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八十五章 冷暖自知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837920、书友30080417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他是一个年轻的男子,与你的身高、形态,以及言行举止颇为相似。他抢走了岳家的血琼花,使得千年的石头城遭受耻辱。

    于是,岳家的父女二人,长途跋涉,万里寻踪,只想找到那个人讨回公道。为此,琼儿不惜深入剑冢探险,并差点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而琼儿所说的那人,虽也擅长易容,却只有筑基五六层的修为,纵有天赋异禀,也不能在短短的数月内提升至筑基的九层。

    故而,即使将你当成那人,只怕琼儿自己也不肯相信。更何况你洒脱无羁,外冷内热,且侠骨义胆,绝非龌蹉的贼人可以相提并论。如今你既然救了琼儿,琼儿便以性命相托。但有吩咐,必当生死相随!

    不过,若你真的是他,正如你此前所说,过往的恩怨一笔勾销。而琼儿疑惑不解,你究竟是不是他,又为何而来……

    岳琼神识传音,娓娓道出了内心的苦衷。而他如此的煞费苦心,却始终无人回应。她只得怅然所失般叹了声,随即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无咎的手里攥着灵石,两眼微闭,像是静坐歇息,对于四周的动静的充耳不闻。哪怕是身旁有人叹息,他也是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阵法的光芒犹在闪烁,震耳欲聋的轰鸣依然响彻不停。

    朱仁还算尽职尽责,老老实实催动着灵力加持阵法。只是不断的忙碌,他已显得颇为疲惫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两个时辰即将过去。

    无咎的两眼中突然精光一闪,手中的灵石“啪”的一声粉碎,接着长身而起,却又扭头呲牙一乐:“岳姑娘,你我说定了啊,过往恩怨一笔勾销,不得反悔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尚自盘膝静坐,一个人怅然所失,闻声抬起头来,恰好迎上一张怪怪的笑脸。不知为何,她的心头忽而敞亮了许多,一度深沉的阴霾也随之霍然消散,恰如照进了一束耀眼的日光,叫人有着说不出的明快与轻松!

    朱仁的脸色有些苍白,却依然守护着阵法。他察觉动静,以为有人前来替换,忙又接连祭出几道法诀,这才喘着粗气道:“两位尽管歇息,我撑得住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朱道友劳苦功高啊!”

    无咎笑了笑,摆手道:“困守下去,终非长久之计。倘若真的难以脱身,只能鱼死网破了!”

    朱仁的双手停了下来,疲惫的神色中多了几分苦涩。

    那人的言下之意,坚守阵法到此为止。而自己白白辛苦了两个时辰,只是为了让他养精蓄锐?他是借机报复,捉弄人呢!而什么叫鱼死网破,他还能破阵而出不成?

    无咎走到阵法的当间,双脚站定,两眼微微一缩,抬手祭出几式法诀。阵法的威势瞬间减弱,随即一阵剧烈摇晃,紧接着“喀喇”的闷响,闪动的光芒中顿时裂开几道缝隙。

    朱仁与岳琼已是站起身来,各自诧然不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阵法之外隐隐现出峡谷的情景。那两个修士,倒也动静相宜。中年男子,尚在远处闭目养神;老者则是守在近前看护阵法,并趁机催动攻势。

    无咎不作迟疑,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一道细细的火蛇激射而出,瞬间穿过阵法的缝隙,随即化作一道数丈的烈焰长龙,直奔围困的阵法扑去。

    而他没有作罢,再次祭出一道法诀,沉声喝道:“两位小心——”

    朱仁戒备之余,暗暗乍舌。

    那人隐藏之深,无从想象。尤其他的飞剑,太过于诡异,催动刹那,炙热凶猛,实乃罕见的宝物!而他竟然自毁阵法,要干什么?

    岳琼似有恍悟,却又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他自毁阵法,并非无的放矢,而是以殉爆之势,借此摧毁围困的阵法。他在银山脱困,便是此法,眼下故技重施,可不就是鱼死网破的下场。不过,那把烈焰飞剑又是从何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声轰鸣炸响。便如惊雷陡降,所在的四方顿时湮没在法力肆虐的洪流之中。与之刹那,内外两座阵法同时崩溃,继而光芒刺目而狂飙横卷,俨如天塌地陷浩劫降临。

    朱仁与岳琼神色大变,急忙灵力护体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纵身而起,直接穿过烈焰闪遁而去。

    那位守在阵前的老者犹自惊慌失措,一道黑色的剑光呼啸而至。他才要躲避,已被剑光透体而过。强横的魔煞之气,顿时碾碎了他的神魂与生机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停,双手急挥。一红、一黑两道剑光快若闪电,狠狠扑向二三十丈外的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人早已跳起身来,满脸惊愕,见状不妙,伸手拿出一张符箓拍在身上。霎时光芒闪动,人影倏然远去。

    两道剑光稍稍晚了一步,相继落空。

    无咎还想追赶,身形摇晃着双脚落地。尚不待他再次纵身而起,那道人影已然消失在峡谷的尽头。

    在剑冢之中,禁制所限,不管是闪遁术,还是冥行术,皆施展不出真正的威力。而那人使用的逃遁符箓,却是极为的神奇。

    无咎有些郁闷地啐了一口,抬手轻招。两道剑光在数十丈外盘旋闪烁着双双返回,眨眼之间消失无踪。他这才转过身来,一阵凌乱的气机扑面而至。便好似狂风掠过,四周飞沙走石。他挥袖扑打,抬脚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此前的两座阵法,已是同归而尽。疯狂的喧嚣渐趋平静,弥漫的烟尘之中缓缓显出朱仁与岳琼的身影。

    无咎走到地上的尸骸前低头打量,顺势捡起一块玉牌。将之拿在手中端详片刻,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。收起玉牌,再次寻觅。他又从尸骸的袖中找到一个系在腕子上的珠子,很是小巧精致。

    珠子并非凡物,应为精玉炼制,竟然嵌有阵法,内藏着丈余大小的一方所在。浅而易见,这是将袖中乾坤的法术衍生。以此类推,天下万物皆可为之。

    无咎拿着珠子,强行催动神识查看。不知是触动禁制的缘故,抑或是另有机关。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珠子炸得粉碎。随之玉屑迸溅,乱七八糟的东西砸落下来。他猝不及防,连连后退,却又两眼闪亮,双手连抓带舞。但有灵石、丹药、符箓等物,一一收归囊中。

    朱仁与岳琼走了过来,未到近前又双双止步。

    此时的峡谷之中,渐渐寂静如初。弥漫的烟尘,业已消散殆尽。而有人顶着满头满脸的玉屑,兀自手忙脚乱忙碌不止,虽然情形狼狈,看起来倒也快乐。不用多想,他在享受着杀人劫财的愉悦!

    转瞬之间,珠子里的宝物已被收取大半。余下的则是零碎的杂物,散落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这个珠子的禁制,倒也有趣,不容外人亵玩、或是侵犯,否则便来个粉身碎骨。只是其中的宝物,还是换了主人啊!

    无咎对于杂物没有兴致,抓着一件衣物稍加打量便随手扔在地上,这才冲着不远处的两道人影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道:“还是让那个家伙跑了,只怕是麻烦不断啊……”随其灵力震荡,身上玉屑顿时化作尘埃散去。他又抖动衣摆,“啪”的一声背起双手,随即下巴一抬咧嘴微笑:“两位,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朱仁赔上一个牵强的笑脸,急忙摆手:“岂敢、岂敢!道友修为之强,左右无敌也……”

    岳琼则是抿着嘴唇,神色中透着释然。而她的眼光深处,却又多了一丝怨念,几分的期盼。

    早已猜测十之**,却依然不敢断定。而方才的那把黑色飞剑曾出现在岳家的城堡之上,再也熟悉不过!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而或是痴傻,或是卖呆,或是癫狂,或是狡诈,或是侠胆柔情,或是冷漠残酷,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!

    岳琼正自心绪翩跹,一双含笑的眼光看来,她不由得低头躲避,伸手道:“那……那是小儿的襁褓!”

    无咎扔下的是件衣物,小巧,却破旧不堪,很有年头的样子。正如所说,那应该是小孩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岳琼借口掩饰,继续分说:“这位罹难的道友,或于幼时,遭到遗弃,而那件襁褓,乃是他爹娘留下的唯一之物。否则,他不会随身携带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理会岳琼的多愁善感,走开几步,出声吩咐:“朱仁,送送这位道友!”

    没了辈分的区别,他呼唤朱仁很是顺口。

    朱仁好像是没有明白过来,迟疑道:“如何相送?”

    无咎很不耐烦,反问道:“你说如何相送?”他懒得多说,抬手催促:“我杀人,你放火,我是坏人,你便是帮凶!快快烧了干净,还等着你带路呢!”

    我成了帮凶?他栽赃嫁祸倒有一手!

    朱仁不敢争辩,屈指弹出几缕真火。待地上的尸骸与遗物尽数笼罩在烈焰之下,他带着讨好的神情示意道:“由此往前,两位随我来——”

    而无咎却是冲着火中的那件襁褓稍稍失神片刻,这才转过身去,恰逢岳琼到了面前,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神色莫名。他熟视无睹,仰天感慨大步而去:“草木春秋,何况人乎!生死过往,冷暖自知罢了!”

    岳琼看着那摇晃的背影,默默随后而行。

    他的过往,据说很是不堪。而真实的他,又是怎样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