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地狼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缄口、云中图的月票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应该假不了!

    当无咎借助传送阵来到项家,在踏出那间石屋的瞬间,许久不见异常的气海,突然之间有了动静。三道静静盘旋的神剑,再次气机欢快,并光芒闪烁,一如从前遇到狼剑、或是火剑的情形。

    项家,竟然藏着神剑?或者说,岳华山的那把镇山神剑,竟然藏在项家的千翠峰?

    那一刻,他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此前大闹岳华山,又强闯北武岛,只有一个用意,那便是岳华山的神剑。祁散人曾经打探多年,又岂能无的放矢?谁料来回奔波,依然徒劳无功。老道的“尽在掌握”,仅是理所当然,无非糊弄傻小子,或者说给他无咎壮胆。而便在两人被迫放弃的时候,却又柳暗花明。

    毋容置疑,气机异动乃是神剑出现的征兆。苦寻不得的机缘,便在眼前。

    故而,他要留在项家。哪怕三日后,项成子便要追来。他也要在短短的时日内,设法找到那把神剑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隐瞒。在祁散人的追问之下,他将一切和盘托出。老道获悉详情之后,两手一拍,更加断定了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要知道项成子乃是岳华山的门主,他若是将神剑藏在家中,固然出乎所料,却又在常理之中。谁能想到偏僻的千翠峰,竟然藏有神剑呢,如此掩人耳目,倒也别出心裁!

    于是乎,老少二人凑在桌前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久久之后,祁散人留下几样东西,径自返回歇息。

    客房中只剩下无咎一人,犹自神色古怪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桌上嵌有明珠的灯台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。除此之外,桌上还堆放着十余面小旗与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这是祁散人留下的三套阵法,均为北陵海所获,被他抹去了神识,并配以驱使法诀。

    无咎拿起玉简查看片刻,记下了其中的法诀,随后选取三面阵旗随手抛去,客房顿时笼罩在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他又将余下的阵旗收起,这才起而转身,到了不远处的木榻前,又是抬手一挥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六尺长的木榻上竟是堆满了各种物品。灵石、玉简、丹药、灵药、符箓、卷册,以及装着血琼花的锦囊、丹炉、玉器等稀罕之物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无咎扯过木凳就近坐下,禁不住两手搓动而咧嘴微笑。

    此前在北陵海的北玄岛的地下洞穴之中,便从祁散人的手里抢了不少东西,再加上北武岛之行,可谓所获颇丰,却始终无暇打理,此时不妨查看一二。

    而杀人越货,说起来很不好听。嗯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想我也曾君子彬彬,如今人在仙途,渐渐的入乡随俗,权当是仗剑行道!

    无咎自我安慰一番,着手将各种物品分门别类收起。一炷香的时辰过后,他将神识沉入夔骨指环,心满意足地哼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指环之中,数十灵石、数十玉简堆放的整整齐齐,还有丹药、符箓、衣靴、被褥、酒坛、食品、丹炉、玉器等等陈列有序,浑如大财主的库房而一应俱全。哪怕不事修炼,至少有备无患!

    无咎转身倚着桌子,抓起一枚鲜果啃着,接着举起右手,冲着所持的一枚玉简凝神观看。

    他将指环整理过后,唯独留下这枚玉简。

    玉简来自于北武岛洞府的那间书房,斑黄破旧,有些年头,而所载录的并非功法,或是舆图,而是拓印着几篇手记。手记的主人应该是位神洲的古修士,去过不少的地方。其中又分贺洲篇、部洲篇与卢洲篇,以及鬼族、人族、神族等部族的描述;还有深海巨塔、烈日蛮荒、异域雄城、倒悬之山,等等,各自篇幅不长,而寥寥数笔,却引人入胜……

    无咎拿着玉简,默默出神。直至夜深人静,他才伸个懒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域外,或也有趣,却相距遥远,似乎不着边际。即使有心前往,眼下也没那个闲工夫。倘若有日收集了七把神剑而修为高强,天下四方尽可去得。所谓的封禁,还能拦得住不成!

    无咎收起玉简,又是手掌一翻。

    一黑一紫两道剑光相继出现,随即环绕前后悠悠盘旋。少顷,又是一道火红的剑光倏然而出,炽热的气机充斥四周,客房内顿如烈焰滚滚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挥袖一卷,三道剑光消失不见。他内视气海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一剑天枢化贪狼,魁星含煞桃花殇;六剑开阳度厄时,混沌两极又玄黄;七剑瑶光破军杀,魔炼魂魄鬼神亡。从三段口诀不难猜测,神剑分别以星辰命名,且各自威力不同。如今只有七把神剑,却有九星之称。那位苍起前辈的初衷,又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无咎原地踱步,思绪翩迁。须臾,走到桌前,伸手将灯台的灯罩合拢,房内顿时一片黑暗。他身子虚实闪烁,瞬间透过花窗出了小楼,随即整个人失去了身影,只化作一道清风,轻轻飘落在前院的一片草地上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神识散开,十余里方圆的千翠峰尽收眼底。而大半的屋舍、楼阁,均有法力凝聚的存在,显然设有禁制,或是阵法。

    无咎倒也不敢放肆,默立片刻,借助风行,在林木与房舍之间悄悄寻觅。而他寻觅之际,不忘时刻留意着体内的气机变化。

    要知道七把神剑,同出一源,只要彼此靠近,必有气机牵动的异常。

    而小半个时辰过去,连同几处笼罩禁制的房舍在内,整个前院并无发现。便是气海之中的三把神剑,也是初到千翠峰的老样子,虽然多了几分躁动不安,却再无明显的迹象。

    无咎在一座小桥之上稍作逗留,随即没入地下。十余丈的深处,他缓缓现出虚实不定的身影,接着从一排屋舍的地基下穿过,直奔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他此时所施展的是土行术,是冥行术,还是鬼行术,他也说不清楚。法术不外乎人用,好用便成!

    项家的后院,位于千翠峰的北端。院中长满了数百上千年的古木,粗大的根茎深入地下的岩石缝隙,且密密匝匝,盘根错节,形同一张张网,或是诡异的阵法。

    无咎在地下转来转去,像是一个人捉迷藏。

    先后经过了传送阵所在的石屋,库房,水塘,石亭,正自有些晕头转向的他忽而停了下来。便于此时,体内气海之中一阵光芒闪烁。许是气机所致,三道细微的剑光竟在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无咎愣在地下,神色讶异。

    头顶之上,应该是个独立的院落。而连同十余丈的院落,以及整座地基,有阵法笼罩,且上下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他如今也算是筑基高手,颇有几分眼力。

    与其看来,院落的阵法很是寻常,却前后左右毫无破绽。凭借蛮力强闯倒是不难,则势必要惊动四方。

    无咎稍作忖思,在地下绕着圈子,并时而远离,时而近前。体内的气机,随之躁动,且平缓有异。他暗暗振奋,随即化作一缕清风跃出地面。

    夜色中,一座院落静静矗立在后院的正北方。院门的门楣之上有四个大字,项家祖祠。

    倘若所料无误,这祠堂之中必有蹊跷啊!

    无咎忍不住摩拳擦掌,很想破门而入。而他斟酌了片刻,还是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项家传承至今,不可小觑。在虚实未明之前,且与祁散人知会一声再计较不迟。只须三日内得手离去,便不虞有他。

    无咎抬头看了眼天色,转身返回。尚未穿过后院,一阵淡淡的清香随风而来。稍加嗅之,霎时神清气爽。他或许心事有了着落,好奇之余,临时起意,转而迎风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越过了院墙。

    千翠峰北端的山坡上,另有一片依借山势而建的园子。园子地方不大,却花草茂盛,清香阵阵,灵气隐隐,兼之四周山崖幽深,雾霭淡淡,倒也别有洞天而景色盎然!

    无咎乘风而下,尚未临近,忽又闪开,随即在山峰上悠悠盘旋而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小小的一方园子,同样罩着阵法。

    无咎不欲多事,有心返回,却好胜心起,顺势遁入山峰之中。

    须臾,园子里突然多出一道鬼祟的身影。

    或许地处偏僻的缘故,又或是无人看守而已废弃,看似禁制森严的园子,竟在下方的崖石之中露出几道缝隙。而虽然由此乘隙而入,还是不免为阵法所扰。隐身术随之失灵,现出真身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无咎似有慌乱,一阵东躲西藏,见四周并无异常,这才心有余悸般呲牙无声一笑。

    嗯,做贼心虚呢!

    即使修为再高,名气再大,而一旦有失磊落,终究叫人底气不足啊!

    这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满地的奇花异草,分明一个种植灵药的药园子。

    老道懂得炼丹,何妨顺便采摘几株送他?

    无咎蹲下身子,看也不看,随手乱抓,两眼却是东张西望。不消片刻,他身后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土坑,像是勤恳的老农,不肯放过一粒收成。

    须臾,一株过人高的树木到了眼前。枝繁叶茂间,挂着几粒拇指大小的果子,在月光的照耀下晶莹碧翠,且散发出阵阵诱人的清香。

    找到了,就是这个东西,何以如此的清香怡人呢,想必味道也是不差!

    无咎伸手分开枝叶,摘了一粒果子举起端详。

    拇指大小的果子,便如一粒青翠的宝石,却又圆润柔软而晶莹欲破。记得所看过的典籍之中,好像没有这个青果子的记载。而既为药园种植,总不会是有毒之物。况且自身百毒不侵,且尝一尝?

    无咎伸出舌头舔舐*着果子,一抹苦涩传来,才有诧异,果浆迸裂,竟透着淡淡的香甜。

    苦尽甘来,味道不错!

    无咎伸手将果子丢入口中,尚未品出味道,果浆入口即化,唇齿间余香犹在。他忙上下其手,一口一个果子,随即又大为失落,砸吧着嘴而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树上只结着七八粒果子,还没填饱肚子便没了。

    且罢,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直接没入地下。少顷,一缕清风倏然远去。

    寂静的月光下,一地狼藉……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