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五十二章 路在何方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社保yuangong、痴傻愚顽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洞穴不大,一丈方圆,虽然逼仄狭小,用来睡觉足矣。且四周布下阵法,并有明珠照亮,地上铺着兽皮褥子,清清爽爽的倒也安逸。

    不过,没工夫睡觉啊!

    与祁散人逃出了千翠峰,施展冥行术狂奔了大半日,而尚未来得及缓口气,又一头扎向这片山谷。

    祁散人说了,此时四方不明,情形莫测,理当蛰伏于九渊,待来日一飞冲天。想想也是,捅了那么大的乱子,岳华山与项家又岂肯善罢甘休。而不管是祁散人,还是他无咎,都难以面对众多高手的追杀与围攻,及时规避风头,不失为明智之举!

    嗯,老道就是老道,即使躲起来,也是理所当然,且又冠冕堂皇!

    于是乎,两人在山谷的僻静处,各自掘了一个洞府,暂且安营扎寨。老道要炼丹,要提升修为。他无咎则是要吸纳神剑,同样要提升修为。倘若一老一少,均有着人仙的修为,横行九国,谁敢争锋?

    而神剑何在,又该如何吸纳呢?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起地上的石头,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这块尺余长、三四寸宽、半寸厚的青色石头,供奉于项家祠堂之中。看似像块灵牌,或是小小的碑石,并不起眼,只是其中蕴含的气机,却与体内的三把神剑相互牵引。即便在数十丈外,也能清晰感觉。将其拿在手中,更有一种浑然一体的脉动。而除此之外,再无异样。石头之间,竟是空的。倘若神剑与之有关,谁来给我说说,神剑何在呀,我都琢磨了三日……

    无咎的两手抓着石头,无奈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石头之中的气机,与曾经的三把神剑极为相似。本以为石头之间,会另有发现,而将其拿在手中,却又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无咎再次举起手中的石头,凝神查看。

    石头中空,倒是状如短剑,而除了浓烈、且又莫名的气机之外,便是隐隐的杀伐之威,尚未有所分辨,神识顿时好像陷入泥淖一般而难以自拔,令人不禁茫然无措……

    无咎急忙丢下石头,收敛神识,犹自心有余悸,轻轻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少顷,他伸出右手,掌心相继涌出一黑一紫两道剑光。

    狼剑与魔剑出现的刹那,随即环绕着地上的石头缓缓盘旋。相互牵连的气机顿时欢快起来,就像是寻到了伙伴的情景。不过,地上的家伙却是不解风情,兀自动也不动,片刻之后依然如此。

    无咎还想祭出体内的第三把神剑再行尝试,见状之后,没了兴致。他手掌一抓,两道剑光消失不见,人也懒懒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此前又是北陵海,又是岳华山,又是北玄岛,又是千翠峰,辗转了一大圈,最终却是捧着一块石头默默发呆。嗯,一时半会儿琢磨不透,不管它了,诸事随缘!

    无咎闭上双眼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七日后,午时。

    一阵微弱的光芒闪烁,野草覆盖的山壁前冒出无咎的身影。他舒展着懒腰,两眼东张西望。头顶树木茂盛,天光斑驳;脚下野花成簇,幽静中倍添几分悠然。只是树丛遮挡,四下里稍显燥热。

    睡了多日,算是养足了精神。而老道还是不见人影,想必是炼丹正忙!既然不让打扰,懒得与他聒噪!

    而百里方圆之内,并无异样。谁能想到有人躲在这偏僻的山谷中呢,想必也躲过了项家,或是岳华山的追赶。

    无咎慢慢走出树丛,到了潭水的岸边。

    潭水为山上的溪流汇聚而成,十余丈方圆,很是清澈幽深的样子,且四周花草遍布而清香阵阵,再有丝丝凉爽顺着水面吹来,些许的燥热顿时荡然无存,只叫人心怀大畅而快意无双!

    无咎在潭边坐下,手上多出一包干果。

    夔骨指环的好处很多,至少存储食物不会坏掉。一年多前的果子,还是新鲜香甜如初。

    无咎吃罢了果子,摸了摸肚子,随手扔了油纸,又撅着屁股掬了把潭水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嗯,吃饱喝足。

    餐霞饮露不过如此。自己算不算是仙人?

    修成金丹,方能称为仙人。而所见识过的人仙高手,着实不堪一提!看来自己也成为不了仙人,最多不过是一名方外之士!

    无咎胡思乱想之际,看着自己趴在地上的德行,忙正襟危坐,竭力想摆出世外高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少顷,他抬手轻点。

    一缕火光透指而出,瞬间便将不远处的油纸给烧个精光。随其法力加持,火光消失,原地留下一小片青灰,而草地却是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无咎神情得意,翻眼忖思片刻,五指间法力凝聚,接着举起手来往前一抓。与之瞬间,平静的潭水微微震荡,继而飞起一道细微的水柱,再凭空徐徐飞来。他张口一吞,潭水入腹。接着挥袖轻拂,潭水顿时化作水雾缓缓散去。

    抬手举足间,尽显法力玄妙,很有高手的风范,是也不是?法术不外乎所用!

    无咎左右睥睨,神态矜持,而不过少顷,又是嘿嘿一笑,顿时恢复了常态。

    他长身而起,伸手扯去了长衫,蹬掉了靴子、拔去了发簪,赤条条的舒展一番,接着“扑通”跳入潭水。一阵水花翻腾,还有两只脚乱蹬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人影露出水面。

    无咎头枕着岸边的青草,身子却是漂浮在清澈的潭水之中,难得的舒适与清凉袭来,他禁不住惬意地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的自由自在,多好啊,没有阴谋算计,再不用担心追杀。

    不过,先后得罪了灵霞山、古剑山、紫定山,以及岳华山,惹下的祸端愈来愈大。而想要找到余下的几把神剑,还将继续得罪一家又一家仙门。

   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!

    纵然神洲广袤,也是难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都是老道害的,不然我此时应该待在有熊的王府之中。而真的留在都城,又能怎样?还是不免参与王族的纷争,并陷入无休无止的尔虞我诈之中。

    唉,或许只有离开神洲,带着紫烟远走海外,方能逍遥避世。而神洲又被封禁,敢问路在何方?

    无咎尚未逍遥片刻,忽而心绪起伏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缕神识扫来,还有熟悉的话语声响起:“你在作甚,神剑有无着落?”

    无咎猝不及防,慌忙坐起,水花四溅之中,带着几分羞怒嚷嚷道:“我光着屁股呢,非礼勿视……”

    神识退去,教训仍在:“哼,黄口小儿,你便不怕玷污了老夫的法眼!”

    无咎飞身出潭,两脚落地,随即法力运转,周身上下炸出一层水雾。他又是双手乱抓,转眼之间穿戴完毕,这才梳理着蓬松的长发,不忘反唇相讥:“老道啊,人老不以岁数为能,无非多活了几轮春秋而已,休得倚老卖老!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人老不以筋骨为能,你信口雌黄,枉为读书人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知炼丹如何,能否观看一二?”

    “你尚未回话?”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啊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无咎在头顶挽了个髻,顺手插上木簪,双袖前后挥打几下,看了看渐渐回归寂静的潭水,转而抬脚循声而去。

    天塌下来,且顶着。日子艰难,笑着过。所幸还有老道的陪伴,不孤单!

    无咎穿过树丛,尚未临近那片野草覆盖的山壁,便有一道微弱的光芒闪过。他手掐法诀,原地失去了身影。与之瞬间,人已到了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洞穴三丈大小,宽敞许多。洞顶之上,嵌着几粒明珠。黯淡的珠光下,静静坐着一位老者的身影,虽然恢复了真容,却神色稍显疲惫:“我老人家辛苦至今,一刻不得闲,而你倒是快活,竟光屁股嬉水,哼!”

    这是祁散人的地盘,同样是四周封闭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近前,低头看了看老道面前的丹炉,满不在乎道:“我光着屁股,干你何事?难得浮生半日闲,古潭濯足达天地。我返璞归真,境界自成哦!”

    两尺多高的丹炉,双耳三足大肚子,依然散发着氤氲的炽热,而炉中却是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无咎话没说完,忍不住好奇问道:“咦,你炼制的丹药呢,失手了,灵药糟蹋了……?”

    祁散人哼了声,不满道:“你与我没大没小也就罢了,却不能小瞧我老人家的手段!”

    他与无咎在风华谷的时候,便相互嫌弃,再结伴闯荡至今,彼此间早已没有规矩礼数可言。好在他也是洒脱随性之人,对此渐渐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老道翻手拿出一个丹瓶,淡淡的清香顿时弥漫四周。他举起丹瓶,分说道:“我用去了十日的苦功,炼成两粒神胎丹。此丹有凝液成胎之效,我且送你……”而话没说完,已有人伸手。他得意一笑,将丹瓶扔了过去,谁料质疑声随即传来:“怎会只有一粒神胎丹,还有一粒呢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性的贪婪,由此可见一斑!我老人家耗时多年,费尽周折,才将勉强炼成两粒丹药,便不能为自己留下一粒?

    祁散人笑容一僵,吹起胡子。

    而无咎拿着丹瓶,早已是喜笑颜开:“神胎丹,岂非就是成就人仙的仙丹?若是送给紫烟,她筑基轻而易举……”忽而有所察觉,他忙收起丹瓶讨好道:“此丹一粒足矣,你老人家辛苦了!”

    祁散人摇了摇头,叹道:“我在帮你提升修为,而你却念念不忘儿女之情。荒唐!”他无意多说,催促道:“且将你的血琼花拿来,我再帮你炼制几粒丹药!”

    无咎很是痛快,抬手扔出了装有血琼花的锦囊,犹不作罢,再次大袖一挥,地上顿时多了数十株灵药:“老道啊,不妨多多炼制几瓶丹药!”

    祁散人怔怔良久,无力道:“小子,你祸害了项家的园圃不说,还要累死我老人家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