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五十章 一对贼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jiasujueqi、是神之天地魔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项成子,乃是岳华山的门主。千翠峰,乃是项成子的老家。既然他门下的弟子来到了千翠峰,名为探亲之行,代为拜祭祖宗的灵位,也算是应有之义!

    更何况祁散人亲口答应,拜祭过后,即刻回转山门,禀报门主。他要与师弟召集帮手,势必要将贼人擒获,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!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,事不宜迟……

    众人在项龙的带领下,来到了山庄北端的一个独立的院落前。

    小小的院落,为花草古木所簇拥,颇为的雅致幽静。其黑漆大门紧闭,门匾上刻着项家祖祠的字样,左右的门柱上,另有两行字迹,分别为:慎终追远,积厚流光。

    “此处,便是我项家的祖祠,已有千年之久,其中供奉着各位先祖的灵位。且容我打开阵法,还请彭道兄与诸位稍候片刻!”

    项龙一边分说,一边着手打开门禁。

    众人依着礼数,默默肃立。

    无咎站在人群之中,抬头看着祠堂的牌匾,又悄悄左右张望,随即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。而不过少顷,他又禁不住侧首一瞥,恰见岳琼站在一旁,正带着幽幽的眼光看来。他心头一怔,报以微笑。不知为何,那容貌秀美的女子,好像神色不善……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接着“吱呀呀”门扇大开。

    “诸位,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顾不得理会岳琼,随着众人穿过院门。

    一小片庭院过后,便是古木掩映下的三间屋子,竟为玉石打造,看似寻常,也不高大,而四周却是青苔斑驳,从里到外透着异样的静寂。正门之上,另有四个“长绵世泽”的古朴大字。敞开的大门内,则是蒲团、供案、神龛,以及一排排的紫木令牌,等等。

    “两位道兄乃家祖的门徒,先行上香,随后我与岳兄、以及家人,再行祭拜!”

    项龙交代了一声,抬脚走入祠堂,躬身举手拜了几拜,转而退到一旁,又道:“丙子季夏,项家后人,项成子,遣弟子再续香火……”他成了祭拜的司仪,一套措辞之后,恭敬示意:“请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并无异议,纷纷退到两旁。项成子乃是项家的家祖,更是仙道有名的高人,他门下的弟子,自然身份尊贵,先行进祠祭拜,也是彰显项家的敬意。

    祁散人挥舞大袖,前后轻拂,随即又双手扶髻,煞有其事般地轻咳一声,这才撩起衣摆,缓缓步入祠堂。

    无咎随后抬脚踏上祠堂门前的台阶,却又忽而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祁散人取了三根祭香就着烛火点燃,转而立在供案下的蒲团前,尚未行礼,忽而察觉左右无人,禁不住回头唤道:“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既为岳华山的弟子,理该一同祭拜,而师兄即将行礼,师弟却是没了影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僵在原地,神色怔怔。

    相隔如此之近,祠堂内的情形一目了然。只见神龛之上,数十灵牌的尽头,供奉着一尊颇为另类的灵位。

    或者说,那就一截青色的石头,尺余长,三、四寸宽,光秃秃的并无铭文,毫不起眼,却又位居正中,显然并非寻常之物。

    尤其神识才将触及那块石头的刹那,忽而阵阵心悸,便彷如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机在呼唤,并牵动着神魂,顿然使得气海中的三道剑光一阵闪烁狂乱。随即三道不同的剑气蠢蠢欲动,只怕稍有不慎便将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闭息凝神,两眼中星芒熠熠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还不前来祭拜,咳咳——”

    “董道兄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祁散人与项龙皆有察觉,双双出声询问。尤为是祈老道,又是一阵咳嗽,原本气定神闲的他,竟然显得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无咎自知失态,急忙低头掩饰:“此乃神灵之地,难免叫人惶恐敬畏呢,嗯嗯,这便来……”他敷衍了一句,又佯作整理仪容,抬手摸了把面颊,却见身旁的岳琼神色怪异。他没作多想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谁料那女子突然闪开一步,失声惊呼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暗暗吓了一跳,却又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这女子不怀好意,她要干什么?嫌弃我人丑不要紧,又何故一惊一乍呢?

    岳琼始终在悄悄盯着某人,突然失声惊呼,随即又难以置信的样子,继而伸手怒叱:“我见你神色猥琐,口音迥异,早有猜疑,却不敢断定,孰料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她再次后退两步,转而冲着在场的众人诧异道:“此人自称公孙先生,曾潜入石头城,抢我血琼花,如今又以岳华山弟子的身份出现在项家的千翠峰,他究竟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天呐,这女子什么都知道,怎么会呢,太匪夷所思啦!

    无咎不由得低下头来,微微错愕。竟然满手黝黑的皮屑,还有脱落的疙瘩。他伸手摸向脸颊,这才发觉脸上的黑皮尽褪,已然是肤色白皙光滑,分明恢复了本来的模样。他再不隐瞒,慢慢抬起头来,冲着在场的众人歉然致意,随即又无可奈何般地咧嘴苦笑。

    可恶的老道,他不是说易容术能管一个月吗,如今只有大半月而已,他又坑我……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岳玄同样是惊诧莫名,急忙转向祠堂出声质问:“项兄,你我两家交情匪浅,何以如此?”

    他认出了无咎,却有所顾虑,对方毕竟顶着岳华山的名头,又是项家的贵客,他着实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“此事蹊跷,老友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项龙也是一脸的糊涂,唯恐岳玄误会,连连摆手,而眼光却在盯着庭院中的那个判若两人的年轻男子,疑惑道:“道友,你为何易容乔装,又为何抢走项家的血琼花?”他虽然带着礼数,而话语中却是冷淡了许多。曾经的董道兄,也变成了没名没姓的道友。

    岳琼是个精明的女子,顿作恍然:“原来世伯与此人并不相熟,想必他假冒岳华山弟子而来,并趁机盗走了园圃的灵药,家贼难防!”她早便想说出家贼难防四个字,却因形势莫测而不敢断言,如今再无顾忌,竟是抬手召出飞剑:“当日抢走我项家血琼的一老一小,岂非就在眼前……”

    岳玄看向祠堂内的祁散人,也是连连点头:“琼儿所言不差!”

    当日大闹项家的除了敖家堡的孙舞娘之外,还有一位年轻人与一位老者。如今的年轻人已然形迹败露,他同伴的身份也是昭然若揭。再联想二人的神态举止,以及千翠峰园圃被盗,再也毋庸置疑,所谓的岳华山高手分明就是一对贼人!

    项龙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祠堂门前的岳琼、岳玄、项雄、项甥、项妮以及项老全,也是纷纷召出飞剑。

    而祁散人面对突发的状况,并无异常,抬脚走到供案前,伸手将所持的祭香默默插入香炉。

    项龙兀自守在供案前,厉声道:“两位道友,可否给我一个说法?如若不然,我项家只好强行留客,再转送岳华山,交由仙门处置!”

    他已是筑基**层的修为,再加上他的族弟项雄也是筑基三层的修为,还有岳家父女助阵,足以应付任何敢于挑衅的对手,哪怕是刁顽的贼人。

    祁散人上了香,拍了拍手,又冲着神龛上的灵位欠了欠身子,这才摇头自语道:“你小子贪嘴,且不知悔改。青蛇果有化毒之效,同样有破解易容之能,如今被人识破,真是丢脸啊!”他叹息一声,转而又带着无辜的口吻说道:“项家主,那小子乃是闻名遐迩的仙门鬼见愁,我也是受其所迫而身不由己,还请诸位还我一个公道。总而言之,我很冤枉啊!”

    终于真相大白!

    岳华山弟子是假,专事劫掠的贼人为真,且祸害了岳家之后,再次欺负到了项家的头上。尤为甚者,项家竟将贼人当成上宾款待。如此奇耻大辱,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    项龙脸色变幻,已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无咎依然站在原地,一只脚还踏在石阶上。他面对岳琼的指责,尴尬无语;面对又羞又怒的项妮,歉然含笑;面对岳玄、项雄等人的汹汹杀机,则是熟视无睹;而面对一脸无辜的祁散人,却是突然竖起双眉:“我贪嘴丑陋背祸水,你却洒脱无事一身轻。可恶的老道,我今日便要给你老账新账一起算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突然离地蹿起,竟是直扑祁散人,显是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项龙正要发作,蓦然一惊,掐动法诀,厉声喝道:“擒贼——”

    谁料祁散人“哎呀呀”大叫一声,挥手扔出几面阵旗,竟是抢先一步封禁了祠堂与大门内外,从混乱之中强行开辟了一条通道,随后闪身冲了出去。与此同时,无咎与他擦肩而过,直奔神龛上的灵位扑去,猛然抢起一物,随即抽身暴退。

    祠堂内外已是剑光闪烁,却被阵法阻挡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趁机冲出了祠堂的大门,瞬间腾空而起,却是一东一西,兀自大呼小叫不停——

    “小子,你往何处去?”

    “跑路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呀,此时断然不能前往牛黎!”

    “又该去往何方?”

    “闭嘴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项龙与众人好不易摆脱阵法,各自御剑追赶。而半空之中,已然是人影杳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