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八十八章 无耻之徒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书友23562465、木叶清茶、凝月儿、书友1595109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站在山洞的当间,两端的洞口已被死死堵住。他像是走投无路,自语着、反省着,又耐心请教,很是垂头丧气的模样。而便在众人有所放松的时候,他突然轻飘飘祭出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毫无征兆之下,一团火光奔着前方的洞口轰然而去。

    胡东为人谨慎,应变极快。他出声提醒之际,联手沈栓封堵去路。

    而无咎祭出符箓之后,并未借机往前,反倒是声东击西,转身冲向来时的洞口。随即筑基九层的修为沛然而出,显然是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孟祥与荀关真的以为有人要逃,各自挥剑阻挡。

    此地禁制所限,飞剑难以御空。而法力所致,丈余的剑芒依然凌厉非凡。两人一左一右,恰好挡住了洞口。想要从中突围,势必有番恶战。还有朱仁在不远处跃跃欲试,情形不容乐观!

    无咎却是疾步往前,伸手抓出厚厚一沓符箓狠狠砸了过去。与之瞬间,烈焰、剑芒顿作狂涛而杀机横卷。

    孟祥与荀关始料不及,慌忙后退。

    朱仁与岳琼也不敢大意,匆匆躲向洞口的两旁。

    修士随身携带三、五张符箓,本也寻常。有个十余张符箓,足以令人羡妒。而出手便是一沓二十多张符箓,着实罕见!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停,恰似追逐烈焰剑芒而行。两道忙乱的人影就在前方,他脚尖点地,猛然蹿起,挥臂扯出一道丈余长的紫色剑光,顺势双手紧握而奋力劈下。

    孟祥后退之际,催动灵力护体,又抓出两张符箓拍在身上,这才发觉所遭受的攻势并无想象中的强大。而不远处的荀关,却已被烈焰剑芒团团笼罩。

    那人虚张声势,只为分而击之。一个人独自遭到二十多张符箓的狂攻,情形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而孟祥才将明白过来,一道丈余长的紫色剑光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他修为不俗,自信可以挡住任何筑基高手的全力一击。他不躲不避,挥剑相迎。霎时光芒刺目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只觉得手臂巨震,飞剑差点脱手。

    而那道紫色的剑光愈发凌厉,浑如小山般当头碾压而下。

    孟祥急忙双手持剑,拼命阻挡,却心浮气躁,禁不住往后退却。不料紫色的剑光猛然大盛,强横的力道往下一沉。而剑光尚在空悬,一道黑色的剑光从中霍然而出。便如浪潮奔涌,力道更胜一筹。目不暇给之际,两道剑光合一,更为凶猛的之势重若万钧且又锋锐难敌,“轰”的一声击溃了他的飞剑,再又“喀喇”劈碎了护体灵力。他整个人顿时湮没在浓烈的煞气之中,顿时血肉飞溅而魂飞魄散!

    如此双剑齐下,力道递增,再又合二为一,果然是威力非凡。这也算是剑阵山之行的收获,稍加体悟自有妙用!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肯作罢,抽身横转,再次脚尖点地高高跃起,冲着不远处疲于应付的荀关扑去。虽禁制所限,他还是一纵两丈多高,顺势挥动手臂,狠狠劈出一道紫黑闪烁的剑光。

    荀关施展浑身的解数,堪堪摆脱符箓的攻击,已不知不觉退到了洞口之外,很是狼狈不堪。而他又要防备头顶的星辰禁制,又恐对手逃走,急忙返身折回,只想着与孟祥联手御敌。谁料转眼之间,孟祥惨死。随即一道身影越过尚在肆虐的杀机横冲扑来,剑光闪电而至。

    他才要仓促迎战,那道闪电已从眼前划过。

    攻势之猛、威力之强,比起星光剑芒,也是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他稍稍惊愕,整个人“砰”的炸开两片血雾。

    喘息之间,两位筑基高手殒命!

    无咎不作停留,从血雾中直穿而过,再又横越山洞,直奔前方的洞口扑去。

    而胡东与沈栓击溃了符箓的攻势,正要反击,却不料孟祥与荀关横尸当场,围攻的阵势已荡然无存。而那人却是愈战愈勇,与传说中的凶悍毫无二致。两人面面相觑,竟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无咎追出洞口,两道人影已跑出去数十丈远。四周还是星光如雨,黑暗凶险的山谷诡异如旧。他停下脚步,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有道是穷寇莫追,容后计较也不迟!

    无咎缓了口气,转身返回山洞。而他没走几步,神色微动,扭头蹿回,循着左侧的山脚跑了过去。一道熟悉的身影鬼鬼祟祟,被他迎面拦住:“朱仁,哪里逃——”

    朱仁怕了!

    他知道那个“玄玉”的修为高强,也曾挨过一脚,虽也颇为忌惮,却总是心存侥幸。修为高强又能如何?啰里啰嗦,优柔寡断,三言两语便被糊弄,难以成为真正的对手。何况胡东说过,黄元山早已是戒备森严,再加上孟祥与荀关的暗中相助,那人注定了在劫难逃。于是他假意敷衍,只想等着那个小子遭殃。

    期待的一刻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而所熟悉“玄玉”,变成了无咎。曾经毫无主见的小子,也变得心机深沉且又狠辣无情。不过是抬手之间,便除掉了孟祥与荀关。那可是筑基六七层的高手,砍瓜切菜一般的简单。再无拖泥带水,只有剑锋所向而血肉横飞。尤为甚者,他还要杀了胡东与沈栓。之后,他又岂肯放过自己?

    朱仁要逃!

    他见无咎前去追赶胡东二人,不敢耽搁,悄悄绕过石山,便想着趁乱逃走。谁料他尚未远去,一道杀气腾腾的人影冲了过来。他吓得大跳,扭头就跑,才将蹿至来时的洞口,一记沉重的力道“砰”的击中后背。他收势不住,猛然前蹿,随即仆倒在地,一口老血伴着惨叫喷出:“饶……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追上了朱仁,顺手便是一剑。

    而光芒一闪,并无血肉横飞的场面。不仅如此,那家伙还在求饶呢!

    无咎的脚下疾行,越过一道青衣人影,匆匆回头一瞥,却是未作理会。他纵身到了朱仁的身前,二话不说抬脚就踢。

    朱仁已从地上爬起,正要躲避,“砰”的横飞,“扑通”摔在山洞之中。他又是惨叫了一声,却依然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无咎暗暗惊奇,随后而至,“砰砰”又是几脚,将来不及爬起的朱仁踢得连连撞向石壁。而他好像来了兴致,干脆收起手中的剑光,猛地就势骑在对方的身上,挥起双拳便左右开弓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朱仁的后背挨了一剑,虽逃过一劫,却经脉受损,再被连踢几脚,内伤又重了几分。即便想要灵力护体,也是难以自如。谁料对方变本加厉,竟然骑在身上,赤身肉搏倒也罢了,还挥动拳头一个劲地砸脑袋。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抓出飞剑便要拼命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世家子弟,死了也就算了,这般被人骑着痛殴,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!

    而朱仁尚未来得及挣扎,一记铁拳便狠狠砸在手臂上,“喀嚓”一声,显然已是骨断筋折。他把持不住,飞剑脱手,疼痛难耐,被迫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岳琼自始至终躲在一旁,目睹着异变迭起。

    当那人质疑的时候,她暗暗有愧。奈何事已至此,她也无能为力。当他装模作样的时候,她则是预感不祥。此处虽然高手众多,且蓄谋已久,却没人见识过他的真面目,更不知道他诡异多变的手段。尤其他的修为今非昔比,分明就是一头蛰伏爪牙的猛兽!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连杀两人。孟祥与荀关也算是难得的筑基高手,却挡不住他的一剑之威。即便修为高强的胡东与沈栓,也被他吓得无心再战。只有朱仁没有逃掉,还被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不过,修士之间还有这般打法?

    岳琼看着山洞内两道纠缠的人影,心头暗暗诧异。

    只见无咎稍稍起身,一把将朱仁翻转过来,用力支起膝头抵住胸口,随即再次挥动双拳“砰砰”猛砸。

    这次不是砸脑袋,而是直接打脸!

    朱仁无力躲闪,只觉得重击连连,雷鸣不断,两眼金星乱闪。少顷,他已是鼻青脸肿:“手下留情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的筋骨,历经魔煞的淬炼。他的一双拳头,正儿八经的大铁锤。真要发起狠来,砸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他又是一拳砸下,朱仁的半个脸颊已没了人形。

    “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三番两次害我,可曾想过此时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全赖胡东暗中指使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有罪……我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脸又怎样,还敢比我英俊不成!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仁原本英俊的脸庞,足足胖了一圈,且皮开肉绽,很是丑陋且又凄惨不堪。此时的他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欲哭无泪,只有浓重的悔意弥漫心头。倘若回到从前,他不会招惹这个恶人……

    无咎终于心满意足地停下拳头,却依然摆着骑跪的架势。他打量着身下的朱仁,嘴角挂着古怪的笑容。少顷,他伸出双手在对方的身上抚摸起来。

    朱仁竭力睁开肿得只剩下一条缝的双眼,绝望大叫:“你敢辱我清白,毋宁死——”

    他像是不堪蹂躏,扭动着身躯,徒劳地挣扎着,很是暴怒异常。

    无咎却是不以为意,“嘿嘿”笑出了声,随即双手用力,所抓的衣衫“刺啦”破裂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一声娇叱传来:“无耻之徒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