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七十章 横财来也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eyingwujia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的男子,十六、七岁的光景,粗布衣衫,相貌稚嫩,神色惶然。此人原本缩在石头缝里闭目养神,忽被惊醒,急忙站起,还不忘拎着一个小包裹,然后带着戒备谨慎的模样,躬身行礼:“在下海应龙,见过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愕然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此处堆积的乱石,竟然挡住了神识。若非走到近处,还真的难以发现躲藏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冲着那个自称海应龙的男子稍稍端详,好奇道:“你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那人虽然年轻,却已有着羽士二层的修为,想必是参与历练的修士,而独自一人躲在石头背后,还真的有些古怪!

    自称海应龙的男子愈发窘迫,迟疑片刻,这才分说道:“我修为低下,遭人嫌弃。且途中屡见争执,唯恐殃及,只得独行,歇息之际,不想惊扰了道友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摆了摆手,找了块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而海应龙兀自愣在原地,一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无咎本想继续烤肉,却又没了兴致,随即背倚着身后的石头,便欲歇息片刻。而他抬眼一瞥,不禁笑了笑:“自便就是,无须拘谨!”

    那个局促不安的男子,让他想起了当年的自己。记得初次前往灵霞山的时候,也是这般的小心谨慎,只是虽然没有对方的修为,却多了几分的无知无畏!

    海应龙松了口气,这才悄悄坐下,却依然神色忐忑,两眼不时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无咎抄起双手,掌心扣了块灵石,吸纳灵气,闭目养神。而置身异地,不免心神难宁。他不是回想一寸峡的幻境,便是琢磨此行遭遇的种种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几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睁开双眼,四周情形如旧。

    估摸着已是到了剑冢的第二日,朱仁等人依然没有动身启程。而几丈外的石头缝里,照旧蜷缩着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无咎站了起来,收起掌心的灵石,揉了揉屁股,舒展着懒腰,出声道:“你何故滞留不去?”

    他以为那个海应龙早该离去,谁料对方始终待在原地,并神色迟疑,还一直在暗中悄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海应龙慌忙跟着起身,迟疑不决道:“我……我想与道兄结伴同行,不知能否如愿……”他见无咎的修为强大,且为人随和,便于相处,以为找到了伙伴,故而有所请求。

    剑冢之内,凶险莫测。一人独行,遭遇意外的时候难免孤立无援。即使岳琼、朱仁那样的高手,为了顾及安危,也知道找人同行,这个海应龙的想法再也寻常不过。只是他修为低微,想要找到同伴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无咎恍然,沉吟道:“你说途中屡见争执,却不知又是怎样的情形?”

    海应龙趋前几步,此前的拘谨渐渐消失,整个人也变得自如许多,出声答道:“途中但见炼器的金石等物,众多道友争相抢夺。火拼之下非死即伤,很是吓人!稍稍躲避不及,难免池鱼之殃。道兄修为高强,必然无虞!”

    “玄玉道友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几道身影从不远处穿过,各自神色好奇,却又无暇理会。

    不过少顷,又响起太实的嚷嚷声:“你烤肉的手段不差,回头开间烤肉铺子如何呀,算我三成本钱,嘿嘿!”

    笑声未落,沈栓与胡东的招呼声又起:“玄玉道友,莫再耽搁!”

    无咎抬脚走出了乱石堆,尚未前行,忽又停转回头,冷冷叱道:“不得跟随,就此返回!”

    海应龙只当巧遇的这位道友已默许同行,背着包裹便要动身,谁料对方突然变脸,他顿时愣在原地:“道友何故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容分说,拂袖一甩:“我不想带着一个累赘,滚开!”

    他丢下一句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海应龙顿时面色通红,羞臊难耐,嘴巴半张,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,只是他的两眼之中,却有不屈的怒火在闪烁。他终于长长舒了口气,再无之前的怯懦,随即咬着牙关抬脚往前,恨恨啐道:“事在人为,立志不弃。我定要活着走出剑冢,成为仙门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顺着崎岖的碎石路,渐渐追上了前方的七位同伴。而神识之中,几里外有道熟悉的身影正在倔强独行。他诧异之余,暗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只是一个羽士二层的修士,再加上剑冢内的禁制诡异,倘若遭遇意外,根本难以自保。本想当头棒喝,给他留条活路,谁料那人颇为倔强,竟然毫不领情。而话又说回来,谁能没有个执念呢!

    “玄玉道友,你莫非遇到了相熟的道友?”

    “何不待他一同赶路,反倒严加呵斥?”

    无咎尚自有些郁闷,沈栓与胡东竟然一左一右凑了过来,而太实却是跑到了前头,正与孟祥与荀关说笑不停。他看着壮实憨厚的沈栓与短小精悍的胡东,淡淡笑道:“我与那人并不相熟,只因无故纠缠,甚为不喜……”

    左右两人眼神一碰,点头附和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却是话锋一转,问道:“我记得两位曾经接到信简,不知相邀的好友又在何方?”

    沈栓憨厚笑着,莫名所以。

    而胡东答道:“或已深入剑冢,详细无从知晓!”

    无咎也是微微笑着,随意又道:“传音信简颇为珍贵,非仙门弟子而不可得。两位的好友,想必大有来头啊!”

    沈栓看了眼胡东,依然随和亲切。

    胡东神情如旧,信口答道:“几位好友均为世家子弟,持有信简亦属寻常!”他话语一顿,转而问道:“玄玉道友对于仙门如此的熟悉,想必出身仙门,不知又是哪一家,能否赐教一二?”

    这人看似性情温和,而与他说话并不轻松。面对询问,他显然有了猜疑。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与仙门无关,又冲着前方悄悄示意,坦诚道:“只因有人猜测,故而好奇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得舒畅,笑得云淡风轻。只是他的神态以及话语之中,已将某个老头出卖干净。

    沈栓与胡东又换了个眼色,转而看向太实的背影,随即不再出声,各自默默赶路。

    又是几个时辰过去,一座座的石山挡住了去路。而那数十丈高的石山,虽然绵延百余里,且寸草不生,却是通体泛白,形同白玉,在灰蒙蒙的天地间颇为醒目。尤其是山壁上还有洞口,远远看去,便如同一只只的眼,在默默注视着四周的沉寂与荒凉。

    “此乃剑冢人境之中的一处奇观,名为银山,据说山中出产银母,乃炼制飞剑必不可少的宝物,我等不妨就此盘桓两日,或有所得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朱仁抢先几步赶到了山脚下,提议道:“我等不妨分头行事,两日后之后再行相聚。诸位道友,失陪!”他又抬手招呼,和颜悦色道:“岳姑娘,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而岳琼稍作迟疑,看向众人:“何妨同去,以免不测……”

    朱仁顿时有些不耐烦,催促道:“此处方圆不过百余里,稍有动静便能察觉。而纵有意外,你还能指望他人不成?”

    与其看来,此行的八人之中,唯有他的修为最高。而那女子却执着与几个寻常的修士结伴同行,着实难以理喻。

    太实倒是从善如流,满不在乎道:“且各行其是,两日后再会。玄玉兄弟,老哥哥陪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到了山脚下之后,便独自溜达张望。至于朱仁的提议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既然不明去向,随众而行也不失为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不过,在此盘桓两日也就罢了,还有老哥哥相陪?

    他循声看去,这才发觉众人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身上,旋即脚步一顿,干脆就地坐下:“本人不缺炼器之物,诸位自便!

    他超然物外的淡定,着实让在场的众人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要知道剑冢内的银山颇为罕见,其中的银母更是难得的宝物,竟然有人无动于衷,这又该是何等的一种境界!

    朱仁不屑冷笑,与身旁的岳琼点头示意。岳琼不再计较,随其往前走去。隐约之间,话语声时断时续:“呵呵,从没见过如此虚伪之人!岳姑娘……你以为然否……”

    孟祥与荀关随后离去,看样子两人也是不愿错过此番机缘。

    “玄玉兄弟,你既然不为寻宝而来,又是为何呢,我很是奇怪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玄玉道友或许另有所求,不必勉强!”

    “我三人同行,必有所获!”

    太实似有失落,出声埋怨。而沈栓与胡东倒是善解人意,趁机劝说了几句。少顷,三人结伴奔向那座白玉般的银山。

    无咎独自盘膝坐着,默默看着相继离去的七位伙伴。

    岳琼与朱仁走到了数百丈外一个洞口前,双双踏入洞口。而那女子好像回头一瞥,分明冲着这边遥遥看来。

    孟祥与荀关,则是就近钻进了一个洞口。

    而太实则是在沈栓、胡东的带领下,直接翻过石山。不消片刻,三人失去了身影。

    无咎默默坐了许久,还是不见诸位伙伴的回转。

    所在的地方颇为平坦光滑,便是曾经的碎石也不见了,使得那座所谓的“银山”,显得更为突兀诡异。而凝神看去,竟然难以看透山体以及洞口内的情形。浅而易见,诸多遁法在剑冢之中难以施展。而接下来尚有两日,总不能这般傻傻等候,况且此前的说辞只是借口,倒不如一个人无拘无束。

    无咎慢慢站了起来,浑身的轻松。

    十余丈远处,便是数十丈的白色石山。山势并不陡峭,山体相连处反倒颇为平缓,且随处可见开凿的痕迹,还有大大小小的洞口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无咎寻到了一个洞口前,尚未进去,洞内突然传出一声厉喝:“道友止步——”

    此处有人捷足先登,不容他人染指半步。

    无咎咧嘴笑了笑,并不介意,退后两步,转而顺着山脚继续寻觅。

    在数百丈外,还有其他的修士,或是三三两两聚在一歇息,或是出没于一个个山洞中。只要相互敬而远之,倒也彼此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到了另外一个洞口前,正在探头探脑打量之际,山顶上有人喊道:“玄玉兄弟,横财来也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