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五十八章 诸事随缘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gavriil、炽天之神、木叶清茶、hhhhhhiiiii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下丘镇的正北方,有片古木环绕的庄园。郁郁葱葱之中,可见精致的门楼,高大的院墙,以及修士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便是传说的修仙世家,龚家的府邸。

    神洲九国,固然仙门众多。而不少的修仙者难耐清规戒律,或隐居于山林,或隐居于闹市;或独自逍遥,或娶亲生子而开枝散叶。南陵的上官家,始州的岳家,千翠峰的项家,以及眼前的龚家,便是这么一个存在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仙门神秘莫测,高不可攀,而所谓的修仙世家,自然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地方。如今恰逢黄元山即将大开山门,据说乃是难得的一次历练的机缘。于是乎,各方的修士齐聚下丘镇。要么结交道友,要么凑在龚家的四周打探消息,同样也是开阔眼界,增长阅历的一个途径,等等。

    而在龚家百丈之外,便是临近街道尽头的几家酒肆、茶铺。如今午时刚过,便有修士出没。无咎吃罢烤肉之后,便也溜达至此,并寻了茶铺的凉棚坐下,独自一个人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那个岳琼,竟然没有跟来?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

    女人?

    哼哼,也不例外!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不是一个寻常的女人!幸亏她与岳玄没有易容,不然还真的瞧不出她二人的底细。

    而距离黄元山大开山门的日子,尚有一个多月。既然来到了下丘镇,多提几分小心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,据祈老道所说,黄元山开启山门,名为广纳各方修士前来历练,而真正的用意还是要招纳弟子。岳家父女绝对不会加入仙门,又何必凑这个热闹?除了她父女之外,会不会还有其他隐藏的高手?

    此外,自己先后得罪了古剑山、灵霞山、紫定山与岳华山,各地的仙门不会没有防备。为何黄元山依然循例开放山门与剑冢,难道不怕有人趁机捣乱?尤其是岳华山的项成子,不仅洞府遭到洗劫,藏在千翠峰的剑石也丢了,他岂肯善罢甘休?况且牛黎与青丘两国相邻,他定然要来到黄元山查看。照此想来,诸多反常啊……

    “玄玉道友,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无咎尚在胡思乱想,一个脏兮兮的老者晃悠着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太实?

    这老头鬼魂似的,又来了。他人古怪,道号听着更为古怪!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,端起桌上的陶碗。碗里盛着泉水与干草熬制的茶汤,倒也甘甜解渴。

    “哎呀,茶水清淡,不抵烧酒味浓。玄玉老弟,我请你来上一碗?”

    太实竟然直接走进茶棚,举着手中的一个小酒坛子含笑示意。

    无咎有过前车之鉴,再不肯吃亏,一口饮尽茶汤,这才放下陶碗伸手拒绝:“老头,我与你不熟,还请自重!”

    太实坐在对面的凳子上,举起小酒坛子灌了口酒。酒水淅淅沥沥撒得胡须、衣襟上都是,他却满不在乎地挥袖擦拭,随即绽开满是皱纹的老脸笑道:“不必见外,一回生二回熟啊!”

    他脸色微黑,皱纹深壑,边幅不整,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邋遢肮脏,而长眉下的一双眼睛却是透着深邃与精明。

    无咎拎起陶制的茶壶给自己又斟了一碗茶,眼光一瞥,也不禁咧了咧嘴角,漫不经心道:“老头,你来自何门何派呀,缘何在此逗留,莫非有意前往黄元山,你总不会想要拜入仙门吧……?”

    茶铺子里,没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来往的修士,大都聚在不远处的酒肆中闲坐。修仙之人枯燥清淡已久,或许更为喜欢酒水的浓烈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手里拿着酒坛子,偏偏溜到茶铺子凑热闹。

    这个叫作太实的老者,便如如此古怪的一个人,却没想到无咎突然连声追问,他稍稍意外:“你怎知我出身仙门?”他神色疑惑,又拈须道:“啊……我当年也曾拜入仙门,奈何修为不济,只得流落四方,过往不提也罢!恰逢此处,听说黄元山的剑冢内机缘多多呢,便想着碰碰运气!”

    他话语一顿,好奇又道:“玄玉啊,我见你虽然粗俗不堪,却骨骼清奇,眉宇开阔,想必腹中自有沟壑,总不会为了拜入仙门而任凭堕落吧?”

    这老头的口气很亲切,而说出来的话语却是好坏参半。什么叫粗俗不堪?也不瞧瞧你的肮脏模样。而拜入仙门便会堕落?听起来倒是有些新意。且罢,既然借了玄玉的道号,是好是坏且由他担着。

    无咎微微一笑,不答反问:“老头,你莫非是说,只为前往黄元山碰碰运气的大有人在?”

    如今聚在下丘镇的修士,便有近百人之多。随着黄元山之行的临近,还会有更多的修士涌来。其中良莠不齐,什么人都有。至于又藏着多少诸如岳家父女那样的高手,暂且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太实举起酒坛又来了口酒,茫然道:“道友真是有趣,我方才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这老头张口便是神神叨叨,而细细回味起来,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语,还真的抓不到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无咎端起茶碗,默默注视着太实。从对方的神情、相貌,以及衣着,来来回回打量不停。他很想从中有所发现,却又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太实却是神色不耐,起身离去,嘴里埋怨:“你这人年纪轻轻,却心机深沉,不像好人,实难相处。我且寻别的道友说话,哼!”

    无咎慢慢品尝着茶汤,暗暗一阵腹诽。

    我不像好人?

    可恶的老头,你也不是什么道德君子!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不远处的酒肆中有人低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龚家的修士,筑基的高手!”

    “那女子虽也年轻貌美,却非筑基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道友眼拙了不是?我指的是那位中年男子,名叫龚珍,乃是龚家主事的长辈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女子呢……?”

    “名叫龚玥,羽士九层的修为呢,啧啧!”

    “诸位慎言,切莫招惹麻烦!”

    从街道上走来两人,一个中年男子与一个年轻的女子。男子素袍大袖,相貌堂堂;女子一身白衣,黑发披肩。两人脚步轻盈,目不斜视,径自穿过街道,又越过前方的山坡,转瞬间消失在古木环绕的宅院之中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的铺子里,十余个修士犹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无咎放下茶碗,兴致索然。

    在此处无非瞧个热闹,结识几个道友。三五日之内,根本探听不到有用的消息。况且自己也不想与人打交道,以免露出破绽。且返回客栈,到时候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无咎摸出一小锭金子扔在桌上,乐得茶掌柜连连拱手致谢。而他尚未离去,有人走进茶棚:“一碗粗俗的茶汤而已,竟也值得道友的半锭赤金,真是阔绰,呵呵!”

    竟是岳玄,一手背后一手抚须踱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嗯哈,我也是穷人,穷得只剩下金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敷衍一句,抬脚走出茶棚。

    与岳家父女的意外重逢,让他很是底气不足。况且这个岳玄身为筑基高手,绝不简单,还是敬而远之为好,以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“呵呵,道友真会说笑……”

    岳玄还想趁机寒暄几句,人影擦肩而过。他忙转身追了上去:“玄玉道友,何故离去?

    “倦了,我要睡上……那个……静修几日!”

    无咎头也不回,却差点说漏嘴。

    唉,难道修士便不用睡觉?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九月的中旬,镇子上的修士便要赶往黄元山。道友养精蓄锐,正当其时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岳玄追上了无咎,两人并肩而行,他接着说道:“我有事在身,不便前往,而小女独自成行,我又放心不下。道友若能关照一二,日后必有重谢!”

    无咎脚下一顿,诧然回首:“你是说……让我关照令嫒?”

    岳玄含笑点头,理所当然道:“你乃羽士九层的高手,修为远远强过小女,途中有所关照,不失为应有之义!玄玉道友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咧着嘴角,眼光中闪过一丝狐疑,转而继续前行,干脆来个一声都不吭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一个筑基高手,竟然要一个羽士修士的小辈来关照?我自以为毫无破绽,他父女俩怎会就缠上我呢?

    “恕我冒昧!”

    岳玄随后分说道:“我只是关心情切,并无他意!

    无咎只管走路,顺道拐入巷口,去黄记烤肉店买了炭盆、木炭、香料等物,还将余下的串好的十余斤鹿肉一扫而空,这才乐呵呵地接着往前。岳玄看着稀罕,趁机询问。他依然不搭理,又在糕点铺子里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须臾,到了客栈,上了二楼,一排几间客房均是房门大开,竟然不见岳琼那个女子的踪影。

    无咎在自己的客房门前停下,岳玄竟然随后跟来。他转身阻挡,不无歉意道:“本人从未声称,要前往黄元山,关照令嫒之说,便也无从提起。暂且静修几日,恕不奉陪!”

    岳玄很是不解,愕然道:“你既然不肯前往黄元山,又何故逗留于此?”

    “本人云游四方,讲究一个诸事随缘!”

    无咎高深莫测回了一句,进了客房,伸手掩门,见岳玄依然站在原地,随即奉上一个矜持的微笑:“岳道友,失陪!”

    房门“吱呀”关闭,紧接着阵法闪动。

    岳玄退后几步,神色狐疑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