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天刑纪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万剑之冢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曳光

    感谢:seyingwujia、云中图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咎在黑暗中奔跑。

    他右手拖曳的长剑,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,却又像是蛰伏的利齿撕裂夜空,发出隐隐的嗡鸣。

    胡东等十余位修士迎面冲来,一个个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无咎抢先抓出一沓符箓扔了过去,烈焰剑芒顿时逼得人影左右散开。他趁机从中急蹿而过,挥剑“砰”的劈翻了一个落单的修士,却不作停留,又是一阵撒脚狂奔。

    胡东等人随后紧追。

    前方一个粗壮的汉子坐在地上,兀自闭着双眼吐纳疗伤。

    无咎直奔过去,大喝一声:“沈栓,吃我一剑——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沈栓,根本没有想到凶险会在转瞬之间再次降临,他猛然睁开双眼,急忙挣扎起身,却已不容躲避,一丝微弱而又凌厉的风声倏然而至。他粗壮的身子微微震动,随即化作两半飞了出去。血水迸溅的刹那,他好似看到一人一剑划过夜空……

    众人接踵而至,一个个又惊又恨。

    胡东则是咬牙切齿啐了一口,仍旧是不肯罢休。他留下龚玥等几人善后,带着余下的筑基高手继续追赶。

    无咎一口气跑出去老远,不忘回头观望,本想故技重施,随即又悻悻作罢。那帮家伙连遭重创之后,变得更为谨慎小心,况且剩下的二十多人皆为精明强干之辈,一时半会儿只怕难以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过后,一行人还在追逐不停。

    而不知不觉着,前方的黑暗之中,忽而多了几分的明亮,如同闪电划过天际,却又无声无息而犹如梦幻。不过,隐约的亮光所在,似乎有山峰高耸,还有阵阵的风势迎面扑来。与之瞬间,那种再也熟悉不过的肃杀气机随即而至,浓烈的阴寒与森然的威势,顿时令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须臾,天上又是一阵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抬头仰望,放慢脚步,诧异之际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在禁制的束缚之下,法力难以离体运转自如。跑起路来,便如同负重而行。其间的辛苦,可想而知。谁让那群修士紧追不舍呢,都是穷凶极恶的家伙。而人这辈子,或许就在一场追逐的嬉戏。只要不死,总能曲折往前。

    前方乃是一片极为开阔的所在,一座孤峰拔地而起。其占地不过数里,高约三百丈,或也寻常,而远远看去,却像是一座尖尖的坟堆矗立在荒凉之中。尤其是山顶之上,时而几道闪电无声炸开,于撕开黑暗的瞬间,倾泄出无数的杀机,再化作寒风席卷四方而诡异莫名。

    万剑峰?

    无咎看着千丈之外的那座山峰,神色有些疑惑。而不过少顷,他又低头内视而似有恍然。

    体内的气海之中,再无剑光的盘旋,一点愈发凝实的灵液倍显孤单。不过,此时此刻,寂静深处,依稀仿佛脉动喘息,还有四道气机透过神魂,穿越虚无,直奔那山峰之巅而去。便好似冥冥之中的召唤,使人难以自己!

    不用多想,那便是万剑峰!

    自己的四把神剑,就在峰巅之上……

    无咎抬起头来,转而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一群人逼近到了二、三十丈外,许是修为不等,再加上疲惫的缘故,相互之间远近错开而稍显混乱。

    无咎摸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有滋有味般地咂吧着,随即又是呲牙一乐,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胡东却是停了下来,招呼众人聚到一起稍事歇息,接着又是一番窃窃私语,之后振奋精神继续追赶。

    须臾,山峰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无咎去势不停,直奔山脚。他才将跃上一块山坡,便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远观万剑峰,已足够诡异,而置身此间,情形更加的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整座山峰的山脚颇为平缓,也不见碎石挡路,而半山腰过后,山势骤然陡峭。且环山插满了一把把的短剑,密密匝匝,不计其数,宛如锋芒丛林一般。随着山顶之上的光芒闪烁,凌厉的威势倾泻而下,随即穿过锋芒,发出低沉而又刺耳的嗡鸣,便好像是万剑灭杀的绝响,又彷如阵阵杀机的怒吼,顿然使人神魂震荡而惊悸难安。

    万剑之冢,果然非同凡响!

    无咎动身上山。

    而才去几丈远,山顶又是一阵光芒闪烁。与之瞬间,莫名的威势从天而降。隐约之中,几缕凝聚的风势“呜呜”而至。

    无咎只觉得后脊背一寒,随即两眼微缩,双手持剑凌空狂舞,随即“砰砰”一阵闷响。他支撑不住,身形踉跄,直至退到来处,这才堪堪站稳了脚跟,犹自双臂发麻而余悸未消。

    山顶之上,重归黑暗。

    天穹之下,四方沉寂。

    俨如亘古至今的混沌不开,只将万千锋芒炼成一座坟冢。

    而整座山峰,却依然寒意肆虐而肃杀浓重。仿佛随时锋芒乍泄,或将破开阴阳而再造乾坤!

    无咎暗暗惊嘘了一声,举起手中剑凝神打量。

    玄铁炼制的五尺钝剑之上,竟然多了几个浅浅的缺痕。分明是遭到重击所致,可见方才风势的凌厉。不,那应为剑气所化的风刃,碎金断玉轻而易举,夺命索魂也是等闲啊!

    无咎算是后知后觉,顿时多了几分小心。

    胡东等人已赶到了山脚下,没有忙着登山,而是左右散开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无咎回头看向山脚下的人群,抓出一张符箓扔了过去。烈焰所至,人影乱窜。他幸灾乐祸般地咧着嘴角,顺着山坡往上爬去。

    未及多远,山顶之上再次闪动几道光芒,随即寒风横卷,片片风刃呼啸而下。

    无咎有了前车之鉴,急忙凝神躲闪。匆忙之间,又禁不住退后了几步。待凶险过去,他撒开双脚疾步快行。而不消片刻,再次风刃呜咽。他只得在迂回进退之中,慢慢奔着山顶而去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之后,终于抵近半山腰。

    只见无数的利剑,插在坚硬的岩石之中,漫山都是,直至顶峰。随着光芒划过夜空,那长短不一的锋刃顿时寒光闪耀。恍惚之间,浑如一片锋芒的丛林挡住了去路。尤其是每当剑气肆虐的瞬间,道道剑刃为之摇晃,并发出“嗡嗡”的嘶鸣,仿若与风声附和,又如杀机的咆哮与嘶吼。

    无咎蹲下身子,再次躲过几道风刃,然后带着满目的愕然,慢慢踏入剑丛之中。

    胡东等人随后慢慢追来,远远缀行在二、三十丈外。

    无咎的脚边,插着一把利剑。

    小巧的剑身,尚有尺余长,剑柄与剑刃颇为精致,应该是件不俗的宝物,却又带着斑驳的锈蚀,天晓得它已在此处沉寂了多少年头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出去,轻轻握住剑柄,暗暗用力,随即又摇头随即作罢。利剑插入岩石,最多不过两三寸,却极为的坚实,浑如浇铸一般而难以撼动。他越过利剑,一步一步缓缓往前。

    从半山腰直至山顶的两百丈之间的数里方圆,插满了不下数千的短剑。在如此诡异的剑丛之中穿行,倒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须臾,山顶之上又是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无咎急忙横起玄铁长剑,并俯下身子凝神以待。四周杀机震荡,低沉而又刺耳的剑鸣声响起一片。紧接着几道风刃擦着头皮掠过,他禁不住松了口气。再次躲过一劫,还真是步步杀机。而他才要起身,忽又扭头看向身后。

    此时已过了半山腰,已然置身于剑丛的深处。

    随后追赶的众多修士,也加快了步伐,逼近到了十余丈外,竟然不约而同掐动法诀,一个个双手挥舞。那插在岩石中的短剑原本难以撼动,忽而纷纷拔地而起……

    咦,那铜浇铁铸般的短剑,竟然会飞了?

    无咎瞪大双眼,很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是不是撞邪了,那帮家伙怎能驱动飞剑呢?

    而漫山遍野的利刃,足有数千之数,倘若齐齐飞来,可谓万箭齐发,浑如刀山火海,简直就是绝杀要命的架势啊!自己却是赤手空拳,根本无从招架。敢问苍天大地,请求诸方神灵,本人如今再次跌入陷阱,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呵呵!驱使搬运剑冢之剑,乃我黄元山秘法。为了对付你,不得不祭出这最后的一招!”

    胡东的个头矮小,站在黑暗笼罩的剑丛之中很不显眼。而他大笑起来却是惹人注目,只不过他的笑声中多了几分的恨意与无奈。

    自从踏入剑冢以来,便费尽了周折,只为找到那个对手,并摸清他的底细。据说那是个祸害仙门的恶徒,不仅修为诡异,且狡诈多变,还屡次逃脱人仙的前辈的追杀。尤其他随身携带古剑山的神剑,更为师门长辈所关注,并传出信简消息,务必要将他留在剑冢之内。唯有如此,方能避开几家仙门的追索而最终留得宝物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一路之上设下层层的陷阱,且杀机之中套着杀机,凶险之中再藏凶险。而即便如此的费尽周折,依然被他一次又一次侥幸逃脱。如今倒是要看看,他能否于万剑丛中逃出生天!

    胡东催动法诀抬手一指,身前的几把短剑呼啸而去……
小说推荐