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六十二章 独自前行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837920、下雪了后天@百度、哥很烦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回到客栈之后,不再轻易外出。哪怕是秋景渐浓,佳人相邀,或小镇热闹,又有争吵,他一概置之不理。即使偶尔外出几回,也是独来独往,目不斜视,俨然一个循规蹈矩的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而岳玄有事外出,再没回来。闲置的客房,重新入住了客人。

    岳琼还是一如既往,趁机结识各方的道友。加之年轻貌美,她的身前身后总是不乏几个追随者。

    这日的清晨。

    岳琼走出房门,才要下楼,却又回头看向一门之隔的另外一间客房。她稍稍迟疑,转身走了过去,抬手轻叩门扉,口中呼唤:“玄玉道友,我与几位相熟的道友相邀前往野外游玩,愿否同去?”

    连日以来,下丘镇聚集了更多的修士。闲来无事,便三五成群凑在一起跑到野外,竟能观赏秋景,又能切磋修炼之法,对于这些常年闭门独守的修士来说,也算是难得的一次机缘。

    不过,某人却是离群索居而难见真容。

    岳琼叩门之后,没人应声,还想再次呼唤,房内忽而传来冷冰冰的两个字:“不去!”

    她只得缩回伸出的手指,失落般地扯起发梢,两只大眼睛中神色闪烁,转而抬脚走向楼梯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相邻的房门“吱呀”打开,随着人影一晃,露出一张俊朗的笑脸:“呵呵,岳姑娘,何妨我同去呢!”

    岳玄离开之后,入住客房的便是这位朱仁。他在房内听得外边的动静,不失时机现出身来。

    岳琼回眸一瞥,欣然颔首:“朱前辈不吝屈尊,何其荣幸也!”

    朱仁掩上房门,朗声笑道:“呵呵,岳姑娘真会说话,请——”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走下楼梯,楼上回归短暂的宁静。

    紧闭的房门之内,一人盘膝坐在榻上。他双目微闭,两手结印,神色淡然,浑似一个入定静修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地上摆放着炭盆以及烤肉所用的坛坛罐罐,很是凌乱不堪,且阵法屏蔽的客房内,还飘荡着烤肉的香味。

    神识之中,那一男一女下楼走远了。

    无咎松了口气,缓缓睁开双眼,随即伸着懒腰,就势躺在榻上。

    那个岳琼隔三差五便来敲门,不能不有所防备。尤其是隔壁住着一位筑基的高手,一个趾高气扬的家伙,自从那日小山顶上邂逅之后,他总想着寻找自己的麻烦。哼哼,暂且让他三分。如今也只能躲起来,以免事到临头而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而烤肉固然美味,怎奈吃饱了就犯困!

    有道是,安逸生懒汉,逆境出英雄。啧啧,这句话岂非就是本人的写照?

    如今黄元山之行日趋临近,再不好继续酣睡。为今之计,还须未雨绸缪!

    要知道别人前往黄元山,乃是撞运气、觅机缘,不管是否拜入仙门,终有一番历练。而自己却要寻找神剑,无异于挑衅整个黄元山。回想从前得到四把神剑,哪一回不是死里逃生。此去稍有不慎,势必又要惹来一场滔天大祸啊!

    而那日镇外的小山顶上,从朱仁的口中获悉,下丘镇的修士之中,应该隐藏着更多的高手。难道往年的时候也是如此情景,会不会另有蹊跷呢?

    无咎在榻上躺了片刻,又坐起身来,手掌一翻,面前多了一堆玉简。其中有以往的收获,也有北陵海所得。而他查看了许久,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来自于北武岛的功法典籍,虽然高深,却也晦涩,非长年累月的修炼而难以参悟领会。而其中并无自己想要的奇门秘笈,或是杀人的绝招。照此说来,除了曾经的法门之外,自己最大的倚仗,只有体内的四把神剑。

    无咎收起面前的玉简,再次慢慢躺下。他将熟知的鬼行术、闪遁术、隐身术,以及《九星诀》,从头至尾琢磨了一遍,转而神识内视,默默忖思不已。

    气海之中,那滴凝实的灵液,便如烈焰的凝聚,不仅闪动着斑黄的色泽,还散发着强劲莫名的威势。且周身的四肢百骸,以及脏腑经脉,皆为之牵动而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而在灵液的周围,四道剑光盘旋如旧。其一黑、一紫、一红、一黄,像是四道流星,虽也微弱,却又瑰丽奇异而首尾相接,仿佛与灵液以及整个人浑然一体。好像只须念头刹那,便将天崩地裂而雷霆万钧!

    嗯,如今吸纳了四把神剑,并没有祁散人所担心的困境。或为《天刑符经》的神奇,这才使得神剑的气机与法力契合,与血脉气息相融,并渐渐的收发自如。而唯一的不足,便是同时驱使四把神剑的力不从心。尤其四剑合一的时候,显得颇为勉强。想必是修为滞后的缘故,以至于远远阻碍了神剑的强大……

    无咎想到此处,手里多了两个玉瓶,分别装着一粒神胎丹,与三粒特制的血琼丹。

    据祈老道所言,这两种丹药,均有提升修为的用处,并以神胎丹为甚,血琼丹次之。而血琼丹又有突破境界桎梏的奇效,与前者同样的珍贵。倘若自己服下两瓶丹药,晋升为人仙的高手应该不难。

    不过,紫烟为了救自己,身负重伤,修为尽失。那个可怜的女子,更需要丹药的相助啊!

    无咎毫不迟疑收起了玉瓶,转而拿出一块灵石攥在手里,吸纳灵气之余,继续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四把神剑,威力各异。

    狼剑刁钻,杀气凌厉;魔剑狠毒,专破阴煞魂魄;火剑凶猛,可怕的烈焰不仅有克制阵法之能,还有焚天灭地与摧枯拉朽的强横;而坤剑最为神异,竟然虚实变幻,来去无踪,克敌于无形之中!

    凭借如此的四把神剑,再有各种遁法的相助,即使遇到凶险,应该自保无虞。哪怕是面对寻常的人仙高手,想必也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还有祁散人呢。也不知他闭关如何了,祝他得偿所愿。倘若有他及时接应,或许黄元山之行有惊无险。但愿老道别再坑我,而他老人家又是否言而有信呢……

    无咎就这么守在客房内,一边吸纳着灵石,养精蓄锐,一边琢磨着《九星诀》内的各种遁法,以及《古剑诀》的御剑之道。其间他又化开一粒易容丹,以免相貌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当他心神倦了,便躺下来歇息片刻;或是站在窗前,留意着小镇的各种变化。嘴巴馋了,一个人溜到街上转悠一圈,带回黄记烤肉与各种吃食,然后关起门来大吃大喝。他不与任何人打交道,即使遇到隔壁的朱仁与岳琼,也是匆匆回避敬而远之。尤其是那个女子,看来的眼神愈发古怪,所幸她不再敲门呼唤,应该是找到了同行的伙伴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是九月的上旬。

    当一缕晨曦洒在房内,又一日缓缓降临。

    无咎斜躺在榻上,慢慢睁开双眼。随其顺手一抛,灰白色的石屑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只须三五日的工夫,便将一块灵石吸纳殆尽。气海为之倍加充盈,好像修为也变得更加夯实。既然不舍得服用丹药,以后不妨多多吸纳灵石。如此看来,灵石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九月的上旬,镇子上的修士突然少了许多,莫非都去了黄元山,自己是不是也该动身了?

    无咎起身下地,两脚套上靴子,才要打开阵法,又在原地迟疑片刻,再次拿出一粒易容丹化开,并原模原样法力加持,以免药效缺失而露出相貌上的破绽。待前后收拾妥当,他这才打开阵法,随即双袖挥舞,顿时将地上的狼藉卷起,顺势从窗口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窗外楼下有人叫骂:“是谁这般缺德……”

    嗯,记性不好!

    无咎一拍脑袋,闪身出了客房。

    楼道间的几间客房,皆房门紧闭。下了楼梯,到了店堂,同样空空荡荡,只有掌柜的在点头打着招呼。询问之下,原来客人们在两日内多已离去。

    无咎丢下一块金锭,不慌不忙走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抬眼看去,街道上也是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忙着赶路,而是直奔黄记烤肉店。掌柜的早已笑脸相迎,并拿出串好了数十斤的鹿肉,还有坛装的新鲜果汁与几罐子香料。他摸出几块金锭放在矮桌上,将鹿肉等物收归囊中。

    须臾,到了镇南的那座小山上。此处没有了修士逗留的身影,只有斑斓的秋色与弥漫的晨霭。

    无咎驻足山顶,极目远望。

    神识散去,三百里方圆尽收眼底。近处有下丘小镇与龚家的庄院,远处则有一道道匆忙的身影,还有看不尽的崇山峻岭。

    随着修为的提升,神识水涨船高,而比起祈散人,还是多有不如。老道动辄明察千里,当年应该很不一般。也不知他闭关之后,又能恢复几成的法力。而绝不能指望他老人家,否则便会自讨苦吃啊!

    嗯,纵有艰难险阻,只管独自前行!

    无咎环顾四方,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。少顷,他纵身越下山顶,从树梢上疾掠而去,瞬息便是二十丈。去势未止,脚尖虚踏,再次纵起,疾驰如风。

    他青色的身影,浑如一只孤独的鸟儿,飞快穿过山谷,直奔广阔的天地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