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六十七章 青云扶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汐爸、sherizard、哥很烦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曾经逼仄的峡谷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田园风光。

    阡陌纵横,村舍错落,炊烟袅袅,还有树荫成行,池塘清澈,以及牧童老牛与柳笛声声……

    无咎不由得放缓脚步,前后张望。来时的谷口,已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脚下乃是一条铺满青草野花的小径,从田园之间横穿而过,通往未知的远方,直达那朝霞璀璨的天边尽头。似乎还有微风吹来,带着阵阵原野的清香。

    此去的路上,几位同伴的身影依稀可见,同样的走走停停,只是稍显匆忙。便是太实那个老头,也没了嬉笑的随意,左右张望之际,神色之中透着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幻象?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种种,为剑冢主人的剑意所化。不用多想,眼前只是一方幻境。而剑冢的主人又是谁,朱仁或许不知道,也没提起,而他来自于前辈们的叮嘱应该不会有假,便如他提醒岳琼所说,固然幻象重重,只须心神不乱,秉持一念,便可穿行无碍。

    而剑冢的主人是谁?何为剑意?

    倘若此间真的藏有九星神剑,而九星神剑的主人,苍起,便该是剑冢的主人。而剑诀有云:知己知彼,相敌而动,曰剑意。那位剑冢主人的剑意又是怎样,为何取名一寸峡?

    无咎忖思片刻,无从分解,干脆不再多想,循着小径抬脚往前。

    青草野花,栩栩如生,田野村舍,历历在目。便如真的回到了乡间,使人不禁为之心境悠然。

    而他没走几步,眼光落向田间的野花,稍稍迟疑,抬脚走了过去。不待伸手采摘,一阵光芒闪动。那近在眼前的野花,倏然消失,随即出现在不远处,却是可望不可即。四周景物依然,仿佛没有任何的变化。他微微一笑,转而继续赶路,忽又蓦然一怔,暗暗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脚下踩过的还是那条铺满野草的乡野小径,而太实等人的身影已然消逝无踪。而明明方向一致,并坚信那几位伙伴就在前方,却因一步之差,如今已是殊途各异。

    或者说,脚下的路,只能自己走,谁也代替不了!同一片天地下,一步之差,一念之别,风景亦将不同!嗯,有点道理,也颇为的有趣!

    无咎继续前行,欣赏着远近的田园风光。

    一阵云雾随风飘过,村落中走出了一个少年郎。只见他十五、六岁,相貌朴实,衣着简陋,却双目有神,唇角带笑。他背着包裹,大步流星。

    那是谁家的孩子,又要往何处去?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出声呼唤,随即又摇了摇头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且记住了,此间所见均为幻象。只要不为所动,便可安然无恙穿过一寸峡!

    无咎脚下不停,而两眼还是好奇地打量着那个少年郎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少年郎并未听到呼唤声,继续大步往前。而村中却追出五、六个年岁相仿的少年,各自还拿着棍棒,并喊叫不停:“风昊,你个没爹没娘的野种,站住……”

    叫作风昊的少年,抬脚想跑,却已被人追上,索性丢下包裹,返身赤手空拳冲了过去。一阵混乱之后,他带着满身的血迹昂首站立。五六个对手却是躺在地上,一个个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风昊捡起包裹,抬脚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身后有人叫骂:“有胆别走,定然要你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风昊脚下一顿,扭头啐了一口:“呸!与尔等争长论短,输赢无趣,倒不如就此远去,方不负此生所愿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乡下的野孩子,有何抱负?”

    “走遍天下,逍遥四方!”

    那个叫作风昊的少年,带着一身未干的血迹,抛开凡俗的恩恩怨怨,义无反顾地走了!

    此刻的所见所闻,均为虚幻。而那个少年的豪言壮语,还是让人敬佩。他叫作风昊?名字不错,却不知与这方幻境有何关联!

    无咎注视着那少年的背影,随之往前行去。彼此相隔不远,彷如置身于同一片天地之中,却似梦境,虚实相间而又互无交集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云雾飘过,那个少年的背影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须臾,他出现在一群衣衫褴褛的人群之中。随即马蹄声响,一群持刀的莽汉追来,接着血肉横飞,惨叫阵阵,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幼,相继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风昊拼命逃窜,好不易躲进了茂密的树林。而一匹烈马随后而至,钢刀的寒光令人绝望。眼看着他在劫难逃,而那骑马的汉子却被树枝扫落坠地。他急忙捡起落在身旁的钢刀,不管不顾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头窜起,血水喷溅。

    风昊吓得扔了钢刀,失声哭喊起来。而一阵马蹄声临近,他慌忙抹了把泪水,一头扎进密林,终于逃得一条性命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想当初自己初次杀人,与那孩子的情形倒也仿佛!”

    无咎感慨之余,摇头笑了笑。他只当看风景,有着置身度外的轻松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云雾飘过,风昊再次现出身影。此时的他,衣衫褴褛,面黄肌瘦,蓬头垢面,十足一个乞儿。不过,他的身旁多了一位须发灰白的老者。他称呼对方为师父,而对方称呼他为昊儿。须臾,云雾之中冒出一座高山,还有山门牌坊,名为古云山。

    师父说,此乃灵山,修仙的地方。从今以后啊,你这个孤苦无依的孩子,便跟着我老头子混日子吧!

    风昊振奋不已,自言自语:我要修炼仙道,我要成为仙人!

    古云山的后山,有个石头搭建的小院子,兼着外门弟子的伙房,很是寒酸简陋,而此处便是师徒俩栖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风昊这才明白,他的师父并非无所不能的仙人,而是一个伙房的伙夫,一个仙途无望的老修士。之所以将他带在身边,无非想要给他这个可怜的孩子找到一条活路罢了!而他没有仙门弟子的身份,他成了一个烧火砍柴的杂役……

    春去秋来,转眼三载。

    风昊的个头长高了,身子骨结实了,走近路来虎虎生风,整日里嘴角挂着笑容。有师父陪伴,有饱饭吃,还能见识到仙门的种种神奇,哪怕是再苦再累,他也感到舒心快活。

    闲暇时分,他便拿着一本旧册子翻阅。册子名为《星辰诀》,被他师父随手扔下,他却捡来如获至宝,每日里苦读不辍,还依照上面的法门学着吐纳调息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弟子站在院里接受师父的叱问:“昊儿,你的衣衫为何破了,莫非那群师兄弟又打你了?且忍常人不能忍,方能成常人所不能成……”

    风昊道歉认错,又安慰道:“弟子任打任骂,绝不招惹是非,况且那群师兄伤不得我,师父放心便是!”

    师父端详片刻,伸手抓过弟子的腕脉,愕然失声:“昊儿……你何时有的修为,竟然已达羽士一层,且颇为的奇异,极难察觉啊!”

    风昊懵懂:“我也不知道呢,只是将师父所传的功法勤加修炼,不知不觉身轻体健,耳目聪慧,且浑身的力气……”

    师父意外之余,难以置信:“你是说《星辰诀》,那篇我从凡俗集镇淘来的破册子?分明无用啊,便是扔了也没人要呢,合该你机缘凑巧,真是出乎所料!我且帮你搜集功法,只管暗中修炼,来日再禀报仙门录籍造册,成为真正的仙门弟子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像是看着自家的孩子有了出息,老头颇为欣喜,便竭尽所能搜集功法,只想让他的便宜弟子,变得更为强大而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而风昊每日里烧火砍柴之余,苦修不辍。或许机缘凑巧,或许《星辰诀》神异,或许天赋异禀,或许师父的呵护,总而言之,他的修为在突飞猛进……

    “瞧瞧人家的运气,啧啧!”

    无咎顺着脚下的路继续前行,却不忘羡慕起那个风昊的好运气。而对方的勤勉刻苦,聪慧隐忍,以及坚毅不拔的志向,还是让他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又是云雾飘过,呈现出一片山谷的景象。

    一群仙门的弟子,围住了风昊,出言羞辱之际,还暗中施展法术加以捉弄。风昊竭力回避,却欲罢不能,忍无可忍,只得夺路而逃。谁料他的修为早已超出想象,稍稍出手,无从收敛,顿时重创了一人。霎时群情汹汹,随即遭致围攻。

    他真的怒了!

    隐忍,并非惧怕,而是一种不屑,因为他的志向是成为雄鹰搏击苍穹,而非栖身于丛林之中与鸟雀聒噪!

    他施展修为,拳打脚踢,那群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师兄们顿时倒了一地。而随后赶来的长辈,却是不分青红皂白,不仅将他打伤,还要废了他的修为,并将他逐出山门。

    关键的时候,他的师父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那个逆来顺受的老者,为了救下风昊,甘愿代为受过,竟自行废了原本低微的修为。而当他带着遍体鳞伤的风昊走出了古云山,便已难以支撑。他躺在草地上奄奄一息,吃力说道:“我修为低微,没有资历收授弟子,所谓的师徒名分,实乃贻笑大方。况且我寿元耗尽,时日无多,最终还能帮你一回,苍天无情亦有情……”

    风昊哭泣:“生我者,父母,知我养我者,师父!”

    师父欣慰道:“昊儿,走吧,从此海阔天空……我一个打理伙房的修士,大道理也是懵懂,却不妨送你一句俗话……不畏风云遮望眼,胸有天地泯尘埃。挥剑斩尽百千恨,铁血难断一寸柔……”

    师父留下了两句话,含笑长逝。

    风昊埋葬了师父,跪在坟前久久不起。直至三日过后,他擦干了泪痕,攥着双拳,低沉道:“弟子谨记师父教诲,不敢以私怨泯灭良知。从此仗剑四方,必当扫尽天下阴霾。愿行德所致,天门为开,青云扶日,是谓苍起。弟子以此为誓,道号苍起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默默看着那疲惫的身影孤独远去。

    苍起?

    那叫作风昊的少年郎,原来便是苍起的前身?

    而一寸峡的由来,竟然如此的曲折。前后不同的两句话,更是寓意深远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