然,趁势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“当”的一声鸣响在冰窟中悠悠回荡。

    安銘抬手一指,剑芒大盛。逆袭而来的黑剑尚未近前,便被轻易击飞。他这才身形下落而脚尖点地,再次随同飞剑凌空蹿起。

    只要返回岛上,不管是强大的冰螭,还是那丑陋的小子,都将在劫难逃而任由摆布!

    而安銘蹿起的刹那,一道紫色的剑光突如其来,毫无征兆,却又威势惊人。他不敢怠慢,催动飞剑挡在身前,并冲着到了身后的董石、彭锦喊道:“合力御敌——”

    三道剑光并驾齐驱,凌厉的杀气颇为强大。三位筑基高手的合力一击,非同小可!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炸响,犹如晴空霹雳,随之法力咆哮,气机横虐,剑光倒飞,双方的强弱顿见分晓。

    无咎连连后退了七八步,“扑通”摔倒在洞口之中,却又触地蹿起,再次挺身挡住了洞口,并抬手抓住了紫色的狼剑,霎时衣袂袖摆微微飘动,隐匿许久的修为从浑身上下缓缓散出。

    而三位筑基修士并肩御敌,虽更胜一筹,却并未击退、或是击败对手。尤其是在法力的反噬之下,不得不被迫止步。三人落在十余丈外,各自飞剑在手而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安銘猛然看向前方,看向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年轻男子。对方所显露的修为,竟然与自己相差无几?他厉声喝道:“你是何方高人,为何要与我岳华山为敌?”

    “啊呸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的手臂一振,所持的狼剑斜指着地面,吞吐着三尺多长的紫色光芒,并发出“嗡嗡”的嘶鸣。他啐了一口,摇头道:“原来是来自于岳华山的三位筑基高手,亦不过如此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同时对付过三位筑基高手,因为他吃过大亏。若是搁在往常,他早跑了。而既然忍耐多日,便是为了趁火打劫,不,应该说是挺身而出。故而,他不失时机断然出手,竟然只身挡住了对方的强攻,除了气息稍有不畅之外,整个人毫发无损。嗯,真的叫人底气大涨啊!

    无咎“嘿嘿”又笑:“我乃云游四方的浪子,并非什么高人。却不知三位混入此地又是所欲何为,能否说来听听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的很得意,也笑的很诡秘。

    而在安銘的眼里,那个小子笑的很丑陋,笑的很阴森,笑的很恶心。不过,随着对方的不再隐瞒,他也看出了对方的修为。他与董石、彭锦换了个眼色,转而冷哼道:“这片海域为我岳华山属地,却时常有人借着出海狩猎之名而胡作非为,我仙门自当严加防范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此处,似有迟疑,接着问道:“北陵海曾为古时通往外域的要道,如今虽然来往断绝,却留下了不少的遗迹,从中或能捷径也犹未可知,你莫非为此而来?”

    无咎笑容一怔:“哦……此处真有通往外域的捷径?”

    安銘的两眼中精芒一闪:“你说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猛然抬手一指。董石与彭锦心有灵犀,同时双手疾抛。

    霎时三道剑光与数道符箓所化的火光、箭矢、冰凌,以及幻化的猛兽,带着凌厉的杀气,以滔天之势轰然扑向洞口。

    安銘这个人的心机很深沉,他要乘敌不意、攻敌不备。

    不过,便在他与两位师弟动手的刹那,洞口前的那个尚在偏着脑袋沉思的人影忽然不见。而神识之中,一道若有若无的紫色剑光贴着地面到了身前,犹如一条潜伏中的狡诈毒蛇,只待发出致命的一击!

    安銘微微冷笑,适时后退一步,并与董石、彭锦示意,再次抓出一道剑光,便要将自以为是的对手来个迎头痛击。而他不过转念之间,忽而心头一寒,好像陷入到了前后的夹击之中,竟然根本无从摆脱。

    “不妙!那小子以弱示人,避实就虚……”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

    安銘的攻势太盛,又是以三敌一,再加上太过于自负,或许才是他失算的真正缘由。而他明白过来,为时已晚,一道森寒的杀气直逼后心,随之而来的诡异气机竟然牵动神魂而难以自已,更是无从躲避。护体灵力顿时崩溃,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剑光透体而过,还有冷哼声在耳畔响起:“三番两次惹我,还敢踢我屁股,我忍你很久了,哼哼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銘应该早已看出那个丑小子的破绽,怎奈反复试探之后,却始终抓不住把柄,这才藏下杀心,只待事后再行计较。而恰是一时的疏忽,酿成致命的后果。他又悔又恨,却已无力辩驳。他看着透体而过的黑色剑光,只觉得整个神魂随之而去……

    从无咎挡住洞口,敌我双方的二次交锋,再到彼此的对话,直至他正面偷袭,最终隐身施展致命一击,看似惊心动魄,且又曲折万分,实则不过短短的几个喘息之间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现出身形的刹那,魔剑穿过安銘的腰腹,继而一声闷响,强横的剑气竟是将安銘的肉身给绞得粉碎。他犹不作罢,趁势剑光横扫,直奔不远处的董石扑去。而那道紫色的狼剑掠过地面,倏然而起,随其攻向另外一位对手,彭锦。

    董石与彭锦正在帮着安銘发动强攻,忽而不见了人影。两人不敢大意,急忙催动神识小心戒备,谁料才有察觉,已是血肉狼藉而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那个丑陋的小子,竟然杀了安銘师兄?

    而安銘师兄不仅是岳华山的筑基弟子,还是北陵岛的执事。

    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他闯大祸啦!

    董石与彭锦惊慌对视,战意全无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之前所祭出的火光、箭矢以及猛兽的幻影同时炸开,阵阵横虐的法力顿如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董石与彭锦不敢怠慢,趁势直奔洞口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二人的想法不差,唯有趁乱方能摆脱困境,殊不知某人更是趁火打劫的行家里手,一黑、一紫两道剑光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董石催动剑光挡在身后,只想着不顾一切冲出洞口。而去势正急,一道莫名的禁制突如其来,瞬间将其束缚,匆忙的身形微微一顿,竟法力迟滞而又无从挣扎。一片黑色的乌云漫天而至,随即“砰”的一声肉身崩裂、神魂失散……

    彭锦脸色大变,强驱飞剑四周盘旋。“当”的震响,偷袭的紫色剑光倒飞了出去。而他也是被迫一缓,恰是这闪念间的耽搁,几片无形的禁制倏忽及至,霎时将其束缚桎梏。他心头发冷,暗自绝望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道黑色的剑光便像是猎魂摄魄的野兽,不会错过任何一次嗜血的良机,“喀喇”撕碎了护体灵力,无情碾碎了四肢百骸……

    “好小子!一连斩杀三位筑基高手,真是不动而已,动则惊天撼地啊,呵呵!”

    笑声未落,一位银须银发的老者从不远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——”

    安銘、董石、彭锦的尸骸坠落在地,雪白血红而满眼的狼藉。

    “老道,那两人分明因你而死,若非你暗中使坏,我怎能连连得手?”

    “瞎说哩!杀人有伤天和,我老人家不干缺德事儿!

    “老道,你在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杀了安銘,已属侥幸,却没指望拦住董石与彭锦,他有自知之明。谁料关键时刻,那两人先后被困住了手脚。他干脆不做不休,顺势连下杀手。便在老道现出身形卖呆的时候,他也收起两道剑光稳住身形,而尚未来得及缓口气,异变又起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//m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