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七十七章 小伙伴们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曳步丶、rayray1111、春树暮云@百度、轰炸机20、蛋蛋的想念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歇息过后,一行继续在山洞内寻觅往前。

    而沈栓没有回来,不知是迷了路,还是遭遇了意外。胡东声称无妨,只待走出剑阵山再相聚不迟。

    又过去两个时辰,众人再次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所到之处,乃是一个巨大的洞穴,或者说,更像是一座地下的山谷,十余丈高,却有数百丈的方圆,其间也不再平坦而一览无余,反倒是起伏不平,并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碎石头。乍然一见,像是乱坟岗,且随处充斥着诡异的气机,显得颇为阴森而又荒凉。

    “由此穿行而过,或有幻境,机缘各异,切莫陷入而难以自拔,诸位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朱仁分说之后,再不废话,眼光掠过岳琼与无咎,转而与胡东凑到一起。少顷,孟祥与荀关也随后跟了过去。片刻之后,四人散开,从乱石之中,各自寻觅往前。

    “玄玉道友,何故耽搁?”

    岳琼没有急着离去,而是在不远处回头召唤。她神态如常,好像已忘记了此前的不快。见某人抬脚踢着碎石,两眼四下张望着跟了过来,她报以微微一笑,而转身之际却暗哼了声。

    此前多次逼问无果,只得旁敲侧击,再循循善诱,终于获悉了那个仙子的大致情形。所谓的紫烟仙子,应该出身仙门,或也美貌无双,却只有羽士的修为!一个羽士小辈,也敢自称仙子。而我岳琼的容貌也不差,且年纪轻轻,修为筑基,又算什么?

    哼,只怪他情人眼里无美丑。如此倒也罢了,却大言不惭,口无遮拦,竟敢拿我取笑,真是不知所谓!

    岳琼想到此处,胸脯鼓鼓,又是一阵不快,跟着抬脚踢飞了一块小石头。

    与此瞬间,眼前光芒一闪。不知不觉,走到了一片乱石的当间。许是飞石所致,又或是触动了禁制,黑色的光芒弥漫而来,霎时笼罩了所在的四周。

    岳琼转身便要躲避,却已置身于黑色的光芒之中。随之寒风阵阵,阴森莫名。她暗暗心慌,回头张望,而闪烁的光芒之中,不仅神识受阻而去路难寻,便是那道白衣人影业已消失不见,只有更为迅猛的威势碾轧而来,使人禁不住为之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幻境,这仅为幻境!莫慌,凝神守一!”

    岳琼自我安慰,收敛心神,灵力护体,却依然寒意彻骨。她不敢擅自挪动脚步,唯恐冲撞禁制,只得愣在原地,默默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须臾,黑色的光芒依然没有散去。不仅如此,还多出了一道黑色的剑光在半空中盘旋。

    只见那剑光的盘旋,愈来愈快,竟是扯动阵阵风声,随即鬼哭狼嚎般动人心魄。尤为甚者,黑色的剑光竟然拖曳着剑影。一道、两道、三道、四道,青色、红色、白色、黄色。像是夜空中五道璀璨的星光,又似五道追逐的闪电,霍然间前后融为一体,化作一道黑色的利剑,闪动着五彩的绚丽,随即高高悬起,转而带着滔天的杀意呼啸而下。随之刹那,魔影闪现,浑如擎天的怪兽,张开血盆的大口,挥舞着锋利的双爪,吼叫着、咆哮着,只待要吞噬神魂而碾碎万物……

    岳琼惊得花容失色,再也难以镇定,急于转身逃避,却恍惚神魂受制,竟然无所适从。她再也顾不得隐瞒修为,拼命催动全身的法力,召出飞剑在手,便欲最后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恰于此时,一声轻咳在耳畔响起。熟悉之中,带着陌生。轻松的话语声随之传来,似有埋怨,又像善意的提醒:“哎呀,幻境而已,何故惊慌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心神一懔,无暇多想,只知道有人到了背后,且近在咫尺而吉凶莫测。

    她不管不顾,全力往前飞纵,离地蹿起三五丈,犹如惊鸟一般的慌乱无措。与之同时,诡异的剑光,与可怕的魔影豁然消失,一片乱石出现在脚下。她人在半空,蓦然醒转,缓缓落下之际,这才发现原地站着一道白衣人影,却并未在意自己的举动,而是两眼看向前方,咧着嘴角而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远处乱石堆的背后,慢慢冒出几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是朱仁、胡东、孟祥与荀关,四人竟然去而复返。或者说根本没有走远,而是躲在近处。

    “岳姑娘,清丽脱俗,卓然不群,果然非比寻常。彼此同为筑基的道友,还真是机缘凑巧!”

    其中的朱仁,颇为诧异,又佯作轻松,善解人意道:“你一个女子,出门在外,有所隐瞒,无非谨慎起见,乃人之常情,呵呵!”

    他的口才不错,倒也自圆其说。不过,他笑得颇为牵强。

    此前只当岳琼是个涉世不深的女子,柔弱内敛,且修为低微,谁料却是看走了眼。对方不仅是位筑基的高手,且擅长伪装隐瞒。

    孟祥与荀关稍有尴尬,彼此举手致意,好像对于岳琼的隐瞒修为,并无太多的意外。只是当两人看向那道白衣人影的时候,神色中反而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胡东也是冲着岳琼拱了拱手,脸上带着惯有的笑容,随即眼光闪烁,一个人默默躲到了乱石的背后,并出声道:“剑阵莫测,诸位莫再耽搁!”

    “赶路要紧、赶路要紧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朱仁干笑了两声,趁机脱身。他又故作从容地摆了摆手,与孟祥、荀关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岳琼还是手持短剑,默默站在原地,而身上却散发着筑基一层的威势,她秀美的面颊看上去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一道白衣人影摇晃着走过身前,惫懒随意的模样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“喂——”

    岳琼禁不住出声呼唤,却又禁不住微微喘息而神色挣扎。适才的剑阵,真假难辨,且诡异又可怕,竟然逼得自己露出了原形。若非及时提醒,只怕自己陷入幻境之中难以自拔。此时想来,依然心有余悸。而他为何安然无恙?

    无咎脚下一顿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岳琼收起飞剑,眼光瞥向消失在乱石中的四道人影。她才想询问,又藏下疑惑,传音道:“多谢相助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似乎不解:“岳前辈,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他的“前辈”二字脱口而出,极为的坦然,反倒使得岳琼很不自在,忙道:“此前有所隐瞒,乃情不得已,唤我道友便可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歪着脑袋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岳琼的胸口微微起伏,渐渐恢复常态。她抬手撩起一缕发梢,抬脚往前几步,双眸微微一凝,不无正色道:“事已至此,你还装糊涂?那四人分明已串通一气,借剑阵试探你我。太实与沈栓二人或有察觉,早早躲开。你我若是大意,必为所趁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有瞎说,且有凭有据。

    此处的剑阵颇为诡异,陷入其中,稍有不慎,便会被迫施展出真正的修为。倘若有所隐瞒,亦将自行露出破绽。而朱仁熟知剑阵的情形,却未明说,反而带着胡东等人去而复返,显然等着有人落入圈套。

    无咎撇着嘴角,好像很是难以置信:“既为同行的小伙伴,怎会这般的龌龊呢?”他又连连摇头,满不在乎道:“道友多虑了,或许只是意外呢!再者说了,您乃筑基高手,还怕三五个狼狈之徒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还想多说两句,却见某人胡说八道,小伙伴叫得亲切,分明意在敷衍。她无力地摇了摇头,默默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地,不比往日。没有石头城,也没有爹爹的陪伴。她真的有些孤单,亟待相助。奈何眼前这个男子看似随随便便,屡遭坑害,却戒备心重,且圆滑世故,简直一个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无咎耸耸肩头,随后而行,东张西望之中,眼光中透着异常的沉静。

    他没有工夫理会岳琼的心思,也不想与那个女子多作计较。他在回想着剑阵的情景,指望着从中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方才的剑阵,分明就是瑶光剑,也就是魔剑显威的场景,对于自己来说再也熟悉不过。而魔剑与不同的神剑结成阵法,威力也大不相同。尤其那巨大的魔影,以及凌厉的杀气,简直叫人望而生畏且又无从躲避!

    九星神剑的威力,真可谓惊天动地!

    由此不难猜测,当初苍起对付神洲的修士,根本没有使出全力,不然那数百人难逃一死。或许他才将铸成七把神剑,便被设计陷害,且久战力疲,最终魂飞魄散!至于究竟如何,眼下已是无从知晓!

    而即使虚幻的剑阵,也足以让一个筑基修士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岳琼初临此地,被迫显出修为也是在所难免。所幸本人熟悉魔剑,自然无妨,见那女子失态,未作多想,适时给予提醒,纯属临时起意。而她自己中计倒也罢了,还想试探本人,很是不该呀!

    而方才的圈套,摆明了是要坑害自己。朱仁与胡东,总是显得鬼鬼祟祟。还有孟祥与荀关,好像也是勾勾搭搭。那四个家伙,要干什么?

    此外,难道太实与沈栓真的看出了蹊跷,便及时躲开而置身事外?

    太实那个老头,早早跑没影了。而沈栓却是颇为异常,或许另有缘由也未可知!

    唉,七个小伙伴,没有一盏省油的灯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