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七十五章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837920、书友15951092、达布油米特、书友26193814、书友837920、全能户花、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对于岳琼,抱着敬而远之的心思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与一个女子勾勾搭搭牵扯不清,这不是他一贯的喜好。况且对方并非温柔的淑女,哪怕她再是内敛含羞,或故作姿态,也掩盖不了她的本来面目。她是来自世家的小姐,修为高强的仙道高手。她不仅懂得仗剑杀人,还懂得忽闪着大眼睛说瞎话呢!

    不过,才将躲开那个女子,她又悄悄随后跟了上来,竟也自然而然,好像是理所应该。

    无咎有心躲避,却又无暇多顾。

    那块剑石有了动静,且看又是怎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而不过瞬间,一道人影到了近前。只见他连喊带叫,挥袖猛甩,蕴含着筑基修为的强劲力道横扫而至。

    朱仁,那个家伙要干什么?偌大的洞穴,随处可去,为何偏偏冲着我来?哦,他在借机泄愤呢!

    无咎错愕之际,顿作恍然。

    朱仁已冲到数尺之外,凌厉的大袖子几近扫到人的脸上,浓烈的恶意,以及强横的气势,显得极为的嚣张。

    这边突生状况,众人不约而同看来。其中的孟祥与荀关颇感意外,而沈栓与胡东却是饶有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眼看着有人倒霉,忽而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闪动即逝。原本傻站的人影没了,只剩下他旁边的女子在瞠目诧然。

    朱仁急忙止住身形,收敛气势,尚未来得及冲着岳琼道声歉意,转而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、五丈外的洞壁旁,平地多了一道白衣人影,好像他已伫立很久,却孤独于尘世之外,唯万众瞩目刹那,这才寂然于灯火阑珊深处。而他又挥袖轻拂,伸手摸着头顶的玉簪,好整以暇般咧嘴一笑,摆足了悠闲超然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在挑衅,他在示威呢!

    那是一种内敛的挑衅,而从头到脚都是**裸的炫耀;那是一种华丽丽的示威,于无声处卖风骚!

    朱仁脸色变幻,羞怒难耐,而不及发作,愕然回首。

    岳琼却是冲着那道白衣人影投去深深一瞥,唇角抿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便于此刻,一片紫色的光芒充斥四方。

    只见洞穴中的剑石,已被紫色的光芒所湮没。随之便如风过天地,隐隐的呼啸声若有若无。少顷,弥漫的光芒骤然一收,再次回归剑石之上,旋即化成了一道巨大的紫色剑光,再又继续凝聚,直至三尺长短,这才剑锋向天、剑柄冲地而静静空悬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彷如那就是一把紫金打造的长剑,被抓在一只无形的大手之中,只待锋芒绽放,便将所向披靡!

    无咎躲开了朱仁的侵扰,独自站在洞穴的角落里,再也顾不得装模作样,只管瞪大双眼凝神观望。

    那把紫剑悬空片刻,忽而慢慢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剑锋所指,竟是在洞穴的上方划出一个圆圈,随即点点光芒璀璨,犹如天穹绽放而繁星无数。少顷,剑锋倒转,围着下方的剑石化出一个规规矩矩的四方,同样是光芒弥漫,而朦胧之中却有纵横捭阖之势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剑锋横移,再次缓缓旋转,并愈来愈快,竟是拖曳出片片的幻影,恰似万千锋芒无所不在。气机所致,幻象又变。斗转星移,江河湖海呈现,虽上下迥然有异,却天地浑然一体。所在的洞穴也仿佛随之旋转起来,莫名之威横卷四方而势不可挡!

    无咎暗暗震惊,催动灵力护体,犹然窒息难耐,禁不住往后退去,“砰”的一声抵在洞壁上,竟然根本无从躲避。

    他才想应对,又愣在原地。整个人已被那雄浑的气势所吞没,却并无大碍。而融入其中的瞬间,洞穴消失了,在场的众人消失了,眼前只有浩瀚的星河在旋转,令人为之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无咎摇了摇头,收敛心神。

    且看大地广袤,且看江河奔流,且看鸟鸣兽吟,且看万物生长,且看四季的轮回。当缤纷种种涌入眼帘,一度的眩晕顿然减缓。而星辰犹在,天宇无边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或许几个喘息之间。

    所有的幻象忽然消失了,万千变化回归沉寂。

    那块剑石依然静静躺在洞穴的当间,还有七道人影默默站在四周而神情各异。

    沈栓与胡东,彼此相视摇了摇头,转而冲着在场的众人看了一眼,双双踏入身后的洞口。他二人无意久留,继续头前带路。

    孟祥与荀关,好像还沉浸在剑阵的幻象之中,默然片刻,这才慢慢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朱仁则是连连点头,感慨不已:“剑出混沌,天圆地方,阵法浑然,玄妙无穷啊!岳姑娘,有无感悟,我不妨与你说解一二……”他好像已领悟了剑阵的玄机,理所当然便要卖弄一番。

    而岳姑娘却是抬脚走向那道白衣人影,关切出声:“玄玉道友,有无大碍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背倚着洞壁,弓着腰,张着嘴,瞪着眼,没了此前的洒脱,显得颇为狼狈。就如吓傻了一般,失魂落魄的样子。直至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到了身前,他这才蓦然醒转慌忙站直了身子,敷衍道:“啊……剑阵神奇,实乃平生仅见!”

    岳琼尚未接话,朱仁发出了一声冷笑:“呵呵,小子,你倒是深藏不露啊!”

    无咎看了看走到近前的岳琼,又看了看随后而至的朱仁,转身躲开几步,念头急转:“朱道友是否对于本人的‘闪遁术’有所兴趣?小法门而已,只卖五十块灵石。你若没有灵石,又何必瞎耽误工夫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胡言乱语,一边摆了摆手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朱仁自恃甚高,并不在意什么‘闪遁术’,无非借机敲打罢了,谁料反倒让对方愈发的张狂。他哼了声,却还是不忘故作姿态伸手示意。岳琼无从拒绝,只得随其穿过洞穴走向尽头的洞口。

    而两人才将走近洞口,却见某人闪到一旁并振振有词: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本人屡遭暗算,最怕背后一剑。两位,先请——”

    朱仁的眼角抽搐着,抬脚踏入洞口。岳琼随后而行,丢下默默一瞥。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略觉无趣般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自己固然年轻,而啰嗦起来,比起太实,也是有过之而不及。那老头颇为精明,早早溜掉了。

    无咎禁不住再次看向洞穴中的那块剑石,一阵眼光流连而神色闪动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吸纳了四把神剑,却并不懂得施展的诀窍。总是一味的硬打硬拼,难免使其威力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而方才所见,一剑成阵,竟有牵动星辰、山河之威,着实大开眼界。或许,那才是神剑的真正威力。只可惜未曾领略其中的玄妙,闲暇时分不妨多多琢磨……

    剑阵山,不过占地数十里。而身入其中,却好像钻入了地下的迷宫,不知方圆几许,难辨东南西北,只有不断的曲折,以及漫无尽头的黑暗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一行七人再次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洞穴出现在眼前,同样的十余丈方圆,只是四周多了六七个洞口,大小不一、深浅各异。

    而此处空空荡荡,并无此前遇到的剑石。

    沈栓与胡东径自走到一个洞口前,又慢慢停下等候。而孟祥、荀关则是看向朱仁,指望着他有所见教。

    那家伙果然不负所望,摸出一枚玉简稍稍查看,分说道:“此处的剑阵藏于无形,尚须动番手脚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最后一个踏入洞穴,见到众人聚在几丈外,便独自留在原地抬头张望。有人冲着他神色示意,他只当瞧不见而满脸的好奇。

    他如今对于剑阵,颇有兴致。倘若有所领悟、或是借鉴,使得神剑的威力大增,又何乐不为呢!却不知二剑成阵、三剑成阵又将怎样,着实值得期待!

    朱仁挥袖甩动,一把短剑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小巧的飞剑,瞬间化作三尺长短,带着银色的光芒,猛然扎向洞穴当间的空地。顿时“砰”的闷响,一团刺目的光芒猛然炸开,竟是激起了层层涟漪接连不断,强大莫名的威势随之横卷四方。

    而触动禁制的飞剑未能幸免,瞬即已被反噬的力道狠狠弹出,发出“嗡”的一声惨鸣,紧接着便凌空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众人不敢怠慢,各自催动灵力护体。

    朱仁往后躲避之余,不忘操持飞剑,却力不从心,难改颓势。他眼光中厉声一闪,顺势掐动法诀。

    只见那把飞剑尚在半空倒飞,突然稍稍转向,似乎受损而不堪支撑,“轰”的一声炸得粉碎。数十上百的碎片,顿然化作一阵疾风暴雨,竟是直奔一道白衣人影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那虽然只是一把寻常的飞剑,而飞剑自爆的威力,堪比筑基高手的全力一击,且笼罩数丈方圆,只怕是所谓的“闪遁术”也难以躲避!

    沈栓、胡东似有诧然,却袖手旁观;孟祥与荀关也是稍稍错愕,同样的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而岳琼瞧得真切,深知厉害。

    那女子不及多想,失声惊呼:“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正在打量着洞穴的情形,不料凶险骤然降临。

    唉,那家伙又来了。他总是想着害人,累不累啊、烦不烦啊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