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六十三章 黄元山下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那一眼太倦恋、书友837920、打喷嚏的猫、哥很烦躁、书友23562465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斜阳西落,晚霞如血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一座巍峨的高山出现在前方。

    据图简所示,那便是黄元山。临近山门的地方,乃是一片十余里方圆的山谷。四周长满了茂盛的丛林,在暮色之中变得渐渐晦暗幽深。而天边的霞光犹在徘徊,为这秋日的傍晚更添了一抹凄美的色彩。

    在山谷北侧的山坡上,则是集聚着百余位修士的身影。有的在树林下独自静坐,有的在山坡上闲走,有的三五成群谈笑风生,还有的点燃篝火,等待着夜色的降临。

    而无咎清晨动身之后,便是一路的消闲自在,并于午时歇息了片刻,这才不慌不忙赶到了山谷之中。见山坡的树林中人影众多,他直接奔了过去,寻了块僻静处坐下,然后背倚着一株小树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既然成了修士,也不好特立独行。且混在人群之中,既能探听消息,又能掩饰身份,也算一种入乡随俗吧!

    片刻之后,暮色四沉。晚风习习,杂乱的话语声在树林间不时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黄元山何时大开山门?”

    “据说九月初九。”

    “尚有三日,诸位安心等待!”

    “此番慕名而来的道友,比起十年前如何?”

    “眼下无从得知,三日后方见分晓。不过,高手之多,有些出乎想象啊!”

    “瑞兄,你曾于十年前来过此处,且赐教一二,尤其是剑冢之中,有何机缘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、是啊,我等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“咳咳!与其说黄元山大开山门,不如说是开启剑冢,招纳四方修士参与历练,并从中择优选取弟子。为何十年一次?倒也简单,十年的光阴,足以让一个凡人成为修士,并让一个修士变得更为强大。至于剑冢内的详情,容我想一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瑞兄,此乃家传的疗伤丹药,不成敬意,还请多多指点啊!”

    “瑞兄,这坛酒送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瑞兄,尝尝这块糕点,灵药炼制的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、嗯,好说、好说!黄元山的剑冢,可是大有名堂。据悉,万年以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瑞兄,黄元山传承至今不过数千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数千年前,有神剑天降,一声惊雷,竟是将风景如画的山谷给炸出一个大坑……不,炸出一方怪异的天地,竟禁制遍布,凶险重重……”

    “禁制结界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一个庞大阵法组成的地界,并由外至内,分为人、地、天三层,机缘各不相同。数千年来,黄元山的前辈们以及各方的能人异士不断深入探险,虽历经周折,并死伤无数,却还是难辨端倪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会死人呢?”

    “诸位有所不知!剑冢,为神剑所化,处处杀机,步步凶险,且禁制莫测,稍有不慎便将身陨道消。且罹难修士众多,遗物不菲,但有所见,必起争夺,死伤难免……”

    “黄元山不管此事?”

    “管不了啊!剑冢之内,另造乾坤,怕不有千里、万里的方圆,不以人力为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岂非生死各安天命?”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!只要远离是非,洁身自好,安然脱身倒也不难。其中的万剑峰,也就是真正的剑冢所在,据说藏着剑修的无上玄妙,但有所悟,来日修炼必将事半功倍啊!而万剑峰,也是最为凶险,稍有不慎,便将剑去人亡而魂归剑冢,还须敬而远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!”

    “咳咳!当年我修为不济,远远躲开,有关详细,不甚了了!而我不妨提醒诸位一句,剑冢开启的一个月里,要尽快穿越而过,否则难以脱身!黄元山的前辈们断然不会重新开启剑冢,更不会在乎外来修士的死活。切记、切记!”

    “多谢瑞兄!”

    “玄玉道友?”

    无咎闭着双眼,默默留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。从众人的对话中,也算是对于剑冢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。至于究竟如何,还须亲临实地方能知晓。

    而便于此时,两道人影穿过树林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无咎睁开双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窈窕的女子,乃是岳琼,意外之余,带着几分的欣喜。随后的则是朱仁,背着双手,嘴角含笑,却好像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在客栈中多日闭门不出,只当你无意此行,不料你还是赶了过来,恰好结伴有个照应!这位朱仁前辈,你该认得!”

    岳琼寒暄之后,举手示意。

    无咎再次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朱仁施施然站定,随即昂起了下巴神态睥睨,只等着有人起身拜见,谁想对方坐在树下动也不动。他低下头来,诧异道:“小子,你很狂妄啊!”

    羽士小辈,见到筑基高手,无不敬畏有加,而今日却遇到一个不买账的。

    岳琼却是就近的小树下盘膝而坐,好像无咎已答应了她的结伴同行。只是她的一双秀眸之中,有玩味的神色在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看了看不远处的岳琼,又看了看盛气凌人的朱仁,随即耸耸肩头,干脆来个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而朱仁却是逼近了两步,低沉道:“小子,我与你说话呢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叹了口气,眼皮一翻:“我一不招你、二不惹你,何来狂妄之说?我倒是见你恃强凌弱,好不威风呢!”

    朱仁没想到一个小辈还敢与他顶撞,两眼一瞪:“面对长辈,目中无人,此乃仙道大忌,不是狂妄又是什么,嗯?”

    无咎嘴角一撇,满不在乎道:“难道要我给你三拜九叩不成?枉你还是仙道中人,却拘泥于俗礼之中而沾沾自得。依我看来,真是俗不可耐!”

    “你巧言令色,徒有口舌之功……”

    朱仁本想发作,暗有顾忌,出言教训,又理屈词穷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俊朗的面容上已变得渐渐扭曲。

    岳琼见机不对,适时出声:“这位玄玉道友素来孤傲怪癖,极难相处。朱前辈乃是高人,又何必与他一般见识,且坐下歇息,琼儿有事请教……”

    朱仁迟疑片刻,哼了一声,抬脚走到岳琼的身边坐下,犹自愤愤道:“若非黄元山就在眼前,我定然要他好看!”

    “朱前辈修为高强,胸襟度量非比常人呢!据您所说,朱家的行功之法颇为不俗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我朱家乃是传承恒久的世家,功法自有独到之处。且说说你的困惑所在,我不妨指教一二!”

    岳琼很会说话,三言两语便化解了一场争吵。而朱仁也觉得与一个小辈斗气颇为不值,冲着地上啐了一口,便忙着摆出长辈的架势,悉心指教起修炼之法。

    无咎将脑袋倚在树干上,嘴角泛起一抹微笑。而当他看向那对坐在一起的男女,笑容中多了些许揶揄的意味。其中的岳琼恰好抬头一瞥,眼光中竟然闪过几分狡黠的神色。他佯作未见,挪动屁股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记得石头城初见那个女子,她还是一个矜持高傲的千金小姐,整个人透着涉世不深的稚嫩。如今时过数月而已,她已成了睁眼说瞎话的高手!这世道多磨,注定风云变幻。而这仙途莫测,也当真是害人不浅呐!

    “玄玉啊,你也来啦?”

    一声亲切的话语声突如其来,紧接着一个脏兮兮的面孔凑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无咎正在想着心事,猝不及防,猛然起身,随即又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竟是那个自称太实的老者,悄无声息地到了面前。而他凑过来打了声招呼,又鬼魅般地转过身,一屁股坐在对面的草地上,招手笑道:“沈栓啊、胡东啊,这位玄玉是我的好友,不必见外,且相互认识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身材高大、稍显笨拙的汉子,与一个矮小瘦弱的中年男子,结伴从树林深处走来,各自举手含笑,口称“玄玉道友”。

    无咎只得拱起双手,却又暗暗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那个太实满口胡扯,谁与你是好友?而脏兮兮的他,竟然还有同伴,显然是途中结识,彼此之间很是投缘的样子。而两人的修为也不弱,分别为羽士七八层的高手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个老头欺到近前,自己竟然毫无察觉,若是他心存歹意,根本无从防备啊!

    “哎呀,无须多礼!”

    太实示意沈栓、胡东坐下歇息,又冲着无咎连连招手。

    我便是朱仁都不放眼里,我会给你多礼?而方才纯属吓得,就像是遇到了鬼魂一般的措手不及!

    无咎再次凝眸看向那个太实,神识之中并无异状。他存有几分狐疑,回到原地坐下。

    此时夜色降临,树林中一片黑暗,只有林外山坡上的篝火在闪烁跳动,并时不时响起说笑声。余下的众多的修士,则是散落四周各自歇息。

    而太实与两位伙伴坐下之后,还不闲着:“呵呵,那不是岳琼姑娘吗,愈发的美貌了!你何故将道侣丢在一旁?哦,女儿家最忌朝三暮四,你的眼光很是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羞臊难耐,随声叱道:“道友不得胡言乱语,我与玄玉并无纠葛!”

    朱仁正自讲解着修炼的心得,很是享受小辈的仰慕之情,尤其对方容貌秀美,再促膝同坐于秋夜的林间,颇具风月无边的惬意。谁料有人捣乱,真是大煞风景。他随之怒道:“该死的老东西,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太实好像很是恐惧,一缩脖子,却又转而说道:“玄玉啊,三日后你我结伴前往黄元山,便这么定了,不得反悔呀!”

    无咎背倚着树干,抱起双膝,默默注视着坐在对面草地上的三位修士。见其中的太实举止乖张,且欺软怕硬。他微微摇头,便要张口回绝。却见对方冲着自己两眼眨动,神色中似有得意。他心头一动,随即闭目养神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