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九十一章 机缘弄人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姑苏石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黑沉沉的天光下,三十多位修士在山岗前摆开了阵势。重围之中,一道人影孤单而立。

    肆虐的杀机,在夜空中弥漫。

    岳琼慢慢停下脚步,凝神看向前方。她的眼光中透着几分无奈,还有几分焦虑。

    他嘲讽自己的修为,不让跟随,说是累赘,无非要独自面对凶险。如此无畏无私者,试问天下又有几人?所谓的仁人志士,反倒不及他这个仙门恶徒来得光明磊落。

    而倘若今日的一切,均为爹爹的缘故,他会不会恼恨爹爹,并迁怒于自己?

    唉,只求他无事便好,而他又能否闯过此劫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咎倒是泰然自若。他没有理会胡东,而是看向他身旁的另外一个中年修士,伸手指点:“你这人最为阴险歹毒,如今也敢正面示人,啧啧,着实难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修士,正是先后于断崖与剑锋桥偷袭的那个中年男子,面带冷笑:“呵呵,本人富江,还请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“嗯,我记住你了!”

    无咎冲着那人点了点头,眼光掠过胡东与沈栓,转而又看向左右以及身后的山岗,似乎有所疑惑。而除了那三十多位修士之外,再无状况。

    胡东没了耐心,再次喝道:“负隅顽抗,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踱了两步,摇头叹道:“彼此无冤无仇,又何苦这般相逼呢!与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……”

    在众人看来,他像是陷入穷途末路,无计可施的模样,又像是惊慌失措,在为自己开脱。不过,他的双眉渐渐竖起,他的手中突然多了一道剑光,紫黑闪烁而颇为的诡异。

    胡东察觉不妙,猛然抬手一挥。

    与之瞬间,守在山岗上的五位修士,同时祭出符箓,烈焰、剑芒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往前蹿去,恰好迎上胡东、沈栓等人。对方并驾齐驱,十余道剑光连成一片,强大的攻势便像是一堵山壁,厚重而难以逾越。

    他不甘示弱,双手持剑奋力劈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丈余长的剑光激射而回,随即手臂剧震,反噬的法力异常的凶猛。筑基高手的联手之威,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他抵挡不住,脚下踉跄,却不敢退后,转而直奔左方。谁料七八道人影早已是蓄势以待,一片剑光迎面冲来。

    此时身陷重围,再有符箓从天而降,当真是雪上加霜,凶险万分。奈何诸多法术难以施展,如今只能硬冲硬撞。而以寡敌众,又谈何容易。那并非三两个对手,而是一大群。

    无咎抬手抓出几面阵旗抛出,整个人随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于此刹那,“砰、砰”连响。四面阵旗才将祭出,已被剑光绞得粉碎。紧接着又是“轰”的一声,一道踉跄的身影显得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阵法难以落地,便是隐身术也在密集的神识下无所遁形。而前后以及来时的方向,剑光闪烁。不远处的山岗之上,则是符箓不断。

    无咎在原地转着圈子,滔滔不断的攻势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。他再也无从躲避,抓出十余张符箓抛向四方。一道道蓄积的法力相继炸开,顿然间光芒刺目而轰鸣震耳。攻守对撞之际,窘境稍稍一缓。他转身冲向山岗,又是十余丈符箓祭出。

    三面受阻,各有筑基高手联手强攻。而背后的山岗之上,只有五位修士据险而守,相对人数较少,且修为稍弱。若想突围,山岗乃是唯一的选择。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狗急跳墙。而人急了,同样的疯狂。

    一连串符箓的强攻之下,十余丈长的一截山岗顿时笼罩在电闪雷鸣之中,逆袭的攻势,便像是一阵阵狂风巨浪轰然而去。五位修士有些手忙脚乱,一时应对不暇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停,纵身跃起两丈多高,脚尖在岩壁上连踏几步,眨眼之间便已抢到了山岗之上,手中的剑光顺势左劈右砍,“砰、砰”血光迸溅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众人的攻势随后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身影闪动,急急前蹿,而人在半空,却又猛然一怔。与之刹那,无数道烈焰剑芒狠狠击在他的身上。护体灵力崩溃,衣衫炸碎。他惨哼了声,直直摔飞出去,而手上却已把持不住,剑光脱手而去,紧接着一黑、一紫两道剑芒倏然腾空,眨眼之间消失无踪。他“扑通”落在地上,伸手摸了下贴身的金蚕甲,翻身跳了起来,匆忙追了几步,随即又徒劳停下,兀自昂着脑袋而两眼直勾勾瞪天。

    夜空之中,除了茫茫的黑暗,什么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而山岗之上,不失时机蹿上来三十多道人影。其中的胡东面带冷笑,冲着左右摆手示意。众人不作迟疑,随其跳下山岗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地名为剑冢,乃万剑归极之意。简而言之,便是葬剑之地。故而,结界之内,任何人不得驱使飞剑,否则将被禁制吞噬,最终葬于万剑锋之上!”

    胡东带着众人,再次摆出阵势,他与在场的修士们,果然是收起了飞剑,却又各自符箓在手。他诡计得逞,冷笑又道:“据说,你随身携带着古剑山的神器。而你飞剑之利,乃有目共睹。单打独斗,没人是你对手。即使围攻,也难免为你所趁。于是我屡加试探,便要见识你所有的手段,再将你逼到此地而来一个最终的了断。况且我家门主有命,不管你的神剑如何厉害,都要乖乖奉上,并只能属于我黄元山。至于各家仙门的算计,无非是一厢情愿罢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还在冲着夜空发呆,满脸的震愕。

    万剑峰所在的结界之中,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天大的禁忌。缴获的图简之中,并无标注。而朱仁那个家伙,也不曾有过交代。或者说,这本身便是一个圈套!

    人力有时穷,难免百密一疏。况且有心算无备,想不上当都难啊!

    方才的三面围攻,便是要逼着自己“狗急跳墙”。一道山岗之隔,即为万剑峰的地界。果然在突围的瞬间,狼剑与魔剑不听使唤,如同无形的天威在招引,即便双剑合一也难以抗争。而那帮家伙却是趁虚而入,所幸金蚕甲帮着自己躲过一劫。只是神剑脱手而去,再也无迹可寻。而所谓的万剑峰,更不知位于何处。只有黑沉沉的天穹笼罩四方,还有更为浓重的肃杀之气令人忐忑不安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无咎低下头来,又是一阵神色变幻。

    衣衫破碎,而贴身的金蚕甲完好无损。虽然气息浮躁,而脏腑并无大碍。气海之中,一黄、一红两道剑光在急剧盘旋,好像两只狂怒的马儿,随时都要脱缰而出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以符箓攻之,死活不论。事成之后,黄元山必有重赏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厉喝,几道烈焰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没有工夫多想,撒腿便跑。

    有道是:吃亏时常有,绝非被动挨打,而是要瞅机会找回来,却不知便宜又在何处!

    三十多位修士,随后紧追不舍,各自符箓出手,颇为声势浩荡。

    无咎摆脱不及,抓出符箓予以还击。一阵“砰砰”的光芒闪烁,他接着继续狂奔。百忙之中,一道剑芒突然穿过沸腾的烈焰直奔他的后心而来。便是符箓也抵挡不住,凌厉的杀机凶悍异常。

    咦,剑符?

    若是所料不差,那应该是出自于人仙前辈之手的剑符!虽然在禁制之下,它的威力大打折扣,而凌厉的杀机与凶猛的威势,还是要远远强于筑基修士的全力一击!

    无咎才有察觉,阴森的杀机已将他死死禁锢。他暗暗胆寒,却已无从躲避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猛然转身而双手合握奋力劈出一道红、黄闪烁的剑芒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剑符轰然崩溃,而双剑合璧之势也顿然瓦解,随即两道剑光腾空而去,眨眼之间消失在暗空之中。

    无咎收势不住,猛地往前扑了出去,差点摔倒在地,强撑着跳起身来,随即抬头仰望而眼角抽搐,忍不住恨恨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坤剑与火剑也双双飞走了。

    而没了神剑,便如猛虎断了爪牙,雄鹰折了羽翅,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啊呸!

    倘若机缘弄人,活该让四把神剑葬于剑冢之中。哪怕此前费尽了千辛万苦而九死一生,我也自认倒霉。而倘若神器有主,谁也夺不走我的神剑!

    “我的剑符——”

    有人出手落空,忍不住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无咎回头一瞥。

    三十多道人影依旧在穷追不舍,尤其是二十多个筑基高手已逼近到了几丈之外。而出声喊叫的则是名为富江的中年男子,正自一脸的惋惜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竟有人仙剑符?

    方才若非双剑合一,只怕未必能够挡住他的偷袭……

    胡东却是显得颇为兴奋,笑道:“以他的修为,尚不足与剑符抗衡。莫非他一人持有四把神剑,呵呵……”他笑声未落,口中默念有词,随即摸出一块玉符“砰”的捏碎,一道剑光凭空闪现。

    无咎脸色一变,跳起来继续狂奔。

    怕什么,来什么。

    倘若那群黄元山的弟子均有剑符在手,还让不让人活了!

    转念之间,一道丈余长的剑芒到了身后。森然的杀机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无咎不敢回头,抓出一沓符箓往后扔去。“砰、砰”炸响之中,剑芒来势不减。与之同时,又一道剑芒呼啸而至,还有人沉声喝道:“我助师兄一臂之力,此战定乾坤——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