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七十三章 明眸生辉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哥很烦躁、要不要日我、用户63438714、壹辈子、书友2297290、多情的话语、老子不要昵称、书友26758845、叶秋蓝、缄口、楼咯pink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盘膝而坐,双手结印,眼帘低垂,状若入定。只是他的身子微微摇晃,脑袋时不时耷拉着,不知他在吐纳调息,还是在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两丈远外,默默坐着一位青衣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了很久,像是一个陷入孤独的人儿,于落寞的深处,静静倾诉着心声。而轻风细雨渐浓,天地之间却是寂静依然。她这才不得不停了下来,转而凝眸打量着那个磕头打盹的身影。

    修士静坐,讲究一个内敛乾坤,形若枯木。而这般风摆垂柳的模样,实乃平生仅见!

    不,他在瞌睡呢!

    而自己说了半晌的话,原来竟是对牛鼓簧?

    岳琼的胸口微微起伏,白皙的面容上闪过一抹潮红。

    此前煞费口舌,或许另有用意,而真真假假之中,谁说便没有三分的苦衷?而如此这般,竟被置若罔闻。他是瞧不起自己,还是在存心捉弄?

    岳琼羞愤交加,紧紧咬着嘴唇,独自一个人生着闷气。而片刻之后,她又眉头微蹙,秀眸斜睨,腮边竟是露出一抹忍俊不住的浅浅笑意。

    那人……倒也有趣!

    岳琼低下来头,摸出一块灵石攥在手心,旋即双目微阖,默默吐纳歇息。

    而与之同时,相隔不远处的某人,却是眼角微微一抬,顺势靠在背后的山壁上,很是舒服般地暗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哼,我才不管她与朱仁的那桩破事!

    她说什么?

    她说她来自始州,小门小户,家中独女,被朱仁惦记,暗表衷肠,欲结连理,实为赚取她岳家的数百年传承。

    听见没有,她分明来自牛黎国,却偏偏说成始州。而偌大的一座石头城,反倒成为了小门小户。

    女人的话,真的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尤其她一本正经的时候,哄死人不偿命!

    她接着说了,朱仁虽然修为高强,相貌不俗,却为人轻浮,滥杀无情,倘若欲图不轨,她一个弱女子根本无从摆脱。

    啧啧,一个即将遭到暴徒蹂躏的小女子,是不是很可怜,是不是很无助?而两个人一旦动起手来,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!

    她又说了,剑冢之中,人心叵测,凶险难料,只能指望着玄玉道友适时予以相助。

    哎呀,英雄救美,男人最喜欢的勾当。况且佳人亲口央求,理当义不容辞。奈何本人铁石心肠,恕不奉陪!而话又说回来,倘若不知底细,或也血脉贲张,挺身而出。谁让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呢!

    她随后又是不断的感叹,回想着人性的本善,描述着初踏仙途的憧憬,抒发着一个女儿家的情怀。

    嗯,悲秋伤春,乃女人的天性,看似柔情似水,却用意不善啊!

    她说,她喜欢花,一种鲜艳似火的红花。为人一世,就该尽情绽放一回,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,也不枉此生的绚丽。只是她不喜欢雪莲的冷艳与寂寞,她怕孤独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子分明在客栈内见到过书架上的雪莲,故意找茬,是不是?

    我就喜欢雪莲,哼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两日渐渐过去。

    岳琼兀自闭目静坐,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。而无咎却是养足了精神,默默打量着山坡上几道人影。

    孟祥、荀关、沈栓、胡东,先后返回,各自就地歇息。

    须臾,太实也从远处的一个山洞中冒了出来。只是他走到近前,神色中似有躲避,却冲着岳琼好奇打量不已,随即心领神会般微微点头,转而丢下一个暧昧笑容,这才摇摇晃晃躲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同行的七人,如约齐聚。唯有朱仁,迟迟不归。

    无咎的眼光不离太实的左右,少顷,又将胡东等人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楚,禁不住眉梢斜挑,犹自觉着郁郁难消。

    自己并非心胸狭窄,也不喜欢斤斤计较,而平白无故吃了个大亏,绝不能善罢甘休。而那个设下阵法暗害自己的家伙,必然藏在那五人之中。任其如何乔装躲藏,终有水落石出那日。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暂且等着,我到时候饶不了他!

    无咎站起身来,舒展着懒腰,慢慢走向那个让他耿耿于怀的山洞。

    岳琼似有惊动,适时从静坐中醒来。她眼光掠过四周,稍作迟疑,随后起身跟了过去,悄声问道:“我此前所言,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话说多了,会让人怅然所失。尤其对方是个男子,他没有丝毫的回应。事过之后,难免叫人为之惴惴。

    无咎扭头一瞥:“我记性不好,你言下之意……?”

    岳琼暗暗舒了口气,眼光流转,腮边浅笑,转而又问:“你声称遇险,便是此处?”

    无咎顺势冲着山坡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:“嗯!恰好诸位道友都在,我胆气壮了许多,不妨入内瞧瞧,或有发现也未可知!”

    太实拿着几块银色的石头,正与胡东、沈栓炫耀,或许有所察觉,各自不约而同循声看来。

    无咎转身踏入洞口,步步留神。没走几丈远,又慢慢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曾经宽敞的山洞内,堆满了过人高的碎石,随处飘散着凌乱莫名的气机,且满眼都是烟熏火燎的痕迹。可见玉石的山体颇为坚固,再有禁制阵法的笼罩,虽然经历了一场地动山摇,却并未殃及洞外,也没有惹来更多人的留意。

    而两套阵法对撞的威力,着实惊人,再加上神剑的迅猛,如此场景可想而知。幸亏当机立断,不然真的够呛!

    无咎散开神识,抬手轻招。碎石堆中,歪歪斜斜飞出四面小旗,却面目全非,显然不堪使用。而便在他暗暗惋惜之时,岳琼越过一旁,轻轻蹲下,手中多了一柄短剑,竟是在地下挖掘起来,转而回首示意:“且看——”

    洞壁的角落里,露出一截小巧的白玉石柱,上面刻着符文,看起来与四周的玉石浑然一体,埋藏的颇为巧妙而极难察觉。石柱的下方,则是一堆灵石碎屑。

    岳琼分说道:“此乃阵脚所在,以禁制隐藏机关,稍加触及便将开启阵法,直至耗尽灵石中的灵力而方能罢休。而此阵似为杀阵,异常的凶险!”

    想不到这个女子还擅长阵法,眼力不俗。

    无咎俯下身子,凝神查看,恍然之余,连连点头:“杀阵,九死一生的杀阵……”

    不仅是可怕的杀阵,还无须操持,只要踏入其中,便将自投罗网。如此的歹毒阴损的招数,真是可恶!

    岳琼又道:“所幸阵法灵力耗尽,不然你难以脱困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不对,摆脱困境,凭的是本人的胆识与过人的手段!

    “照此看来,真的有人害你。而那人是谁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无咎直起腰身,撇着嘴角,忖思片刻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他虽有猜测,却明白多说不宜。况且冤有头债有主,还怕跑了那个家伙不成。

    岳琼兀自蹲在地上,回眸凝视:“你我何妨联手,否则前景堪忧啊!”

    这女子好像看出某人的疑虑,劝说了一句,缓缓站起身来,抬起一张白皙秀美的脸庞,不无诚恳道:“依我看来,此行变数莫测。你我不如放下芥蒂,力争活着走出剑冢……”她说到此处,眼光中透着询问:“玄玉道友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无咎丢了破碎的阵旗,佯作随意道:“你我并无纠葛,何来芥蒂?”

    而岳琼咬了咬嘴唇,欲言又止,却又眼光闪烁,神色逼人。

    无咎忽而有些心虚,禁不住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洞外传来一阵叫嚷声。

    无咎暗松了口气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岳琼目送着慌乱的背影离去,伸手扯起发梢而若有所思,旋即获胜般地挺起胸脯,腮边再次露出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洞外的山坡上,太实等人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一道御剑的人影掠地疾驰而来。随后的两个中年男子,同样是踏着剑光离地三尺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朱仁?

    那家伙素来骄横异常,怎会被人追赶。况且是两个筑基的高手,相互之间有何恩怨?

    无咎走出山洞,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“朱仁,你伤我弟子,抢走银母,休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无耻之徒,站住——”

    叫嚷声中,三人追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而朱仁抢先一步冲到了太实等人的近前,转而双脚落地,飞剑在手,有恃无恐道:“哼,两位又奈我何!”

    那两个中年男子见到山坡上站着一群修士,不明深浅,急忙跳下飞剑,于二十丈外落下身形。

    “据悉,剑冢人境之中,御剑不得腾空,否则必为禁制阻碍!而那位前辈竟然抢夺财物,与贼人何异,唉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循声回头,一道俏丽的身影与他并肩而立。只是那女子神色淡然,整个人好似多了几分隐约的孤傲与矜持。他眉梢一挑,转而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只见朱仁喘了口粗气,这才冲着左右分说道:“他二人以多欺少,真的好没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沈栓晃动着壮实的身躯,显得颇为气愤,竟也面带凶相,适时上前一步:“欺负朱道友,便是不将我等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胡东趁机附和道:“诸位,我等同进同退!”

    孟祥与荀关没有应声,神色淡漠;太实面带微笑,只等着瞧热闹;而无咎与岳琼,则是站在原地默默观望。

    而那两个男子见到众人虽然修为不高,却个个泰然自若,不由得疑惑更重,相互换了眼神,竟是自认倒霉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朱仁应该是诡计得逞,连连点头赞许:“呵呵,诸位也并非一无是处!切莫耽搁,动身启程吧!”

    他收起飞剑,摸出两粒丹药扔进嘴里,稍事歇息之后,返身跳下山坡。而他没走几步,回过头来尚未出声召唤,随即又脸色一沉,大袖一甩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他的那位“岳姑娘”,竟然低头回避。不仅于此,她还与某人颇为的亲近。

    胡东与沈栓换了个眼色,不失时机追了过去:“朱道友——”

    孟祥、荀关随后走下山坡。

    而太实临行前却是“嘿嘿”一乐,暧昧的笑容里多了几分恶趣味。

    无咎才要动身,又禁不住回首一瞥。

    一道朴素而又俏丽的身影亦步亦趋,一张白皙如玉的面颊上明眸生辉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看盗版的朋友,能不能回来投个票,哪怕点击一个也行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